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本站原創 錯嫁良緣之洗冤錄 第六十五章攻心戰  
   
第六十五章攻心戰

應天府衙

寬大明亮的大堂正中,巨大的案桌後,是身著官服,一臉嚴肅的單禦嵐,正大光明四字牌匾橫在他頭頂上,紮眼的流金大字閃閃發亮,映襯下更顯他更加威嚴,兩排身著深紅勁裝的衙役分居左右,手執長杖,架勢上就很逼人。

卓晴一手拿著驗屍記錄,一手拿著剛剛找到的凶器在手中對照著,尺寸大小紋理花案基本上都對得上,這枚飛刀確實與死者胸前傷口一致,但是這樣就能肯定現在跪在大堂中間的男人就是兇手?卓晴懷疑,不過堂上有單禦嵐,有顧雲,斷案的事情不用她擔心,她只要靜觀其變就好。

這個位置可以很清楚的看到李志和單禦嵐的表情。顧雲滿意的靠著大堂最旁邊的柱子上,慵懶的姿態,嬌小的身材並不引人注目,不過若是你與那雙過於精銳的眼對視,就會立刻有一種無所遁形的感覺。

「我沒有殺楊碌,這是一場陷害!他是我的好朋友,我根本沒有理由殺他。」跪在中間的李志此時似乎終於冷靜了下來,面色已經沒那麼慌張。

「這幾年來因為爛賭,你欠下了一大把銀子,前前後後像楊碌借了的銀子高達三百多兩,就在3天前你又欠下萬豪賭莊五十兩,你去楊家,就是為了借錢,是不是?」

威嚴的聲音,沉穩的語調,讓人有一種不自覺微顫的感覺,卓晴輕輕佻眉,公堂上的單禦嵐比平時更多了一份凌厲的鋒芒。

李志微微縮了縮鼻子,但是口氣依舊強硬:「是又怎麼樣,我們是好哥們,我也不是第一次問他借錢了,難道就因為這樣你就說我殺人?」

面對李志的頑抗,單禦嵐顯得很是從容,仍是那樣平穩的語調,繼續說道:「據楊氏的證詞,這一次楊碌並不打算再借銀兩給你,還要向你追討欠下的銀子,所以你怒由心生,也為了不還欠款,在楊碌和乾荊打鬥中故意用飛刀射死楊碌,將罪責推給乾荊。」

楊氏有說過這些嗎?她在聞訊筆錄上可以每天看見,顧雲抬頭看了一眼一臉嚴肅的單禦嵐,揚起了一抹淡淡的笑容,果然古今中外的警察詢問的方法都是大同小異,適當的坑蒙拐騙,會收到不錯的效果。

果然,李志先是一慌,而後立刻破口大罵:「那女人懂個屁!楊碌只是勸我不要再賭了,如果再賭,下次就不會借錢給我,我已經答應他不在賭了,他也準備了銀兩給我,我殺他做什麼?!」

這一招顯然有些奏效,單禦嵐冷聲低呵道:「這只是你的一面之詞,即使你不再賭,也依然欠楊碌三百兩,這麼一筆錢,你不吃不喝七八年都還不上。而他從來沒有讓你寫過借據,殺了他就不用還錢!」

「我根本不用殺他,楊碌不可能逼我還錢!」

挺胸、下巴抬起、語調微揚,他在得意!顧雲眼神微閃,李志果然知道些內幕,起碼足夠他要挾楊碌。

「欠債還錢天經地義,他為什麼不讓你還錢,你們之間還有什麼協議?!還是你抓著他的什麼把柄要挾他?!」單禦嵐聲音很大,顯得有些激動,卓晴暗暗猜測,單禦嵐對於黃金案,到底知道多少,他會問這樣的問題,起碼證明,他已經猜到了這個案子背後可能牽扯的隱情。

李志聽完單禦嵐的話,又在下意識的抿嘴,急忙回道:「沒有,我們是鐵哥們,我有難他幫我一把,就是這樣而已。」

李志死不承認,一切好像後回到了原點。

卓晴看向不遠處的顧雲,顧雲也正看向她,指了指自己,顧雲對她做了一個「我來問」的唇語,卓晴瞭然的點頭,走到單禦嵐身側,低聲問道:「你官居幾品?」

單禦嵐一愣,公堂之上,她問這個幹什麼?本來可以對她視而不見的,但是她明亮的大眼中,是無比認真的光芒,單禦嵐回道:「正二品。」

正二品,已經是與刑部尚書同品級的官員,也算大官了吧。黃金案如果只依靠她和顧雲,是不可能成事的,必須找一個能夠信任又有能力牽頭去查這個案子的人,單禦嵐確實是不錯的人選。

輕輕俯下身,卓晴在單禦嵐耳邊輕聲說道:「你把衙役撤出去,我有辦法讓他說實話。」

她有辦法?!單禦嵐驚訝的看著看向卓晴,在她眼中看到了自信的光芒,想了想,單禦嵐還是朗聲說道:「都退下。」

「是。」衙役都推了出去,李志眼底劃過一絲恐懼和疑惑。

單禦嵐等著看卓晴所謂的辦法,誰知她一動不動的站在一旁,完全沒有要說話的意思,反而是一直靠在牆角的小女孩動了動,伸了個懶腰,慢慢的走了過來。

拿過卓晴手中的飛刀,顧雲走到李志面前,晃動著手中的飛刀,笑道:「李志,經過比對,這把刀正是刺入死者胸口致他死亡的凶器,當時乾荊和楊碌打鬥時你就在現場,有機會出手,死者死後你也靠近過屍體,有機會藏匿凶器,這麼巧合,你還欠著楊碌一大筆銀子,殺人的機會你有,殺人的動機你也有,就連凶器都剛好出現在你家,你自己覺得,在這種情況下,你說,你是不是死定了?」

一字一句彷彿是漫不經心的笑語,分析得卻已經夠透徹,李志本來對眼前的小姑娘還有些輕視,現在卻是臉色一暗,急道:「我沒有殺楊碌,這把刀真的不是我的。」

顧雲點點頭,瞭然的回道:「我相信你,但是所有的證據現在都指向你,很顯然,兇手要你做替罪羊!」

低著頭,李志的眼神左右亂飄,只聽見悶悶的聲音傳來:「我……我是冤枉的!」

帶著一絲無可奈何的笑意,顧雲指著單禦嵐,盯著已經有些慌亂的李志,說道:「我相信你是冤枉的沒有用,單提刑不相信,除非你說出你和楊碌之間的秘密,證明你沒有理由殺死他。」

李志終於抬起頭,卻不敢與顧雲對視,眼皮輕微跳動著,李志還是嘴硬的回道:「我……我們就是好朋友,沒什麼秘密。」

繞著李志走了一圈,顧雲故作隨意的笑道:「那麼你一定也不會知道,楊碌只是一個將軍府小小的中將,怎麼會有這麼多銀兩可以借給你咯?」

李志身體一顫,如楊氏一般,急忙回道:「我不知道。」

「你說謊!」在李志面前站定,顧雲忽然微彎下腰,幾乎是逼近到他眼前,那張一直含笑的臉倏的一沉,寒聲說道:「你不僅知道,而且還認為這筆錢你也應該有一份,所以你肆無忌憚的一再向他索要!」

「我……」

顧雲沒等他反應,又再次連珠炮般猛攻道:「當年的黃金案你也參與其中了,你知道曲澤是被冤枉的,你也知道當時的幕後黑手是誰,對不對!?」

「你……」李志聽完顧雲的話,驚得瞠目欲裂,語不成句,她她她……怎麼會知道!!不可能!!

驚訝的不緊緊是李志,還有端坐在公堂之上的單禦嵐,這女子到底有什麼通天的本事,連天不知道的事情,她也知曉嗎?!

如願的看到李志極度驚恐的樣子,顧雲再次揚起一抹笑容,探揮手,不以為意的回道:「這沒有什麼好驚訝的,我們手中已經掌握了一下證據,讓你說,只是給你一個將功補過的機會而已。」

李志這次是徹底慌了神了,他沒有想到,自己急於隱瞞的事情居然連一個小姑娘都知道,但是她到底知道多少?!心再一次慌得不只能自己,李志像是在低喃,又像是在自我安慰:「我……不能說……我說出來也一樣是個死……」

那個人不會放過他的!

而且當年他知情不報,東窗事發他也絕對活不成!!

很好,他這算是變相承認了他知道黃金案的內情!不允許他細想,顧雲再次下了猛藥,冷聲說道:「你不說,就死定了!你以為兇手會放過你嗎?

當年你們五個人,曲澤死了,楊碌也死了,兇手會讓你活著?!你現在沒得選擇,和我們合作,不僅能洗刷你的罪名,我們還可以保護你。不然的話,就算讓你走出這個牢門,你也活不了多久。」

「我……」李志腦海中,瞬間閃過曲澤臨死前被折磨得不成人形的臉,還有楊碌的血咕咕的在他腳邊流淌,身體彷彿置身於冰窖中,李志的額頭上一顆顆的冷汗順著臉頰流淌下來。

手猛地搭在李志肩膀上,顧雲繼續在他耳邊逼問道:「說出當年事情的始末,說出那個主謀的名字!!說出來!」

「我……我不能說……不能說!我不知道……我不知道!!」在顧雲的連番逼問下,李志已經癱坐在地上,臉上是不需要任何解讀,就已經極其明顯的恐懼。

「你們不要在逼我了,我不知道……我什麼都不知道!!」幾乎是六神無主的抱著頭,李志不斷的低吼,已經管不了站在他面前的,只是一個十幾歲的小姑娘。

顧雲緩緩收回手,沒有在說什麼,回道卓晴身邊,把飛刀交給卓晴,無奈的聳聳肩,他心理承受能力也忒弱了點……又或者,是幕後那個人太強?!

「來人。」單禦嵐低喚一聲,守在外面的衙役立刻進入內堂。

「把犯人押入大牢,嚴加看管。」

「是。」癱軟的李志被拖了下去,單禦嵐看向青末,不解的問道:「為什麼不繼續問?」如果繼續,他或許已經透露實情。

青末看向卓晴,卓晴歎了口氣,解釋道:「他已經即將崩潰,現在說什麼他都聽不進去了。按造心理學的角度,這種情況下越是思考,越會讓他恐慌,明天我們在加一把火,他一定說實話,」

她算是見識了雲問案時的犀利了,幾乎讓人不能喘息!

「單提刑,我們先告辭了,從現在起,最好加強對犯人的保護,不要讓兇手有機可乘。」說完顧雲拉著卓晴,兩人就要走出公堂之外,單禦嵐忽然叫住她們:「青姑娘請留步。」

他叫誰?卓晴和顧雲對視一眼,回頭看向單禦嵐,只見他真疾步走來,在顧雲面前停下腳步,拱手問道:「單某有幾個問題,還望姑娘賜教。」

顧雲大方回道:「說。」

得到首肯,單禦嵐也不囉嗦,問道:「你到楊家不過一刻鐘,怎麼知道屍體當時所在的位置?你又是怎麼知道黃金案的?你手中還有什麼證據和線索?」

「第一個問題,我的鼻子本身對於血液的味道特別敏感,即使清理過後,短時間內還能感覺出它的氣味,還有,飛刀留下的痕跡和刀劍留下的痕跡區別之大,相信不用我說,單大人也能分別出來,而房間裡,大多數飛刀留下來的痕跡不管力道和方向都基本一致,唯獨一個刀痕特別不同,綜合一下,很容易猜出屍體的位置。第二個問題,我們單獨見過一次乾荊,黃金案是他提供的線索。第三,我手上沒有關於黃金案的任何證據和線索,我剛才是……」輕輕揚眉,顧雲笑道:「瞎說的。」

去查黃金案的敖天,夜魅還沒有回來,她自然不會知道關於黃金案的事情,不過她說過,適當的謊言和恐嚇,對於審案來說,大有益處。

「說完了,告辭了。」一臉深思的看著一青一藍兩道身影悠然離去,單禦嵐沒有攔住她們,她們還有什麼能耐了,他很期待。

走出應天府衙,已經是下午了,卓晴問道:「現在去找另外兩個人嗎?

「嗯。」雖然她隱隱覺得,那兩個人不是什麼關鍵人物,但是不允許有一絲疏忽是她辦案的宗旨,還是去看看吧。

「青靈姑娘。」兩人才走了幾步,一道蒼老女聲幽幽響起。

兩人嚇了一跳,卓晴看向說話的老婦人問道:「你是誰?」

老婦人微笑回道:「奴婢劉嬤嬤。」

自稱嬤嬤該是宮裡的人,卓晴心下煩躁,不是那個皇上又找他麻煩吧!

!卓晴不耐煩的問道:「有什麼事嗎?」

那嬤嬤還是保持著笑意,回道:「太後有旨,宣青靈姑娘入宮覲見。」

太後?!

卓晴一怔,什麼時候她也引起了太後的注意?!一個燕弘添就夠她煩的了!

顧雲盯著婦人的臉,問道:「你是太後的人?「

「是。」看向卓晴,老婦人說道:「青姑娘請吧。」

顧雲跟在卓晴身邊,卻被老婦人擋了下來,還算禮貌,語氣卻並不柔和:「這位小姐請留步,太後只召見青靈姑娘一人。」

老婦人雖然臉上的笑意並不誠懇,但是說的確實是實話。她應該真的是太後的人,不遠處,停著一輛低調的馬車,車旁邊站著四名健碩的男子,看來今天卓晴不乖乖就範,他們也一定要把她帶走了。

顧雲沒把那幾個男子看在眼裡,只是對方是太後,是怕得罪不起。

「你先去,我幫你去找樓夕顏。」顧雲說的很清楚,是在安慰卓晴,也是在告誡劉嬤嬤不要輕舉妄動。

「嗯。」雲會處理接下來的事情,卓晴很安心,看向一旁的嬤嬤,大方說道:「那就勞煩嬤嬤帶路了。」

馬車載著卓晴離去,顧雲則急著朝丞相府趕。

上篇:第六十四章誰在說謊     下篇:第六十六章這算求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