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本站原創 錯嫁良緣之洗冤錄 第八十章意外  
   
第八十章意外

清萱殿

木製的雕花窗外,是一顆顆美麗的梨樹,可惜花期已過,少了唯美的梨花,卻在翠綠的葉片之間,隱約能看見小小的青澀果實。

窗內,一道絕美的麗影輕靠在床邊,雙眼怔怔的盯著外面的梨樹,美麗的眼眸裡,看不出她是悲是怒是怨是憐,屋內淺粉色輕紗很是柔美,隨著悠悠的清風嬉戲,卻沒有人有心情欣賞。

屋裡跪了一地的奴才,手裡端著各種珍饈佳餚,女子卻只是木然的看著窗外。

這是第幾天了?公主從丞相府回來之後,就一直這樣,她不哭不鬧,不言不語,餵她吃什麼她就吃什麼,其他的東西她幾乎都不怎麼嚼就直接吞進去了,小憐不敢讓她吃太多太硬的東西,只能將參湯送到她嘴邊,哽咽道:「公主,喝點參湯吧。」

燕如萱眼睛一直盯著窗外,嘴無意識的張開,將送進口中的東西一口吞下,餵了幾口,小憐也不敢再喂,喂多少她都照吃不誤,不一會,又會全吐出來,原來嬌美動人的臉龐,現在瘦的只剩下皮包骨了。

將手中的參湯遞給身後的小宮女,小憐才看見,太後一直站在她們身後,小憐驚得趕緊跪下請安:「太後萬輻金安。」

不理會跪了一地的奴才,楊芝蘭輕輕撫上燕如萱蒼白乾瘦的臉,心痛得不能自已,她就這麼一個女兒,多年來小心呵護,疼寵有加,今日竟然憔悴成這幅模樣!!她這個做母親的,如何能不痛!

將燕如萱抱在懷裡,楊芝蘭輕聲哄道:「萱兒,你到底想如何?只要你說,母後一定想辦法讓你得到!」

她想要嫁給樓夕顏是嗎?如果只有這樣她才能活,就算是強迫,她也要樓夕顏娶了她!

燕如萱彷彿沒有聽見一般,依舊愣愣的盯著窗外,對任何人,任何事都沒有反應。

看到她這個樣子,楊芝蘭心疼的搖晃著她肩膀,哽咽的低罵:「你怎麼這麼傻啊!這樣折磨自己,心痛的,只有娘親啊!」

不管她怎麼搖晃拍打,燕如萱依舊如木偶般不言不語,楊芝蘭抱著懷中骨瘦如柴的女兒,看著外面微藍的天際,淚無聲的滑落。

老天,你為何要如此對我?!

我已經失去了一個兒子,你還要我失去一個女兒嗎?!

我和樓家到底結了什麼冤孽,先是樓素心,現在又來個樓夕顏!!我恨啊

***

西霞殿

殿內空無一人,只有楊芝蘭端坐主位,小憐低著頭,靜立一旁。

「到底是什麼回事,萱兒才去相府一天,就變成這樣?!」

楊芝蘭臉色陰冷,與平時和藹的樣子大相逕庭,小憐趕緊跪倒在地,低泣道:「太後給公主做主啊,樓相欺人太甚!」

果然是樓夕顏!!楊芝蘭暗暗咬牙,聲音倒還是一樣平穩:「但說無妨。」

小憐暗自思量,都是樓夕顏,公主才會變成這副模樣,她一定也不能讓他好過!但是他身為一國之相,又是東太後的親外甥,就算她向太後告他一狀,太後估計也不能把他怎麼樣!

他這麼寶貝那個青靈,她就要她死!讓他也知道這種痛徹心扉的感覺!

心中有了計較,小憐低下頭,一邊哭一邊說道:「您離開之後,樓相就牽著青靈回攬月樓了,他們明明知道公主在摘星閣,一抬眼就能看見攬月樓院前的荷花池,還故意不進屋,在院子裡親親我我,公主那時就在屋裡哭過一回了。下午的時候,公主紆尊降貴,想和青靈談一談,好好相處,誰知那女人態度極其惡劣。」

說完小憐還故意停了下來,小心的抬頭,觀察楊芝蘭的臉色,她的臉色依舊不愉,卻也沒有變得更差,只是冷聲說道:「說下去。」

暗暗咬牙,這樣太後還是不動怒嗎?!再加把勁,小憐更加歪曲事實的哭訴道:「公主提到與樓相的婚事,青靈不僅當即口出惡言,還說,她不會和公主共侍一夫,因為她不許樓相納妾,仗著樓相對她的寵愛,她簡直目中無人!!夜裡公主做了惡夢,醒了就哭個不停,奴婢到攬月樓請樓相過來看看,青靈竟然不讓樓相過來,等了好久,樓相才來,還和公主說他不會娶公主,他只喜歡青靈,狠狠的傷了公主的心,從前他對公主連一句重話都不會說的。」

最後,小憐乾脆撲在地上,一邊磕頭一邊叫道:「太後,都是那女人教唆迷惑樓相,才把公主害成這樣的。求太後為公主出這口怨氣!!」

楊芝蘭眼眸微瞇,青靈不像是這麼愚蠢的人,難道是她看錯人了?!不管是怎麼樣,樓夕顏對她的寵愛可見一斑口她確實不應該再活著!

即使心中已經決定了,楊芝蘭卻也只是淡淡的說道:「你也說,她仗著樓夕顏的寵愛,什麼人都不放在眼裡,若是她有個萬一,樓夕顏可不會善罷甘休。」

這個小姑娘對萱兒倒是一片忠心,但是能不能為她所用,就要看她夠不夠聰明了!

太後這話的意思是……###,###

回道:「沒有人要謀害她,只是這世上,總有很多不能預料的意外。」

嘴角終於揚起了一抹笑容,楊蘭芝點點頭,淡淡的笑道:「是啊,意外總是難免的。」

***

摘星閣

自從燕如萱搬走之後,卓晴就又搬回來住了,一是樓夕顏不想讓別人嚼舌根,二是他總是很晚回來,她已經睡著了,他不願吵醒她,都是在旁邊的小床上睡的,卓晴也不忍心看他那麼大一個人還委屈在那麼一張小床了,乾脆搬回來住了。

顧雲去剿匪了,案子也結束了,她又恢復了無聊的生活,每天她都努力讓自己睡到日上三竿,這樣無聊的時間會短一些,只不過就是個勞碌命的她,總是十點不到就醒了,躺在柔軟的床上,她也不願意起來,瞪著帷幔發呆。

以後的日子可怎麼辦呢?整天無所事事的賞花下棋,撲蝶吟詩??光是想,卓晴都忍不住笑了起來,少奶奶的日子,也不是每個人都會過的,她就不會!!

腦子裡胡思亂想著,一道急促的拍門聲嚇了她一大跳!

卓晴皺眉,一般的丫鬟絕對不敢這麼敲門,樓夕顏也不可能,會是誰呢?掀開被子,卓晴走到窗邊,隔著薄薄的窗紙,看向院外,院內站著一群女人,站在最後的幾個女子手裡還端著一個托盤,看不清是什麼東西。而為首的竟然是樓夕舞?!

卓晴納悶,但是還是打開門,問道:「一大早的你幹嘛?」

樓夕舞趾高氣昂的走進屋內,十幾個女子也隨著她一起走了進來,樓夕舞微微抬手,幾個三十出頭的女人立刻擁了上來,七手八腳的拉扯著她的衣服。

睡覺的時候,她本來就只穿著一套薄薄的單衣,她們這一扯,卓晴幾乎春光外洩,抓著衣襟,卓晴急道:「喂!你們要幹什麼!」

幾個女子根本不管她的叫嚷,繼續拔她的衣服,卓晴忍無可忍,抓住兩個正在扯她衣服的女子的手腕,冷聲喝道:「再不出住手我就動手了!!」

兩個女子吃痛,低叫了一聲,身邊的其他女子看見卓晴微怒的樣子,都後退了一步,不敢再扯她的衣服了。

甩開兩個女子的手,卓晴走到樓夕舞面前,惡恨恨的瞪著她,冷聲哼道:「樓夕舞你最好給我一個解釋,不然我對你不客氣!」

樓夕舞嚥了一口口水,稍稍後退了一步,但是還是理直氣壯的回道:「今天我來是為了兩件事!第一,前兩天你不在家,但是大哥已經在家裡公開宣佈了,要娶你過門,我也不知道他急什麼,總之時間很緊,而我很倒黴的被大哥安排給你準備嫁衣。」她也不想來招惹她啊,這種事二娘做比較合適吧!但是大哥就是把這件事情交給她做,還只給她一個月時間。

她剛才不就是拿著雞毛相當令箭使使嘛,誰知的青靈脾氣這麼大!!

指著剛才那幾個被嚇得退到一邊的女子,樓夕舞說道:「她們就是穹岳最好的繡坊千絲閣的師傅,現在要給你量身,一個月之內為你趕製一套不遜於皇室婚慶所用的禮服,所以你最好能夠配合,不然到時做不出來,倒黴的人就多了。」

卓晴一愣,她前兩天聽樓夕顏說要馬上結婚,還以為他在說笑,起碼也要等他忙完慶典的事情才開始準備吧,看這架勢,他是要在慶典之前結?!

看卓晴沉默著不說話,樓夕舞也順便把第二件事情也一起說了:「這裡有幾套做好的衣服,待會你試一試,選一套,下午我們要進宮赴宴。」

掃了一眼托盤上一層又一層的衣服,還有旁邊搭配的五光十色的的各式珠寶,卓晴不解的問道:「我為什麼要進宮?」

「太後懿旨裡就提到了你的名字,所以你必須去。」因為這件事二娘還氣惱了很久,因為她從來沒有機會在今天這樣的場合被邀請入宮,看到她氣得直跺腳她就開心。

卓晴隱隱覺得不安,太後為什麼會無緣無故召她進宮,會與燕如萱有關嗎?或者樓夕顏知道些什麼,才急著結婚?

又陷進了自己的思緒裡,等卓晴回過神來,那幾個女子已經手腳麻利的幫她量身了,而樓夕舞則自顧自的拿起那些衣服首飾在她身上比劃。

她不拿起來卓晴還不覺得,一比劃到身上,卓晴直接翻了個白眼,那些衣服沒有一件不是層層疊疊,裡外好幾層,這大熱天的,還讓不讓人活?!

還有那長長的墜地裙擺,可以直接掃地了吧!

斜睨著樓夕舞頭上估計能有十來斤的黃金翡翠流蘇髮飾,那一身誇張的湖藍色金絲繡花長裙,卓晴低笑道:「進宮就進宮,為什麼要打扮成聖誕樹!?我又不是沒進過宮,這些東西都拿走,我有衣服穿。」

什麼是聖誕樹樓夕舞不明白,不過卓晴嘲笑她的打扮她是聽出來了,抓起一件金色的流仙裙塞到卓晴手裡,樓夕舞哼道:「這次入宮與平時不同,為了我哥和相府的面子,你必須穿!」

樓夕舞今天的舉動有些奇怪,卓晴也不和她鬥嘴,直接說道:「解釋清楚。」

在一旁的木椅上坐下,樓夕舞有些興奮的說道:「穹岳的三年一度的祈福慶典,不僅僅是穹岳的盛事,同時也是六國大陸的盛事,那時各國商賈、達官貴人,朝廷重臣,甚至皇親國戚,都會到穹岳來恭賀,說不定你還能看見皓月國的熟人。」

卓晴皺眉:「說重點!」讓她這樣胡聊亂侃,要說道什麼時候!

撇撇嘴,樓夕舞回道:「重點是,慶典上自然少不了表演,倒時各國派來的,可都不是簡單的人物,穹岳作為六國之首,絕不能失禮於人前,必然是要挑選國內相貌、才藝最好的女子獻藝,而名門之後,世家千金當人就是首選了,這次的宮宴目的,就是兩位太後為了慶典表演的萬無一失,要挑選十名才貌雙全的小姐備用。」

原來今天下午就是一場選秀!卓晴自嘲的笑道:「這和我有什麼關係?」說到貌,她毀容了,說到才,她只會驗屍。沒有任何可以表演的才藝,她去幹什麼?!

樓夕舞雖然也很納悶太後會讓青靈去,但是懿旨已經下了,她沒得選擇,在拿上一條翡翠玉珠掛在卓晴脖子上,樓夕舞笑道:「你現在是樓家的人,就和你有關係,太後既然欽點你前去,就和你有關係!」

「shit!」卓晴低咒。

「什麼意思?」她今天說了幾個她不懂的詞語了,樓夕舞很好奇。

卓晴盯著手裡沉甸甸的華服珠寶,無力的回道:「你不會想知道!!」

她真的要把自己打扮成聖誕樹?!NO!

將衣服拋給樓夕舞,卓晴輕輕揚眉,笑道:「穿可以,怎麼穿我說了算!」

上篇:第七十九章將軍府     下篇:第八十一章險象環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