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本站原創 錯嫁良緣之洗冤錄 第九十二章顧雲歸來  
   
第九十二章顧雲歸來



摘星閣

盛夏的夜,有些悶熱,夜風拂面,讓人有一種微醺的感覺,卓晴半靠在窗前,盯著頭頂閃亮的繁星,低喃道:「我終於知道,這裡為什麼叫摘星閣了。」

在這裡看星星,似乎要更亮更閃一些,彷彿一伸手就能採擷,繁星過於璀璨,就連滿月的光輝都顯得黯然失色,她有很久沒有看見這麼美的夜空了吧。晶瑩柔和的光輝讓卓晴忍不住歎道:「沒有環境汙染的夜空果然不一樣。」

身後,一雙修長潔白的手環過她的腰肢,手中拿著一本小冊子,遞到她面前,樓夕顏溫柔的聲音在耳邊響起:「你看看還有什麼要加的。」

卓晴低頭掃了一眼,搖搖頭,笑道:「不用看了,你決定就好。」這本是婚禮賓客名冊吧,她本來就沒有什麼一定要請的人,就連所謂的「親戚」

,都是青楓寫的,她看與不看都沒什麼區別。

「青楓她在宮裡還好嗎?」上次一別之後,她都沒有再進宮,就連這個宴請名單,也是寫信讓她擬的,也不知道她在宮裡過得好不好。

將冊子隨手合上放在一旁,將她抱坐在懷裡,卓晴順勢靠在他懷裡,她似乎已經習慣了他的懷抱。

盛夏她只穿了一件薄薄的單衣,這樣的溫香軟玉在懷,樓夕顏不禁呼吸為之一緊,他有種自作孽的感覺,捨不得懷裡的溫暖,他只能一手把玩著絲滑柔順的髮絲,一般心不在焉的回道:「她最近很得皇上寵愛。」

卓晴皺眉,問道:「這麼說,過的不太好咯?」

樓夕顏手下一怔,好笑的問道:「為什麼這麼想?」後宮女子,得到皇上寵愛,是過的不好的意思?她在想些什麼?!

「燕弘添是個喜怒無常的人,得他的寵愛,也不見得是什麼好事,還會惹得後宮其他嬪妃的嫉妒,青楓在宮裡無權無勢,又沒有後台,日子只怕更加難過吧。」她根本不記得如何得罪了楊芝蘭,就已經差點沒命,就算是因為燕如萱,也不該如此心狠手辣,後宮的生存法則中,皇上的寵愛應該是一把雙刃劍吧。

靠在樓夕顏懷裡,卓晴微微抬頭,說道:「夕顏,青楓一個女孩子在宮裡很不容易,你能不能在能力範圍內,幫我照顧照顧她。」

緩緩點頭,樓夕顏低聲說道:「我會的。」畢竟青楓也是他的小姨子,他自然不會袖手旁觀,只是,青楓似乎不像晴兒想得那麼簡單,最近她與慧妃走得很近,而慧妃卻是皇後的死對頭,她把自己捲入後宮的派系之鬥當中,不會只是想要找一棵大樹納涼這麼簡單吧。

「夕顏……」卓晴低低的聲音響起。

「嗯?」樓夕顏回過神來。

「你的手……」卓晴低下頭,盯著樓夕顏修長的十指停留的地方。

手上溫軟的觸感讓樓夕顏一愣,他的手確實找到了很舒服的位置,他的呼吸也因為卓晴漸快的心跳而有些不暢,還有一個月才是婚期,他好像等不了這麼久……

細碎的吻和著紊亂的呼吸,一路往下,落在纖瘦的肩膀上,卓晴倒是沒有抗拒,既然認定了是他,什麼時候發生關係,有什麼區別呢?而且今晚的夜色貌似還不錯,轉過身,卓晴環著他的脖子,櫻唇迎著溫熱的氣息,印上了他的唇……

「夫人!」一聲急促的女聲由園子外一路傳來,不一會已經近在門邊,叩門聲也輕輕響起。

樓夕顏緊握著腰肢的手一僵,呼吸依舊急促,臉色卻因為這突來的打擾而變得陰沉。

這聲音……是夕舞的丫鬟,莫不是那丫頭出了什麼事情?輕拍樓夕顏手,卓晴做了一個「放手」的口型,樓夕顏才不情不願的放開手。

侍衛沒有來報,夕舞應該不會出什麼事,這已經是第二次被不識相的打擾了,樓夕顏想不鬱悶都很難!

打開門,果然看見素兒滿臉愁容的站在門外。

「素兒,什麼事?」

素兒焦急的回道:「小姐她這幾天以來,幾乎都沒吃什麼東西,終日渾渾噩噩以淚洗面,現在都快瘦的不成人形了,奴婢怎麼求怎麼哄,都沒有用,夫人,你去看看吧!」

這丫頭,讓她做做樣子,她也不用這麼徹底吧,待會景颯的鐵石心腸還融化,她先把自已的小命給玩玩了!退後一步,卓晴對著還坐在窗邊,冷著一張臉的樓夕顏笑道:「我去看看那丫頭是怎麼回事。」

「嗯。」樓夕顏低哼了一聲,臉色依舊很差,素兒聽見樓夕顏的聲音不禁一怔,原來少爺在啊艅滬銴~夫人開門的時候,滿臉潮紅的樣子……

她好像闖禍了……

縮了縮脖子,素兒不敢看屋裡的樓夕顏一眼,跟著卓晴的背後一溜煙的跑了出去,只留下樓夕顏一人坐在窗前鬱結。

快到樓夕舞院門的時候,卓晴對身後的素兒說道!「素兒,我先去勸勸夕舞,你去準備點吃的送過來。」

「是。」素兒點點頭,朝著廚房跑去。

心裡想著待會要怎麼和那丫頭說明,她只是要她假裝沒有胃口,不是真的不吃飯!在院門口,卓晴沒有看見景颯的影子,難道他已經離開?

走進院內,屋裡傳來樓夕舞有氣無力的聲音:「你出去,我不想吃。」

「張嘴。」冷硬的男聲毫無感覺的說道。

卓晴腳下一滯,景颯?!

腳步放輕,卓晴不敢走的太近,怕景颯發現,悄悄退到能看見房門的位置瞇眼看去,屋內,樓夕舞有氣無力的趴在桌上,憔悴蒼白的臉色、迷惘無神的眼晴看起來真的不太好,景颯高大的身影就站在她身邊,手裡還拿著一個湯碗。但是因為角度問題,卓晴只能看見他的側臉,燭光下,黝黑的臉色看不出他的表情,只是一貫的冷硬。

把頭別向一邊,樓夕舞蔫蔫的說道:「我不吃,你走開。」

「張嘴!」

這一次,景颯直接勺了一匙湯送到她唇邊,樓夕舞卻並不領情,抬起手一推,瞪著景颯低喘著罵道:「我不吃!我的事情和你沒有關係,不要你管。」

熱湯都灑在了景颯的手上,離得這麼遠,卓晴都能看到他手上不知道因為氣惱還是湯太燙而暴起的青筋,雖然看不清楚他的表情,但是那渾身上下燃起的怒火,卓晴是看的很清楚,她開始有些佩服樓夕舞的勇氣或者說是白目,這個時候,還敢不要命的大呼小叫:「我現在這個樣子,連喜歡你的資格都沒有了,是死是活,又有什麼區別?你走吧,反正你也不喜歡我,又何必還要來管我。你走你走你走……」

「張——嘴——」景颯幾乎是咬牙切齒的低吼,又勺了一匙湯遞到樓夕舞面前。

「我說了我不吃!」這一次,樓夕舞乾脆把湯匙都打翻在地!

湯匙匡當落地,顯然也已經震斷了景颯始終隱忍的那根神經。

只見他忽然端起湯碗,灌了一大口,就在樓夕舞的不解和卓晴的驚訝中,堵上了那張幾天來只會不斷拒絕他的唇。

哦噢∼∼

卓晴眼眉輕揚,不錯嘛,原來冷漠的人爆發起來,也不失激情。

「嗯……」樓夕舞則完全處於呆楞的狀態,一雙明眸睜得大大的,盯著近在眼前的俊顏,腦子一片空白,只能被動的喝下他哺入口的湯汁,直到他退開了,她仍然雲裡霧裡。

「張嘴。」

景颯再次說話的時候,她也只能呆呆的張開嘴,把景颯送到她唇邊的湯一口一口的喝下去。

而那張始終冷硬的臉,也難得的浮現一絲淡淡的潮紅。

素兒端著參湯小菜,才走進小院,就被不知從哪裡竄出來的夫人拉住。

「夫……」才剛張嘴,又被夫人摀住了口。

「噓……」卓晴示意她先出去,兩人一路退到門外,卓晴才放開手,笑道:「小姐已經在吃東西了,今晚不用你服侍,你先退下吧。」

「是。」素兒一頭霧水,看夫人一副篤定的樣子,她也只能訕訕離開。

卓晴心情不錯的回到摘星閣,樓夕顏還是半靠在窗欞的位置,只是手上多了一本書,緩緩抬頭,他的臉色已經恢復如常,看卓晴笑容滿面的樣子,就知道夕舞一定沒什麼事,放下書,朝她伸出手,樓夕顏問道:「什麼事笑得這麼開心?」

走到樓夕顏身邊坐下,把手放在他的掌心,任由他握著,卓晴開心的笑道:「沒什麼,你不用擔心夕舞,她會慢慢好起來的。」

似笑非笑的揚起唇角,樓夕顏笑道:「是不是有什麼事情,我應該知道的,卻沒有知道?」

故作神秘的搖搖頭,卓晴回道:「應該知道的總會知道,要是現在不知道,說明還不是知道的時候!」她可不會現在告訴他,是她讓夕舞用苦肉計的。

握緊掌中的纖指,樓夕顏若是所思的回道:「原來如此。」

她謎一樣的身份,是否也是還沒有到讓他知道的時候呢?

晴兒,千萬不要讓我等太久……

***

清晨

卓晴和樓夕顏在花廳裡用早餐,墨白冷漠的聲音在門外響起:「主子,官府衙差求見。」

「請。」都幾天了,單禦嵐一直沒有新的消息,難不成有發現了?!

「見過樓相、夫人。」進來的是程航,年紀的臉上毫不掩飾的愁雲滿面。

卓晴與樓夕顏對看一眼,程航這個臉色,不會是什麼好消息。果然,他們還沒開口問,程航已經低沉說道:「昨晚又發生了一起案子,大人讓我來請樓相還有夫人前去。」

已經是第四個無辜的女子遇害了,卓晴微瞇靈眸:「受害者的身份是?」

「刑部侍郎吳志剛府上二小姐。」

這次兇手居然直接衝著刑部而來,而且每次下手都於淨利落,難道兇手根本不是一個人,而是一個組織?目的是衝著慶典去的?!樓夕顏陷入沉思。

卓晴低聲說道:「走吧,先過去再說。」

三人匆匆出了相府,卓晴剛準備登上馬車,一連串馬蹄聲由遠及近,極速而來,晨光映照中,兩匹高大的純黑駿馬朝著他們疾奔而來,馬匹速度過快,以致於他們只看見一匹馬上是一個高大的身影,另一匹馬上,似乎沒有人。

樓夕顏拉著卓晴的手,退至相府面前,墨白和程航都已經戒備的上前一步。

很快駿馬已經奔到相府門前,幾乎撞上停在相府前的馬車,駿馬長嘶一聲,停了下來,一高一矮兩個身影敏捷的下了馬。

看清來人,墨白冷冷的退到一旁,程航則愣愣的看著眼前可愛的女孩子,一身黑色勁裝的嬌小女子站在駿馬旁邊,顯得她更加纖弱,高高紮起的髮絲,將她嬌美的面容展露無遺,雖然半邊臉被刀痕所毀,卻絲毫沒有削減她的可愛,反而讓人更加憐惜。

迎上女子的眼,程航又是一怔,想不到這麼可愛的女孩子,居然有一雙如此冷冽的眼,眼中佈滿血絲,看起來一臉倦容,女子直接越過他,走向樓相夫人。而她身後,正是————夙凌將軍?

上篇:第九十一章意外的發現     下篇:第九十三章一屍兩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