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本站原創 錯嫁良緣之洗冤錄 第四十章宮宴(又中)  
   
第四十章宮宴(又中)

如果是脫衣舞,她倒是很有興趣看看,卓晴興致勃勃的盯著金絲地毯上,緩緩脫下腰帶,正在拉著自己外袍的美女,隨著她的動作,華麗的外衣悄然滑落,露出裡邊艷紅色的半透明絲裙,輕薄的布料不僅飄逸妖嬈,更是將她凹凸有致的身材展現在眾人眼前。

女子大方的走到最中央,清亮的聲音帶著笑意,說道:「樂師,請奏禮樂一曲,只需鐘鼓之聲,其他的樂器免奏。」

向著燕弘添行了一個禮,女子從袖間取出一抹艷紅絲帶抓在手中,展開大約有米長吧,但是絲帶極薄。

卓晴有些好奇,絲帶越薄想要揮舞起來就越難,這女子看上起弱質芊芊,能揮舞得了嗎?

卓晴還在想著,隨著樂師的一記重錘,女子一個輕躍,手中的綢帶彷彿有生命一般,倏地飛舞而起,迎合著節拍,明媚靈動如貓一般的媚眼不時飄向燕弘添,扭動著曼妙的腰肢,如蛇一般嬌軟,手中的長絲帶隨著鼓點輕盈舞動,尤其是她每一次的跳躍旋轉,都是踩著鼓點的,僅是單一的鐘鼓之聲,她就已經能將這只舞發揮到如此境界,不但不顯得單調,反而增色不少。

四周驚慕的歎息聲此起彼伏,卓晴不得不說,她眼前一亮,此女絕對是人間極品。將妖嬈的身段和鐘鼓的強硬很巧妙的結合在一起,每聽見一陣鐘響,那抹嫣紅的絲緞似乎也同時糾纏上了你的心,輕輕的,癢癢的,不說男人會看的血脈噴張,連她都有些呼吸困難,這支舞絕對比直白的脫衣舞要高桿得多。

卓晴看向前方的樓夕顏,只能看見他清瘦的背影,看不清表情,對面的夙凌依舊是一張不馴的冷臉,冷傲的眼只盯著手中的美酒,似乎它比任何美人都更迷人。

再看向高位上的燕弘添,他倒是緊盯著美人不放,可惜眼中流暢的不過是男人見到獵物的一種玩味的興趣,也是,作為禮物的女人他還會少嗎?!卓晴暗歎,真是可惜了這樣的大美人了……最後一個鼓點剛落,女子忽然砰的一聲,直直到趴到在地,大殿上,眾人皆是屏住呼吸,盯著地上那抹麗影。

不對勁,她剛才的舞蹈靈動之極,這最後的結束造型也未免有失水準!卓晴站直身子,清眸微瞇,暗暗觀察著女子的一舉一動,過了很久,女子都沒有起身,大臣中,傳來細細碎碎的議論聲。

旭嫣雲久久不動,旭尋斯終於忍不住起身上前,在她身邊低喚道:「七妹?」

旭嫣雲沒有任何回應,旭尋斯將她輕輕扶起,她仍是軟軟的躺在他懷裡,旭尋斯眉頭緊蹙,輕拍著她的臉頰,正想要叫她,卻見旭嫣雲忽然抽搐了起來,手腳僵硬,臉色也由原來的潮紅轉為淡淡的青紫色,接著是明顯的呼吸困難,旭尋斯也慌了手腳,急道:「七妹你怎麼了?」

旭嫣雲沒能回應他,眼睛倏地圓睜,原來靈動的眼眸中失了嬌媚,滿是血絲充滿著恐懼且明顯外突。僵硬的手死死的抓住自己的咽喉,雙腳無意識的掙紮著……卓晴心驚,她是原來就有隱疾嗎?這樣子不像是什麼病症發作,倒像是————中毒。

「七妹!」

終於,旭嫣雲不動了,雙目圓睜的瞪著前方。一切發生的太快,大殿上的眾人無從反應。

「禦醫,給七公主診治。」燕弘添微冷的聲音沉沉的響起,臉上看不出他此時的情緒。

「是。」兩個禦醫趕緊跑過去,撫上旭嫣雲的脈搏,原來平靜的臉忽然變得凝重起來,仔細的診脈了很久,終於鬆開手,對著身後的另一名禦醫低喃了幾句,那禦醫立刻診脈,許久之後,兩人對看一眼,皆不敢言。

看他們的表情,旭尋斯已經感覺到不對勁,急道:「她怎麼了?!」

「七公主她……」兩人嚥了嚥口水,冷汗直流。

「說!」燕弘添低吼一聲,兩名禦醫立刻撲到在地,戰戰兢兢的回道:「已經氣絕身亡了。」

大殿之上一片嘩然。

「混賬!」燕弘添怒得將手中的酒杯被摔在地上,殿內頓時鴉雀無聲。

緊緊的抱著懷中的女子,旭尋斯似乎還未能冷靜下來,盯著禦醫,逼問道:「這不可能,七妹自小習舞,身體一向很好,怎麼會忽然就氣絕身亡了呢?」

禦醫頭也不敢抬,久久才顫抖著回道:「七公主是……身中劇毒而亡。」

中毒而亡?抽氣聲再次響起,只是誰也不敢說話,畢竟一國公主在大殿之上中毒而死,這實在是……旭尋斯抬眼看了一眼燕弘添,掩上眸光,沉聲回道:「這應該……更加不可能吧。」

眼中閃過一絲微怒,燕弘添冷聲問道:「七公主所中何毒?」

「這……」

不耐的冷視著地上蜷縮成一團的人影,燕弘添寒聲低呵道:「吞吞吐吐做什麼,說。」真是一群廢物。他堂堂大國,難道還要在外人面前丟臉不成!?

兩人對看一眼,卻是都不敢回話,只能更深的匍匐在地上,頭上的汗珠一顆顆直往下冒,這毒他們是萬萬不敢說啊。

上篇:第三十九章宮宴(再中)     下篇:第四十一章宮宴(還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