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本站原創 錯嫁良緣之洗冤錄 第七十一章逼婚(中)  
   
第七十一章逼婚(中)

「什麼?」低叫的不是樓夕顏,而是坐在一旁的卓晴,她記得那位公主是只要見過一眼,就讓人不會記住的漂亮的女孩,端莊文靜,為什麼會自殺呢?

看向身邊的樓夕顏,他臉上已沒有了驚訝之色,低聲問道:「公主有沒有大礙?」

「宮女發現的早,應該沒有大礙,現在禦醫還在會診。」

好在人沒事,卓晴可以感覺到樓夕顏長舒了一 口氣,他知道公主自盡的原因?盯著他的跟睛,卓晴問道:「她為什麼自盡?」

樓夕顏輕輕蹙眉,卻不知應該怎麼回答。萱兒會自殺,不用猜也知道, 是因為他,但是他卻不想靈兒誤會。

想起那日在大殿上的種種,那女孩看她的眼睛柔得可以滴出水來,再加上他此刻的表情,卓晴猜道:「因為你要成親了,而新娘不是她?」

樓夕顏依舊沒有回答,只是淡淡的對景颯說道:「準備馬車。」

「是。」景颯躬身推了出去。

樓夕顏勉強撐著身子站起來,只是這樣簡單的動作,他就已經氣喘籲籲。卓晴拿來一旁的乾淨的衣服遞給他,擔心的說道:「你這樣還要去?」他連走路都有問題,這樣子怎麼進宮,還是那個公主真的那麼重要?

在卓晴的幫助下,樓夕顏換上了一身清爽的青藍儒衫,看出她心裡的彆扭,樓夕顏輕撫著她的臉頰,笑道「懿旨不能違抗。我沒事,你不用擔心。」

算了,何必和一個要死要活的小女孩計較!看他穿個衣服就開始喘,卓晴說道:「要不我陪你去吧,我在馬車裡等你。」

樓夕顏搖搖頭,回道:「你今天已經累了一天了, 在家好好休息等我回來。好嗎?」他還不能確定太後這次想要幹什麼,把她帶在身邊,怕會害她身處險境。

樓夕顏語氣輕柔,意思已徑表達的很清楚,卓晴也不堅持:「好吧,你自己小心。」

「等我。」一枚輕吻落在眉心,樓夕顏輕刮了一下她的鼻子,卓晴微怔了一會,回過神來,樓夕顏已經緩步走出裡屋。

卓晴趕緊跟在他身後出去,樓夕顏承衣著整齊,臉色蒼白,難掩疲憊的走出攬月□,樓穆海冷冷的看著一眼他身後的卓晴才對著他問道:「你要去哪?」

卓晴一臉鬱悶,瞪她幹什麼,又不是她讓夕顏出門!莫名其妙!

樓夕顏沒有立刻回答樓穆海的話,而是轉身對身側的卓晴說道:「很晚了,你先去睡吧。」

在樓穆海越來越冷的目光瞪視下,卓晴安然自得的對著樓夕顏點點頭,她最不怕的,就是眼神較量!

走到樓穆海身側,樓夕顏才淡淡的回了 一句:「太後懿旨,我要進宮一趟。」

薛嫻心不解的低叫:「現在入宮?這麼晚了,發生什麼事情倩了?大半夜的叫人入宮幹什麼?這怎麼不叫人好奇?」

樓夕顏沒有解釋,對著樓穆海輕輕點頭之後就朝著院門走了出去。

樓夕顏走了,卓晴也轉身走向旁邊的九曲橋,準備回摘星等候樓夕顏的消息,腳還沒踏出一步,樓穆海如雷鳴般沉厚的聲音在背後響起:「你,跟我到書房來。」

他叫誰?

卓晴茫然的回頭,樓穆海已經朝著書房的方向走去,薛嫻心一臉幸災樂禍的斜□著她,樓夕舞則走到她身側,輕輕拍拍她的肩膀,滿臉同倩,低低的在她耳邊說道:「別怕,他就是聲音大一點而已,有大哥挺你,沒事!」

卓晴輕輕佻眉,未見害怕反而一臉的興味,好吧,樓夕顏沒回未,估計她也睡不著,那就去會會他吧。

卓晴慢悠悠的晃到書房,樓穆海已經等了一會,臉上的不耐表現無疑。

她才跨入書房,樓穆海也不繞彎予,直接問道:「你知道我叫你來的意思吧。」

卓晴聳聳肩,回道:「不知道。」她又不是他肚子裡的蛔蟲。

關於納妾這種家事,本應該由女人和她說,夕顏的母親去的早,嫻心又是那樣的性格,雖然有些彆扭,樓穆海還冷聲說道:「既然皇上把你賜給夕顏,你就已經是夕顏的女人了,在這個家裡,一定會有你的位置。不過一個人最重要的,還是要清楚自己的位置。你明白了嗎?」

好個位置∼∼卓晴回問道:「你的意思是讓我不要阻止夕顏納妾?」

「夕顏的正妻,應該是與他門當戶對,可以幫助他,對他的仕途有益處的女人。」

原來是她自己不自量力,人家的意思不是她准不准納妾的問是,而是她連做正妻的資格都沒有的問題!卓晴冷哼:「所以呢?」

他已徑說得如此明顯了,對於卓晴的不是抬舉,樓穆海越發不悅。

他不說?那麼讓她來說好了,卓晴雙手環在胸前,冷笑道:「所以我應該勸夕顏去娶一個對他仕途有益處的女人來表現我的大度和嫻淑?」

不知道是不是自大慣了還是根本不在意卓晴是怎麼想的,聽了她的話之後,樓穆海居然說道:「你明白就好,夕顏喜歡你你很清楚,即使他娶了正妻,你也不用擔心失寵。對於夕顏和樓氏家族來說,相府需要一個身價顯赫的正妻。」

她還以為這位父親是單純的覺得她配不上他兒子呢,原來是她配不上的是樓家,怒極反笑,卓晴不屑的回道:「如果一個男人要依靠政治聯姻來達到自己高昇的目的,這種男人送給我我也不要,我不知道在你心中,樓夕顏是什麼,或許只是你們滿目利益,擴充勢力的一枚棋子,但在我心裡,他是一個人,一個我愛的男人。」

原來說愛,似乎也不是很難,卓晴沒想到自己會脫口而出,心情大好,自動忽略樓穆海已經電閃雷鳴的臉龐,卓晴朗聲笑道:「我想您大概弄錯了,賢良淑德正是我最缺少的品質。我的男人只可以有我一個妻子。別說納妾,就是偶爾偷腥都不行!」

「放肆!善妒的女人不配為人妻,你若是執迷不悟,最後只會被趕出相府。」這個女人果然是被夕顏寵得無法無天了!

「這個您不用為我擔心。如果樓夕顏有了第二個女人,不用你趕我自己會走。」再說下去他老人家該腦溢血了吧,聳聳肩,卓晴笑道:「我想我們沒有談下去的必要了,時間不早了,您該早點休息!」該有的教養和禮貌她還是有的。

說完卓晴自顧自的轉身走出書房。「你會害了他。」

背後似歎息似警告的沉吟讓卓晴背後一僵,不過只是很短的一瞬,沒有回頭,卓晴依舊堅定的跨步離開。

***

已是子時,面霞殿內外依舊燈火通明,太監宮女跪了一地,卻又安靜的讓人窒息。凝重的氣氛不用入內,就已經深刻的感受到。

樓夕顏才踏入殿內,就看見西太後楊芝蘭和皇上端坐在殿首,燕弘添臉色陰鷙,難辨喜怒,太後則是一臉焦急,不住的朝殿外張望,看見樓夕顏走進來,楊芝蘭暗暗鬆了一口氣。

走到殿中,樓夕顏單膝跪下,請安道:「臣樓夕顏參見皇上,萬歲萬歲萬萬歲。太後萬福金安。」

「平身。」看清樓夕顏蒼白到沒有血色的臉色,燕弘添蹙眉道:「賜坐。你的臉色怎麼這麼差?」

暗暗調理乞息,樓夕顏才淡淡的回道:「多謝皇上關心,臣沒事。不知深夜招臣入宮,所為何事?」

燕弘添沒有說話,西太後低嘆一聲,說道:「夕顏啊,這麼晚了叫你來,哀家也是迫於無奈。」

「太後言重了。」她把皇上都請來了,只怕今晚不目的,她是不會罷休了吧。

「萱兒這孩子就是死心眼!她從小就喜歡你,你是知道的,現在你要成親,她怎麼受的了!」

樓夕顏問道:「公主身體還好嗎?」他可以說是看著燕如萱長大的,如果她真有什麼不測,他也會不忍。

他會這麼問,就是說他一家知道萱兒自盡的事情了,西太後一臉愁容,平日保養得還算得宜的臉此時滿是倦容,不再逸避諱,楊芝蘭說道:「總算是醒過來了,哀家擔心,那孩子還是會想不開,做傻事。今日請你來,就是想和你商量商量,萱兒對你情根深種,你怎麼看?」

萱兒是她唯一的女兒,只要她想要的東西,她一定會幫她得到!

樓夕顏默不作聲,燕弘添也冷面不語,大殿內寂靜了很久,西太後終於還是說出了今晚的目的:「哀家今天就把她許配給你,可好?」

上篇:第七十章逼婚(上)     下篇:第七十二章逼婚(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