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本站原創 錯嫁良緣之洗冤錄 第七十三章公主駕到  
   
第七十三章公主駕到

簡潔寬敞的相府門前,停著一輛湛藍色的大馬車,十幾名帶刀侍衛將馬車護在中間,高大健碩的身材,凌厲逼人的眼神,一看就知道是高手。

相府外也已經站了一群人,樓夕顏和樓穆海站在最前面,樓夕舞和薛嫻心分別站在他們身旁,相較於薛嫻心的喜出望外,樓夕舞顯得興致缺缺,甚至還有些不耐煩。

一個五十多歲的老嬤嬤走到馬車旁,輕輕掀開馬車簾帳,一雙保養得宜的手從裡邊伸了出來,老嬤嬤趕緊扶住,恭敬的將裡邊的人請了出來。

西太後優雅從容的下了馬車,身上的配飾依舊很少,但是一身華美的暗紫長袍已經將她襯托得貴氣逼人。

跟著太後身後下來的,是朝雲公主,淡淡的鵝黃長裙讓她看起來更加柔美,兩個伶俐的宮女一左一右的攙扶著她,或許是不想讓人看到她憔悴的模樣,她帶著一個薄紗斗笠,阻隔了所有人的視線。

看著眼前似乎風一吹都能飄起來的清影,樓夕顏眉頭皺了起來,才不過半月,她怎麼把自己折磨成這樣?!

透過薄紗,燕如萱也在尋找著那個讓她追隨了多年的溫潤男子,今日母後告訴她,顏哥哥昨晚為了她連夜入宮,還請她到相府養病,她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她以為,他已經不要她了,原來,他還是關心她的。

「太後千歲千歲千歲,公主萬福金安。」免不了的請安行禮,不過樓家畢竟是鼎盛之家,又是在府邸門口,西太後趕緊抬手,笑道:「宮外就無需拘禮了。」

看向樓穆海,西太後熟撚的笑道:「樓大將軍,多年不見,你還是一樣硬朗。」

樓穆海爽朗大笑,朗聲回道:「太後過獎了,歲月不饒人,老臣是越發不如從前了。」

這麼多年來,早就習慣了樓穆海的音量,西太後並不在意,低歎道:「現在都是年輕人的天下了,夕顏這麼能幹,實在是國之棟樑,你也應該想想清福了。」

掃過一眼靜立身旁的樓夕顏,樓穆海暗自苦笑,他這一生,只怕是沒有機會享這樣的清福了。

始終是側室,得見太後的機會畢竟是少,太後才下馬車,薛嫻心就趕緊迎了上去,攙著西太後的另一隻手,極盡獻媚,樓夕舞受不了的翻了個白眼,沒骨頭就是沒骨頭!

西太後順勢拍拍薛嫻心的手,笑道:「嫻心啊,這段日子萱兒要在府上打攪,還請你多多照顧她才好。」

太後居然記得她的名字!薛嫻心大喜,連聲回道:「太後說得哪裡話,公主能到相府休養,那是我們家的福氣。我一定好好照顧公主,把她養的白白胖胖的。」

「那就好。」

樓夕舞百無聊賴的低著頭,等待這場無聊的對話趕緊過去,誰知西太後忽然走到她面前,抬起她的下巴,笑道:「這是夕舞吧,好久沒進宮看望哀家,都快不認識了,長成大姑娘了,真是水靈。」

尷尬的後退一步,樓夕舞訕訕回道:「謝太後誇獎。」她一向不太喜歡西太後,雖然她總是笑瞇瞇的。

燕如萱瘦弱的身子看著讓人揪心,他一直把她當作另一個妹妹一般看待,她變成這個樣子,樓夕顏心中很是內疚,低聲說道:「翠心苑已經收拾好了,那裡清幽寧靜,很是適合休養,公主一路上也累了,至苑內休息吧。」

西太後一副才回過神來的樣子,笑道:「哀家光顧著說話了,還是夕顏體貼。」

翠心苑在相府的後院最深處,環境確實清雅舒適,但是卻不是西太後心目中的地方,一行人經過摘星閣的時候,西太後忽然停下腳步,輕聲說道:「摘星閣!這名字取得真好。」

說完也不管身後的人,就踏入院內。

樓夕顏眼神微閃,也緩步跟了進去。

在院裡看了一圈之後,西太後高興的笑道:「這個院落就很不錯,前面有湖泊,還能看到這一池新荷。」最重要的是,就在樓夕顏的攬月樓旁邊,所謂近水樓台先得月,這裡才應該是萱兒住的地方。

走到燕如萱身邊,西太後柔聲問道:「萱兒,有你最愛的荷花,住這個院落好嗎?」

燕如萱微微抬頭,看清不遠處的小樓,那正是樓夕顏的攬月樓,想到可以和他住的如此近,燕如萱心裡很是歡喜,但還是矜持的回道:「全憑母後安排。」

滿意的點點頭,西太後對著樓夕顏笑道:「夕顏,就不去翠心苑了,讓萱兒住這吧。」

聽了西太後的話,樓夕顏臉色如常,倒是樓夕舞在一旁嘟囔道:「這個院落已經有人住了。」

青靈雖然可惡,但是相較之下,比燕如萱這個故作清高的女人看起來順眼一些。

「夕舞。」薛嫻心狠狠的瞪了樓夕舞一眼,真是不懂規矩的毛丫頭!要是惹怒了太後,她擔待得起嘛!

「是嗎?」西太後輕輕皺了皺眉,笑歎道:「原來已經有人住了,倒是哀家沒有想周到。」不用想也知道,住在裡邊的是誰,這院落今天她還就要定了!

薛嫻心趕緊獻媚道:「太後說哪裡話,公主喜歡這樣,就讓那人搬出去好吧,當然公主比較重要了。」青靈那個臭丫頭,這回總算有人可以滅滅她的威風了!

「夕顏以為呢?」西太後將問題丟給樓夕顏,她倒要看看,他能維護青靈到什麼地步。

樓夕顏沉默了一會,西太後也不急,悠閒的看著不遠處的一池嬌荷,等著他的答案。

這時,攬月樓的房門忽然打開了,眾人紛紛看去,只見一個素衣女子一臉睡容的走了出來。她衣著穿戴整齊,並沒有什麼不妥,但是長髮未束披垂在腦後,眼睛半瞇著,整個人一副慵懶的樣子,只要不是瞎子,都能看出她剛剛睡醒,而且昨晚一定沒有睡好……卓晴昨晚上背對著樓夕顏,聽著他忽急忽緩的呼吸聲,一直僵著身子一動不動,也不知道多久才睡著,迷迷糊糊中聽見外面有些騷動,沒想到才走出門房,就被一群人行注目禮。

被人這麼盯著,走過去也不是,退回去也不是,卓睛只能輕輕晃晃手,無視那一道道或驚訝或惱怒或輕視或窺覬的眼神,如常的打著招呼:「大家早啊。」

樓夕顏失笑,都快午時了,還早!她醒來得還真是時候。對著她輕輕招手,樓夕顏揚聲說道:「靈兒,過來。」

小憐能感覺到,自從那個叫靈兒的女人從樓相的房間出來之後,公主的身子就抖得厲害,隔著薄紗,她都能看清公主緊咬著下唇,臉色蒼白如紙。

卓晴微微瞇眼,總算看清了摘星閣前站著的一行人,是太後和公主吧,大方的走過九曲橋,來到樓夕顏身側,卓晴彆扭的微微躬身,說的:「太後,公主萬福金安。」是這麼說沒錯吧?

「平身吧。」青靈果然很得寵,只是西太後在宮中早就見識過各種榮寵,一切嬌寵呵護都是一時的,臉色早已恢復如常,西太後輕笑道:「剛才哀家還在納悶,怎麼不見靈兒。萱兒要在相府住下,你們年紀相當,平時也可以互相照應,解解悶,以後你們在一起的日子好長著呢。」

這算在暗示她?還是給她來個下馬威?卓晴無所謂的聳聳肩,回道:「公主可是萬金之軀,我平時就喜歡玩玩死人骨頭,怕嚇著公主。」

卓晴說的輕巧,燕如萱卻是腳下一軟,上次光是隔著層層帷幔聽她講解,她都已經快要暈厥過去,這世上怎麼會有喜歡玩死人骨頭的女人?!太可怕了!

不僅燕如萱嚇得腿軟,除了樓夕顏,所有人臉色都是一僵。

樓夕顏也不說她,寵溺的搖搖頭,問道:「靈兒,公主喜歡這個院落,想在摘星閣養病,你把摘星閣騰出來給公主休養,好嗎?」

他讓她搬?輕輕佻眉,卓晴沒有當場反駁,大方回道:「你做主吧。」

他待會最好給她一個交代,不然……卓晴警告的眼神他可是看得清楚,沒有讓她久等,樓夕顏低笑道:「景颯,命人趕快收拾,把靈兒的東西搬到攬月樓,讓公主早點進去歇息。」

「是。」景颯領命離去。

本來還算滿意樓夕顏的回答,一聽後面那句,西太後的臉色立刻變得陰沉下來,而薄紗後面的嬌顏上,早已是淚流滿面。她不明白,他既然讓她到相府休養,又何苦如此來傷她的心呢?

嚥下心間的苦澀,燕如萱淡淡的說道:「母後,您早點回宮吧,我累了,想休息,都退下吧。」說完燕如萱疲憊走進摘星閣。

燕如萱離開後,太後也不再掩飾心中的不悅,走到樓夕顏身前,冷聲說道:「好好照顧萱兒,明白嗎?」

樓夕顏依舊淡笑著抱拳行禮,朗聲回道:「太後放心,臣等必定盡力照顧好公主的身體。」但也僅僅是臣子對皇室的成員的照顧,無關男女之情!

太後暗暗咬牙,卻沒在說什麼,轉身出了摘星閣。

樓夕顏,這是給你最後的機會,若是你不好好待萱兒,就不要怪我無情!!

太後怒氣沖沖的離開,薛嫻心趕緊跟在身後,急道:「恭送太後。」

樓穆海只是冷眼看了卓晴一眼,也沒有說什麼,出了摘星閣,樓夕舞看了一場好戲,對著卓晴伸出了一個大拇指,嬉笑著跑了出去。

卓晴無辜的伸了一個懶腰,都是早起的鳥兒有蟲吃,可惜她是早起的蟲兒被鳥吃,沒事起這麼早幹嘛……

她也只敢在心裡嘟囔,正午的太陽照得人眼發暈,實在算不得早。

手再次落入微涼的掌心中,樓夕顏牽著她的手,帶她走回攬月樓。

太後留了幾個侍衛和宮女給公主,院落中,一雙雙眼睛看著,卓晴有些不自在,不過樓夕顏都不在意,她有什麼好怕的,任由他牽著,兩人肩並著肩走在蜿蜒的九曲橋上。

「昨晚睡得好嗎?!」樓夕顏低聲問道,早上起來的時候,看她睡得正熟,捨不得吵醒她。

不好,但是卓晴可不想說出來,隨口答道:「還行吧。」

樓夕顏忽然長歎一聲,回道:「我睡得不太好,我現在有些擔心。」

卓晴一怔,問道:「怎麼了?」他昨晚有發病嗎?她居然沒有發現!

「我怕……」故意停頓了一下,樓夕顏湊近卓晴的身邊,低聲說道:「還沒到新婚之夜,我就會因為睡眠不足或者太過亢奮而虛脫。」

「你……」終於明白他說的是什麼意思,卓睛哭笑不得!

走於攬月樓,兩人在蓮池前的石凳上坐下,樓夕顏正色道:「我忽然想改變主意,慶典前就娶你過門。」他隱隱能夠感覺到,太後不會就此罷休,他真的不想失去她,早點成親,省得夜長夢多!

卓晴搖搖頭,笑道:「你現在這麼忙,不要分心想這些了,我們只要堅定了彼此要在一起,那麼成不成親對我來說,沒有區別,我一點也不在乎。」結婚只是一個形式而已,就算結婚了,他們之間的關係禁不住考驗,最終還是要分開的,她不是傻子,太後的意圖這麼明顯,樓夕顏現在要結婚,只怕是正好踩中老虎尾巴,她不想讓他打沒有把握仗!

將她的手緊緊地握在手裡,樓夕顏蹙眉回道:「我在乎。」他要她成為自己名正言順的妻子!

微揚的細眸中流傳著幽深的情意,手被握得有些疼,她能感受到他的心意,回握著他的手,卓晴問道:「你待會要出門嗎?」

明白她在故意岔開話題,樓夕顏也不再逼她,回道:「嗯,這些日子我可能都要夜裡才會回來。」一是因為慶典馬上要開始了,各種事務繁多,二是他有意避開燕如萱,為了少生枝節,他還是少與她見面為好。

瞭然的點點頭,卓晴笑道:「我明白了,你忙你的吧,我不會讓自己無聊的。」

彷彿是為了應和她這句話,墨白高大的身影從攬月樓外匆匆走來,說道:「主子,青末姑娘來訪。」

她果然是不會寂寞的。

樓夕顏輕輕鬆開她的手,笑道:「好吧,我出門了,你們姐妹好好聊。

「嗯。」顧雲來找她,應該是案子有了新進展了吧。

上篇:第七十二章逼婚(下)     下篇:第七十四章黃金匿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