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本站原創 錯嫁良緣之洗冤錄 第三十六章赴宴  
   
第三十六章赴宴

月華初上,陽光未散盡溫暖,皓月已綻放出柔情,入夜的煥陽城,褪去了白天的喧囂和繁雜,依舊顯現著它作為穹岳第一城的底蘊和特有的王者氣息。通往皇城的路上,輦轎、馬車絡繹不絕,可見今晚的宮宴是如何的盛大了。

官道上馬車很多,但是其中一輛車卻顯得異樣惹眼,精紡綢緞交織著金線製作而成的暗紅色車身,兩旁繡著金絲流雲圖樣,四匹毛色均勻的駿馬拉著的車轅,都泛著金光,然華麗並非它引人注目的原因,而是每一輛經過它身側的馬車、輦轎都不自覺的放慢速度,沒有敢於它並肩而行的,只因為這輛馬車的主人,正是當今穹岳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丞相——樓夕顏。

「你確定這樣可以?」瞪著半靠車身閉目養神的樓夕顏,卓晴彆扭的拉了拉頭上怪怪的帽子,傳說這身土灰色的袍子是最低品級的太監穿的衣服,難看倒是其次,主要是這個大帽子壓著她很不舒服,不過有一點好,就是她的臉幾乎都被帽簷給遮住了,看不清長相。

樓夕顏失笑,緩緩睜開眼,拉下卓晴胡亂拉扯的手,笑道:「放心,進了宮之後,我讓宮裡的小太監帶你去你姐姐的園子,今天這樣的場合,你姐姐應該不會出席,你們有什麼話可以慢慢聊,等宮宴結束了,我再派人去接你。」

他今天打扮得很正式,淺藍滾邊長袍,對襟繡銀絲水波的男裝配上紫金髮冠,把他本就俊朗的五官,優雅的氣質烘托的淋漓盡致,只是眉宇間還是不時流露出淡淡的疲憊,卓晴誠懇的說道:「樓夕顏,謝謝你。」青楓的身份不過就是一件禮物,他卻為她如此費心,卓晴為這個男人的氣度折服。

不過感動只維持了零點一秒,因為下一刻,樓夕顏扣著她的手指,輕笑道:「如果楓兒肯叫我夕顏的話,我會比聽見謝謝這兩個字開心。」

這算是調戲?!卓晴暗罵,掙脫他的手,揚起一抹狡黠的笑意,卓晴像拍小狗一般輕拍樓夕顏的臉頰,嘖嘖笑道:「小顏顏乖哦,不要得寸進尺!」要比令人噁心稱呼,她也不落人後~

小顏顏~~樓夕顏的臉瞬間石化……

看著對面笑得東倒西歪的肆意女子,嘴角帶著幾許他自己也沒有留意到的寵溺,樓夕顏輕輕搖頭,這世上,或許也只有她敢這樣拿他的名字開玩笑吧。

「主子,到宮門了。」墨白低沉的聲音從車外傳來。

「嗯。」樓夕顏淡淡回應著,對著卓晴比了一個噤聲的手勢,卓晴壓下肆意的笑,瞭然的點點頭。

宮門守衛自然也認得樓相的馬車,不敢怠慢,馬車只在宮門口停了一下,便想著宮內緩緩行去。

進了宮牆,外面顯得很是安靜,可以聽出馬車旁不時有人走過,只是聲音都是極輕,卓晴可以明顯感覺到氣氛的轉變,壓抑而沉重,生活在這樣的宮闈之中,絕對不是一件易事,她希望待會見到的人是顧雲,卻又同時希望不是她。

卓晴沉默著,馬車走了一段路之後,緩緩停了下來。

墨白的聲音再次響起:「主子,小六子到了。」

樓夕顏輕掀布簾,率先下了馬車,卓晴也跟著他的身後,撩起衣擺,直接跳下車來,樓夕顏好笑的搖搖頭,她真的是青家的小姐嗎?他真沒見過那個大家閨秀是這樣的行徑。

樓夕顏下了車,一道灰色的身影從旁邊的樹從中躬身走了出來,略顯得尖細的聲音輕聲請安道:「小的見過樓相。」

天色太暗,他一直半躬身,卓晴看不出他的長相,不過看身型聽聲音,也不過是十來歲的樣子。

牽著卓晴上前,樓夕顏低聲交代道:「你馬上帶她去青靈的院落,在外面守著,宮宴結束之後,帶她到北宮門。」

「樓相……」小六子匍匐在地上,聲音都有些顫抖起來。

樓夕顏眸光微閃,已經猜到事情有變,將卓晴的手握在掌心,樓夕顏才問道:「發生什麼事?」

跪在地上,小六子顫聲回道:「青美人昨夜侍寢,觸怒龍顏,已經被貶為宮女,傍晚的時候,被內務府的人帶走了。」

原來青靈已經冊封為美人,但是侍寢之夜能怎麼觸怒龍顏,想到顧雲的身手和火爆的脾氣,卓晴背脊一涼,急道:「她現在在哪?」

小六子微微抬了點頭,只看到這少年的手被樓相緊緊的拽在手中,就已經知道此人也是得罪不得的人,趕緊低下頭,惶恐回道:「小人不知,小人真的不知。」

輕輕擺手,樓夕顏平靜的說道:「你下去吧,讓方總管查一查,青靈現在怎麼樣了,人在哪裡。」

「小的立刻就去。」小六子從地上爬起來,一溜煙的跑走了。

樓夕顏看向身側的卓晴,只見她眉頭深鎖,誤以為她是擔心姐姐,輕拍著她的手背,安慰道:「別擔心,明天之前一定有你姐姐的消息。」

卓晴除了點頭也沒有別的辦法,如果說樓夕顏都找不到人,她就更不可能找到了。低頭看看自己這身奇怪的打扮,卓晴苦笑道:「現在怎麼辦?」

樓夕顏細眸輕揚,低笑道:「我帶你見識見識穹岳的皇家宮宴,如何?」青靈找不到,他也不能把她一個人丟在宮裡,帶著身邊是最好的主意了。

「啊?」卓晴錯愕,對於所謂的宴會,她一向沒什麼興趣好不好……可惜樓夕顏並不是真的要問她的意見,只聽見他掃了一眼身邊的相府侍衛,對著最為瘦的侍衛說道:「把衣服脫下來。」

「是。」那侍衛連想也不想,動作麻利的把身上的外袍扒了下來,恭敬的遞過來。

將衣服塞到卓晴手裡,樓夕顏牽著她到馬車旁,笑道:「去把衣服換上。」

卓晴無奈的爬進馬車,身在宮裡,她也不知道自己能幹嘛,就去見識見識所謂的皇家宴席吧,胡亂的把衣服套在身上,脫掉壓得她喘不過氣的帽子,卓晴再次爬出馬車。

衣服在她身上顯得有點大,樓夕顏拉過她的衣袖,自然的幫她把袖子捲起來,墨白幽藍的眼中劃過一絲異樣,只是很快又恢復了平靜。

卓晴長髮本來就盤成髻,現在拿掉了帽子,在配上一身的湛藍長衫,看起來更像是俊秀的少年,樓夕顏滿意將她帶在身側,輕笑道:「你待會只要乖乖跟在我身邊,少抬頭就行。」她那雙眼睛,過於清澈、過於明晰,不是奴才會有的眼睛,只要她不與人對視就行。

卓晴哀號,低喃道:「我……盡量。」想起剛才小六子的樣子,卓晴自認一輩子也學不來的,只有……盡量吧……「走吧。」相較於卓晴的沮喪,樓夕顏顯得頗為自在,領著卓晴朝著大殿的方向走去,只是他這時也不會想到,今夜會是這麼的不平靜……

上篇:第三十五章果然是高手!     下篇:第三十七章宮宴(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