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本站原創 錯嫁良緣之洗冤錄 第四十五章驗屍端倪(中)  
   
第四十五章驗屍端倪(中)

「等等。」清冷的女聲再次響起,一抹精光從卓晴眼底劃過,小心的掀開腦後的髮絲,卓晴繼續平靜的說道:「死者後腦髮髻線向上一寸處,發現細小針紮傷口,傷口邊緣整齊,周邊頭皮呈現青黑色,按壓有少量黑色膿血溢出。」

腦後怎麼會有針孔?

大殿上響起了悉悉索索的議論之聲,而站在帷帳附近的幾人,卻是沉默無語,各有所思。

單禦嵐好奇,她究竟師承何處?看她驗屍的步驟、對屍體特徵的敘述以及檢驗的仔細程度,絕對不輸給任何一個優秀的仵作,甚至是他!

燕弘添驚疑,輕紗中面對屍體冷靜而專注的女子,真的是他認識的那個如水佳人嗎?!他真的認錯人了?!不,這不可能!這些年來,她的樣子時常在她腦海中縈繞,他不可能認錯!但是眼前的這個人,是那麼的陌生而又依舊魅力十足!!她到底有多少面?!

比燕弘添更加疑惑的,還有一個人,那就是青靈。她們三個從小一起長大,一起學詩作畫,一起舞文弄墨,但是她從來不知道她還會驗屍?而且說得頭頭是道?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樓夕顏靜靜的站在帷帳外,只是他的心思並沒有放在卓晴身上,而是落在了今日神色異常的燕弘添身上,在他晦暗幽深的眼中流露出了過多複雜的情緒,這讓樓夕顏心中升起一種不好的預感,關於青家姐妹,其中一定還另有隱情。

燕如萱水眸一眨不眨的盯著帷帳中的女子,手撕扯著裙角,她能感覺到自己的心正顫抖著,只是不明白,是因為害怕還是心傷。為什麼顏哥哥喜歡擺弄屍體的女人?為什麼不選她?因為她不夠勇敢嗎?!為什麼……同樣陷入沉思的,是終於放下酒杯的夙凌。這女子應該就是青楓了吧!

有意思!一個行刺皇上,言辭犀利,一個驗屍高手,冷靜卓絕,想起那個只在他回府時見過一面,就拋諸腦後的青家小妹,他似乎也有了一絲絲興趣!

「銀針。」清冷的女聲再次成功的拉回了眾人的神智。

一個宮女手捧著布包穿過紗簾,將手中的東西交給卓晴。

卓晴拿出一支長針,避開外滲的汙血,輕輕的刺入,不一會拿出,銀針已經變成了黑色。放下手中的長針,卓晴冷靜分析道:「銀針紮入傷口迅速變黑,毒物反應明顯。根據傷口的位置和呈現的毒物特徵開來看,我懷疑導致死者死亡的,不是毒酒,而是後腦部的這個傷口,毒酒只是轉移注意力而已。」

旭尋斯嗤之以鼻,質問道:「只是發現一個針眼你就這樣斷定,未免武斷?」

什麼驗屍,根本就是穹岳想要推卸責任!

脫下手中的手套,卓晴走出帷幔,迎向旭尋斯質疑的目光,朗聲回道:「第一,死者身上的每一處傷口都很重要,都有可能是致命傷,尤其是中毒死亡的,第二,我並未斷定死者就是這個傷口致死的,而是懷疑,所以我建議最好做進一步的屍檢。」

卓晴臉色如常,並不惱,也不妥協,不卑不亢的回答讓旭尋斯一時不知如何回應,樓夕顏的女人,果然不容小覷。

「你想要如何進一步?」一直坐在高位,讓人琢磨不透的燕弘添終於說話了。

「解剖。」

卓晴說的平靜,很多人還不太明白她的意思,單禦嵐的眉頭已經打了個結!低歎道:「你想剖開腹腔檢查?」

剖——開——腹——腔——??

這次所有人都聽明白了,倒抽涼氣的聲音此起彼伏……旭尋斯忍無可忍的怒道:「不可能!我絕不能容忍你們這麼對待我妹妹的身體!!你不要得寸進尺!!」

單禦嵐想了想,建議道:「能不能用其他辦法驗證,你試試用銀針刺入來檢驗。」

「不行。」卓晴搖頭,堅持回道:「毒性已經擴散,隨著血液循環,死者死前,身體的肌肉和血液中,都已經帶有毒性,不然也不會全身皮膚呈現淡青色。銀針對毒物反應敏感度高,只要存在毒物,它就會變黑,並不能證明讓死者致命的毒液到底是喝進去的酒,還是腦後的針孔。」靠幾根銀針就下結論,缺少嚴謹性!在她的職業生涯中是絕不容許發生的。

卓晴話音才落,旭尋斯再次提出質疑:「既然現在全身都是毒,就算你做了所謂解剖,也不能證明什麼!」

「當然可以證明。」卓晴不厭其煩的細心解釋道:「中蛇毒死亡的死者,一般都是心、腎極速衰竭致死,如果是口服毒藥中毒身亡的死者,因為毒物從口腔進去,那麼喉部、食道尤其是胃部作為毒物停留時間最久的位置,會被毒液侵蝕,有明顯的臟器損傷甚至會在毒液經過之處出現腐蝕燒灼痕跡。如果腦後的針孔,才是致命傷的話,毒液所走的,就是另外一條神經線路,胃部和食道上不會有特別明顯的痕跡。解剖能一目瞭然的驗證出,死者到底是被那一種方法毒死的。」

單禦嵐再一次驚訝於她對屍體各個臟器的瞭解,但是就算她說的不假,放眼整個穹岳,剖屍檢驗這樣的方式,一年也不會發生幾件,畢竟有多少個家屬可以承受?果然不出他所料,旭尋斯首先發難:「無論你怎麼說,我都絕對不可能讓你們動我妹妹一根汗毛!」

說著,旭尋斯就要掀開布簾走進帷帳,一隻修長的手攔在他身前,旭尋斯不解的看過去,卓晴依舊臉色如常,只是聲音冰冷得沒有人情味可言:「三皇子,如果說令妹不是飲酒中毒,而是腦後被人紮針至死,那麼第一個趕到她身邊抱起她的你,就有重大的嫌疑,作為嫌疑人,你不能靠近屍體。」

「你……你你簡直可惡!!」聽清卓晴的話,旭尋斯終於忍不住暴怒。

上篇:第四十四章驗屍端倪(上)     下篇:第四十六章驗屍端倪(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