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本站原創 錯嫁良緣之洗冤錄 第七十六章哭笑不得  
   
第七十六章哭笑不得

「我……」

燕如萱「我」了好一會,也沒說出一個字,說實話,一個美女在面前欲語還羞的樣子,還是很賞心悅目的,可惜卓晴的耐心有限,低歎道:「其實你也不知道想和我說什麼,對吧?」

燕如萱本來還有些躊躇的臉色,聽了卓晴的話之後,她忽然莞爾一下,輕柔的聲音緩緩說道:「第一次見他時,我才五歲。我記得當時二皇兄逗我,把我最喜歡的絲絹掛到了樹枝上,我又哭又叫了很久,宮女太監都被二皇兄呵斥住了,沒人幫我。便在那時候,他出現了,那道清瘦的身影走進了我的眼裡,也走進了我的心裡。他幫我把絲絹拿了下來,還替我擦乾了淚水。

我永遠也忘不了,他的笑是那麼的輕柔眼神是那麼的溫暖。」

燕如萱臉上的表情太過夢幻和……甜蜜,完全沉浸在自己構建的世界中,卓晴眼神微閃,卻一直沒有打斷她,默默的聽著她的傾訴。

好不容易,燕如萱才回過神來,原本甜蜜的笑立刻變得有些苦澀:「嫁給他,是我從小到大的心願,我不知道,如果生命中沒有他,我要如何活下去?」

卓晴蹙眉,問道:「所以當你意識到他其實不愛你的時候,就選擇自盡?」

「或許我這樣做,很傻。」嫣然一笑劃過年輕的臉龐,還不懂得隱藏心中的絲絲喜悅,或者說她也沒想過要隱藏,燕如萱微笑回道:「我想,他心裡或許還是有一點喜歡我、憐惜我的。不然他也不會讓我到家裡休養了。」

「你母親是這樣告訴你的?」她臉上毫不掩飾的欣喜讓卓睛有些擔心,這樣的誤導,對於目前的她或許是救命稻草,又或許,會把她推入更深的深淵。

燕如萱倏地抬起頭,看進卓睛清明的眼裡,急道:「難道不是嗎?」

眼前的女子不過十幾歲,一臉慌張的盯著她,卓晴不忍打碎她的夢,就算她說了,燕如萱也不一定會相信吧。

罷了,卓晴沒有回答她,岔開話題,問道:「那你現在打算怎麼樣呢?」

「我……不知道。」再次遲疑,燕如萱苦笑道:「他並不愛我。」

卓晴一怔,她以為燕如萱一直活在自己的世界裡,認為樓夕顏與她是相愛的,才會在聽到他結婚的消息後崩潰自殺,現在看來她心裡明明清楚得很,卓晴不懂了:「你明明知道,為什麼還要在他身上浪費時間。」

「我的心裡都是他,全是他,十年,十年了,我沒有一刻不想著他,根本管不住自己的心。」如果真是浪費時間,她已經浪費的太多,無法自拔。

盯著眼前這個即使毀了容貌,依舊耀目的女子,深吸一口氣,燕如萱說道:「我可不可以求你一件事?」

看她好像鼓起了全部勇氣的樣子,卓晴忍不住問道:「什麼?」

輕咬朱唇,燕如萱咬咬牙,聲音都有些發抖:「請你讓我嫁給他吧。」

心怦怦的跳著,燕如萱屏住呼吸,等著卓晴的答案。

燕如萱緊張又難為情,卓晴卻是失笑出聲:「這不是我讓不讓你嫁給他的問題。」原來大家都以為,是她從中作梗,不讓樓夕顏納妾?!看來燕如萱還不明白,事情的癥結不在她身上!!

思索了一會,卓晴盡量直白的問道:「你先回答我一個問題吧,你能容忍自己愛的人除了你之外,還有其他的女人,甚至他愛她多過於愛你?當他擁抱你,親吻你的時候,你不會想到他也這樣擁抱親吻另外一個女人嗎?當你需要他的時候,他卻在另一個女人房裡極盡纏綿,你不會覺得心痛?不會要求更多?!這樣度過每一天,不是一種自我折磨嗎?這些你都可以接受?」,

卓晴說的有些入骨,燕如萱臉上越發的白了,光是想像卓晴說的這些,已經足夠讓她痛徹心扉,但是這些痛,與失去他的痛相比,是那麼的無足輕重,用力的點頭,燕如萱顫聲回道:「我……我……可以。」

若是真的可以,她又何必一副快要暈倒的樣子,卓晴搖搖頭,朗聲說道:「我不行。這樣的日子會讓我每一天都活在妒忌、猜疑、索取、痛恨的日子裡,讓自己變得面目可憎。我不要這樣的生活,也不要這樣的男人,所以你不用請求我讓你嫁給他,若是他願意娶你,我會離開的。」

眼前的女子籠罩在斜陽的霞光中,神情冷傲,語氣堅定,那種自信的風采,燕如萱承認,她都為其折服。是顏哥哥給了她這樣的底氣吧,燕如萱有些不甘心的冷笑道:「你說得這麼灑脫,是因為你知道,他愛的人是你,也因為,你還不夠愛他。」

卓晴簡直哭笑不得,她不能容忍樓夕顏納妾,就說明她不夠愛他?!在她的眼中,所謂的愛是否就是無盡的犧牲?!無盡的縱容?!無盡的虐待自己?!卓晴直接站起身,回道:「好吧,我和你之間,真的沒有什麼可說的」。

再說下去她會被她氣死!

眼看著卓晴轉身就要走,燕如萱也連忙起身,低叫道:「我一定要成為他的妻子,我……不能沒有他。」

抬起的腳一頓,輕輕揚眉,卓晴冷哼道:「你這算是在和我宣戰?」軟的不行來硬的?

面對卓晴的冰冷的質疑,燕如萱又急忙搖頭:「不,我只是希望能和你一起在他身邊,和平相處。」

「不可能。」卓靖回答的極快,毫不妥協的說道:「我說過,如果他選擇你,我會立刻離開,不會摻雜在你與他之間。因為那時候,他已經不是我愛的那個人了。如果他選擇的是我,我絕對不允許他有第二個女人,並不是針對你,我對任何一個女子的態度都是一樣的。」

「你為何,如此決絕?」燕如萱真的不懂。

卓晴並不隱藏自己的想法,平靜的回道:「因為,我愛他,但是更愛我自己。」

卓晴的回答讓燕如萱本來還蒼白的臉,瞬間因為氣惱而漲紅。

「你好自私!」她果然不夠愛顏哥哥,只會為自己著想,這樣的女人,根本配不上顏哥哥!

燕如萱的氣憤說明,她根本沒懂得自己那句話的意思,她和她,不是一個世界的人,卓晴覺得累了,無心解釋,冷漠的回道:「或許是吧。」說完,卓睛自顧自的向屋裡走去。

瞪著那道「飛揚跋扈」的背影,燕如萱雙拳緊握,大聲叫道:「我不會放棄他的!」

並不回頭,腳步如常,卓晴冷冷的丟下兩個字:「隨便。」她的耐心已經告罄!

***

夜,如墨,月,似鉤。

一個女子披散著長髮,半趴在窗欞上,手裡捏著一張紙片,眼睛直直的盯著上面密密麻麻的字,只可惜眼神空洞,一副神遊的樣子。

下午和燕如萱談過之後,卓晴有一種力不從心的感覺,或許是從小養成的世界觀和價值觀、愛情觀都不同,她不能明白古代女子的想法,也不知道如何與她們溝通,她很慶幸,自己遇見的是樓夕顏,若是其他男子,他們應該也會和燕如萱一樣,用「自私」來評價她吧。

樓夕顏在她身邊站了好一會,她仍在神遊太虛中,他想,要是他不出聲,估計她今晚都不會發現,他已經回來了。

輕拍她的肩膀,怕忽然出聲嚇到她,樓夕顏柔聲問道:「看什麼這麼入神?」

果然,即使樓夕顏已經盡量放低聲音,卓晴還是怔了一下,才抬頭看向身側的樓夕顏,疑惑的問道:「你今天怎麼回來得這麼早?」他下午不是說會很晚才回來嗎?

「早?」樓夕顏細眸微揚,看了一眼窗外漆黑寂靜的湖面,她居然嫌他回得早?看來他要加油讓她更想念他才行。

卓晴看向窗外,才驚覺天居然已經黑了,她以為只在窗台上趴了一會而已,想不到已經這麼晚了。有些尷尬,卓晴乾笑的別開頭,不去看樓夕顏有些鬱悶的臉。

她今晚有些怪怪的,樓夕顏關心的問道:「你怎麼了?不舒服?還是,有什麼心事?」下午她和燕如萱單獨談過一次,景颯已經向他回稟過。原本不想問,因為他相信,她能應付,但是她現在魂不守舍的樣子,又讓他心疼。

敷衍的搖搖頭,卓晴晃晃手中的紙條,回道:「沒有,今天青末拿了一張紙給我,說是楊碌死前一直小心珍藏的東西,或許和黃金案有聯繫,我研究了半天,也沒有研究出來,想太久了,有些困而已。」

果然如他所料,她還是不肯說。也不再追問,樓夕顏笑道:「能讓我看看嗎?」

單禦嵐已上表奏請,要求重審此案,繼續追尋黃金的下落,皇上當下就應允了,畢竟是一百萬兩黃金!只是這黃金案,必定與朝中重臣有關,只怕演變到後面,又是一場血雨腥風。

將手中的紙條遞給樓夕顏,卓晴滿懷期望的問道:「你說會不會是什麼暗語?或者說是什麼密碼?你對奇門術數有沒有研究?」

樓夕顏失笑:「我對奇門術數並不精通。」雖然他很享受她崇拜的眼神,可惜,他是真的不懂奇門之術,攤開紙條,只見上面都是「前前後後左左右右」幾個字,怪不得她一頭霧水,他也看不明白。

看了好一會,樓夕顏也沒法參透,將紙條還給卓晴,樓夕顏輕笑提醒道:「你想過沒有,楊碌只是一個將軍府中將,再普通不過的武夫!他留下來的東西,會與奇門術數,暗語密碼有關嗎?」

卓晴打了一個響指,笑道:「也對,我怎麼沒有想到!或許是我們把事情複雜化了,其實他想表達的,就是最表面的東西!」

樓夕顏贊同的點點頭,但是卓晴忽然臉又是一垮,苦惱的哀歎:「但是最表面的東西又是什麼呢?

心疼她愁容滿面的樣子,樓夕顏牽著她的手,將她拉起來,安慰道:「好了,你都想了一天了,別想了,早點休息吧,說不定明天靈光一閃,就想到了。」

卓晴翻了一個白眼,哪那麼容易靈光一閃,不過她好像真的有些因了,將紙條塞進腰帶夾縫的地方,卓晴大方回道:「好吧,睡覺。」

越過屏風走進裡屋,卓晴忽然發現,樓夕顏的大床旁邊,安置了一張小床,只是大床的一半,卓晴奇道:「房間裡怎麼會多了一張床?」她下午的時候還沒有發現的?!!

樓夕顏徹底服了她:「你現在知道,剛才自己想的多入迷了吧。」

剛搬進來的?!天,她居然失神到這種地步!!死也不會承認,卓晴趕緊轉移話題:「你的床已經很大了,為什麼還要弄一張床進來?「問完之後,她又覺得自己很蠢,果然,樓夕顏帶著幾分無奈,幾分調情,幾分調侃的笑道:「你睡大床,我睡小床,我怕再和你同床共枕,會等不到新婚之夜,就把你……」

言未盡,意思已經很是明瞭,他其實也是在為自己著想,和心愛的女子夜夜共枕,卻只能看著,這簡直就是天大的折磨,他擔心他的自制力最終會抵擋不過誘惑!

卓晴好笑,她自然是明白他的意思,但是作為現代人,和相愛的人在婚前發生關係,這是很平常的事情,她並不覺得有什麼問題,迎視樓夕顏迷人的鳳眸,卓晴低笑道:「又沒有人要你等。」

樓夕顏身體一僵,顯然他也明白這是卓晴的邀請,燭光下,她的身材曼妙,眼神似火,用力的嚥了一口口水,樓夕顏踉蹌的回退一步,急道:「不早了,睡吧。晚安。」

說完他極快的躺上了旁邊的小床。

卓晴愣愣的站在那,一時間哭笑不得,搞什麼……她送上門,他還不要?!

這不是傷她自尊嘛?!

還是說,他需要來點刺激的……

上篇:第七十五章蘇沐風     下篇:第七十七章擦槍走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