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本站原創 錯嫁良緣之洗冤錄 第四十一章宮宴(還中)  
   
第四十一章宮宴(還中)

樓夕顏與對面的夙凌對視一眼,各自別開視線,皆是靜觀其變,因為此時,身為提點刑獄司的單禦嵐已經起身,走向倒地的七公主。

禦醫嚇得不能言語,群臣緘默,燕弘添正要發怒,單禦嵐清朗而平穩的聲音適時響起:「公主死前四肢抽搐,牙關緊咬,氣閉緊窒,臉色呈暗青紫色,死後雙目凸出,四肢僵冷,應該是中了蛇毒而死。而能在這麼短時間內毒發的蛇毒,只有赤寰絲蟲而已。」

果然是中毒,看過死者表現出來的狀態,卓晴也是這麼判定的,不過有點她想不明白的是,毒液致死的案例很多,但是像七公主這樣發作這麼快的,很少見,還是她在來之前,就已經中了蛇毒?也不可能,她上來跳舞的時候,完全沒有異狀。

卓晴陷入了自己的思索中,群臣中間卻在單禦嵐說出「赤寰絲蟲」幾個的時候,再一次騷動起來,卓晴暗思赤寰絲蟲是什麼毒物?

「單提刑,北齊公主在我穹岳大殿身亡,茲事體大不容輕議!此案交由你全力徹查,一定要找出公主真正的死因和兇手。」因為單禦嵐報出的名字,燕弘添的聲音雖然依舊保持著一國之君的威儀,臉色卻也是瞬間一暗。

半跪在地,單禦嵐大聲回道:「臣領旨。」

一直將屍身緊緊抱著懷中的旭尋斯似乎也恢復了一些理智,年輕的臉上,是身為一國王子應該有的氣概與尊嚴,抬頭直視高位之上的燕弘添,冷聲說道:「若沒有記錯,赤寰絲蟲乃穹岳特有之毒物,七妹如今慘死在穹岳大殿之上,北齊斗膽,請穹帝給我們一個說法,單提刑親自審理此案,旭尋斯沒有任何異議,但是,希望單提刑能當著我的面審理。」

「准!」事已至此,這個要求也不算過分,畢竟再怎麼說,公主死在殿上,已是事實。

「大殿之上,何來毒蛇?!公主剛才還好好的,就只喝過一杯酒,莫不是這酒有毒!」粗獷的聲音在這樣空曠的大殿裡響起,居然也能震得人耳朵疼,可見這聲音之大。

眾人朝著說話的人看去,是北齊另一使節,大將軍胡樟禦之長子胡熙昂,他的身型和他的聲音一樣粗獷,他手裡正拿著公主飲用過的酒壺,相交於旭尋斯的克制,他臉上的怒氣豪不掩飾。

單禦嵐向他走去,拿下他手中的酒壺,對著身邊的侍從低語幾句之後,侍從匆匆跑開。

卓晴用肩膀輕撞身邊的墨白,低問道:「赤寰絲蟲是什麼東西?」

墨白本來不想理她,但是看了她一眼,只見她眼含精光,緊盯著地上女子的屍體,和平時的她有些不同,墨白沉默了一會,最後還是壓低聲音回道:「赤寰絲蟲是穹岳西北特有的一種毒蛇,因為它的體型小,比手指還細一些,身長不足兩尺,所以當地人稱呼它為蟲。這種蛇生活在暗溝石縫,極濕極寒之地,只有夜間才會出沒,常年不見陽光,通體赤紅,毒性極強,被它咬傷即刻斃命,即使只是碰到或者是誤食它的毒液,也一樣必死無疑。」

碰到也必死無疑?卓晴一驚,看向墨白,急道:「手上沒有傷口,碰到它的毒液也會中毒。」

墨白沒有說話,只是冷冷的點點頭。

好厲害的毒液,一般蛇毒就是神經毒素或者血液循環毒素,再厲害的就是兩種都含有而已,但是碰到皮膚上都會中毒的毒素,難道還有腐蝕滲透性!?卓晴暗暗可惜,這個時代沒有設備作毒物檢驗,不然她可以好好研究一下!

不知道單禦嵐是不是有什麼奇招,卓晴抬頭看向對面的單禦嵐。

侍從拿來一個白色的瓷碟,還有一支大約有十多厘米長的銀針。

只見他將壺中的酒倒在碟子上,本來應該是純淨的就泛著淡淡的紅色,在青桐杯子裡是看不出來的,將手中的銀針放在碟子上,被酒淹沒的銀針立刻變成了烏黑色,單禦嵐拿出銀針,用白布擦拭之後,銀針依舊烏黑。

卓晴微微皺眉,可以肯定的是,這毒裡含有很重的硫化物,銀針才會變成黑色,出了這個,還有什麼成分呢?!卓晴繼續看下去,可惜單禦嵐沒有再下一步的動作。

胡熙昂早已經不耐煩了,急道:「酒中是否有毒?!」

收起銀針,單禦嵐不做任何辯解,如實說道:「銀針烏黑,酒色微紅,味帶鹹腥,酒中的確含有赤寰絲蟲之毒。」

卓晴再次看向這個只有一面之緣的提刑司,好奇特的一個人,赤寰絲蟲明明就是穹岳特有的毒物,他為何還能答的如此坦然,沒看見那兩個禦醫,現在還抖著呢!他是真的如此耿直不阿,還是對自己太有信心,自認能化解這次的危機?

一聽單禦嵐肯定了酒中有毒,胡熙昂暴怒的低吼再次響起:「那一定是有人在酒裡下毒!你們把人交出來!」

胡熙昂如此放肆,燕弘添大可以將他關押,但是這時候這麼做,豈不更加有辱國風,欺凌小國,傳揚出去,他還如何面對其他六國?!燕弘添的臉色越來越暗,猶如暴風雨的前奏,大殿在一次陷入的寂靜。

一道清亮柔和的女聲柔然響起,化解了一絲絲凝重得讓人窒息的氣氛:「宮宴之上,酒水居然被人下毒,是本宮的失職,吳總管,把碰過公主那壺酒的奴才都給本宮壓上來。」

這樣的場合,本來皇後是不應該說話的,但是作為一國之母,又是發生在宮闈裡的事情,她說幾句話也沒什麼,她的出現也正好緩和了一下氣氛。

「是。」看了一眼皇上的表情,他沒有阻止,吳榮立刻轉身離開。

卓晴暗叫一聲糟,青靈正是為公主斟酒的人啊!

果然,幾個侍衛壓著三個奴才到殿前,青靈也被押著推到的跪在地上,三個奴才早就嚇得不成樣子,趴在地上不住的喊著:「皇後娘娘繞命啊,奴才們只是負責分酒入壺,並不知道哪一壺酒是給公主的,就算給奴才一百個膽子,奴才也不敢下毒啊」

相較於三個奴才狗腿的求饒樣,青靈直直的跪著,一句話也不說,面無表情儘是冷然。

皇後微瞇著眼,看向青靈,冷聲說道:「青靈,你是皓月送入宮中的女人,現在被貶為宮女,是不是心生怨恨,毒害北齊公主,或者是皓月國主指使你下毒謀害北齊公主,挑撥穹岳與北齊的關係?!」

依舊低著頭,青靈只冷冷的吐出三個字:「我沒有。」

「昨夜你就試圖行刺皇上,還敢說沒有歹意?!本宮給你一次機會,你做了什麼,如實招認,本宮免你受皮肉之苦!」

她一直以為她的姐妹已經死了,她一個人留在這世上,還有什麼意思,死對於她來說,是一種解脫,但是今天她見到了她,她決不能讓皇後把罪名推到她身上,不然一定會害了她們,也害了皓月無辜的百姓!

久久,青靈終於緩緩抬起頭,看向高高在上,故作憐憫實則虛假得讓人噁心的女人,帶著一絲冷笑,青靈大聲的回道:「昨夜我只是不小心打碎了一個花瓶,割傷了皇上,沒有盡到服侍之責,皇上大怒,將我貶為宮女,而今日我會站在這裡給北齊公主斟酒,完全是皇後娘娘的旨意,事前我並不知情,如果說毒是我下的,那也是皇後娘娘安排的。」

「放肆!」皇後臉色大變,原來還算親和的聲音此時也異常的刺耳:「牙尖嘴利滿口胡言,看來不用刑你是不會說實話了!!」

皇後話音才落,站在身側的侍衛已經衝了上去,將青靈死死的按在地上。

卓晴心一緊,剛才還為青靈機智的回答喝彩,現在又為她擔心起來。看向燕弘添,他依舊面無表情,沒有對青靈表現出一點點的憐憫,也是,皇後這一招也算幫了他一個大忙,青靈是皓月人,如果一切能推到青靈身上,就太完美了,一切也就與穹岳無關了!北齊要找人算賬,也只能找皓月!

但是她能讓他們就這樣把這個莫須有罪名強加給她嗎?!看著她受刑?

不能!

有一個聲音一直在心裡,腦海中叫囂,或許是血緣的呼喚,或許是卓晴自己的良知不允許,總之,卓晴知道,她,不能袖手旁觀……

上篇:第四十章宮宴(又中)     下篇:第四十二章宮宴(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