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本站原創 錯嫁良緣之洗冤錄 第五十二章男人的心思(下)  
   
第五十二章男人的心思(下)

「皇上,臣樓夕顏有要事啟奏。」清潤的聲音遠遠傳來。

就在卓晴以為自己快要死的時候,,燕弘添終於放開了手。

卓晴脫力的跌坐在地上,努力的呼吸著,她這次算是親身體驗了一回樓夕顏哮喘病發窒息的痛苦。

不再看向卓晴,燕弘添轉身回到殿前的長桌後坐下才朗聲說道:「進來。」

樓夕顏穩步走來,看清坐在地上的卓晴被撕扯的有些殘破的衣衫和脖子上明顯的五指印之後,並沒有多說什麼,只是走到燕弘添面前,行禮道:「參見皇上。」

卓晴好不容易恢復了些許力氣,掙紮的站了起來,抬眼看去,樓夕顏不知是有意還是無意,他正好擋在她身前,阻隔了燕弘添逼人的視線。

看著樓夕顏,燕弘添的臉色有些複雜,沒有了對卓晴時的暴斂,燕弘添平靜的問道:「夕顏,你看見過她身上刺的字了嗎?」

完了!

卓晴暗叫一聲!

燕弘添這招好陰,如果樓夕顏說他沒看見,那麼他就會猜到她可能在說謊,她根本沒有於樓夕顏。如果樓夕顏聰明一點,聽出了弦外之音想要幫她,說看見了刺的字,這樣一來,樓夕顏就是明知道她是青靈,仍然要了她,這不就是欺君?!

卓晴心裡著急,臉上還不能有絲毫的表情,因為燕弘添一雙黑眸正冷冷的盯著他們,兩人沒有眼神交流,卓晴心冷了一半。

樓夕顏沉吟了一會,緩緩抬頭,略帶尷尬的回道:「天色太暗,臣沒看清,只依稀看見胸口好像有字。」

卓晴一怔,他……居然這麼回答……配上他侷促的聲音和表情,卓晴差點都要以為自己和他真發生過什麼。

雖然燕弘添的手背在身後,卓晴還是清楚的聽到他握緊雙拳,骨節抓得咯咯作響的聲音!他的臉像被人打了一拳一樣臭,卓晴真想大笑三聲,樓夕顏真是天才!!

在心裡將樓夕顏好好的誇獎了一番,卓晴忽然想到一個疑點,她自己都不知道身上有字,樓夕顏又怎麼會知道她身上有字,還知道是在胸上?!

卓晴還在糾結這個問題的時候,燕弘添不耐的聲音低喊道:「來人,把另外那個姓青的女人給朕丟進來。」

青楓被侍衛粗魯的推入殿內,幾步踉蹌之後,終於站穩,抬眼就看見卓晴衣衫凌亂的狼狽樣,青楓眼中立刻揚起怒火。

燕弘添似鷹般犀利的眸緊著青楓,問道:「你到底是誰?」

沒有遲疑的,青楓冷冷的吐出兩個字:「青靈。」她不會讓她纖弱的姐姐呆在宮裡這個人吃人的地方!!

她居然還敢說謊,不怕死的女人!燕弘添陰鶩的聲音聽得卓晴都不自覺的一顫。「朕再給你最後一次機會,你是要說實話,還是要掉腦袋。」

臉色依舊泛白,但是眼中沒有一絲退卻,青楓堅持著倔強的回道:「我就是青……」

脖子還在火辣辣的刺痛,卓晴絕對相信,這個暴斂的男人不是在說笑,如果倔強的女子再堅持她是青靈,下一刻等待她的就是死!卓晴趕緊上前一步,打斷了她的話,對著燕弘添說道:「你剛才明明已經知道我是青靈,何必還要為難她。」

她是青靈!!剛才在殿外仔細思量過今夜發生的種種,這個答案他已經猜到,樓夕顏眼神一暗,沉默的靜觀其變,不發一言。

「你現在承認互換身份入宮是你的計劃了?」她最好不要給他說什麼失憶的說辭!!

可惜卓晴感應不到他的心聲,依舊回道:「我已經解釋過了,被押送的官員灌了大半個月的藥,我一直都是昏迷不醒,醒來以後才發現自己有很多東西記不得了,就連自己是誰都想不起來了,他們都說我是青楓,我才會以為自己就是青楓,今天會入宮,也是因為我急於見到自己的姐妹,弄清楚我到底是誰?發生了什麼事情?」這些話是要說給青楓和樓夕顏聽的,她不是青靈,有很多事情她根本解釋不了,失憶是她能利用的最好借口了。

果然,燕弘添再次暴怒,低吼道:「不要再拿失憶來糊弄朕,失憶了你還能在大殿之上侃侃而談驗屍之道,能協助破案,那要是你沒失憶,還能做出什麼來!?」

失憶又不是白癡!!卓晴很想翻白眼,但是現在不是時候,無辜的歎了一口氣,卓晴回道:「我只是失憶,忘了很多往事,但是那些驗屍的方法對我來說就像吃飯、寫字一樣平常,我只是記不起是誰交給我這些東西而已。」總之一切不能解釋的事情,都推給失憶就對了!

「好個失憶!」怒極反笑,燕弘添看向青楓,冷哼道:「你是不是也要說自己失憶了?」

「我沒有失憶,我清楚的記得自己是誰。」更清楚的記得,是誰害得她們一家家破人亡,是誰害得她們姐妹生離死別!!

她們一個失憶,一個正好冒名頂替,配合的真是好!燕弘添寒聲冷笑道:「繼續說下去,朕倒要看看,你們還能編出什麼事情來!」

細想往事,容貌是她說要毀的,自盡也是她堅持要做的,她的倔強和自私,不但沒能成就自己所謂的氣結,還害了姐姐和妹妹,這一次,她要向燕弘添報復是她的事情,她一定不再讓失憶的姐姐再受到傷害。

收起言語中的戾氣,青楓解釋道:「我們並沒有要欺騙誰。當時在破廟自盡的時候,姐姐為了抓住我和妹妹的手,站在了中間。我被押送的官員救下來時朦朧中,聽見他們說我是青靈,還活著,後來就像我姐說的一樣,每天都被灌了藥,等我清醒的時候,已經是在宮裡,我以後她們都死了,自己也不想活了,昨天才會拿花瓶砸你。我之所以堅持自己是青靈,是因為皇上要的人就是青靈,我被送入宮的從那一刻開始,不管我原來是誰,現在的我就是青靈。」

那個樓相看起來對姐姐還不錯,姐姐和她在一起,她也安心了。

「混賬!」

她居然還用自盡來逃避他!!這一切難道真的就是所謂的陰差陽錯?!

燕弘添那雙鷹眸迸射出的寒光,幾乎要將卓晴瞪出一個窟窿來,同時也足以證明此時的他正處在盛怒之中。大殿內,再一次陷入死寂。

久久,沉默的樓夕顏忽然上前一步,低聲說道:「皇上息怒,可否聽臣說幾句?」

「說。」對樓夕顏,燕弘添一直都算是客氣的。

「會發生這樣的事情,都是皓月的官員將她們姐妹弄錯而錯送了地方,事情已經發生了,不管她們誰是誰,也已來不及換回來,臣今日要啟奏之事,就是想請皇上賜婚,將送入臣府中的這個女子,賜予臣為妻。」

彭!!

燕弘添的手狠狠的拍在長桌上,發出一身巨響,不止殿內的每個人聽的心驚,就連守在殿外的高進都聽的心顫不已。

上篇:第五十一章男人的心思(上)     下篇:第五十三章暗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