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本站原創 錯嫁良緣之洗冤錄 第六十四章誰在說謊  
   
第六十四章誰在說謊

卓晴早上十點準時出現來相府門口,就看見顧雲靠著府外的圍牆,閉目養神。

走到她面前,卓晴還沒有開口,顧雲已經睜開了眼睛,斜睨了她一眼之後,揚起一抹怪笑,嘖嘖問道:「怎麼,昨晚做賊去了?還是太過激烈……大大的黑眼圈,浮腫的眼,慵懶得像是一整晚都沒能好好睡似的,晴這個樣子,很難不讓她浮想聯翩啊∼∼∼∼一看她那副色迷迷的表情卓晴不用想也知道她腦子裡都是些什麼亂七八糟的事情!!想起昨晚那個輕吻,卓晴眼神有些不自然的飄向一邊,低罵道:「收起你的八卦嘴臉,我只不過是不夠睡而已,你以為每個人都像你這麼精力旺盛!」

雲還是那身藍裙,她昨晚一定連將軍府都沒有回,有時她真的很懷疑雲的身體構造,似乎只要閉目養神,她的體力就可以迅速恢復,根本不需要休息!這種異於常人的體質真是讓人費解也夠她嫉妒的!

受不了顧雲探究的目光,卓晴趕緊岔開話題:「你看過筆錄之後,有什麼發現嗎?」

收回視線,顧雲沒有在繼續糾纏她,晴是成年人,和樓夕顏發生點什麼也是正常的事情,按她的意見,晴最好動作快點,把他吃乾抹淨、收入囊中!畢竟像樓夕顏那樣的男人已經不多。

雙手環在胸前,顧雲聳聳肩,回道:「堪稱完美,那份內容少的可憐的筆錄裡,四個人的說詞一致,交相呼應,沒有任何發現。」這就是她一晚上的成果!簡直浪費時間。

卓晴挑眉:「所以?」接下來估計有的忙了。

沒有讓她失望,顧雲無奈的笑道:「所以我們現在只能一個一個去查,一個一個去問,看看到底————誰在說謊。」

卓晴點點頭,掃了一眼不遠處一臉不耐煩的男子,卓晴調侃道:「你什麼時候多了一條小尾巴?」一個是對於男女之事神經極粗的顧雲,一個是血氣方剛的愣頭小子,他們這樣形影不離,好嗎?夙凌呢?在卓晴心中,還是更看好雲和夙凌,畢竟夙羽根本治不住雲。

卓晴若有所思,顧雲卻一臉坦然,笑道:「沒辦法,人家的身份是將軍,比我們這兩個無名小卒說話有份量,樓夕顏沒空陪我們,只有找個替代品咯。」要不是他,她昨晚也看不到問詢筆錄。

「青末,你說誰是替代品!」本來一晚上沒得睡,陪著這個瘋女人東跑西跑就夠窩火的夙羽一聽顧雲不知好歹的話,立刻暴躁的吼了起來。

「先找李志?」

顧雲搖搖頭,回道:「不,我想我們應該先去拜訪拜訪楊夫人。」楊氏是四人中唯一的女人,應該是最容易攻破的一環,先從她開始,更好些。

「好,走吧。」

兩人一路低聲討論,一路走著,根本沒人理會氣得快自爆的男人。

「可惡!」夙羽第一次被人忽略得這麼徹底,一拳打在石磚牆上,發洩著怒火,狠狠的瞪著兩個談笑風生,漸行漸遠的女人,咒罵了一頓之後,他還是跟了上去。

再次來到楊家小院,就看見楊氏站在院子裡,低頭打掃著,知道顧雲和卓晴走到院門前,她才抬起頭來,看清她們的臉,楊氏奇怪的問道:「官差才剛剛走,兩位姑娘還有什麼事嗎?」她們是昨晚和單大人一起來的女子,她認得。

這麼早,官差來幹什麼呢?顧雲心裡思索著,臉上都是大方笑道:「對,單大人斷案,需要收集很多證據,有一些問題我們問比較方便,所以單大人讓我們私下找你聊聊。」

楊氏有些莫名,但是還是點點頭,把院門打開:「兩位屋裡請吧。」

卓晴和顧雲前腳才踏入,夙羽後腳就跟進來了,楊氏認識這位將軍府的主人,不敢怠慢也將他一併迎了進來,還急忙張羅著茶水:「請喝茶,只是都是些粗茶,幾位別介意。」

卓晴和顧雲坐在飯廳的圓桌旁,夙羽還在生氣,坐在靠門邊的長凳上,悶悶的喝著茶。

顧雲對著楊氏笑道:「楊夫人別忙了,我們問幾個問題就走,你請坐。」

楊氏點點頭,在她們對面坐下。這次顧雲終於可以認認真真的看清對面女子的臉,她很年輕,看起來也不過雙十,長得很是秀麗,不知道是不是古代女子的習慣,她總是微低著頭,這讓顧雲很頭疼。

顧雲語氣輕鬆的發問:「楊夫人,你和楊碌結婚……成親多久了。」真是拗口。

「已經有兩年了。」楊氏回答得很平靜。

「那麼你們平時夫妻感情怎麼樣?」

楊氏輕微的一怔,立刻回道:「我們夫妻感情很好。」

顧雲眼神微閃,故作不經意的看了一眼她的手腕,笑道:「那你手上的傷是自己摔的?」

楊氐驚訝的抬起頭,看向顧雲,她剛才在打掃院子才會挽起袖子的,但是她明明在看見她們的時候,立刻把袖子放了下來,這些已經是舊傷了,她居然還看見了!!

迎著顧雲探究的眼,楊氏低歎一聲,又緩緩低下頭去,低聲回道:「夫君性子有些急,脾氣也比較暴躁,有時喝醉了,會對我動粗,但是他平時的時候對我還是很體貼的,我的身體不太好,如果不是他這些年一直找大夫給我醫治,只怕我也活得了這麼久。」

顧雲沒有在繼續糾纏這個問題,話鋒一轉,問道:「李志是你夫君的好朋友嗎?他是不是經常來你家?」

楊氏似乎鬆了一口氣,語帶厭惡的回道:「是,他常常三天兩頭到家裡借錢。」

「楊碌借了很多錢給他嗎?有多少?」顧雲追問。

楊氏思索了一會,才搖搖又,回道:「男人家的事情,我不懂,不過應該挺多的。」

顧雲誇張的「哦」了一聲,笑道:「又能幫你治病,有能借錢給李志,看你們家裡的東西也不少,這將軍府的俸祿不低啊!」說完顧雲還瞟了夙羽一眼。

夙羽端茶的手一頓,將軍府的俸祿他清楚得很,以一個中將的收入,確實不可能做到這些。

楊氏默不作聲,顧雲繼續問道:「你知不知道,楊碌的錢都是從哪裡來的?」

楊氏搖搖頭:「我不知道。」

顧雲忽然起身,笑道:「好了,打擾你這麼久,我們也該走了。」

就這樣?她都沒問關於案子的事情啊?!楊氏一臉的納悶,但是也沒有說什麼,只是起身有禮的回道:「哦,好。幾位慢走。」

三人走出楊家一段距離以後,進了楊家就一直沉默的卓晴停下腳步,急道:「怎麼樣?「顧雲輕揚唇角,肯定的回道:「她在說謊。」

她就進去晃了一圈,問些有的沒的問題,就斷定人家說謊?對她們早就不滿,夙羽忍不住哼道:「你憑什麼說她說謊?我看她回答的很誠懇啊!」

顧雲側頭看向他,冷不防丟出一句話:「你是處男嗎?」

處。處……處男!這……是問題,夙羽臉色以囧,忍不住大吼道:「你說什麼?!」

卓晴強憋著笑,等著看好戲。

眉毛挑起並往中間靠攏,上眼瞼抬高,下眼瞼繃緊,指著夙羽的臉,顧雲沉聲回道:「這就是驚恐。」

夙羽一怔,沒有反應過來她說什麼,顧雲繼續問道:「回答問題,你是不是處男?」

「開玩笑……處男,我怎麼可能還是處男……夙羽##

在咆哮。

顧雲滿意的點點頭,笑道:「這就是說謊。」

死死的瞪著顧雲,夙羽急道:「我才沒有!!」

拍拍他的肩膀,顧雲一臉可惜的回道:「好吧,如果下次你不想讓別人看出你在說謊,那麼請你說謊時不要猶豫和生硬的重複,也不要潛意識的後退和吞嚥口水。」

夙羽低頭看看自己的腳,真的在剛才不自覺的後退了一步,怎麼會這樣?!被識破謊言的感覺真的很糟糕,尤其是這種讓人鬱結的問題,躊躇著不知道應該說點什麼,顧雲盯著他的臉,笑道:「現在這個表情叫尷尬。」

夙羽沒顧雲堵得一句話也說不出來,臉不知道是應該尷尬還是生氣,漲的居然有些紅。

卓晴實在忍不住的哈哈大笑起來,夙羽臉上掛不住,不甘的回道:「這有什麼了不起的,你怎麼知道她不是裝出來的!?」

夙羽話音剛落,顧雲毫不留情的抬腳,狠狠的踩在他的腳背上。

「啊————」痛死他了!瞪著顧雲,夙羽低吼:「該死!你幹什麼!」

雙手環在胸前,顧雲一臉正色的解釋道:「你剛才的疼痛和憤怒就是你的真實表情,情緒的表達是下意識的,基本上難以抑制或隱瞞。微表情是在瞬間發生的非常強烈的隱藏表情,所以如果她的某個表情超過一秒,那就是假的。」

原來是這樣,夙羽認真的思考起來,誰想剛才還一臉正經的顧雲再次奚落道:「我隨便說說,你也不用太努力去思考,像你這樣的智商,再努力也不會有什麼作用。」

她這話什麼意思!!剛要發飆,卓晴也走到他身邊,拍拍他的肩膀,同情的說道:「可憐的小雞,誰讓你遇上的是這個嘴巴惡毒的女人呢,節哀吧。」

說完兩個女人再次哈哈大笑起來。

「你們……」為什麼他要在這裡被她們奚落?!夙羽氣惱的拂袖而去。

看著他走遠的背影,兩人同時斂下笑意,卓晴不解的問道:「為什麼把他氣走?」雲這個人,有時候說要確實比較直接,但是絕對不是個不知好歹,喜歡奚落取笑別人的人,她這麼做,應該有她的原因。

顧雲微微聳肩,有些無奈的回道:「我昨天在查看李志的生平簡介的時候,發現了一個有趣的巧合。」

「什麼?」

「他居然是當年與曲澤一起,守在巖洞出口處待命的四人之一。」她要從李志哪裡找些線索,卻她不希望夙羽捲進這場黃金舊案裡去。

卓晴了然:「而楊碌居然會願意不斷的借錢給他,或許只因為,他也知道當年黃金案的秘密?!」終於有了些許進展,卓晴拉著顧雲急道:「走,現在就去找他。」

手被她拽著,顧雲也不掙紮,只是不懷好意的笑道:「你對乾荊的關心有些過頭哦。」

又來了,她閒著沒事幹嘛,整天調侃她,懶得看她,卓晴冷聲回道:「他是我的救命恩人,僅此而已!」

「嗯,這句是真話。」顧雲緩緩點頭,笑道:「那,樓夕顏呢?」

還是沒有看她,卓晴有些耐煩的回道:「他就是一個普通朋友。」說起這個她就也有些煩躁,她自己也不知道,他和樓夕顏這樣算什麼關係!男女朋友?!任何又沒有表白,說不定是她自己自作多情!但是他昨晚有吻了她……哎……「假話。」顧雲毫不留情的戳穿了她的謊言。

鬆開顧雲的手,卓晴也有些惱了:「你最好適可而止,少在這賣弄你的觀察力。」

哦噢∼生氣啦?!雙手一攤,顧雲一臉無辜的笑道:「拜託卓小姐,請你找一面鏡子看看自己那嬌羞的表情,根本不需要觀察力好不好!」

她還敢說!

「顧雲,你找打!」握起拳頭,卓晴朝著她的肩膀就是一錘,可惜,身手矯健的顧雲輕鬆側身閃過,兩人一路調笑,很快找到的李志的住所。

李志住在靠近城門的一座小院裡,破舊的一件瓦房,小小的門庭,看起來有些冷清。

遠遠的,顧雲和卓晴就看見了幾個衙役守在大門前,屋裡不時傳來紛雜的聲音,兩人對看一眼,心想事情或許有變,走到門前,卓晴上前與一個看起來有些眼熟的衙役攀談道:「這是怎麼回事?」

衙役看了卓晴和顧雲一眼,認出她們就是昨晚跟著樓相和夙將軍一起到刑部大牢的女子,想了想,衙役隱晦的回道:「單大人命我等就李志帶回府衙問話。」

楊家他們應該也已經去過,卻沒有把楊氏帶走,現在卻要把李志帶走,難道是找到了什麼線索?!

卓晴還在考慮要不要繼續問,屋裡傳來一個男子嘶吼的聲音:「楊碌不是我殺,我沒有殺人,那把刀不是我的!!」

刀?卓晴和顧雲用時一驚,找到凶器了嗎!?

就在卓晴和顧雲眼神傳遞著彼此的猜測時,兩名高壯的衙役已經壓著一個瘦高的男人走了出來。

那個男人不停的掙紮著,嘴裡也大聲叫囂道:「放手,你們休想冤枉我,那把刀不是我的。」

走在最前面的衙役應該是他們的頭,不理會李志的嚎叫,冷聲說道:「有什麼話,你到府衙裡在說吧!把他押走。」

一行人壓著李志朝著刑部方向走去。

「現在怎麼辦?」卓晴剛才看見,那名帶頭的衙役手中,握著一個用布包裹的東西,如果沒有猜錯,應該是凶器。

顧雲輕輕一笑,露出了興奮的神情,回道:「李志沒有撒謊,那把刀應該不是他的,看來兇手是沉不住氣了。」陷害完乾荊又嫁禍李志,如果不是兇手在故弄玄虛,就是已經有些亂了方寸!

朝著卓晴眨眨眼,顧雲興致高昂的笑道!:「我們跟討去,黃金案會有大進展哦。」兇手這一招將李志置於死地,她或許可以來個將計就計……顧雲一臉興奮勁,卓晴猜想,好戲應該要上場了。

兩人跟在一群衙役身後,朝著刑部而去,人去樓空,自然也不會有人發現,破屋殘瓦的轉角陰影處,一雙陰驁的眼冷冷的盯著兩人離去的背影。

真是有趣的遊戲,貓抓老鼠,到底誰是貓,誰又是鼠呢∼低低的笑聲暗啞而陰冷,久久的不散。

上篇:第六十三章名譽危機     下篇:第六十五章攻心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