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本站原創 錯嫁良緣之洗冤錄 第五十七章請教  
   
第五十七章請教

卓晴心裡猜測著單禦嵐找她的原因,十有與驗屍有關係,那天看他對解剖所表現出來的熱情和執著,她就知道,他一定還會來找她,就是沒想到這麼快。

一路上慢悠悠的向前廳走去,不遠處,一道淺藍的身影優雅的走來,花影假山不時的擋住來人的臉,只是那頎長的身型,悠然的氣質,卓晴已經猜到那人是誰,低叫一聲:「樓夕顏。」

不一會,樓夕顏帶著淡淡的淺笑,朝著她走了過來。

「你怎麼在家?」他這幾天不是一直早出晚歸?

樓夕顏並不打算回答這個問題,而是輕咳了一聲,認真說道:「靈兒,你不覺得整天點名道姓的稱呼我,有些不妥?」

有什麼不妥?卓晴覺得很正常啊!不過看到他故作認真的姿態,還有那聲讓人起雞皮疙瘩的「靈兒」,卓晴決定————來而不往非禮也!

假裝思考了一下,卓晴「那我應該稱呼你……樓丞相?」

「太客套了。」

「樓公子?」

「太生疏了。」

「夕夕?」這個名字其實她個人是比較喜歡的!

「……」

樓夕顏還保持著優雅的笑,只是嘴角已經明顯有些抽搐,卓晴心花怒放,繼續努力!

「顏兒?」他不是喜歡動不動給別人加「兒」字嗎?

「……」

樓夕顏暗歎,這個不知好歹又小氣的女人,除了叫她,他什麼時候對別人稱呼得如此親近?結果還遭人嫌棄?!

看他滿頭黑線的樣子,卓晴忍不住大笑起來,她笑得肆無忌憚,樓夕顏也不惱,只帶著幾分無奈的輕輕搖頭,任由她拿自己的名字開玩笑,那種淡淡的寵溺,就像是初夏的微風,暖暖的,也在心湖上吹起絲絲漣漪。

斂下唇角的笑容,卓晴大方問道:「夕顏,你這是要出門嗎?」她當然知道他希望自己怎麼稱呼他,其實叫出口也不難,不否認,她自己也蠻滿意這個稱呼的。

樓夕顏一開始就猜到,卓晴會叫他的名字,只是真的聽見她清吟的聲音大大方方的叫出來,他的心竟然會揚起一抹難以言喻的喜悅,只因為一聲「夕顏」?看來他有些管不住自己的心了,既然如此,心動的可不能只是他而已。

「剛下朝回來拿一樣東西,待會要出門。」說完,樓夕顏忽然伸出手,指尖不經意的劃過她的脖子,涼涼的,有些麻,他明明沒有碰到她,卓晴卻沒來由的一僵,他微微俯身上前,卓晴只覺得身體的每一個細胞此刻都變得異常敏銳,髮絲微動,他溫柔的眸注視著她的頸後,卓晴知道他一定是在為她整理衣服,但是那張讓人心顫的俊顏近在眼前,還有他身上淡淡的檀香味,都讓卓晴心不受控制的狂跳。

一會之後,他從她的髮絲間拿下一片落葉,卓晴欲哭無淚,好老套的戲碼,如果是以前有人告訴她,她會因此心跳加速,她一定會罵那人神經病,但是她現在在幹嘛?!

老天,她快奔三十的人了啊~~~~在他的溫柔注視下,臉居然會莫名的燥熱!!天知道她早八、十年都忘記什麼叫臉紅心跳了!!

讓她去死吧!

卓晴自我鞭撻之中,樓夕顏眼底閃過一絲有趣的笑意,她這是什麼表情……就算不嬌羞,也不至於這麼痛苦吧?

尷尬的輕咳一聲,卓晴乾笑道:「那我不耽誤你了,單禦嵐不知道找我幹什麼,我去看看。」

單提刑來找她,他自然是知道的,沒有他的允許,單禦嵐也不可能見到她,不過樓夕顏還是故作驚訝的說道:「單提刑來了嗎?那你去吧。」

卓晴點頭,趕緊轉身離開,樓夕顏低吟的聲音再次響起:「對了,我讓書店的人送了一些醫書過來,就放在書房,你有興趣的話,可以看看。」

是為她買的嗎?樓夕顏的溫柔永遠是那麼恰到好處,卓晴匆匆丟下一句「謝謝」,腳下速度越發的快了。

看著那道可以算得上落荒而逃的背影,樓夕顏唇角輕揚,靈兒,你往哪裡逃呢?!

這次交鋒,卓晴華麗麗的完敗……

走出樓夕顏的視線範圍,卓晴終於放慢了腳步,她跑什麼?!太丟臉了……鬱悶的心情讓卓晴有些漫不經心,走進前廳,單禦嵐放下手中早就冷透的茶,起身說道:「冒昧到訪,還請夫人見諒。」

夫人?卓晴再次鬱結!看了他一眼,直接了當的問道:「找我什麼事?」

卓晴開門見山,單禦嵐也不多繞彎子,問道:「單某有一個問題,想向樓夫人請教。」

「說。」

「死者的致命傷是凶器貫穿胸部,刺穿心臟至死,我想問的是,一般人的心臟在死後,會出現多少回縮?而這種回縮是在死後多久發生的,如果要比對凶器,要考慮哪些方面呢?」那天見識過她的解剖,他回去之後,久久不能平靜,她對人體熟知居然已經到了那種程度!

果然是關於驗屍的,卓晴因樓夕顏而紊亂的心慢慢平靜下來,相比之下,她更喜歡這種能自我夠掌控的情況。

卓晴沉聲回道:「一般人死後,心臟是會少了萎縮,但是並不明顯。穿刺創傷心肌會出現收縮,創口多會小於凶器的斷面,如果你想要做凶器比對,最好是在12個時辰內,因為人死後,臟器會出現自溶的現象,到時會影響你的判斷。如果你能把人儲存在冰窖裡,就能延緩自溶和腐爛的情況。」

單禦嵐瞭然的點頭,回道:「我明白,死者其他部位也中了刀傷,但是經過查驗之後,發現死者胸前的傷口與其他地方的傷口有一點點不同,我希望通過心肌和胸肌的雙重比對,來確認凶器。」

「嗯。」卓晴建議道:「這是對的,最好再比對一下衣物上的破口,衣物基本不會回縮。」

至於心肌的回縮,單禦嵐還真的不瞭解,虛心問道:「我口訴,你能做出判斷嗎?」

卓晴坦誠的搖搖頭:「我只能按照你口訴的情況給出我的意見,必須見過屍體才能做出最準確判斷。」

但是她現在不能出府,不可能親自驗屍,想了想,卓晴問道:「你身上帶有凶器的圖嗎?」要做這麼仔細的比對,那個凶器一定有些特別才對。

單禦嵐從袖間拿出一個帕子包裹的東西,遞到卓晴手中。

他還真是信任她呢,居然把凶器帶過來。

打開帕子,裡邊是一柄銀晃晃的飛刀,刀身輕薄,長約兩寸,雙刃鋒利,形如葉片,刀身最中央,還有一條如葉子脈絡一般的凹陷。這飛刀……好眼熟……卓晴臉色微變,問道:「這……兵器是嫌犯的?」

單禦嵐也看出她臉色不對,但是還是回到:「對。」

「那人是不是叫乾荊?」雖然飛刀特別,但是江湖之大,不一定就是他的吧!卓晴心存僥倖,自己卻也明白,機會渺茫。

「是。」

單禦嵐堅定的回答,讓卓晴心下一涼,真的是他……

上篇:第五十六章拜訪     下篇:第五十八章意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