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本站原創 錯嫁良緣之洗冤錄 第五十九章青末VS顧雲  
   
第五十九章青末VS顧雲

看著桌上明晃晃的銀針,再看看眼前嬌弱的好像一碰就要碎掉的女子,卓晴發愁了,接下來,怎麼辦?!!

手握銀針,卓晴在女子耳邊低聲說道:「雲,你要是再不醒,我可就下針了!」

她已經叫顧雲原來的名字了,如果她是,她應該醒了才對,盯著床上還是一動不動的小女孩,卓晴有些失望,她,真的不是顧雲嗎?手中拿著銀針遲疑了一會,卓晴還是作勢朝著青末的手臂紮下去。

就在長針快要刺入手臂的那一刻,卓晴的手腕被一隻纖細的手抓住,床上的女子倏地睜開眼,半靠著床幃,瞪著卓晴,低罵:「你還想真的紮啊!」

卓晴輕輕佻眉,回道:「你說呢?!」她終於捨得醒了!

眼前的女子長髮極腰,膚色雪白,粉嫩而可愛的臉上,兩條疤痕顯得格外礙眼,就連卓晴這麼個女人看見了,都覺得憐惜。圓圓的眼睛像只小白免,但是那眼神中流轉的銳利而堅定的光芒,讓卓晴心裡一鬆,那是顧雲會有的眼神沒錯,但是這張臉……天啊,真的太萌了……「雲,真的是你嗎?」卓晴還是忍不住要確定一下。

女子聳聳肩,無所謂的笑道:「我不介意來個默契大考驗!」她自己醒來的時候都被這張臉下了一跳。

撐著下巴,女子上下打量著卓晴,滿臉狡黠的笑道:「讓我想想你最喜歡喝的是夏威夷kona,最喜歡吃的糕點是提拉米蘇,最喜歡做的事情是解剖屍體,最喜歡玩的遊戲是植物大戰殭屍,三圍是34——24——36……

「stop!夠了!」卓晴滿頭黑線,她現在百分之百肯定,眼前的人就是那個該死的女人!無論外表多麼甜美,性格一樣是那樣不可愛!!

「相信了?」顧雲一副我還沒說完的樣子。

「相信!」卓晴咬牙切齒,剛才怎麼沒狠狠的紮她幾針!!悔啊……「我餓死了,有沒有吃的?」顧雲翻身而起,動作靈活,一點也不像兩天兩夜沒有吃東西的樣子,卓晴不禁好笑:「你真的『昏睡』了兩天兩夜?

「我預計是三天,想不到他們兩天就把我送過來了。」夙羽這小子平時一副和她勢不兩立的樣子,想不到關鍵時刻,還是他送她過來的。

走到屏風外,拿來桌上的小糕點,卓晴塞到顧雲手上,搖頭笑道:「你還真能熬。」

拿著糕點,顧雲自顧自的吃著,滿不在乎的回道:「還好,以前伏擊毒販的時候,三天三夜不吃不喝不睡我也沒死,睡兩天小意思。」好在那些個大夫不像晴這麼沒人性,一上來就用針紮!

雙手環在胸前,半靠著屏風,卓晴嘖嘖笑道:「以你的身手,離開將軍府很難嗎?為什麼你到現在還在將軍府?還是你迷上了氣質冷傲的夙將軍?」不得不說,夙凌的確是個很吸引人的男人,雲喜歡他也不奇怪。

白了她一眼,顧雲受不了的低叫:「我到將軍府,總共就見過他2次OK?!」

卓晴看著雲現在這張可愛到爆的臉,忍不住繼續逗她:「正所謂一見鍾情,見一次就夠了!」

第一次她咬了他,第二次兩人幹了一架,如果說這樣也算一見鍾情的話,那還真是火花四射!顧雲低著頭只顧著吃,卓晴忽然上前一步,抬起她的下巴,一臉奸笑的問道:「老實說,你有沒有……語未盡,意已盡,顧雲一怔,想起第一次見夙凌時的情節,臉色奇異的閃過一絲紅暈,狠狠拍掉卓晴的手,顧雲罵道:「沒有!你這個滿腦子黃色思想的女人。」

「我黃色?」卓晴可沒有忽略她臉上那抹不自然,似笑非笑的哼道:「我好像什麼都沒有說吧,這是不是傳說中的不打自招?」

「卓晴————」

卓晴可以聽到某人磨牙的聲音,趕緊換了一個話題:「我很好奇,將軍府真的沒有女人。」

顧雲不耐煩的回道:「確實沒有,連蚊子都是公的!」

卓晴低笑:「才兩個月不見,你幽默不少!」

顧雲斜睨了她一眼,嗤笑道:「我看你三八了不少!」以前怎麼沒有發現這個特質!

卓晴也不惱,聳聳肩,笑道:「沒辦法,無聊嘛。」

無聊?這是這麼鬼答案。懶得理她,顧雲起身去找水喝,光著腳踩著長毛地毯上,顧雲走到圓桌的,為自己倒了一杯水,忽然身後響起了一道難以壓抑的笑聲,顧雲回過頭,只見卓晴撐著牆,笑得前仰後合,嘴裡碎碎道:「當年你說163的我是矮子,請問你現在這158的個頭是要叫侏儒嗎?

!真是蒼天有眼啊∼∼!!」

顧雲的臉一黑,冷冷的說道:「1分鐘。」

看著才剛到自己肩膀的嬌小女子,瘦瘦的活像一根豆芽菜,卓晴笑得更加誇張,風水輪流轉,一向以自己175身高為傲的雲也有吃癟的時候!

顧雲的臉色越來越黑,在接近一分鐘的時候,卓睛終於極力的憋住笑,雲真的發起火來就不好玩了。

顧雲冷哼:「笑夠了?!」

卓晴只能點頭,不然她怕自己忍不住又會笑出聲來。

盯著那個嘴角還在抽搐的女人,顧雲有些無奈的說道:「我們相聚的時間有限,是要繼續這些有的沒的廢話還是好好商量一下接下來應該怎麼辦?

卓晴壓下胸中的笑意,終於正經的回道:「你先說,我聽。」

「其實我之所以沒有立刻離開將軍,有兩個原因,第一,你也看見了,這個身體實在是弱了點,我得花點時間讓她變得強壯和靈活,第二,我在將軍府發現了這個。」說完,顧雲從腰間拿出一張白紙,打開放在桌面上。

卓晴湊過去一看,眼前一亮:「這是……很像我們莫名其妙到這來之前看見的那個八卦盤?」圖上的八卦盤上,每一處紋理都描繪的極其精緻,感覺上比上次她們見到的那個要新得多。

「對,我猜我們會到這個地方,十有八九與它有關,如果要回去,還是要靠它才行。」

卓晴沉吟道:「它收藏在將軍府?」

顧雲搖搖頭,回道:「我只在將軍府裡見過這張圖的畫像,據說這是夙家的族徽,到底收藏在哪,只有夙家長子夙凌和老族長知道。我目前還留在將軍府,就是為了這個。」

「有頭緒嗎?」

「沒有。」連夙羽,夙任都不清楚,估計也只有從夙凌那裡下手才行了。顧雲歎道:「我聽說青楓在宮宴上驗屍,我猜一定是你,所以就假裝暈倒來見你。我這些日子就是這麼過的,你呢?情況怎麼樣?」

卓晴一副鬱悶非常的樣子,幽幽的回道:「情況複雜……」

顧雲有些吃驚,什麼事情把一向做事游刃有餘的的法醫鬱悶成這樣?!

「我現在的這個身體,並不是青楓,而是青家大姐,青靈。因為青楓和青靈的長得很像,所以官員送錯了人,青靈本來應該屬於穹岳的皇帝燕弘添,而且似乎燕弘添和青靈之間還有過一段過往,燕弘添是一個極度狂妄嗜血的男人,他以為青靈故意設計青楓冒名頂替,差點沒掐死我,不得已,我只能假裝失憶∼」

「失憶?」顧雲失笑:「好主意。」

「一不做二不休,我騙他說已經是樓夕顏的人了,想不到樓夕顏並沒有拆穿我。」

顧雲眨眨眼,色色的問道:「真的是騙他嗎?」

卓晴一記眼刀飛過,顧雲訕笑道:「好吧,請繼續。」

「最後燕弘添說要徹查此事,在樓夕顏的力保下,我得以在相府禁足,可惜,青楓被關進了大牢。」對於青楓,那個倔強到讓人心疼的女子,卓晴總是有些放不下。

沒有見過青楓的顧雲倒不在意,只是擔心卓晴而已:「也就是說,現在樓夕顏和燕弘添在爭你?」

卓晴哀歎:「準確的說,他們爭的是青靈。」

「燕弘添爭的是誰我不敢確定,樓夕顏沒有見過以前的青靈,他爭的絕對是你。現在這種情況,你最好留在樓夕顏身邊,只有他能保護你。」她在將軍的這段時間裡,對這個異世也算是瞭解了一番,她雖然不想承認,但是在這六國之內,燕弘添想要的東西,還真的少有得不到的。

「也只能這樣了。」這點上卓晴也有共識。

看她有些垂頭喪氣的樣子,顧雲低笑道:「你不是說很無聊嘛,順便還可以做點別的。」

卓晴苦笑不得:「你又想胡說八道什麼。」

「我沒有啊,我只是覺得『夕顏』真的很不錯。」她剛才在花廳裡聽得可是清清楚楚!

這女人還真會記仇!!決定不和她耍嘴皮子,想到乾荊的事情,卓睛認真說道:「有一件事,我想請你幫忙。」

顧雲爽快的回道:「說。」

「將軍府的守衛中將被一個叫乾荊的男人殺了,具體情況我也不是很清楚,我會找機會去驗屍,我希望你能幫我查一查,在這件事裡,他是不是真的兇手。」顧雲查案,邏輯清楚,心思縝密,觀察入微,她比較信任她的辦案能力。

「我裝暈了兩天,不知道發生了這件事。」精明的眼掃過卓晴略顯憂慮的臉,顧雲問道:「你,為什麼要幫他?」晴的樣子,可不像是一般的案子哦。

雲還是一樣敏銳,卓晴也不沒打算隱瞞,回道:「他曾經兩次救過我的命,我欠他一個人情。而且我現在也並不是說要幫他,如果他是有罪的,我無話可說,如果他沒有罪,你也不希望一個人無辜枉死,對不對?「決不讓自己手中出現冤案,這不僅是自己的工作準則,也是雲的,她相信雲會答應的。

果然,顧雲點點頭,回道:「我知道了。」

景颯低沉的聲音在門外響起:「青姑娘,禦醫到了。」

卓晴蹙眉,沉聲回道:「我正在下針,不要進來打擾我。」

透過窗紙,卓晴隱約可以看見夙羽還在院外等著,兩人對看一眼,卓晴說道:「我看那個夙羽是不可能讓你留在這裡,待會我出去說你已經醒了,但是必須每週針灸,不然會傷及性命,這麼我們就能每週交換一次信息了,現在的情況下,我們最好先不要輕舉妄動比較好。」

「好。」顧雲也覺得這麼是最好的,畢竟她們現在就算雙雙逃出去了,也沒有用,很快就會被抓回來。

「你自己要小心。」

「我會的,你也是。」

兩人默契的相視一笑,只是淡淡的互道小心,沒有再說什麼。

顧雲將用過的杯子按照原來的樣子放好,手中的空盤塞到圓桌下的隔板處,用桌布遮好。

看著顧雲一陣忙碌之後,才迅速回到床上躺下,卓睛低笑,雲果然還是比較謹慎。

顧雲朝她比了一個OK的手勢,卓晴走到半邊,將門打開。

「怎麼樣?」卓晴才剛走出門外,夙羽已經一個箭步衝了過來,滿臉的焦急,卓晴眼神微閃,這可不像一個小叔子對待嫂子的態度哦!

掩下眸中的精光,卓晴回道:「她已經醒了,但是身體還是比較虛弱,必須每七天針灸一次,十次過後,一年內應該不會在復發。」

夙羽急道:「她到底什麼病?」找了好幾個大夫都沒有看出來。

什麼病?卓晴隨口說道:「先天性氏間質細胞增生合併腸道神經元發育異常。」

什麼……什麼……什麼……?夙羽一個字也沒有聽明白,轉頭看向身邊的禦醫,問道:「這是什麼?」

「呃……這個……老臣……」

加緊張,額頭上的汗都冒了出來。

躺在床上故作虛弱的顧雲差點沒噴笑出聲,猛地翻了一個白眼,她還真能掰!

禦醫支支吾吾半天說不出個所以然來,夙羽不耐煩的看向卓晴,說道:「算了,我七天之後把她送過來。」只要能治就好,說完夙羽越過卓晴走向屋內,不一會,四名將士又將顧雲抬了出來。

隔著輕紗,兩人眼神交匯,傳遞了一個保重的眼神之後各自移開。

夙羽走到景颯身邊,抱拳說道「景總管,告辭了。」

「夙將軍請。」景颯隨著夙羽一行出了摘星閣。

夙羽至始至終,除了問病情的時候看過卓晴一眼,接下來就把她當成透明的了,卓晴唇角輕揚,看來將軍府的人,對女人的無視已經達到了一定程度,顧雲到底是怎麼在這麼一群大男人中間生活的,真是好奇……

「夫人。」

卓晴回頭一看,老禦醫還怔怔的站在她背後,一臉誠懇的請教道:「老臣是否可以請教一下,那個……什麼……異常……是什麼病症?」

卓晴失笑,輕咳一聲,回道:「這個……很複雜,你還是先回去吧,天色不早了。」

卓晴一副不願多談的樣子,老禦醫也沒有再問,躬身行禮之後,推了出去。

伸了個懶腰,卓晴心情頗好,終於見到了雲,心裡的擔憂總算放下了一些,在這個異世裡,有一個人可以和你一起前進的感覺,讓人安心不少。

瞇眼看去,夕陽漸落紅霞滿天,一晃一天已經過去了,卓晴正準備去前廳吃飯,還沒邁開步子,就看見景颯臉黯沉的朝著她走過來,卓晴心下立刻警鐘大作,問道:「不會又有誰來了吧?」

「皇上駕到。」景颯冰冷的聲音應證了卓晴心中的猜測,卓晴覺得自己快瘋了。

今天到底是什麼好日子……還有完沒完……深吸一口氣,卓晴問道:「樓夕顏呢?」

「主子還沒有回來。」

想到燕弘添那晚暴力狂躁的樣子,卓晴揮揮手,說道:「那就說我病得快死了,不見!」

「誰病得快死了?」低沉的男聲和著一絲不悅,在摘星閣門口響起。

這聲音……不用看也知道,來人是誰。

卓晴一個頭兩個大,樓夕顏不在,說謊又被燕弘添聽見,這回有得受了。

「參見皇上。」景颯側身行禮,越過他的肩膀,卓晴果然看見那道狂炙的身影向著她直直走來。

隨機應變吧!卓晴剛剛準備行禮,燕弘添的大手已經握住的雙臂,將她輕輕扶了起來,極其自然的輕攬著她的肩膀,帶著低笑,輕哄到:「小靈兒,聯這段時間比較忙,沒來看你,不許生聯的氣。」

語調是很溫柔,但是內容還是一樣的霸道,卓晴渾身一僵,先生……貌似我們……其實不太熟吧?!

燕弘添會這個時候出現,一定是看準時機的,卓晴已經做好了不能善了的心理準備,但是面對著燕弘添專注幽深又帶著濃濃寵愛的眼,卓晴狠狠的嚥了一口口水,驚得不知道說什麼……燕弘添這是……鬼上身嗎??

上篇:第五十八章意外     下篇:第六十章卓晴的疑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