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本站原創 錯嫁良緣之洗冤錄 第四十二章宮宴(下)  
   
第四十二章宮宴(下)

兩個高壯的侍衛粗魯的將青靈按到在地,細長的胳膊幾乎要給折斷,青靈緊咬牙關,瘦弱的身子縮成很小的一圈,卻不肯求饒一聲,帶著一絲沙啞的聲音冷冷的叫道:「我沒有下毒。」

她不能、也不會承認,就算把她的胳膊扭斷,她也不會承認!!

疼痛讓她本就白皙的臉更加蒼白,菱唇被她緊咬得已經充血。

看著地上倔強屈辱又隱忍堅毅的女子,卓晴眼中劃過一抹心疼,只是她的腳才移動一步,身邊看起來徹底忽視她的墨白確實比她更快,攔在了她的身前。

卓晴腳步一滯,向左邊移了一些,墨白彷彿背後長眼睛一樣,極快的移動身影,再次攔住了她的去路,幾次之後,卓晴也有惱,正要用手推開墨白,卻見一直坐在位置上穩如泰山的樓夕顏忽然回過頭來。

對上他幽深沉靜的眼,越過墨白的肩膀,樓夕顏的眼深深的看著她,頭不著痕跡的輕搖了一下,卓晴在那雙細眸裡,看到了一種安定人心的力量,因為這種力量,卓晴終於還是停下了腳步,再次緩緩的靠向身後的石柱,她的心此時有些茫然和疑惑,她居然因為一個眼神,就相信他會為她處理好這件事。

燕如萱一直緊緊的拽著自己的裙角,她沒有想到,會看見這樣的一幕,剛才還活生生的人,忽然就死在自己面前,她真的很慌,很想尖叫,但是因為有他在身邊,即使身體還在不受控制的抖著,燕如萱的心卻沒有太多的恐懼。

但是顏哥哥在看這麼呢?而他也只是看了一眼,又把頭轉了回來,燕如萱抬眼看去,只看見樓哥哥的貼身侍衛而已,趕緊又低下頭去,她不敢看大殿上雙眼圓睜的屍體,太可怕了!!

這邊眼神交匯,暗波湧動,那邊已經是怒火滔天。明明就是卑賤的婢子,還一副清高剛烈的樣子,皇後低哼一聲,喝道:「我倒要看看你能嘴硬到什麼時候!來人!」

三個太監模樣的男人立刻上前聽命,卓晴心又是一凜,好在樓夕顏沒有讓她失望,清瘦的身影緩緩站起,低吟般的清音不急不慢的響起:「皇後娘娘息怒,不要為了一個宮女動氣。不如把人一併交給單提刑,讓他來審理,也免得您再動氣傷身。」

就差一點,就能好好教訓這個目中無人的女人,皇後的臉色明顯的一暗,滿朝文武,唯獨兩個人不能得罪,一個是樓夕顏,一個是夙凌!樓夕顏說話了,她不得不賣這個面子,暗暗咬牙,皇後還是優雅的點點頭,回道:「還是樓相想的周到,那這些人就交給單提刑吧。」

樓夕顏安然落座,一副沒事人的樣子,單禦嵐只能上前一步,抱拳回道:「微臣一定全力查實此案。」樓相不愧是樓相,最後是順理成章的把這個爛攤子丟給他了!「來人,先將他們押到一旁。」

青靈被拉了起來,和幾個太監一起,推到大殿旁,青靈終於有機會看清楚樓夕顏的樣子,果然豐神俊朗,氣宇軒昂。青靈終於欣慰的一笑,她跟著他,應該是不會受苦的吧!

單禦嵐不提審犯人,卻是直直的走向還躺在旭尋斯懷裡的七公主身前,微微躬身,行以一禮,低聲說道:「七公主,得罪了。」

按住單禦嵐伸過來的手,旭尋斯呵道:「你要幹什麼?」

收回手,單禦嵐解釋道:「七公主中毒而亡,應該盡早檢驗屍身,以便保留早期證據。」

眉頭再一次蹙起來,一向斯文的旭尋斯似乎也怒了起來:「是你說七妹是中毒而亡,酒中也證實有毒,你還想要如何檢驗。」

「三王子放心,單某做的只是普通的屍身檢查,對屍身表現的狀態,屍身是否還有其他傷口等等做一個記載,以備察案之用,不會傷及到公主的屍身。若是三王子不放心,可以旁觀。」

青靈暫時沒有危險,卓晴也將視線轉向了這邊,單禦嵐說得沒錯,這種中毒案件,越早檢測屍身,變化就越小,而且不管是什麼案子,做好屍檢都非常重要。

卓晴對單禦嵐讚許有加,可惜有人卻是臉色黑的嚇人:「這麼說你要脫衣檢查?」

單禦嵐一派正氣,毫不扭捏造作的回道:「是的。」

「不行!」旭尋斯低吼!輕輕放下七公主的屍身,旭尋斯解下自己的外袍,蓋在衣著單薄的屍身上,起身走到大殿正中,越過單禦嵐,對著燕弘添朗聲說道:「我北齊雖然是小國,但是七妹怎麼說也是我國最尊貴的公主,我絕對不能允許一個男人對她的屍身上下其手,她若死後有知,也會覺得屈辱!」

燕弘添臉色一直晦暗,陰晴不定,並不表態,單禦嵐再次上前,誠懇解釋道:「三王子,公主的屍身必須查驗,為了能早日找到毒殺公主的兇手,請三王子見諒。」

「誰敢碰公主?!」一個飛身上前,胡熙昂擋在七公主屍身前,他本來就是武將,極怒之下,管不得那麼許多,直接吼道:「公主明明就是在大殿之上被人蓄意毒害,酒中也查出毒物,你們不去查兇手,反倒想來侮辱公主屍身,你們穹岳不要欺人太甚!!」

「那麼三王子想如何處理?」

旭尋斯終於回過身,正對著他,正色回道:「單提刑可以和衣查驗,可以就這樣看看,看完之後,我要就七妹運送回國。無論如何,你一個大男人,決不能為七妹裸身檢驗!」

大殿上的氣氛,極其濃重,如果胡熙昂身上配有兵器,估計他也已經亮了出來。

總不能強行驗屍吧?但是不驗屍,如何能斷案?!單禦嵐陷入了深思,忽然他眼中一抹異彩忽的一閃而已,再次抬起頭來時,單禦嵐滿目清朗,問道:「男子不行,女子總可以碰了吧?」

「女子?」

此言一出,滿堂皆驚,誰聽過女子驗屍?!

卓晴心中立刻升起一股不好的預感。

樓夕顏的眼中也閃過一絲異樣……

上篇:第四十一章宮宴(還中)     下篇:第四十三章我到底是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