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本站原創 錯嫁良緣之洗冤錄 第九十五章貴客臨門  
   
第九十五章貴客臨門

馬車在丞相府門前停了下來,卓晴掀開布簾,就看見門口擺著好幾個大箱子,家僕正在往裡邊搬,走進府內,才發現府中更加熱鬧,人來人往,有的搬箱子,有的搬傢俱,還有的端著花花草草,也不知道要幹什麼。

「你們倆動作快些,別磨磨蹭蹭的,輕點輕點,可別撞壞了,」

「那些花,都搬到翠心庭去,快快快!」

不遠處,薛嫻心正在嚷嚷著指揮,整個丞相府前院鬧哄哄的。

看見卓晴進來,薛嫻心揚起一臉的笑容,迎上去:「靈兒你回來了。」

夕顏是鐵了心要娶這個女人了,她也只能認了!

卓晴皺眉,問道:「這是怎麼回事?」

薛嫻心欣喜的笑道:「相府有貴客臨門!」

貴客?!能稱得上相府貴客的,應該是皇族吧,卓晴輕輕佻眉:「又來一位公主?」

薛嫻心一愣,怎麼可能還是公主,上次朝雲公主的事情,鬧得夕顏和太後都不愉快,哪裡還可能再來一個,穹岳也沒有這麼多公主啊……薛嫻心趕緊搖頭,解釋道:「不是不是,這次來相府的是……」

「好漂亮的姐姐啊。」薛嫻心話音未落,一道清亮的男聲在卓晴耳邊響起,卓晴一驚,回頭看去,入眼便是一張笑的陽光燦爛的臉。

身側的男子,應該是叫男孩吧,十三四歲的樣子,和她差不多一樣高,一身淺紫華服,流金髮冠,一看就是非富即貴的主,讓卓晴有一瞬間恍惚的,是他那張如天使般純潔可愛的臉,男生用可愛來形容有些怪,但是用在他身上再貼切不過了,黑亮的大眼晴,高挺的鼻子,紅潤的唇,一笑起來猶如縷縷陽光拂面,讓人渾身舒爽,不捨得對他說一句重話。

薛嫻心一臉愛憐的笑道:「見過七皇子。」

男孩上前一步,豪不吝嗇自己燦爛的笑容,禮貌的說道:「樓夫人不用這麼客氣,我貿然前來府上叨擾,您不要見怪才好。」

「七皇子說得哪裡話?!您肯賞臉到相府來住,我們高興還來不及呢!」多可愛的孩子,夕顏小的時候也很禮貌,但是總是一副清清冷冷的樣子,一點不可愛,樓夕舞那個潑蠻丫頭就更不用說了,要是能生出一個像七皇子這樣的可愛貼心的孩子,那該多好,怎麼看都讓人喜歡的緊!!

七皇子?!卓晴眉頭又扭在了一起,他不會是燕弘添的兒子吧,但是燕弘添也不到三十,就能生出這麼大的兒子了?!!

男孩似乎很喜歡卓晴,圍著她討好的笑道:「漂亮姐姐,我叫白逸,你叫什麼名字啊?」

漂亮姐姐??這孩子的眼晴沒有問題吧?!兩道那麼大的疤痕他都可以無視……受不了太過熱情的微笑,卓晴訕訕回道:「青靈。」

他叫白逸,那就不是燕弘添的兒子了,那他是誰家的孩子,又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呢?!

「清雅秀靈,好名字!」

他真的很會利用自己的優勢,這樣的俊秀可愛的臉在配上如陽光般燦爛溫暖的笑容,很少有人招架得住吧,卓晴一時間都不知道應該說什麼,只能淡淡的回道:「謝謝。」

「夕顏呢?」他應該回來了吧。

薛嫻心一邊指揮著家僕,一邊隨口回道:「在書房吧。」

前院裡全是人,卓晴有些不太習慣,繞過滿地的障礙物,朝著書房走去。

「青靈……」雙手環在胸前,盯著那道匆匆離開的麗影,黑眸中,閃耀著異樣的光芒。男孩唇角依舊輕揚著,只是此時,卻不再如天使般燦爛溫暖。

走到書房前,門卻是緊閉的,卓晴輕輕敲了幾下,沒有回應,正準備離開,門內傳來樓夕顏清冽的聲音:「進來。」

推門而入,夕顏低著頭不知道在看什麼,神情很是專注,卓晴沒有吵他,在門邊的木椅上坐下,腦中思索著,今日那具屍體的刀口與前幾具屍體的刀口上的區別,吳小姐胸前的刀口略向上一些,而且也比之前的傷口要寬上半寸,兇手是不是同一個人,如果不是,這個案子的兇手為何會對前幾宗殺人案的細節知之甚詳?!

「過來。」卓晴回過神,樓夕顏正含笑的看著她,走到他身側,樓夕顏如往常一般,習慣性的攬著她的腰,把玩著髮絲:「案子有進展嗎?」

「嗯,那個玉珮果然是吳小姐買去了,程航他們還驗出了房間裡的杯子中曾經裝過被下了藥的酒,目前懷疑是熟人作案。單禦嵐已經安排人再查了。」門外還不是傳來些許喧鬧聲,難怪他要關門,卓晴低聲問道:「你這麼急著回來,是為了那個叫白逸的小鬼?」

看來她見過白逸了,有些無奈的點頭,樓夕顏歎道:「你知道他是什麼人嗎?」

卓晴搖頭,她自然是不知道,但是樓夕顏這麼慎審的趕回來,現在還滿臉的無奈,她猜那孩子的身份,必定顯赫。

「目前天下雖然六分,但是大多數都是些小國,以穹岳馬首是瞻,但是燎越不一樣,燎越位處東面,臨近東海,富足強盛,也是唯一能與穹岳相較一二的大國,多年來,兩國搖搖相對,雖然沒有爆發戰亂,但是燎越始終是穹岳的勁敵,而你說的那個小鬼就是燎越國未來最有可能繼承皇位的皇子。」

那就是燎越的儲君了,卓晴疑惑的問道:「他不是七皇子嗎?沒有哥哥?還是說他是皇後的兒子?」長幼有序,古代不都是里長子為太子,就算不是長子,也輪不到第七個孩子吧!

樓夕顏搖搖頭,歎道:「他自然是有哥哥的,只不過不是夭折了就是惡疾纏身。他母親是德妃,外公是先皇禦賜的寧安王,舅舅是刑部尚書,姑母是燎越名將費雲齊的妻子。白逸可謂三千寵愛在一身,燎越王也在準備立他為太子的事情。」

原來是後背有這麼多課大樹可以依靠,為了他可以成為太子,只怕他母親也是使盡了手段吧!那孩子果然大有來頭,但這些都與她無關,她疑問的是:「他為什麼要住在我們家?」即使是來看慶典的,也犯不著住在相府啊?!

我們家!

因為卓晴一句隨口而出的話,樓夕顏一天的不愉莫名其妙的得到了緩解,他喜歡這個稱謂,比相府聽起來溫暖很多。

輕繞著卓晴柔軟的髮絲,樓夕顏漫不經心的笑道:「據說是想更好的領略京城風光,不想悶在驛館裡。」

「實際上呢?」卓晴翻了一個白眼,這個借口也太爛了吧!!好歹想一個聽起來合理一點的解釋吧!

樓夕顏聳聳肩,笑道:「不得而知。」

鬼才相信他會不知道!!輕輕捏著他總是笑的雲淡風清的臉,卓晴冷哼道:「樓丞相,你還真是樹大招風!」十有八九是衝著他來的!

抓下她蹂躪他臉皮的手,樓夕顏苦笑道:「還請夫人海涵。」

看他「可憐兮兮」樣子,雖然是假的,卓晴還是大方的原諒他好了,在他腳上坐下,輕靠在他懷裡,享受著夏日微風的輕撫,卓晴都快睡著了,久久,樓夕顏輕柔的低吟在耳邊響起:「還有一件事要告訴你。」

「嗯?」卓晴仍是閉著眼晴,有些心不在焉。

「昨夜慧妃在宮中行巫蠱之術,意圖謀害皇後,已被收入天牢。」

樓夕顏的聲音聽起來有些凝重,卓晴緩緩睜開眼晴,慧妃與她有什麼關係,除非是牽扯到青楓,卓晴臉色一沉,問道:「然後呢?」

樓夕顏輕撫著她的背脊,安撫她的緊張,低聲回道:「青楓有孕,皇上已經冊封她為——清妃。」

青楓是這麼多年來,第一個只入宮半年,就一躍成妃的女子,這或許是皇上故意為之,同時也說明了這個女子的能耐和野心。

她懷孕了嗎?卓晴總覺得事情有些不對勁:「她與慧妃的事情有牽連嗎?」

「目前還不知道。」後宮中的事情,哪一樣會沒有牽連,只是牽連得多還是少的問題!青楓與慧妃原來是一個陣營,這次的巫蠱事件,她到底參與了多少,又或者根本就是她在主導?樓夕顏心中自有計較,卻不願意讓卓晴知道。

慧妃入獄,青楓馬上封妃,還正好在這個好時機上懷了身孕,也未免太多巧合,卓晴看向樓夕顏,急道:「我想見見她。」

「現在恐怕不行。」

「為什麼?」她是青楓的姐姐,入宮探望應該不違背宮規吧,再說有墨白陪著她,她也不會有什麼危險。

樓夕顏將她環在懷中,安撫道:「皇上一直以來子嗣稀薄,她現在有孕了,可不是什麼人想見就能見到她的,過一段時間吧,等情況穩定一些了,你再去。」

其實也不是不能去,只是現在的青楓與半年前的她,早已不可同日而語,他不希望,晴兒與她走的太近。

卓晴並不知道樓夕顏心中的擔憂,只能點頭回道:「好吧。」

希望青楓在宮裡能平安無事吧。

上篇:第九十四章重要線索     下篇:第九十六章兇手現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