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本站原創 錯嫁良緣之洗冤錄 第六十六章這算求婚?  
   
第六十六章這算求婚?

馬車急駛,卓晴一直在暗暗思考著太後找她到底是為什麼,是燕弘添的另一個詭計嗎?!還是因為樓夕顏?思緒亂飛間,馬車依舊在宮裡停了下來,隨著那嬤嬤東拐西拐,終於在一座宮殿前停了下來,卓晴抬眼看去,院門上寫著「西霞宮」,不會就是西太後的宮殿吧,這也太沒有創意了點……

暗自腹誹著,卓晴被留在院外,不一會,那嬤嬤再次回來,對她說道:「青姑娘,這邊請。」

跟著她進了殿內,卓晴嚇了一跳,原來以為是這位太後要單獨見她,沒想到殿內居然還有很多女人,個個美不勝收,接收到一抹驚疑的視線,卓晴抬眼看其,想不到青楓也在。

再往前走,卓晴還看到了皇後,皇後在看清她的臉之後,閃過一抹複雜的情緒,一時間辨別不出來。

「你就是青靈?」溫和的女聲幽幽響起,卓晴看向最上方的主位,一個微胖的夫人正打量著她。她身著絳紫長裙,簡單的頭飾,看起來很是樸素,笑容也很親切。

「是。」卓晴大方回道。

「來,到哀家身邊來。」

卓晴並不遲疑,大方的走到她身側,這位太後開始上上下下左左右右的打量起她來,就在她快要起雞皮疙瘩的是,她忽然執起她的手,笑道:「樓相的眼光還真是不錯,果然是個水靈的丫頭,這名字取得也好,人如其名,你們說是不是啊?」

「太後說的是,青姑娘……不對,應該叫樓夫人才是,這人不僅長得美若天仙,還聰明伶俐,真叫人羨慕得緊呢。」

「是啊,早就聽說青家三姝各各才情橫溢,美不勝收,今日得見其二,果然是名不虛傳。」

都毀容了還能叫美若天仙……

見第一面就知道他才情橫溢、還聰明伶俐……卓晴頓時滿頭黑線,這些女人再說下去,她怕會受不了吐出來,不著痕跡的收回手,卓晴直接問道:「太後找我來有什麼事,不妨直說吧?」

「也沒什麼事,聽說樓相正在準備成親的事情,哀家就想看看,是什麼樣的女子能得到樓相的青睞。」

不是這麼無聊吧……

這位太後應該是西太後,也就是燕如萱的母親,卓晴以為她把她叫來是要給她點顏色看看,誰知人家這樣和藹可親,這倒叫她不知道應該怎麼反應了!

「靈兒就坐在哀家身邊吧,人到齊了,傳膳吧。」說著,還真的將她安排著她的左手邊,與皇後遙遙相望。

不一會,菜也上了一桌子,一大群女人說說笑笑,卓晴覺得無力透頂,看了青楓一眼,她也是一臉的不耐煩,卓晴低笑,在這一點上,她們確實是心意相通。

美食精緻,卓晴卻吃的意興闌珊,這時不知什麼人笑著問了一句:「青姑娘平日裡,有何消遣啊?」

消遣?「驗屍口」

卓晴沒多想,隨口一說,以前她是一個工作狂,經常被朋友們調侃說她的興趣就是驗屍,她也習慣了自我解嘲,可惜,眼前的這群女人不太懂得欣賞她的幽默。

一時間大殿內死寂一般的靜,幾乎是所有人不約而同的將附近的肉食推得更遠些,尤其是經歷過那場宮宴風波的皇後,臉色刷的一白,意欲作嘔。

不用這麼誇張吧……

相較之下,太後明顯鎮定得多,夾菜的手只是輕微停頓,臉上依舊是親和的笑,問道:「靈兒果然是與眾不同,難怪得樓相如此青睞,靈兒師承何人啊?」

「不知道,我失憶了。」卓晴回道得很是順口,這個借口真是好。

「可憐的孩子,改日哀家讓禦醫給你好好診治診治。」

卓晴笑笑回道:「謝太後。」心裡有些煩躁,這種無聊的聚會要好延續多久!

「青嬪也好久沒見姐姐了,一定很想念吧,不如靈兒在宮裡住些日子,兩姐妹也好說說話。」就在卓晴大喊無聊的時候,太後一句貌似體貼的話,讓卓晴渾身雞皮疙瘩都起來了。

卓晴還沒來得及開口拒絕,青楓卻比她快了一步,回道:「謝太後恩典,婚禮在即,姐姐一定還有很多事情要準備,再則重臣之妻隨便進出宮闈,總是不太好。」

「那些繁雜的事情,交給男人去辦就行了,不過青嬪說的也有理,這樣吧,靈兒要嫁樓相為妻,宮廷禮儀還是要學的,哀家替你向皇上要一道聖旨,光明正大的進宮學禮,這樣你們姐妹就可以好好聚一聚了。」

「太後……」

「行了,就這麼定了。」青楓還想說什麼,太後揮揮手,不許她再多言。

青楓似乎還要開口,卓晴朝她使了一個眼色,阻止她再說話,青楓畢竟是要長期住在宮裡,得罪太後只會給自己帶來更大的麻煩。

太後為什麼極力要將她弄進宮呢?卓晴思索著該如何脫離這樣的險境,一道太監尖細的高音由遠及近的傳來:「東太後駕到。」

怎麼又來一個?!

太監吆喝的聲音才落,一道衣飾隆重,一身暗紅華服的婦人在太監、宮女的簇擁下進入殿內,保養得宜的臉蛋,高挑的身材,讓她看起來比西太後年輕,不過四十出頭的樣子,華服金釵,貴氣逼人,相較之下,西太後顯得樸素而平易近人得多。

她的忽然到來讓一群嬪妃們也慌了手腳,趕緊起身請安道:「給太後請安,太後萬福金安。」

「起來吧。」沒看跪了一地的女人,樓素心朝著一旁的燕如萱走了過去。

西太後起身迎了上去,笑道:「姐姐快請坐,怎麼有空到我這來了?」

輕握著燕如萱的手,樓素心回道:「萱兒病了很久都不見好,哀家正想去看看她,誰知她不在清萱殿,聽說妹妹在宮裡設宴,哀家也過來湊湊熱鬧。

燕如萱趕緊回道:「多謝太後,萱兒已經好多了。」蚊子叫一樣的聲音可見她對這位東太後也是心存畏懼。

「還就好。」放開她的手,樓素心掃了眾人一眼,似乎是隨意的問道:「剛才說到哪了,繼續吧。」

可惜每個人都低下頭,沒人敢回話,卓晴有些好奇,大家好像都有些怕她,卓晴還在暗暗觀察著,手忽然被握住,回過神來,就見西太後輕拍著她的說,笑道:「夕顏就快成親了,卻把新娘子藏得這麼好,我今兒特意把人請進宮來看看,果然是蕙質蘭心的好姑娘,看著就讓人喜歡,剛才正商議著讓皇上下旨,宣靈兒入宮學習皇室禮儀,也可以陪陪青嬪,兩人都離家這麼久了,一定有很多話說。」

眼光只是淡淡的飄過她,卓晴懷疑樓素心根本沒看清楚她的長相,帶著幾分傲慢,樓素心朗聲說道:「是這件事啊。早在幾天前,夕顏就和哀家說了這個事情,他自小身子就不好,一到這春夏季就容易犯病,靈兒會針炎,犯病的時候能給他治,硬是求我讓吳嬤嬤出宮給靈兒教授禮儀,哀家擰不過他,就同意了。」

西太後顯然很知道審時度勢,話鋒一轉,笑道:「原來是這樣,既然關係到夕顏的身體,那這事就罷了吧。姐姐難得過來,也一同用膳吧。」

「好。」兩宮皇太後都坐在那,本來還算歡悅的氣氛頓時變得沉悶,卓晴卻心情不錯,這樣也好,終於沒人再找她麻煩,在一群女人各有所思的目光下,卓晴自在的吃完了這頓飯。

她是被東太後領出西霞宮的,她以為這個東太後又會和她說些什麼,誰知出了西霞宮,她只看了她一眼,說了一句「夕顏在宮外等你」就迤邐而去了……

她是樓夕顏的姑姑吧……樓家人的心思,還真是不容易猜!

卓晴被一個老嬤嬤領出了宮門,果然就看見了樓夕顏那輛低調的馬車,他居然沒有坐在這裡等,而是站在馬車外,月色下,一襲素白長衫的他,風雅得猶如仙嫡,完美的讓人站在他身邊都會自慚形穢。

看到卓晴走出來,樓夕顏迎了上去。

「等很久了?」他還是那副悠然自得的樣子,從他的神情是不可能看出他等了十分鐘還是十個小時。

樓夕顏淡笑回道:「一會而已。」

好吧,他說一會就一會吧。馬車旁,只看樓夕顏和墨白,卓晴奇道:「青末呢?」怎麼沒見顧雲的影子。

「她來告訴我太後把你帶走之後就離開了。」她來的時候很匆忙甚至有些急躁,他以為她會跟過來,沒想到她說完之後又平靜的走了,真是奇怪的女子。

卓晴倒是習以為常,顧雲該是在他眼中看到了他的沉穩,相信他能把她救出來才會離開的。

伸伸腰,卓晴說道:「不早了,回去吧。」今天忙了一天,累死了。

卓晴準備上馬車,手腕忽然被樓夕顏摀住,卓晴回頭,不解的看向他,只見樓夕顏一臉認真的盯著他,問道:「你沒什麼要問我的嗎?」

卓晴思索了一會,回道:「我應該問你什麼?」

「你可以生氣,我沒有入宮去找你,害你一個人在宮裡呆了這麼久。」

握著她的手緊了緊,樓夕顏幽深的眼深深的注視著她。

原來他說的是這個,樓夕顏略帶緊張的表情取悅了卓晴,她承認虛榮心得到了滿足,只不過她並沒有興趣借此機會撤嬌耍賴博同情,微微一笑,卓晴坦誠的說出了自己的態度:「太後只是召我入宮,又沒有要對我怎麼樣,你身為外臣,並不方便進出後宮,你若真去接我,反倒落人口實了,你還請了東太後過去為我解圍,這樣已經夠了,我並不覺得有什麼生氣的理由,最重要的是,我沒那麼弱,一群女人雖然如狼似虎不懷好意,可惜我也不是小白兔,你大可以放心。」

含笑的眼眸神采飛揚,菱唇似笑非笑的輕抿著,月光下,她臉上沒有一絲怯意,那種自信甚至有些炫目,或許他的擔心是有些多餘,輕輕執起她散落在身後的一縷長髮,在指尖纏繞輕撫,樓夕顏低笑道:「是,我的靈兒是一隻小狐狸。」

我的?又是那種淡淡的寵溺語氣,讓人沉醉的低語輕吟,墨黑的髮絲在他手中纏繞,卓晴再一次深深的感受到曖昧在兩人周圍迴旋,心又不受控制的狂跳起來,昨晚那若有似無的輕吻過後,她的心起了變化。但是樓夕顏到底是怎麼想的呢?

她要繼續這樣患得患失、讓自己一直處於這種被動的境地裡?答案是NO!

「我聽說你在準備婚禮?」她一定要他先表白!

看起來如綢緞般的髮絲,觸感與想像中一樣好,樓夕顏繼續把玩著,有些漫不經心的回道:「是。」

輕輕扯回髮絲,卓晴不許他分心的繼續問道:「和誰?」

樓夕顏有些意猶未盡,那種涼涼的絲緞般的順滑觸感,讓人流連,迎著卓晴可以說是緊逼的視線,樓夕顏大方回道:「你。」

雙手環在胸前,卓晴好笑:「為什麼我這個當事人不知道?」

一臉無辜的皺著眉,樓夕顏回道:「你在大殿之上並沒有否認是我的夫人,這不是說明你答應做我的妻子了?」

他居然給她裝無辜!!卓晴又好氣又好笑的低吼道:「那明明就是權宜之計!」他說她是他夫人的時候,也沒有經過她的同意好不好!!

「文武百官不是這麼想的,我,也不是這麼想的。」

他這是在耍賴嗎?!!敢情那樣就叫做求婚了?卓晴簡直苦笑不得!!

卓晴臉上不以為然的表情毫不掩飾,樓夕顏眼神一暗,低聲問道:「嫁給我很痛苦嗎?」

卓晴搖頭,坦誠回道:「不,你完美的讓人自慚形穢。」

這是優點?幽深的眼緊鎖她的眸,樓夕顏的追問道:「但是,你不願意嫁給我?」

願意嗎?想起今天那一大桌女人,她們妖嬈美麗,她們各具魅力,卻都被困在了那座宮牆之後,都屬於一個男人,她不知道她們是怎麼想的,但她絕對不可能讓這種事情發生在她身上,迎視他的眼,卓晴回道:「這麼說吧,我的丈夫應該尊重我,兩人互相護持,互相照顧,互相信任,不容許出現第三者,當然,第四第五第六者就更不行!你覺得自己能做到嗎?」

「你在意的是我以後會不會納妾,對不對?」

卓晴坦誠的點頭,這是在這個時代不可迴避的問題,她沒有興趣與人分享他,即使他完美的讓每個女人心動。

樓夕顏輕鬆的一笑,對於這個問題似乎並不困擾,坦然回道:「我樓夕顏一生只會有一個女人,那就是我的妻子。」

卓晴驚訝的微張著嘴忘了合上,以他的身份、地位、他根本沒有必要為了取悅她而騙她。卓晴曾經猜想過,這樣清雅溫柔的男人,或許是與眾不同的,但是沒有想到,他這樣的獨樹一幟,一生只會有一個女人,這樣的承諾不要說在古代,一個權傾朝野的承相,就是現代的任何一個男人,都不敢輕易下這樣的承諾吧?這叫她怎麼不驚訝!!

卓晴呆楞的樣子逗笑了樓夕顏,再次掠過她的髮絲在之間把玩,樓夕顏故意曲解他的表情,笑道:「我的小狐狸,你需要開心成這樣嗎?」

輕咳一聲,卓晴終於合上嘴,訕訕笑道:「抱歉,我剛才被一群女人環繞,驚嚇和刺激過度,臉部表情有些失調,請把這種表情理解為——震驚,謝謝。」

「這不正是你想要的答案。」

「是的。」回答不是她會鄙視自己的矯情∼

「那現在還有什麼問題?」

「什麼什麼問題?」卓晴有些茫然……

「做我的妻子,你還有什麼問題。」樓夕顏問得很自然,卓晴卻想罵人。

這要人怎麼回答?!『我沒問題了,請你娶我吧?!』讓她死了吧,她說不出口!

卓晴哀歎:「我以為你是一個很浪漫的人,現在看來,有些失誤。」雖然她沒怎麼結過婚,但是有人這樣求婚的嘛……「浪漫?」樓夕顏輕輕揚眉,眼中劃過一絲疑惑,卓晴暗罵自己白癡,他或許根本不知道浪漫是什麼意思。

就在卓晴自我檢討的時候,腰間忽然一緊,樓夕顏低吟的聲音在耳邊響起:「我明白了。」

他明白什麼?!卓晴錯愕的抬頭,只來得及看見一張亮人炫目的俊顏向她逼近,卓晴潛意識的後退,懷在她腰上的手不禁沒讓她有機會逃脫,反而收緊雙臂,卓晴只感到唇上一熱……

「嗯……」所有的驚呼都化在對方溫熱的氣息裡。卓晴圓睜著眼,腦子瞬間空白……他……吻了她……他似乎沒打算讓她繼續發呆,溫熱的氣息有著他的味道,他的吻依舊溫柔,腰間的雙臂卻將她緊緊的揉入懷中,直到她覺得自己快不能呼吸了,樓夕顏才放開她的唇,頭抵著她的前額,或者低喚的暗啞的嗓音聽起來更讓人迷醉:「這樣可以嫁給我了嗎?」

卓晴到這一刻腦子還是有點懵,他不是應該溫潤如玉,應該謙恭儒雅,應該溫情脈脈……誰來告訴她,這到底是怎麼回事,這是宮門口啊!

!背後還有那麼多侍衛,他居然就這樣吻了她?!!

兩人的呼吸還在彼此糾纏,他完美的單眼皮狹長而微揚,竟有一種說不出的性感和魅惑,她要瘋了,這樣的樓夕顏,她似乎更加無法抵擋,不得不說,剛才那個熱吻,感覺還不賴∼∼∼

上篇:第六十五章攻心戰     下篇:第六十七章陷入僵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