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本站原創 錯嫁良緣之洗冤錄 第四十九章兇手就是你(下)  
   
第四十九章兇手就是你(下)

兇手到底是誰?

這個手環究竟是不是凶器?!現在手環沒有任何異狀,要如何證明它就是暗器呢?

單禦嵐手握著手環,陷入了深深的思慮之中,單禦嵐默不作聲,胡熙昂冷眼旁觀,也不說什麼,只急著要回自己的手環。

卓晴一邊捶著剛才蹲得有些酸的腳,一邊彷彿不經意一般的與墨白聊天,只是,聲音有些大而已:「我記得你剛才說赤寰絲蟲的毒素是穹岳國特有的,與別的毒都不一樣對不對?」

墨白隱隱感覺到卓晴已經想到了辦法,應和的回道:「是。」

卓晴聳聳肩,看著臉色已然微變的胡熙昂,說道:「既然如此,就算解不開手環中暗器,只要能證明手環上存在數量足以致命的赤寰絲蟲的毒素,胡將軍就需要好好解釋了。」

對啊!兇手選了如此特別的毒藥是為了陷害穹岳,這樣的獨一無二性同時也更容易暴露自己。他只想到找暗器,其實也可以從毒物上下手!再看一眼手中的手環,單禦嵐眼前一亮:「來人,拿一盆清水上來。」

「是。」

很快,宮女端上來一盆清水,單禦嵐就一支銀針放入水中,沒有任何變化,接著就手中的手環輕輕投入水中,不一會,手環細細密密的紋理間,慢慢滲出了淡淡的紅絲,很快融入水中,而水中本來銀白的長針,也慢慢的變成了黑色,淡淡的鹹腥味與那杯有毒的酒發出的味道是一樣。

將水盆輕推到胡熙昂面前,單禦嵐冷聲說道:「胡將軍可以解釋一下,你隨身佩戴的手環為何會帶著赤寰絲蟲的毒素,你不會是要說是酒濺上去的吧?」他不相信他會用這麼拙劣的說辭來辯解。

胡熙昂的臉色有些泛白,卻未見驚慌,也不做辯解,平靜的回道:「事已至此,我沒什麼好解釋的。」

他承認了?!但是動機是什麼呢?他不會無緣無故殺一個人吧,還是本國的公主!

顯然這個問題,旭尋斯是最急於知道的,怒視著胡熙昂,旭尋斯痛罵道:「你為什麼要這麼做,穹岳和北齊交惡,對你有什麼好處?!胡老將軍一生為國為民,忠烈結義,你這麼做,怎麼對得起他老人家?!」

「你閉嘴,你們旭家沒有資格提我爹的名字!!」本來還算平靜理智的胡熙昂忽然像是被點曝了一般,旭尋斯的話刺痛了胡熙昂心中最敏感的那根弦,胡熙昂逼向旭尋斯,高大魁梧的身材、雙目刺紅的怒顏,讓旭尋斯驚得後退了一步。

瞪視著旭尋斯,夾帶著幾分嘲諷,幾分不甘,更多的是滿腔的怒火與恨意,胡熙昂厲聲說道:「我爹就是太迂腐,不肯與迪弩結盟,堅持要報效朝廷,堅持所謂的氣結,結果呢?他力戰迪弩的時候,你們這些滿口仁義道德的皇室做了什麼?不派援兵,苛刻糧草,讓他腹背受敵,最後慘死在敵軍亂箭之下。這就是你所說的忠烈結義,你們這些人只知道混戰,只會在宮廷裡指手畫腳,不顧民生疾苦,不管戰士辛勞的人,根本不值得我爹效忠。」

旭尋斯的眉頭緊緊的皺在一起,不敢置信的問道:「所以你故意殺死七妹,破壞北齊與穹岳結盟,兩國交惡,好讓北齊也腹背受敵是嗎?」

「你說得對,我就想看看你們死到臨頭的樣子!!最好也讓你們嘗一嘗亂箭穿心的滋味!!」胡熙昂幾近癲狂一般的大笑起來,他充滿整個身體和心靈的仇恨,讓所有人都驚得不自覺倒吸了一口氣。

胡熙昂的癲狂讓人有一種不好的預感,燕弘添朗聲叫道:「來人,把胡熙昂暫時收押。」

「不用麻煩了。」笑聲終於停歇,帶著沙啞的嗓音,胡熙昂似乎有些筋疲力盡了,淡淡的歎道:「罷了,事情已經敗露,我就去陪那個倔脾氣的老頭子好了。」

說著,他拿起手邊水盆裡的銀針,朝著自己的太陽血狠狠的紮了下去……一切發生的太快,眾人反應過來的時候,他高大的身影已經直直的倒在大殿之上。

單禦嵐趕緊上去查看,只見他抽搐幾下之後,竟也不動了,臉色發青,手腳僵硬,雙眼外突。

單禦嵐緩緩起身,低聲回道:「他死了。」

又死了一個?!

誰也沒有想到,一個接風宴最後會演變成這個樣子。

夙凌眼中閃過一抹黯然,是見過胡老將軍的,也十分敬佩他的為人,胡熙昂不明白,或許北齊王室真的不值得效忠,但是胡老將軍守護的,又何止是北齊王室,更多的,是北齊的百姓。

一行三人,現在居然只剩下他自己,旭尋斯只覺得悲涼而丟臉,為自己,為北齊。深吸了一口氣,旭尋斯忽然半跪下身子,低聲請求帶:「今天發生這樣的事情,實在是北齊的悲哀,因此照成的誤會,還請穹帝海涵,容許我將二人的遺體帶會北齊。」

輕輕揚手,燕弘添並沒有為難他,朗聲說道:「准了。來人,送三皇子回驛館。單卿家,這裡就交個你了。」

「是。」

燕弘添說完便匆匆起身,大步流星的走出殿外,至始至終都沒有再看卓晴一眼,卓晴鬆了一口氣,燕弘添對她,不是,對青楓流露出來的種種情緒,都顯示著他們之間一定有一段糾葛,而她,並不像把自己陷入這樣的糾結的情境之中。

卓晴再次抬眼看向不遠處青靈所在的方向,卻只看見三個與她一用被看管起來的太監,大殿之上,早已沒有了青靈的影子。

難道是被皇後帶走了?!卓晴有些擔心,但是轉念一想,就算真是被皇後帶走了,她又能怎麼樣呢?不自覺的,卓晴的目光轉向了樓夕顏,不想正好與朝雲公主含淚的眼撞個正著。淚眼朦朧中,是濃濃的情殤和淡淡的幽怨,卓晴不禁皺起了眉,她可不像做別人的假想敵,收回視線,卓晴繞過樓夕顏,向著殿外走去。

就在卓晴和他插肩而過的時候,手被人截獲,微涼的觸感,不用想也知道是他,未等卓晴回頭,溫和低吟在耳邊響起:「先到馬車上等我,我一會就來。」

他話音剛落,卓晴不用回頭,已經能感受到背後那焦酌的視線。

她自己又不能出宮,不去外面等他還能去哪?他一定是故意的!!好在他牽著她的手也已經送開了,卓晴懶得和他廢話,省得她的解釋在人家眼裡成了炫耀,否認成了打情罵俏。

卓晴走的瀟灑,燕如萱的心卻是狠狠的痛,看著樓夕顏還注視著那個女人的側臉,燕如萱聽見,自己的聲音在顫抖:「你……喜歡她?」

樓夕顏回過頭,只淡淡的回道:「時候不早了,公主早點回宮休息吧。」

「你喜歡她?」她今天一定要知道!!這麼多年,她已經受夠了這樣不溫不火的對待!

眼底未見波瀾,樓夕顏依舊是那樣淡淡的說道:「臣剛才已經在大殿之上說了,她是臣的夫人。」

緊握著雙拳,燕如萱沒有像往常的任何一次那樣選擇逃避,帶著哽咽,燕如萱堅持問道:「我只問你是不是喜歡她?!」她才不管什麼夫人,什麼名分,她只想知道,在他心裡,他到底喜歡誰?!

眼前的女孩哭的梨花帶雨,樓夕顏手動了一下,又緩緩落下,只簡潔的回了一個字:「是。」

是……

燕如萱腦子裡一瞬間一片空白。

他說是?!

他喜歡的,不是她……

在他沒還有意中人時候,她可以欺騙自己,他還是喜歡她的,但是現在,她還能怎麼騙自己?!

她應該怎麼辦?她好喜歡他啊?她喜歡他好久好久了,在那個落英繽紛的季節,被那抹若有似無、如羽毛般輕盈和煦的笑容所俘獲,她的心,在那時起就不是她的了,她現在要怎麼辦??

燕如萱神情呆滯,樓夕顏有些憂心,她是一個好女孩,卻太過於脆弱,這也是他這麼多年來,一直恪守君臣禮儀,疏離淡漠,卻不敢對她直言的原因。

燕如萱忽然轉身,慢慢的朝著殿外走去,如行屍走肉般失神的樣子,讓樓夕顏忍不住跟在她身後。

大殿上,人已經散的所剩無幾,殿門口,公主的貼身丫頭迎了上來,樓夕顏也停下了腳步,目送著燕如萱漸行漸遠,另一側,卓晴不耐的聲音傳來道:「你是誰?」

樓夕顏抬眼看去,攔在她身前的,是皇上身邊的貼身內侍管高進。

走到卓晴身側,樓夕顏將她護在身後,故作不解的問道:「高公公有何事?」

高進拱手行了一禮,才低聲回道:「皇上宣樓相和青姑娘入內殿。」

有完沒完!!卓晴黑著一張臉,她累死了,有什麼話不能改天說?!

請他和她一起嗎?不見得吧,若是真有心請他,為何高進直奔青楓而去,以他對皇上的瞭解,此事他一定不會善罷甘休,只是沒想到這麼快。

樓夕顏並不深究,揚起招牌的優雅淺笑,回道:「那就煩請高公公帶路。」

「不敢當。」高進帶著兩人一起繞過大殿,往後走去。

卓晴面露煩躁,樓夕顏一派悠然的輕聲安慰道:「放心,不過是面聖而已,一切有我。」

她放什麼心啊卓晴有苦難言,問題的關鍵出在————————她不是青楓啊她跟本不知道青楓和那個霸道狂烈的男人有什麼關係……

上篇:第四十八章兇手就是你(上)     下篇:第五十章怎麼會是這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