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本站原創 錯嫁良緣之洗冤錄 第四十六章驗屍端倪(下)  
   
第四十六章驗屍端倪(下)

「你……你你簡直可惡!!」聽清卓晴的話,旭尋斯終於忍不住暴怒,伴隨著激動的怒吼,旭尋斯高瘦的身影逼近卓晴:「荒謬!!我怎麼會害自己的親妹妹?!」

卓晴只覺得肩上一暖,樓夕顏將她輕推到身側,他特有的清潤嗓音在耳邊響起:「三皇子請冷靜。」

旭尋斯深吸了一口氣,按下心中的不愉,不願與樓夕顏正面衝突,背過身去,負手而立,語氣倒是無比強硬:「總之她已經死了,你們要對她做這麼殘忍的事情,讓她受這樣的屈辱,死後也不能安生,本王絕不同意!」

氣氛一度僵持,單禦嵐耿直的臉上,終於出現了難得的焦慮,公主到底是不是因為腦後的針孔而亡,一切都還只是她一人的猜測,不能進一步檢驗屍身,就得不到驗證,但是三王子態度堅決,也絕不能強行解剖,畢竟死的總是一國公主,這可如何是好?!

卓晴回頭看了一眼身後的輕紗帳,想到那支讓人難忘的絕美舞蹈,在看看躺在冰冷的地上,已經開始漸漸變得僵硬的模糊麗影,卓晴輕推開樓夕顏護著她的手,在他不解的眼神中,走向旭尋斯。

在旭尋斯面前站定,不理會他厭惡的表情,卓晴指著帷帳,冷聲說道:「令妹非正常死亡,也就是說,是被人害死的,她死的冤枉,兇手卻逍遙法外,這樣的死才是她的屈辱,才會讓她死不瞑目、不得安生。驗屍或是解剖屍體,並不是對死者的不尊重和侮辱,反而是在幫助她,說出她想說的話,她在用她的身體告訴你,她,是怎麼死的!而作為她的哥哥,你現在不是在保護她,而是在阻止她說出真相!」

冷淡的聲音並不激昂,卻足夠讓大殿之上的每一個人,聽的清清楚楚,而也正是此時,不知道是巧合還是真有所謂的鬼神之說,卓晴話音剛過,一陣忽來的冷風由大殿門口一路襲來,將大殿兩側最靠近金絲長毯的一排燭火全部吹滅,唯獨停放的屍體的二層平台上的燭火沒有熄滅,輕紗帳也被風吹得劇烈的飄搖起來!

突來的狀況,讓不少宮女都嚇得抱住了頭,緊緊的閉上了眼睛,皇後的臉色也嚇得蒼白,手指不受控制的微顫著,就連那些所謂的大臣,也有不少害怕的瑟瑟發抖的。

大殿之上,人人心驚不已,卓晴臉色冷然的立在那裡,其實她是在發愣,這是什麼情況?!她驗屍這麼多年,光怪陸離的事情也不是沒聽說過,不過她自己倒是沒有經歷過。她是無神論者,只相信科學,相信證據。縱然真有什麼鬼魅冤魂,她不敢妄稱天生正氣何足畏懼,卻也不怕他們現身作怪,會送到她刀下的屍體全是死因不明,他們又怎麼會攻擊她這個能為其伸冤的人。

冷風極短的一陣而過,大殿之上很快又恢復了平靜,只是每個人的臉色都不平靜,尤其是旭尋斯,一張俊逸微微泛白,眉頭更是深深的糾纏在一起,眼睛緊盯著輕紗薄帳內的嬌影,眼神複雜。

單禦嵐向卓晴使了一個眼色,此時正是說服三皇子的最好時機,卓晴直接別過頭不去看他,經過剛才那一場混亂,眾人看她的眼神都無比的怪異,卓晴聰明的不再開口,她是法醫,不是神棍,該說的她都說完了。

卓晴徹底的無視他,單禦嵐不得已,只能自己上前,站在旭尋斯身後,低聲說道:「七公主的死,對穹岳和北齊都是一件悲哀的事情,查明死因,還公主一個公道,才是現在最重要的事情,三王子請深思。」

旭尋斯半晌沉默之後,剛才還堅決反對的態度,終於有了改變,無力的擺擺手,歎道:「驗吧。」

卓晴翻了一個白眼,看來在古代,還是鬼神之說更加有說服力!她還真的感謝那陣莫名其妙的陰風……轉身掀開薄紗,卓晴無比自然的吩咐著單禦嵐準備解剖用具:「單禦嵐,我需要三把大小不同的利刃,一把小剪刀,幾條乾淨的手帕和幾個瓷碗,針線,一盆清水。還有,再拿一雙新手套。」這裡的條件也就只能是這樣了,將就吧。

「你驗?」身後的單禦嵐這次是真的驚到了,能做這種切開腹腔屍檢的仵作,整個穹岳,不會超過十個,而她一個女子,居然也會?!

卓晴轉身,她自己並不覺得解剖是多麼奇怪的事情,以前每天都做好幾次,自然更沒有辦法理解單禦嵐的驚訝,輕輕聳肩,無所謂的回道:「你想親自驗也可以,我旁觀。」她還沒見過古人是如何解剖的,和現代解剖學差距有多大,她可以好好對比一下。

她還要————旁觀?!!

卓晴說的隨意,卻不知一群大男人聽得滿頭黑線,現在說的是解剖屍體,就是對男人來說,都是血腥而恐怖的事情,而她一臉的興致勃勃,此時他們共同的心聲只有一個她……到底是不是女人?

卓晴再一次自動無視他們,走進帷帳中有回身提醒道:「我個人建議解剖的時候最好有至親家屬和最少一名以上官位比你高的官職人員監督,以顯公正。」

她想的倒是很周到,但是整個大殿之上,官職比他高的人,能有幾個,誰有願意監管!?單禦嵐在心裡暗歎,卻不曾想,坐在高位上燕弘添忽然大聲說:「好!為了顯示公正,朕親自監督。」

燕弘添話音才落,群臣皆驚,紛紛伏倒在地,齊聲說道:「皇上三思!」

皇後也終於回過神來,急道:「皇上,此等沾染血光之事,汙穢之極,為了龍體,您一定要三思啊」

汙穢之極?!卓晴蹙眉,對這個皇後更厭惡幾分,她最好暗自祈禱,自己壽終正寢,不必經歷這種「汙穢之極」的解剖!

燕弘添並沒有因為皇後的勸解和群臣的跪求,而有一絲的遲疑,豁然起身,頎長挺拔的身影夾帶著霸道而暴斂的氣息朝著卓晴直直走來。他要看看,她還能裝到什麼時候!

上篇:第四十五章驗屍端倪(中)     下篇:第四十七章真相只有一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