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本站原創 錯嫁良緣之洗冤錄 第四十三章我到底是誰?  
   
第四十三章我到底是誰?

「女子?」旭尋斯眉頭一緊,問道:「穹岳還有女仵作?」

女仵作?此言一出,滿堂皆驚,誰聽過女子驗屍?!

卓晴心中立刻升起一股不好的預感,身子不自覺的往墨白高大的身後縮了縮,幾乎隱沒在柱子與垂下來的長帳之間。

樓夕顏的眼中閃過一絲異樣,只是微小得沒有人會發現。

對於旭尋斯的問題,單禦嵐並不回答,只堅持問道:「三皇子只需說行還是不行。」

看來這驗屍他們是實在必行了,旭尋斯想了想,最後還是點頭回道:「好,若是女子,可以代為檢驗。」

得到肯定的回答,單禦嵐回身,朝著樓夕顏所在的位置直直走去,樓夕顏食指輕彈,臉上一派平靜悠然,心下忍不住低罵,該死,居然被他發現了!

所有人都等著單禦嵐找了什麼女人來驗屍,還是他偷偷收了女徒弟,只見他繞過樓夕顏,走到一個高大的蘭眸男子身前輕輕作了一揖,說道:「青姑娘,還請你幫忙為公主檢驗。」

看見青靈受苦她面露急躁,而且她與青靈長得太像了,又是在樓相身邊,雖然那次在大牢裡,他沒能看清她的臉,但是他可以肯定,她是青楓,就是那天帶給他不少震撼的少年!

大殿之上,再一次嘩然,那明明是個大男人,哪裡是什麼姑娘啊?!!

卓晴心裡暗罵樓夕顏,這種時候怎麼就不見他出聲了?!背靠著微涼的石柱,她打定主意不理睬他。

似乎早就看穿卓晴心裡的想法,單禦嵐也不再上前,只是朗聲說道:「如果今天不能給公主驗明屍身,找不到新的線索和證據,與本案有關的一干人等,都逃不出下毒謀害北齊公主的罪名,更難逃一死。」

該死,他是在警告她,要是她不驗,青靈就得死!

虧她還一度以為他是個剛正不阿,光明磊落之人,原來也會耍這種小人伎倆!

單禦嵐雙手被在身後,亦不再多說,不多時,一道清冷中帶著幾分恨意的女聲赫然響起「我驗。」

伴隨著這道聲音,一道修長的身影從高大的男子身後站了出來。

那是一個身著樓相家僕衣服的女子,是的,女子,即使她長髮梳成了髮髻,穿著寬鬆的外袍,但是仔細看過她那張白皙而絕美臉龐的人,不會有人懷疑,她是女子。

匡當~

一聲杯盞落地的脆響,眾人朝著聲音響起的地方看去,只見皇上身前的長桌上,杯盞斜斜的倒在地上,美酒沿著桌沿一滴滴的濺在金絲長毯上,皇上一雙黑眸死死的盯著那忽然冒出來的女子,群臣暗自揣測著女子的身份,只因為皇上看她的眼神裡蘊含的情緒太過複雜,似乎是不可置信,又彷彿飽含著深情,但是那再明顯不過的怒意任誰都能看的出來。

卓晴被燕弘添看的直起雞皮疙瘩,他為什麼這麼看著她?!她認識他嗎?不對,是青楓認識他嗎?!卓晴求救的看向樓夕顏,他卻是難得的沉著一張臉,滿眼的若有所思。

現在到底是要怎麼樣啊?!卓晴也火了,乾脆別開眼,不去看高位上拿她練眼力的男人,對著單禦嵐低喝道:「還驗不驗!?」

單禦嵐回過神來,說道:「青姑娘請。」

繞過單禦嵐走向金絲長毯,卓晴壓低聲音,恨聲說道:「算你狠!」

單禦嵐一怔,不由苦笑,看來他今天是把這位青小姐給得罪了,讓她找到機會,一定不會讓他好過吧!只是皇上剛才的表現有些耐人尋味,再次看過去,太監匍匐在地上擦著酒漬,燕弘添也已經收回了視線,重新拿起了一杯酒,剛才的一切好像什麼也沒有發生。

卓晴走到七公主身邊,旭尋斯打量了她一番,問道:「她是?」

「這位是……」單禦嵐看了樓夕顏一眼,才繼續又說道:「樓相的家眷,會一些簡單的驗屍方法,由她為公主驗屍,三皇子可有意見?」

「樓相?」這女子是很美,但是她一身侍衛服,右頰還被毀了容貌,她會是樓夕顏的家眷嗎?

旭尋斯求證的看向樓夕顏,樓夕顏大方起身,走到卓晴身邊,輕輕執起卓晴的手,帶著慣有的溫柔淺笑,滿目深情的看著卓晴,說道:「她,確是樓某的夫人。」

啊?!

卓晴滿天黑線,做戲也不用這麼盡力吧~

夙凌握酒的手一頓,不過只是一會,又繼續喝著自己的酒。

單禦嵐一臉沉思……

半跪在地上的燕如萱幾乎軟倒在地,一雙水眸直直的盯著樓夕顏和那女子相攜而立的背影,他什麼時候有了夫人?!那她呢?她呢?!

給皇上斟酒的太監額頭上薄薄的一層全是汗,手也不受控制的輕抖起來,因為只有他看見皇上握酒的手上青筋隱隱暴起,酒杯被他握得發出吱吱的聲音……夫人這詞可不是亂用的!!今晚文武百官受的刺激還正是此起彼伏,只聽說皇上送了美人給樓相,幾時樓相就有了夫人了?!面面相覷中,大殿再一次陷入死寂之中。

上篇:第四十二章宮宴(下)     下篇:第四十四章驗屍端倪(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