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本站原創 錯嫁良緣之洗冤錄 第七十七章擦槍走火  
   
第七十七章擦槍走火

想到下午燕如萱的挑釁,說完全不在意是不可能的,樓夕顏越是君子,倒讓她越是想和他發生點什麼,反正他們彼此相愛,又是以結婚為前提的交往,發生關係是正常的吧。

心理建設了好一會,她決定

她要勾引樓夕顏!

但是說得容易,她要怎麼做呢?沒有什麼經驗,卓晴一邊回憶了一下比較經典的影視劇,一邊走到樓夕顏的小床前,把頭髮稍微撥亂了一些,低頭看看自己的穿著,一咬牙,卓晴把最外面的輕紗外衫解開,丟在地上,身上只穿著一件單薄的中衣,再脫就是肚兜了……深吸了一口氣,卓晴柔聲叫道:「夕顏……「嗯?」輕哼了一聲,樓夕顏會沒有回身,仍是背對著她。

卓晴再接再厲,盡量柔媚的叫道:「夕顏∼∼」

終於,樓夕顏無奈的轉過身來,剛才聽見身後窸窸窣窣的身體,他猜想這丫頭一定又在搞什麼鬼,誰知回頭,就看見卓晴身上僅穿著一件薄薄的中衣,月光映照,燭火妖嬈下,她的身材曲線畢露,如瀑般的髮絲被她撩撥得微亂,隨著輕輕的夜風飄搖,青絲和月色的纏繞。樓夕顏呼吸為止一凜,她還睜著一雙明眸,直勾勾的看著他,閃耀著撩人的光芒。

樓夕顏不自覺的嚥了嚥口水,哀歎道:「晴兒……不要這樣看著我。」他的自制力真的沒有她想像中的好!!

效果似乎不錯,卓晴暗喜,繼續呢喃道:「顏∼∼」

該死,她叫得他骨頭都快酥了,樓夕顏眼神一暗,過低的聲音聽起來竟有些吵啞:「晴兒,你在玩火!」

她要的就是這種效果,看來勾引也不是很難嘛,更加大膽的將身體再貼近樓夕顏,手繞上他的脖子。

「夕……」卓晴話還在沒說完,只覺得陣天旋地轉,她已經被樓夕顏順勢一接,兩人雙雙倒向床榻,樓夕顏的手還環在她的腰上,一向微涼的手掌此時居然燙得驚人,透過薄薄的布料,將熱力毫無保留的傳遞過來。

樓夕顏狹長的眼輕瞇著,帶著迷離的魅力,兩人的身體緊緊的貼著,卓晴能感受到他的心,跳得好快。灼熱的體溫讓卓晴的臉漸漸染上的紅暈。

她還沒想好,接下來要怎麼做,唇上一麻,樓夕顏強勢的吻上了她的唇。灼熱的溫度伴隨著他的氣息襲來,卓晴微微顫抖,樓夕顏更深的抱住她,一直以來溫柔的吻此時顯然被情慾感染得異常的火熱。

輕吻一路劃過脖子,來到耳後,輕咬著卓晴的耳垂,低低的聲音如醇美的烈酒,醉人而迷惑的響起:「我要你。」

溫熱的氣息,酥麻的低喃,讓卓晴再一次不由自出的顫抖起來,沒有說話,皓腕繞上樓夕顏的脖子,將自己更深的送入他懷中。

樓夕顏得到鼓勵,火熱的唇舌越發向下,手也鑽入衣擺……「樓相!樓相!!」

一道侷促的敲門聲赫然響起,兩人皆是一驚,樓夕顏不捨的將已經撫上溫軟纖腰的手收了回來,拉過旁邊的絲被,蓋在卓晴身上,努力平息躁動狂亂的呼吸,樓夕顏冷哼道:「誰!」

門外帶著傳來女子帶著哭腔的聲音:「奴婢小憐,公主她……,樓夕顏心下一驚,急道:「公主如何?」她不會又做傻事吧!

「公主做了一個噩夢,被嚇醒了,一直默默的流淚,公主身子弱,可禁不起這樣折騰,萬一有個三長兩短,奴婢萬死也擔當不起啊,請樓相過去看看吧。」

她火急火燎的從過來哭訴,就是因為她家公主做了一個噩夢??卓晴猛地翻了一個白眼,樓夕顏雖然沒有說什麼,臉色明顯又黑了幾分。

「墨白。」樓夕顏低叫,沒有聽見回應,他再次叫道:「墨白。」

「是。」終於,門外傳來墨白冷冷的聲音。

剛才他在門外聽帶一些……所以就走到院門處守著,卻忘了摘星閣與攬月樓是相通的!

樓夕顏冷聲說道:「宣禦醫。」

「是。」

墨白走了,女子還杵在門外,樓夕顏不耐煩的說道:「你先回去照顧公主吧。」

小憐沒有機會看見樓夕顏滿含怒意的臉,還不怕死的繼續絮叨:「樓相您不過去嗎?公主一直在叫您的名字。若是她再次想不開……」

「滾!本相自有安排,什麼時候輪到你來質疑。」

門外的小憐被嚇得夠嗆,倉惶回道:「奴婢告退。」一路小跑的離開攬月樓。

卓晴一愣,她第一次聽到夕顏這樣說話,俊顏因為情慾的作用還有些潮紅,常年勾起的嘴角,此時彷彿凍結了一般,冷冷的輕抿,那溫柔的心的眼也沒有了以往的平靜,充滿了煩躁,卓晴失笑,這就是所謂的慾求不滿嗎?!

卓晴不知道燕如萱是不是故意的,如果是,還真是及時……坐直身子,從背後環上樓夕顏的腰,卓晴低聲歎道:「等下禦醫來了,你去看看吧,萬一她再自殺一次,你就麻煩了。」

不是她大方,實在是對方的身份高貴,她可不像樓夕顏因此惹上麻煩。

樓夕顏回過身,臉還是一樣的暗黑,語氣卻很是輕柔,扶著她躺下,為她蓋好被子,說道:「你先睡吧,我很快回來。」

卓晴無奈的點點頭。

「等等。」樓夕顏才站起來,卓晴忽然坐直身子,一把拉住他的手,把他往下來,樓夕顏不解,但是還是順勢坐了下來。

卓晴手環住他的脖子,躬身向前,撲到在他懷裡。

唇吻上了他的脖子……口口。

樓夕顏悶哼了一聲,攬住懷中香軟的嬌軀,一會之後卓晴坐直身子,滿意的看見樓夕顏脖子上被她吻出了幾個顯眼的小草每,心情頗好的鬆開手,對著樓夕顏擺擺手,說道:「好了,你可以去了。」

一開始還沒有反應過來,但是看她一臉狡黠的樣子,樓夕顏已經猜到她幹了什麼,寵溺的搖搖頭,樓夕顏走出了攬月樓。

這丫頭,他明天還要上朝呢……

卓晴無力的癱在床上,盯著輕紗搖曳的帷幔,卓晴都悶,她的第一次勾引居然失敗了!雖然主要原因不在她,但是也怪她「業務不熟」……下次,下次等她做好準備,一定讓他狂噴鼻血,天塌下來也不管!不然對不起青靈這34D的身材!!

***

樓夕顏並沒有自己前往摘星閣,而是和禦醫一同前往。來到門外,請安道:「臣參見公主。」

一聽到樓夕顏的聲音,原來還躺在床上垂淚的燕如萱立刻坐起身子,急道:「顏哥哥……你快進來。」他真的來了,說明她還是關心她的!!

屋裡點著幾盞燭台,光線有些昏暗,樓夕顏和禦醫走進屋內,樓夕顏只在屏風外站著,對禦醫說道:「給公主把把脈。」

禦醫躬身朝樓夕顏行了一個禮,才進去內窒。

輕紗帷幔後,是一張失望的臉,顏哥哥沒有進來。

「公主,臣冒犯了。」

燕如萱面無表情的伸出手,禦醫查看了好一會,才緩緩起身。

樓夕顏在屏風外問道:「怎麼樣?」

禦醫一路退都屏風外,才回道:「公主血氣不足,憂思多慮,鬱結於心,故才會夢魔叢生,樓相不用擔心,待老臣為公主開幾服藥,靜心調養,身體就會慢慢康復的。」

「你去煎藥吧。」樓夕顏終於放心了一謝,上午看她瘦弱的樣子,他也為她擔心。

「是。」禦醫推了出去,房間裡出了宮女小憐,就是他和燕如萱,樓夕顏在屏風外微微躬身,說道:「時候不早了,公主早點休息,臣告退了。」

他話音才落,只聽見一聲低叫:「顏哥哥……不要走!」

素白的身影慌亂的掀開帷帳,鞋也不穿,一路踉蹌的朝著他跑過來。

身體本來就弱,加上心裡著急,就在快要跑到樓夕顏面前的時候,燕如萱腳下一軟,差點摔倒,樓夕顏不得已,只好順勢扶住她的手臂,穩住她的身體:「公主小心!」

待她站穩,樓夕顏正要收回手,卻被燕如萱緊緊的抓住。

原本就小的臉,現在消瘦得還沒有手掌大,眼睛哭得全是紅血絲,燕如萱滿懷情意的看著他,卻意外的在他脖子上,發現個幾處明顯的紅痕……

燕如萱心上又是一痛,這種紅痕她知道,她在皇嫂和其他嬪妃身上也見過,當時她纏著皇嫂告訴她,皇嫂說完之後,她又覺得好害羞。但是皇嫂說,這種紅痕都是男人留給女人的,顏哥哥脖子上為什麼也會有?想到那個女人與顏哥哥住在一起,還有下午她可惡的樣子,燕如萱的不自覺的輕輕咬唇,那個壞女人,配不上顏哥哥!!

深吸一口氣,燕如萱鼓起勇氣說道:「萱兒真的好怕,顏哥哥留下來陪我好不好?」

上篇:第七十六章哭笑不得     下篇:第七十八章破滅的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