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本站原創 錯嫁良緣之洗冤錄 第八十三章夕顏的怒火  
   
第八十三章夕顏的怒火

此刻的荷花池裡,跳下了一群侍衛,荷葉間滿滿的全是人,混亂一片,他們都朝著樓夕顏身邊游去,根本沒有一個人是認真救人的。

燕弘添也走到了荷花池邊,遠遠的他已經看見樓夕顏跳下湖中,這點他並不意外,夕顏既然會為了青靈慌張失態,下水救人早在他預料之中,只是他一開始沒有料到夕顏居然把青靈看得這麼重。

「皇上萬歲萬歲萬萬歲。」荷塘邊眾人看見燕弘添,終於回過神來,趕緊行禮,只除了焦急的盯著湖面的樓素心和楊芝蘭,一臉冷傲的青楓和慌了手腳的樓夕舞。

沒有心情應付她們,燕弘添揮揮手,回道:「都免禮了,都退下吧。」

除了太後和幾個宮中的妃子,其他的世家小姐、夫人都被帶離了禦花園。

「高進,宣禦醫!」荷塘裡半天沒有傳出找到人的訊息,如果青靈不會水,此時應該已經溺水身亡。夕顏如此在乎她,待會若是找到屍體,只怕他……

「是。」高進領命,趕緊往太醫院趕,看皇上和樓相對青姑娘的態度,若是她救不活,還不知道要牽連多少人。

青楓臉上儘是淚痕,而那雙美麗的眼眸中,流淌的全是毫不掩飾的絕望和恨意,就是這雙總是佈滿恨意的眼晴,讓他對她似乎上了心,她就像是一隻小獸,彷彿只要一給她機會,她一定會撲咬上前,他喜歡馴服這樣的寵物。

看到她掙紮中被撩起的衣袖,手腕上全是青青紫紫的瘀傷,燕弘添眉頭不自覺的皺了起來,對著抓著她的宮女揮揮手,冷聲說道:「放開她。」

宮女們不敢違抗,趕緊鬆開手。

她們一鬆手,青楓就要想衝向那歪歪斜斜的木台,可惜她才剛抬腳,腰立刻被一雙有力的大手強勢的截住,霸道的聲音同時在耳邊響起:「這麼多人救不了青靈,你下去也沒有用,乖乖的等著。」

青楓死死的瞪著身邊這個惡劣的男人,腳狠狠的踩上他的腳面,可惜燕弘添就好像沒有感覺一樣,只是摟在她腰上的手越發的收緊,她幾乎喘不過起來。

「靈兒!」跳下湖裡之後,樓夕顏才知道,水面的情況比他預料的更加複雜,身邊全是又寬又大的荷葉,別說找人,就連身邊的情況他都看不清,不過也因為這滿池子的荷葉,樓夕顏有了一點希望,晴兒即使不會水,抓住荷葉應該還能支撐一會,或許她並沒有溺水!

「靈兒!!」更加大聲的叫著她的名字,樓夕顏希望她能聽見,給他一個回應。

可惜,又是一群侍衛跳了下湖來,周圍一片喧嘩,不得已,樓夕顏只能大聲叫道:「都潛到湖底去找,快!」

「是。」大部分的侍衛聽命潛入水中,可惜荷葉遮擋了陽光,水下儘是花莖蓮梗,基本上看不清半丈以外的東西。

幾個離樓夕顏比較近的侍衛,一齊擁了上來,其中一個還大限慇勤的說道:「樓相,奴才們一定全力尋找青姑娘,您先上岸吧,這水太涼,傷身體……

「滾。」時間一分一秒的流逝,樓夕顏的心也越來越慌,他從來沒有過這種心慌到不由自自主的感受,他能感覺到她就在他身邊,但是他卻找不到她,無力,焦躁,驚恐已經讓他失去了平時的好修養,他現在只想快一點找到她,帶她離開這一池冰冷的湖水。

墨白也已經游到了他身邊,樓夕顏抓著墨白的肩膀,急道:「墨白,她在哪?」

此時樓夕顏本就白暫的臉色顯得更加慘白,眼中的驚慌是墨白沒有見過的,他記憶中的主子,無論遇到任何事情,都不慌不忙。青靈在他心目中的重要性,這次算是得到了最好的印證。

墨白輕輕閉上眼晴,冥神片刻,樓夕顏已經能感覺到身邊水流發生了異動,墨白有異能,這是他跟在他身邊的那一刻開始他就知道的,平時他並不希望墨白顯示他能夠操控水和風的能力,眼晴的顏色已經讓他不能融入普通人中間,若是他有異能的身份暴露了,世人更加會把他當成妖怪看,但是此刻,他多麼慶幸,當年收留了他,若是墨白找不到晴兒,就沒人能找到她了。

一會之後,墨白終於張開了眼晴,本來天藍色的瞳色此時更淺,幾乎接近白色,不時的閃著藍光,看著有些恐怖,好在荷葉阻隔了其他人的視線,墨白指向左前方說道:「那邊。」

說完,墨白已經潛入湖水之中,樓夕顏趕緊朝著他指的方向游了過去,撥開層層荷葉,樓夕顏可以看見不遠處有兩個身穿太監衣服的人,正在不停的將什麼東西往水裡按,嘩嘩的拍打流水的聲音很清晰。

這個方向正是墨白指的方向,樓夕顏一驚,立刻大叫道:「你們幹什麼?,」

因為卓晴一直往水底鑽,他們一路糾纏,已經游到離岸邊很遠的地方了,兩人沒有想到層層荷葉阻隔下,還有人發現他們,聽見低吼聲,兩人手下一怔,手中抓著的女子已經昏厥,不再反抗,兩人對看一眼,同時放開抓著卓晴肩膀的手,感覺到女子正徐徐往下降,兩人暗暗舒了一口氣,回頭對上樓夕顏陰鶩的眼,兩人正要回話,卻感受到一股極強的水流從身下一湧而上,一個白的透明的藍眼男子破水而出,而他手裡抱的,正是他們剛才丟入水底的女子。

兩個太監不敢置信的瞪大眼晴,這是人嗎?怎麼可能這樣無聲無息的從水底出現,而且竟然正好救下他們按入水中的人。

樓夕顏已經迎上前來,兩人趕緊收起驚慌失措的表情,故作鎮定的說道:「奴才……剛才感覺到這邊有呼救聲,趕過來卻不見人影。」

他們初見卓晴時那副驚恐的神情樓夕顏已經盡收眼底,只是此時,他沒有心情與他們計較,迎上前接過墨白懷裡已經昏迷的卓晴,緊緊的環住她的腰,將她固定在懷裡,但是他的心不但沒有得到安定,反而更大的恐懼將他包圍,此時的卓晴,身體竟比湖水更加冰冷,雙眼緊緊的閉著,牙關緊咬,原本紅潤的唇此時因為窒息太久而呈現出暗黑的烏紫色。

「靈兒!醒醒!靈兒你能聽見我說話嗎?」拍打著她的臉頰,卓晴沒有任何回應,樓夕顏眼神一暗,對身後的墨白說道:「把他們抓上岸。」

說完,樓夕顏托著卓晴的肩膀,將她往岸邊帶。

回到岸邊,樓夕顏托著卓晴的身體往上送,站在岸邊的樓夕舞趕緊跑上前去,抱著卓晴的手往上拉。

看到樓夕顏找到的她,青楓再次發瘋似的掙紮,這次燕弘添沒有為難她,很快放開了手。

青楓趕到岸邊,和樓夕舞一起,將卓晴拉上了岸,但是看清卓晴烏紫色的唇和發青的臉龐,樓夕舞直接嚇得跌坐在一旁,青楓則是緊緊的抱著身體冰涼的姐姐,不停的呼喊道:「姐!姐你醒醒!」

她已經失去父母了,不能再失去姐姐啊!

此時樓夕顏也上了岸,一直焦急的等在岸邊的樓素心立刻迎了上去,身後的嬤嬤手裡拿著兩條厚厚的毯子,樓素心接過毯子,心疼的披在他肩上,急道:「夕顏,快披上,別著涼了!」

而此時躺在地上的卓晴,只穿著簡單的薄裙,渾身濕透,衣服全部貼在身上,冰冷的體溫刺痛著青楓的心,暗暗咬牙,青楓扯開衣帶,正要脫下自己的衣服給姐姐蓋上,一隻同樣冰冷的手抓住了她的手腕,青楓抬頭,樓夕顏已經溫柔的抱起卓晴,將自己身上的毯子扯了下來,一條撲在地上,一條蓋在她身上。

「禦醫。」樓夕顏冷聲叫道。

一路小跑著趕過來的四名禦醫一起擁了上去,又是把脈又是按壓腹部,這時候他們也顧不得男女之防了,來的時候,高公公還特別交待,今日落水的,是樓相的夫人,若有一丁點閃失,他們的小命都有可能保不住!

站在一旁守著青靈,青楓感激的看了一眼從來都溫文爾雅,此時卻臉色陰冷得可怕的男人,是他救了姐姐,姐沒有選錯人。這個情她會想辦法還給他的,至於那些欠了她們的,她總有一天會一點一點的討回來!

樓素心臉上一僵,但是也沒有說什麼,身後的嬤嬤已經機靈的又拿來了一條毯子,這次樓素心沒有再親自給樓夕顏披上,而是朝嬤嬤使了個顏色,嬤嬤將手中的毯子恭敬的遞到樓夕顏面前。

樓夕顏面無表情的接過毯子將臉上和身上的水擦乾,便又將毯子扔回給嬤嬤。樓素心的臉色更加難看。

墨白此時也將兩個太監逼上了岸,樓夕顏走到岸邊,在墨白耳邊低聲說了句什麼,墨白瞭然的點點頭,再次潛入水中,沒有人明白他要幹什麼,除了此刻臉色微變的楊芝蘭。

眾人都在緊張的等著禦醫救治的結果,畢竟卓晴的臉色很是嚇人,此時,樓夕顏冷的得足以結霜的聲音忽然說道:「來人。把那兩人打入大牢。」

禦林軍皆是一愣,在宮裡,只有皇上可以下令他們捉拿誰,別人他們可以不用理會,但是今天下令的是樓相,這讓他們為難了,小心的看了皇上一眼,皇上臉上不變,只是輕輕的點了一下頭,禦林軍立刻瞭然,四人衝上前,將兩名太監摛住。

楊芝蘭心下一跳,莫不是樓夕顏看出了什麼破綻?!鎮定的上前一步,楊芝蘭故作不解的問道:「夕顏你這是幹什麼?他們雖然救人不力,也罪不至入獄吧。」

「救人不力?」鳳眸微瞇,毫不掩飾眼中的冷凝,樓夕顏冷聲回道:「臣看到的,卻是殺人未遂!」

從未見過這樣的樓夕顏,第一次知道,他眼中的寒光竟是讓人不寒而慄,楊芝蘭深吸一口氣,乾笑道:「這……不可能吧!」

轉頭看向兩名太監,楊芝蘭故意大聲呵斥道:「狗奴才,到底是怎麼回事?」

兩人趕緊跪下,其中一人開口便稱冤枉:「奴才們冤枉啊,水下荷葉太多,我們找了很久都沒有找到青姑娘,好不容易找到了,青姑娘已經溺水昏厥,奴才正扶著姑娘,樓相這時趕過來,誤以為奴才們對青姑娘不利,奴才們絕對沒有加害姑娘之心!!」

楊芝蘭暗暗舒了一口氣,這兩人不愧是她精心栽培的奴才,說話做事,也算有些分寸。回過身,愛憐的看著禦醫還在拚命救治的卓晴,楊芝蘭歎道:「原來如此,夕顏救人心切的心情哀家理解,這場一場意外太突然了,誰也不希望看到,好在現在靈兒也救上來。」

樓夕顏一反常態的沒有順勢沉默,而是直接看向楊芝蘭,冷聲回道:「太後的意思,是臣看錯了?臣還沒有愚鈍到救人和殺人都分不清楚的地步!」

楊芝蘭一怔,沒有想到樓夕顏竟然會出言頂撞,一時語塞,樓夕顏卻不大打算就此作罷,墨白把晴兒托出水面的那一刻,他的心臟幾乎停止跳動,而現在他甚至不敢去看躺在地上毫無聲息的她,更不想承認,只是等待禦醫救治的這段時間,足以把他逼瘋。

恐懼與心疼撩撥著他多年來極少爆發的怒火,而此刻,他不想忍耐,眼光掃過傾斜的木台,樓夕顏的怒焰直接燒向了高高在上的東、西太後:「宮裡舉辦的宴會,就應該保證她們的安全,木台無故崩塌,已經有人掉下花池,滿院子的侍衛奴才,居然只有四個人下水救人,這麼大的荷花池,你們為何不加派人手?臣是不是可以認為這就是一場有意為之的謀殺!!」

「放肆!」樓素心臉色極差,保養得宜的臉此時因為氣惱全都皺在了一起,厲聲呵斥道:「樓夕顏,這是內宮之事,你一個外臣,怎敢干預。這件事,或許根本就是一個意外,就算真有隱情,袁家自會徹查清楚,你如此出言不遜、自作主張,成何體繞!」

他簡直反了,為了個女人,這樣有失風度,太叫她失望了!!

樓夕顏直接掠過她,看向一直站在一旁默不作聲,高深莫測的燕弘添,朗聲逼問道:「敢問皇上,臣妻在宮中出事,生死未卜,臣是不是沒有這個權利追究責任?」

燕弘添鄭重的點點頭,認真的回道:「有。」難得夕顏發一次怒,他要多支持才對。

樓素心氣得臉一陣青一陣白,好啊!他們聯合起來忤逆她!今日她倒要看看,她一直悉心疼愛的好外甥,要怎麼樣來編排她的不是,高傲的昂起頭,樓素心冷哼道:「好,你要追究誰的責任,是哀家的責任?還是誰把你妻子推到池裡了?」

楊芝蘭低笑一聲,趕緊打圓場的笑道:「夕顏,這不過就是一場意外,並沒有誰故意要害靈兒,你就別惹你姑母生氣了。」

樓夕顏冷眸微揚,看向一臉慈愛的楊芝蘭,寒聲逼問道:「如果不是意外又當如何?」

楊芝蘭心倏地一緊,今天的樓夕顏就像變了一個人似的,她總覺得樓夕顏似乎知道些什麼,但是這怎麼可能,他才剛趕來而已,就在她惴惴不安之時,潛入水中多時的墨白終於浮出水面,手中那拿著一捆繩子,將繩子扔上岸,墨白隨即爬了上來,蒼白的皮膚,天藍的眸色,立刻讓他成為了眾人的焦點,不時還會傳來一陣陣低低的私語聲。

墨白冷漠的臉上沒有任何表情,逕直走向樓夕顏,墨白沉聲說道!「主子,木台在水下一共有十二根樁,每一根樁上都有刻意割斷了一大半的切口,並且每一根樁的缺口處都系有一根麻繩,夫人掉落位置附近的兩根柱子已經斷裂了,麻繩在拉斷木樁的時候應該已經收走了,其他的繩子現在還在。

無論夫人當時站在那裡,腳下的木台都會垮塌。」

聲音不高,但是話一說完,岸邊先是一片寂靜,接著就是窸窸窣窣的議論聲。

「現在還有人說是意外嗎?」樓夕顏撿起一根地上的麻繩,似鷹犀銳狠鳳眸掃過眾人,看不出他在想什麼,也沒人敢接話。

楊芝蘭暗罵一聲,該死!本來可以把整個木台全部拉塌,收回麻繩,但是這樣就不像是年久失修的意外,她本來打算,青靈溺斃之後,下水救人的太監再把綁在樁上的先收走,如此一來就沒有了證據,神不知鬼不覺,但是千算萬算,也沒有算到樓夕顏居然會來,還會跳下水中,更沒想到他如此機敏,立刻讓人下水查看木樁,看來這次她要找個替死鬼才行了!

趁著眾人都還在驚訝之中,楊芝蘭已經怒道:「豈有此理,宮中居然發生這樣的事情,姐姐,這次我們一定好好查個水落石出!」

樓素心眉頭再次蹙在了一起,居然真的不是意外,既便如此,她覺得自己的權威收到了挑戰,臉色依舊不愉。

樓夕顏豈會讓這件事情變成內宮自查的案子,那只會是隨便一個替死鬼就能解決的事情,看向燕弘添,樓夕顏冷聲說道:「臣以為此事雖然發生在內宮,但是在場的小姐都是世家千金,名門之後,今日的宮宴正是為了挑選慶典時代表穹岳表演的人選,此案關乎慶典,已經不再僅僅是內宮的事情,應該交由刑部審理而非勞煩兩位太後!」

「准。」燕弘添也已經隱隱感覺到這件事的蹊蹺之處,若是不將此事交由刑部去查,只怕夕顏絕對不會就此作罷!「來人,將四人收監天牢,禦林軍把手,封鎖禦花園,此案交由刑部審理。」

「是。」

「嘔……」躺在地上的人終於有了反應,一口水沖吐了出來,卓晴狠狠的咳了起來,看到她終於動了,青楓眼中的淚忍不住流了出來,不過這次是因為高興:「姐!」

樓夕顏聽到咳嗽聲,也趕緊衝了過來,半跪在她身邊,緊緊的拽著她的手,樓夕顏急道:「靈兒!你能聽見我說話對嗎?」他急於她的肯定,肯定她還活著!

卓晴的意識還是模糊的,胸口的火辣辣的疼,喘不上氣來,好像被什麼東西壓著一樣,想要睜開眼晴,卻又無能為力,隱約中,她能聽到周圍噪雜的聲音,但是都是嗡嗡作響,仔細聽,她好像聽到了夕顏的聲音,不過也不太像,他說話總是溫柔舒緩的,不會像這樣大吼大叫,腦子一片混沌,但是她還是潛意識的點點頭。

看到她輕的不能再輕的點頭,樓夕顏一顆始終懸著的心終於放了下來,將她抱在懷裡,樓夕顏問道:「她現在怎麼樣?」

青靈醒過來,禦醫才是最開心的,他們的命總算是保住了「,青姑娘溺水時間雖久,但是現在總算是已經緩過來了,不過仍有可能落下痰熱壅肺或外寒內燥等病根,還需要多多調理,保養身子。」

將兩條毯子緊緊的裹在卓晴身上,樓夕顏對著一旁的太醫說道:「你待會開幾服藥,把藥單和藥材送到丞相府。」

「是。」

楊芝蘭迎了上去,看了一眼樓夕顏懷中還昏迷中的卓晴,心疼的說道:「夕顏啊,靈兒現在昏迷不醒,不宜舟車勞頓,還是讓她到西霞宮好好休息,等她醒了,身體調養好一些,你再接她回府不是更好?」

青靈竟然沒死,若是她醒來說是太監讓她溺水的,豈不是麻煩,若能將她留下,看看她醒來如何說再決定要不要將那幾個辦事不力的東西先行了斷了。

將她攔腰抱起,樓夕顏冷冷的回道:「不必了。夕舞,走。」

他不會再讓晴兒涉險,這是最後的一次,也是唯一的一次!

「哦。」樓夕舞愣愣的跟在樓夕顏身後,頭也不敢回,嚇死人了!!剛才姑母的臉色黑的恐怖,不過她還是要說,哥今天太……太帥了!

她算是看出來了,青靈做定她嫂子了,只是這次哥氣炸了,姑母估計也氣瘋了,她最近還是不要進宮來當炮灰的好。

上篇:第八十二章英雄救美     下篇:第八十四章全城恐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