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本站原創 錯嫁良緣之洗冤錄 第七十五章蘇沐風  
   
第七十五章蘇沐風

一個完美的尾音結束了這曲美妙的琴音,樓夕舞久久才回過神來,隔著輕紗,她看見了不知何時進入院內,靜靜的站在一旁的卓晴,樓夕舞叫道:「你怎麼來了?」她不是出門了嗎?

卓晴訕笑的聳聳肩,回道:「這麼好聽的音樂,我也來熏陶熏陶。」雖然她不太懂,但是也不妨礙她欣賞嘛。

白衣男子放下膝間的古琴,緩緩起身看向身後的人,卓晴也好奇的看過去,男子逆光而立,青靈微微瞇眼,才算看清他的臉,這一眼,已經讓卓睛瞬間愣住了……

天下間,當真有人長成這樣?!潔淨的臉如冰雕玉琢般稜角分明,飽滿的唇色艷若寒梅,深邃的眼如一潭靜水,幾乎要將人溺斃,完美的五官,鮮明挺立,白衣飛揚的他散發著如玉般的風華。

樓夕顏也常穿白衣,但是他給人的感覺,是氣質非凡、是風雅尊貴、是溫潤如玉。而這個男子,給人一種清冷飄逸,淡漠疏離的感覺。

男子也靜靜的看著她,卓晴微微點頭,禮貌的自我介紹道:「我叫青靈。」

對於驚慕的視線,男子似乎早已習慣,臉色平靜如水,但是聽到青靈這個名字的時候,淡漠的臉上劃過一絲波瀾,問道:「皓月青靈?」

汗……青家姐妹的名聲是有多響亮!卓晴尷尬的回道:「應該。

……是吧。」

男子也沒有繼續說什麼,只是微微點頭回道:「蘇沐風。」

蘇沐風,蠻好聽的名字。說話喜歡直視別人的卓晴忽然發現,他的眼珠居然是那種黑中又帶著淡淡銀光的眸色,晃眼一看不覺得,仔細看起來,那銀灰的眸子就如同一個漩渦,讓人移不開視線。

她看得也太過分了吧!!樓夕舞終於忍不住,掀開輕紗走了出來,叫道:「喂,看夠了沒有,不要以為我哥不在,你就可以肆無忌憚!」

被樓夕舞的叫聲震了一下,卓晴才回過神來,看她張牙舞爪的樣子,卓晴忽然對著她身後一臉驚訝的說道:「景颯,你怎麼也在?」

一聽見景颯的名字,樓夕舞完全慌了神,趕緊回過頭,背後除了嬌花涼亭,哪裡還有人的影子,知道自己被耍了,樓夕舞惱羞成怒,大叫道:「青靈!你居然敢騙我!」

就喜歡看她這副潑婦的樣子,攤開手,卓晴一臉狡黠的笑道:「樓夕顏在這,我也是這個樣子,倒是你,景颯不在,你就變成小野貓啦?!」

「你!!」不知道是氣還是羞,樓夕舞的臉色微紅,瞪了青靈一眼,哼道:「你出去,不要妨礙我學琴!」

學琴?卓晴看向始終靜立一旁的蘇沐風,問道:「你是琴師?」

「是。」

不太像,他的氣質不太像一個琴師應該有的,或者說,他為人的感覺,不應該僅僅只是琴師。對他起了好奇,卓晴退後幾步,靠著涼亭旁邊的石柱,卓晴笑道:「你們繼續,我旁聽就好。」

誰想讓你旁聽啊葝茪i舞還要發飆,另一道輕柔的女聲從院門外幽幽傳來:「不知我是否也可以旁聽呢?」

眾人看去,只見一道清瘦的麗影裊裊行來。

燕如萱仍是穿著那身淡黃長裙,卻沒有再戴著斗笠,臉色微微泛白,顯得有些憔悴,孱弱的身形,在宮女的扶持下慢慢走來,讓人更加想要憐惜。

卓晴細細的觀察起眼前這個所謂的情敵,第一次見她的時候,她穿著宮女的衣服,一直微低著頭,那時她就已經知道,她很美麗,今天再看她,雖然有些憔悴,卻絲毫無損她的美麗,年輕的臉上,如水朦朧的眼眸,淡淡的愁容,如果她是男人,估計也會心疼吧。

燕如萱微微抬頭,與卓晴目光相對,卓晴大方的朝她點點頭,燕如董只是默默的別開視線,她不知道應該如何面對這個女人的目光。

樓夕舞很是厭惡她那副病怏怏還不可一世的樣子,敷衍的行了一個禮,說道:「參見公主。」

「夕舞,你我之間,又何必多禮。」她不明白,為什麼夕舞總是不喜歡她,從小就是如此,不管她如何示好,她都是這樣一幅不理不睬的樣子。

都這麼說了,樓夕舞也不客氣了,直接別過頭去,懶得理她。

她怎麼可以對公主這麼無禮,小憐氣惱的正要發作,卻被燕如董輕輕拉了一下衣袖,一肚子的火又只能嚥了回去。

小院內的氣氛很是尷尬,直到清冷的男聲低沉的響起:「見過公主。」

燕如董趕緊看向一旁的白衣男子,微微俯身,笑道:「蘇公子,別來無恙。」

蘇沐風淡然一笑回道:「蘇某一切如常,謝公主掛懷。」

看著兩人一來一往的對話,好像還頗為相熟的樣子,卓晴輕輕佻眉,燕如萱居然還向他行禮,這人的身份還真讓人疑惑。

「公子的琴音寧靜悠遠,每次聽到,都能讓人心境寧和,不知今日是否有幸,還能再聽公子彈一曲雲裳訴?」她就是聽見了悠揚的琴聲,才會過來,以前他也奏過雲裳訴,那時她不懂欣賞,漸漸長大了,才知道,曲中的意境。

蘇沐風輕輕搖頭,回道:「公主今日的心情,不適合聽這首曲子,蘇某為公主另奏一曲吧。」

他都已經這樣說了,燕如萱也只能點頭回道:「好。」

蘇沐風盤腿坐下,古琴一頭放於膝上,一頭架在青翠的草地上,雙手撫上琴弦,修長的指尖劃過琴弦,隨手之間,漂亮的三個八度琴音輕鬆的彈奏出來,高超的技巧卓晴是聽不明白,但是流暢的曲調她還是聽的出來的。

樂曲的前部如水般流暢,到了中間又忽然傳成了微沉而又緩慢的低音,每一聲弦動的清音彷彿都能直入人心,聽得人心情有些鬱悶,忽然蘇沐風左手輕推琴弦,曲調再次由低轉高,隨著他的曲調,心情居然也神奇的慢慢變得平靜而愉悅。最後的泛音結尾,如水滴石般的柔和清脆。

一曲終了,小院中大家都沒有回過神來,還沉浸在那美妙的曲子中,久久,燕如萱輕歎一聲,說道:「多謝公子。不知此曲叫什麼名字?」

看來她的樣子真的很糟,連蘇沐風也看的出自己的心事,《雲裳訴》是一曲悲歌,他去為她奏了一首曲折最後卻寧和的曲子,他還是一樣,能看透人的內心。

蘇沐風再次起身,笑道:「沁心頌。」

沁心頌嗎?!燕如萱苦笑道:「果然是好名字,公子奏得更好。」也只有他能把曲子演奏的如此有生命力了吧。

輕柔的將古琴放入旁邊的紫檀木盒中,蘇沐風拿起木盒,對樓夕舞說道:「時候不早了,今日就學到這裡吧。蘇某告辭。」

「素兒,送公子。」樓夕舞也只能點頭,心裡又把燕如萱暗罵了一頓,要不是她來搗亂,她還可以多學一點,請到蘇沐風可是花了哥不少心血呢!

「公子這邊請。」蘇沐風隨著丫鬟走出院門,忽然停下了腳步,看向卓晴,說道:「青姑娘,改日若有機會,蘇某再向姑娘討教琴意。」

說完也不等她回應就揚長而去,卓晴一頭霧水的看向樓夕舞,問道:「他什麼人物?」

樓夕舞翻了一個白眼,回道:「他是音律世家蘇府的第四子,從小就顯露出了極高的音樂造詣,各種樂器,沒有他不會的,尤其是琴、簫,只要聽過的人,無不沉醉其中。年十六的時候,在慶典上演奏了一曲鳳還巢,技驚天下,皇上當即禦封他為穹岳第一音,所以他可是穹岳最年輕,最負盛名的琴師,多少皇子公主,達官顯貴都想盡辦法請他入府授琴。」

卓晴瞭然的點頭:「原來如此。」

卓晴如夢初醒的樣子,讓樓夕舞大笑起來:「你應該聽過他的名諱才是啊!怎麼一副呆樣!」蘇沐風的大名不說無人不知無人不曉,起碼在各國貴族和名門大家中,名聲可是非常響亮的。

卓晴再次理直氣壯的回道:「我失憶了。」

老是忘記這件事,樓夕舞暗罵自己沒有腦子,呶呶嘴,樓夕舞建議道:「這段日子他都會來府上授課,不如你也一塊來,向他請教請教。」

卓晴一聽連忙搖頭:「算了,我失憶以後,對這些完全沒有印象,估計也學不會,就不要折磨他了。」也別折磨她了!!對於她來說,樂曲只有好聽和不好聽的區別而已……

樓夕舞還是不放棄,繼續遊說道:「說不定多接觸接觸,你就能記起來了呢,你的琴藝也曾聞名六國的啊,這樣忘了也太可惜了。」

原來青靈的琴藝這麼高,難怪剛才蘇沐風說,要和她討教……堅定的搖頭,她連五線譜都不認識,對牛彈琴還差不錯!!乾笑兩聲,卓晴輕鬆的回道:「忘了就忘了吧,一切隨緣。」

***

付出這麼多,能說放就放下的人有幾個?燕如萱卻是有些佩服卓晴,只是她不知道,在琴藝這件事情上,她就沒拿起來過……「好困哦,我先回去了。」生怕樓夕舞又要在耳邊唸經,卓晴伸伸腰,一邊說著,一邊往院外走。

「請留步。」卓晴才踏出一步,卻被人叫住,只是叫她的不是樓夕舞,而是燕如萱。

卓晴停下腳步,看向燕如萱,久久,她才低聲說道:「青姑娘,我想和你單獨談談,可以嗎?!」

她想和她說什麼呢?她們之間又能說什麼呢?!卓睛心裡覺得好笑,嘴上卻也沒有拒絕她,大方回道:「好啊,到攬月樓吧。」

說完率先走了出去,燕如萱遲疑了一會,也跟著走了出去。

樓夕舞一臉鬱結的瞪著卓晴輕快的背影,原來還以為可以聽聽她們到底說什麼,誰想那個狡猾的女人居然不讓她聽!哼!

***

兩人一前一後進了攬月樓,卓晴也不進屋,就在池塘前的石凳上坐下,防人之心不可無,雖然燕如萱看起來文文弱弱的,誰知道她會不會來個自殘,到時反過來誣陷她刺殺公主,那她跳進黃河也洗不清了。

又或者燕如萱聰明的以此來要挾樓夕顏娶她,不然就要了自己的小命。

腦中盡情的臆想著各種電視劇的常用情節,卓晴總結一句話,一切還是小心為好!

燕如萱在她對面的坐下,對著身邊的小憐說道:「退下吧。」

「公主?」她怎麼能離開公主呢?萬一這個女人對公主不利該怎麼辦?

「退下。」燕如萱語氣微冷,小憐就算在不願,也只能退下,走到離兩人有一段距離後,小憐停了下來,這樣聽不見她們的談話,卻可以看到她們在幹什麼,如果那個女人敢亂來,她絕對饒不了她!

宮女退下了,院子裡除了她們也沒別人了,這位公主微低著頭,看著那一池剛剛盛開的荷花,一句話也不說,卓晴等了好一會,實在有些不耐煩了,說道:「你想說什麼,說吧。」

她還真的蠻好奇的,燕如萱到底要和她說什麼?

上篇:第七十四章黃金匿藏     下篇:第七十六章哭笑不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