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本站原創 錯嫁良緣之洗冤錄 第八十二章英雄救美  
   
第八十二章英雄救美

禦書房

巨大的長桌上,放在一疊疊摞得高高的奏章,慶典將至,各部啟奏的事情也越發的多,他這麼著急讓夙凌去追回黃金,實在也是國庫急需銀兩。雖然沒有那些黃金,穹岳也一樣能辦一場聲勢浩大的慶典,但是若能找回失竊的庫銀,就再好不過了。

將手中最後一本奏章批閱完成,燕弘添終於看向坐在一旁悠閒品茶的樓夕顏,自己忙得半死,他到是有閒情逸致,臉色一黑,燕弘添冷哼道:「慶典的事宜準備得如何?」

放下茶,樓夕顏淡淡一笑,無視燕弘添的冷臉,悠然回道:「很順利,戶部、工部都已經做好了慶典所需用度的調集和籌備,今年一定會辦得比三年前更加盛大。不過到時各國使節雲集,各地商賈望族也會入京朝聖,京城內必定人口混雜,臣會盡快與刑部、兵部商議兵力的部署,以保證到時不會出亂子。」

「好,這些事你做主吧l準備。」樓夕顏的事情一定是還不夠多,不夠亂,看他一副有條不紊,不慌不忙的樣子,燕弘添沒來由的有氣,雖然他這麼多年來,都是這樣!

「是。」樓夕顏一口應允,仍是一副什麼事情他都能處理的樣子。

燕弘添輕輕蹙眉,往常他可不會這麼爽快,難道真的是人逢喜事精神爽?盯著樓夕顏,燕弘添認真的問道:「你真的要迎娶青靈為正妻,並且不準備納妾了?」

樓夕顏朗然一笑,點頭回道:「嗯。」

「她值得?」其實有時候倒不是女人的問題,而是平衡利益的問題,後宮裡的多少女人,他連她們的樣子都不記得,但是她們身後代表的,是一個家族,一股勢力,政治聯姻,對一個男人的仕途來說,不可謂不重要!

為了一個青靈,夕顏真的願意做出這麼大犧牲?!

樓夕顏明白他的意思,卻也只是淡淡一笑,平靜的說道:「我覺得值得就值得。」

這段日子以來,他一直忙於馴服青楓那隻小野貓,一不留神,似乎讓夕顏佔了先機,他也錯過了不少好戲,看向窗外夏日暖陽,花團錦簇,燕弘添眼中劃過一抹狡黠,笑道:「今日禦花園內,京城中才貌雙全、德藝雙馨的各家千金都到了,你要不要再選選?」

樓夕顏依舊溫雅回道:「謝皇上,臣不需要再選。」

走下龍椅,燕弘添走到樓夕顏身側,再次問道:「真的不去?」

微微躬身行禮,樓夕顏直接說道:「臣恭送皇上。」

燕弘添故意一臉可惜的搖搖頭,一邊走出門外,一邊嘖嘖歎道:「好吧,聽說靈兒也來了,朕好久沒有見到她了,怪想她的。」

樓夕顏背後一僵,他這幾日都忙得早出晚歸,根本不知道她在幹什麼,她真的來了嗎?若是真的……想到剛才燕弘添眼中那抹##,樓夕顏認命的低歎一聲,跟在燕弘添身後,說道:「臣還是陪皇上一同前往吧。」

看向背後難得乖乖跟著他的樓夕顏,燕弘添心情大好的哈哈大笑起來,或者讓青靈嫁給夕顏也不是什麼壞事,他就有了一個作弄調侃夕顏的籌碼,誰讓夕顏對什麼事都好像應付自如、游刀有餘的樣子,人果然不能太完美!

***

「啊——」

坐在木台前彈奏的樓夕舞聽見木台崩塌的聲音,潛意識的大叫了一聲,抬起頭來的時候,正好看見青靈跌下荷花池的一幕。

「青靈!!」向前跑了幾步,樓夕舞不會游泳,也不敢走上那已經歪歪斜斜的木台,只能一邊焦急的盯著荷葉茂密的水面,一邊大叫道:「救命啊!青靈她掉進荷花池裡了!」

園中的一群女子剛才也聽見垮塌的聲音,反應過來看過去的時候,就看見樓夕舞站在木台前,伸長脖子盯著湖面看,嘴裡焦急的嚷嚷著。

聽清她叫嚷的話,青楓慌亂的看向木台附近,哪裡還有青靈的影子。

「姐姐!」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青楓拉起裙擺就要朝湖邊跑去。手臂被人緊緊的拽著,原來站在太後身旁的幾個宮女一齊擁了上來,拽著她就是不讓她走動分毫,嘴裡還緊張關切的說道:「青嬪您是萬金之軀,要小心身體,可不能去啊!」

「放手!!」青楓拚命的掙紮,顧不得手臂上撕扯的疼痛,心慌和擔憂讓一向冷傲的她也不禁淚濕眼眶,早已沒有了淑女的儀態,發瘋的掙紮叫嚷:「給我滾開!我姐不會游泳,你們快放手!放手!!」

楊芝蘭眼中劃過一抹幾不可聞的冷笑,不會游泳最好,就算會也沒有用!故作生氣的指著身邊的幾個太監,楊芝蘭喝道:「愣著幹什麼,快救人啊!」

「是。」四個太監跑到湖邊,立刻跳入水塘之中。

樓素心微惱的皺起眉頭,好好的木台怎麼會塌了呢?!看到已經有人下去救人了,她也沒有說什麼,只是冷冷的坐在主位上,看著前方的花池。

其實卓晴落水之後,並沒有她們想像的驚慌失措,危險叢生,因為她會游泳,而且以前讀書的時候還是校游泳隊的一員,所以除了木台垮塌那一刻她有些慌亂之外,她一切都還好。

木台垮塌得最嚴重的,就是她腳下的那地地方,她掉下來之後,又被水流衝到了未倒的木台下邊,身上厚重的裙子濕透之後更加沉重,頭頂的木板又一直壓著她,身邊佈滿亂七八糟的荷葉,卓晴擺動手臂都很困難。

她能聽見樓夕舞在叫嚷著找人救她,她也很想回應自己其實很好,奈何身邊的情況太糟,一張口水就要灌進嘴裡,卓晴只能先想辦法出去。

用腳滑水保持平衡,卓晴快速的解開腰帶,脫下最外層的裙子,頓時她覺得輕鬆了許多,一路摸索的朝前移動,忽然腳不知道踢到什麼東西,狠狠的刺了她一下,疼的她□牙咧嘴,拔開荷葉瞇眼看去,隱約可見是打在水底支撐木台的樁子。

卓晴思索了一會,深深吸了一口氣,潛了下去。水下的視野很差,她只能勉強看見木樁大約碗口那麼粗,其他的只能靠摸。木樁的斷裂口有一邊相對平整,一邊是木頭斷裂產生的正常木刺。

憋了太久,卓晴浮出水面,大口的呼吸,待氣息平穩之後,她的表情卻不再像剛才一樣輕鬆了,這種木樁常年泡在水裡,會垮塌並不奇怪,但是剛才她摸過斷裂口,就觸感上來說,絕對不是那種腐爛鬆軟的木質,怎麼可能說塌就塌了呢?還是說這次的事情並不是意外,而是人為安排的?!

卓晴還想繼續查看另外的木樁,卻聽見不遠處幾聲落水的聲音,拔開荷葉往外看去,是幾個太監裝扮的人下水了。

卓晴想了想,還是決定暫時作罷,她的裙擺和頭髮時常纏繞上她的腳,這身行頭實在不適合潛水。先上岸再說吧,不然樓夕舞和青楓該也擔心她了。

撥開荷葉,卓晴慢慢向外面游去,好不容易出了木台的下方,幾個太監也看見了她。

其中兩人立刻向她游了過來,看他們游動的速度還接快,這幾人的水性應該也不差,卓睛剛想說她會游泳,可以自己上前。那兩人已經游到她身邊,一人架起她的一邊胳膊,但是,他們不是要把她救上岸,而是————壓住她的頭,往水裡按。

忽來的變故,讓卓晴始料未及,頭髮被死死的拉扯著,微涼的湖水漫過她的眼耳口鼻,狠狠的嗆了一口水,卓晴腦子也在此刻異常清晰起來,今天的一切就是一場陰謀,讓她表演是陰謀,木台垮塌是陰謀,這些名義上來救她的人,就是幕後黑手派來的殺手而已。而那幕後黑手是誰,已經不言而瑜。

該死!

她可不想死在這!

卓晴努力的蹬踏向上,只是這兩人的水性極好,力氣也很大,按住她肩膀和頭的手就像兩隻鐵鉗,根本不給她出水面的機會。

不行!再這樣下去她一定會溺斃,卓晴一咬牙,索性不再蹬踏,抬起腳,一左一右朝著兩人肚子的狠狠踢過去,也不管踢中的是什麼部位,手舉過頭頂,朝她認為是他們頭部的地方猛抓。

抓著卓晴的兩人沒想到她居然還會反抗,幾次都被她的指甲戳中眼晴、鼻子,腰也被踢得生疼,兩人只好騰出一隻手,抓住卓晴揮舞的手,也因此,按著卓晴的力道減輕了,卓晴踩著他們的腰,用力往上頂,終於破除水面,大口大口的吸氣。

她還沒緩過勁來,兩人再次纏了上來,卓晴想開口呼救,兩人的手再次伸向她的胳膊,不得已,卓晴只好立刻潛入水中,這時,她隱約能聽到樓夕舞焦急的聲音從不遠處的岸邊傳來:「找到人了嗎?!」

茂密的荷葉是天然的屏障,隔著斷裂的木台,岸上的人根本看不清水裡發生了什麼。荷葉讓卓晴在水下行動困難,為了避免再次被兩人擒住,她只能往水下鑽,而就在她不遠處,負責掩護的太監卻對著岸邊大聲的回道:「水下荷葉太多,根本找不到人!」

兩個太監對她緊追不放,他們顯然也看出了卓晴會游泳,下手更加謹慎也更加狠辣。

再次被他們按住,卓晴用盡全力掙紮,幾次張口呼救,都被按入水中,她的體力已經有些不支,再沒人發現,她今天就只能冤死在這荷花池裡!

溺水的窒息和嗆水讓她的心肺像要炸開一樣難過,漸漸她覺得自己的身體越來越疲憊,越來越無力。

***

燕弘添心情大好,樓夕顏也恢復了一貫的從容悠然,兩人向著禦花園的方向一路走去,遠遠看去,本應該輕歌曼舞,墨吟生香,風雅無限的禦花園,此刻卻亂成一圈,只看見一群人全部圍在荷花池邊,也不知道在幹什麼,燕弘添對身側的高進說道:「去看看,那邊為何如此混亂?」

「是。」高進領命,朝著荷花池跑了過去。

燕弘添和樓夕顏對看了一眼,雖然都沒有說話,兩人腳上的速度明顯快了不少。

進入禦花園,前去打探的高進也回來了,燕弘添問道:「何事?」

高進面有難色,不著痕跡的看了樓夕顏一眼,才小心翼翼的回道:「回皇上,荷花池前的木台忽然倒塌,當時青靈姑娘正在表演畫技,不慎掉入水中,現在正在……救人。」

高進話還沒說完,樓夕顏已經向著荷花池的狂奔了過去。

「夕顏!」燕弘添盯著樓夕顏的背影,驚訝不足以形容他現在的感受,夕顏居然連話都沒有聽完,就不顧形象的狂奔而去,他認識他二十多年了,他什麼時候這麼沉不住氣?!

樓夕顏跑到禦花園中庭,不少人聽見腳步聲,都紛紛回頭看去,一見樓夕顏,眾家女子紛紛行禮,樓素心也一臉驚訝,問道:「夕顏你怎麼來了?」這是禦花園,皇上後宮的庭院,他一個外臣,實在不該單獨出現在此。

低喘著,樓夕顏沒有回答她的問題,只是語氣急躁的問道:「她人呢?」

樓素心一驚,她很少看見夕顏臉色這麼難看,更別說語氣如此的衝撞,回過神來,心下不愉,樓素心冷淡的回道:「還在水裡,已經派人下去救了……」

她話還沒有說完,樓夕顏居然不顧身邊的人差異的目光,一路奔到荷花池邊,早就已經慌了手腳的樓夕舞一看見他,立刻哭了出來:「哥!怎麼辦,青靈掉下去都快半柱香了,還沒有找到她!!」

半桂香的時間還沒有出水,晴兒只怕凶多吉少,心狂亂的跳著,幾乎到了他無以復加的地步,樓夕顏眼神一暗,推開哭倒在她懷裡的樓夕舞,直接衝向荷花池。

樓夕舞看著樓夕顏居然跳上塌了一大半,晃悠悠的的木台,沒有遲疑的,一躍跳下池中,所有的驚慌失措都轉化成了一聲尖叫:「哥!」

此時,另一道暗黑色的身影也緊隨著樓夕顏躍下池中,那是————墨白。

「夕顏!」一直穩穩的坐在主位上的樓素心也驚得從椅子上跳了起來,慌張的指著一旁的倚衛大聲吼道:「來人,快快快,下水救人!一定要保護好樓相!」

因為掙紮已經折騰得一身青紫,眼淚也早已流乾的青楓冷冷的看著這一院的混亂,樓素心在嘶吼,侍衛慌張得一個個爭先恐後的跳入池中。

手緊緊的拽成拳,她好恨!!剛才她哭喊著求她們救她姐姐的時候,她們是如何的冷漠,如何的視而不見!

難道樓夕顏的命是命,她姐姐的命就不是命?!

生命的貴賤難道都由這些有權有勢的人去定義?!

上篇:第八十一章險象環生     下篇:第八十三章夕顏的怒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