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本站原創 錯嫁良緣之洗冤錄 第五十五章憂慮  
   
第五十五章憂慮

馬車終於出了皇宮,朝著相府直奔而去,車速有些快,略顯顛簸。

車內,卓晴看著身旁從上馬車之後就一臉深思的樓夕顏,心裡還是有些愧疚的,如果不是她,他也不用得罪燕弘添吧,畢竟那是皇上。

卓晴低聲歎道:「你想問什麼就問吧。」

樓夕顏回過神來,看向她,輕笑道:「你都失憶了,我問你還能回答嗎?」

「我……不能。」她有太多不能向他解釋的東西,樓夕顏輕輕聳肩,一副既然如此何必多問的表情,又要偏過頭去,卓晴再次叫道:「樓夕顏,我有問題想問你。」

樓夕顏靜靜的看著她,等著她發問。

「青楓會被關多久?按照你對燕弘添的瞭解,他會怎麼處置她?」臨走時青楓那個笑容,總讓她的心惴惴不安,若是她出了什麼事情,她也不會安心。

「來回一趟穹岳,最少半月,如果事情查清楚就能放出來的話,半個月後可以出來,至於她會受什麼處罰,我不知道。」燕弘添做事,一向憑心情,他不知道他那時的心情如何,或許青楓會死,或許會被送人,又或許繼續留在宮裡。

最少半個月……在牢裡待半個月是多麼可怕的事情,卓晴遲疑了很久,還是說道:「我知道這個請求有些為難你,但是我還是要說。」

看她為難又歉疚的樣子,樓夕顏已經知道她要說什麼,淡笑回道:「我會盡我的能力讓她在天牢裡過的好一些。」

樓夕顏的體貼讓她感激:「謝謝你。」

輕輕搖頭,樓夕顏回道:「我不一定能幫得上忙,畢竟她是在宮裡。」

深吸一口氣,卓晴低聲說道:「我謝的是你把我帶出了皇宮。」面對燕弘添那樣的男人,需要太多的勇氣,她承認,她有些害怕,當樓夕顏牽著她的手離開的時候,她的心跳得很快,或許是因為感動,或許是因為脫離了危險,又或許是,她心動了。

樓夕顏心事重重的樣子,卓晴識趣的閉上了嘴,頭靠著車窗,閉目養神,不再打擾他。

她的眼中的波瀾很美,他看到了,但是一想到剛才燕弘添的的話,他又陷入了憂慮之中,因為他第一次說喜歡某樣東西的時候,是以一條生命的完結作為結束的當年先皇將燕弘添過繼給多年未有所出的正宮皇後也就是他的姑母樓素心,也因此時常入宮陪姑母的他與燕弘添成了相交甚好的表兄弟。

後來,他還有幾個重臣之子被或准入宮同皇子一起讀書,有一年,先皇禦賜了一隻新生白虎作為獎勵,太傅出題,學子比試,誰贏了就能得到那只白虎。眾皇子躍躍欲試,這是在先皇面前展現自己的大好時機,誰也不想放棄。

而他卻只對那隻小東西感興趣,白虎還不足一月,看起來憨厚可愛,雪白的皮毛摸起來柔軟而舒服,他很喜歡,記得那時,燕弘添也是那樣搭著他的肩,問道:「你很喜歡那只白虎?」

他用力的點了點頭。

不一會比試開始了,第一輪比棋藝,第二比賦詩,第三輪比箭術,沒有意外的,前兩輪比試下來,能進入最後一輪的,只有他們兩個。

射箭一向不是他的強項,但好在他素來心平氣和,箭穩速均,射中靶心並不是難事,側頭看了一眼旁邊的燕弘添,他異常興奮,對那小虎滿眼炙熱,一副勢在必得的樣子,樓夕顏遲疑了一會,小虎雖然可愛,可是他身體不好,爹爹應該也不會讓他豢養,燕弘添看起來很喜歡小虎,小虎歸他也好,這樣先皇也會誇獎燕弘添,自己入宮的時候也能經常見到它。

心裡遲疑了一會,手中的箭自然不穩,依舊射入靶心的紅圈範圍,只是比起燕弘添的正中靶心,勝負已分。

接下來,是讓當時在場的人都驚呆的一幕,燕弘添忽然再拔一隻長箭,對準的,卻是地上才剛剛能行走的小白虎,這一箭很快也很狠,長箭直穿頸窩,血染紅了純白的皮毛,燕弘添扔下手中的弓箭,狠狠的瞪了他一眼,什麼也沒說就跑開了。

那一年,燕弘添十歲,他十一歲。

往事如潮,當年的他不懂,燕弘添要的是那種全力以赴對決後的勝利,所以當他以為他不要那個戰利品的時候,它的結局就是——死。

緩緩偏頭,身側的女子呼吸均勻,面色沉靜,這一次,她的結局又會是什麼呢?

他是害了她還是幫了她?!

輕輕握住卓晴的手,樓夕顏已下了決定,這一次,他不會讓她有任何損傷,因為他喜歡,她剛才看他的眼神。

卓晴眼皮微動,手任由樓夕顏握著。

馬車依舊朝著相府的方向疾馳。

***

絳紫色的輕紗帷幔,層疊的垂於屏風之外,夜風緩緩吹來,揚起了層層漣漪,淡淡的香燭味道到室內瀰漫,敲擊木魚發出的咚咚聲,在深夜裡響起,格外的清晰,隱約可見簾帳內一個婦人正跪在錦布蒲團之上,一手輕敲木魚,一手撥著手中的紫檀佛珠。

老嬤嬤立於輕紗之前,猶豫著該不該進去,躊躇了好一會,還是沒敢出聲,正要轉身退出去,一道略顯不耐的女聲響起:「什麼事?」

老嬤嬤趕緊上前一步,恭敬的回道:「今日皇上與樓相起了爭執。」

婦人眼睛微閉,彷彿並不在意一般低聲問道:「所為何事?」

「為了一個女人。」

敲木魚的手停在看空中,婦人一直微閉的眼也緩緩睜開,饒有興味的問道:「誰這麼大魅力?」眼中掠過一絲驚訝一絲好奇更多的似乎是欣喜。

不敢有一絲遲疑,老嬤嬤將打聽到的事情一一道來:「是皓月送來的女人,今晚樓相把那個女人帶到了宮宴上,她出盡了風頭,皇上對她動了念頭,晚宴結束後,在內殿裡,皇上幾次發怒,聽說好像是送錯了人入宮,本來應該送入宮的青靈送到了樓相那裡,現在宮裡的這個是妹妹。」

還有這種事?那麼皇上是早已經看中青靈,所以勃然大怒,還是見色起意,借題發揮?婦人冷笑一聲,果然還是英雄難過美人關。

「接著說。」

「後來皇上與樓相密談了小半個時辰,說什麼卻是不知,不過最後青靈還是被樓相帶走了,她妹妹青楓被關進了天牢。」能打探到的,只有這些,老嬤嬤默默的站在簾外,等著裡邊的人在下命令。

久久,婦人終於說話了,只是淡淡的說道:「退下吧。」老嬤嬤不敢多待,悄聲退了出去。

一會兒,咚咚的木魚聲再次響起,婦人再次閉上眼眸,只是嘴角若有似無的冷笑,與禪靜的佛堂,篤定的木魚聲是那麼的不般配。

上篇:第五十四章青楓     下篇:洗冤集錄卷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