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本站原創 錯嫁良緣之洗冤錄 第九十七章空歡喜一場  
   
第九十七章空歡喜一場

江欣忽然斂下笑容,盯著顧雲,冷笑道:「我說過,我根本沒見過什麼玉珮,你們不相信的話,隨便搜!」

隨便搜?他這麼篤定自信,是故作玄虛,還是他早有準備?!

顧雲面色也隨之一冷,低聲說道:「搜!」

程航與呂晉對看一眼,不明白顧雲為何如此堅定的認定江欣就是兇手,既然江欣都同意搜了,他們就搜一搜吧。

兩人一個在客廳一個在一條布簾隔著的內室裡搜查,期間江欣表情淡定之若,顧雲凌厲的眼卻始終沒從他臉上移開過。

程航翻抖著衣櫃裡的衣飾,一件青白色的物件從衣服間抖落下來,程航一驚,趕緊伸手去接,那物件並不大,在他手中彈了一下,最後還是掉在了地上,清脆的叮鈴聲,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

程航一邊撿起來,一邊尷尬的笑道:「不好意思,弄掉你東西了。」但是當他看清手中的東西時,臉色立變,瞪著剛才還淡定從容現在已經臉色泛青的江欣。

江欣眼晴倏地睜大,死死的盯著程航手中的玉珮,臉色由白泛青,神情明顯狂亂與不信,低叫道:「這……不可能,我明明……」

斜靠著圓桌,顧雲嘴角勾起一抹若有似無的笑意,語氣卻是越發的冷然:「你明明已經毀掉了,為什麼還有一塊,對不對?!」

怔怔的盯著那個冷然凌厲的女子,江欣只覺得渾身發冷!她為什麼會知道,彷彿什麼事情都在她的意料之中,這……不可能!!

江欣的緊張與恐慌,不需要洞察力,誰都能看得一清二楚,呂晉走到程航身邊,接過那塊青白玉珮,上面清清楚楚的雕著一隻憨態可掬的鴛鴦,鴛鴦旁邊的荷葉上,還刻著一朵栩栩如生的桔梗花,與紙上的圖案豪無二致!

想到剛才顧雲對江欣的步步緊逼,她似乎一開始就認定兇手是江欣了,為什麼呢?!呂晉疑惑的問道:「這到底是怎麼回事,你怎麼肯定兇手就是他?」

顧雲也不故弄玄虛,直言道:「第一,他聽到吳絮懷孕之後,臉上出現了明顯的驚恐,一般人最多是難以置信,而不致於會恐懼。所以,他很可疑。第二,他的左手中指和無名指上,有經常握筆留下的細繭,他是個左撇子,而從吳絮胸前的刀口看,兇手也極有可能是一個左撇子。」

程航驚訝的盯著顧雲看,她那天就看了幾眼江欣,居然就能看出他是左撇子?!難道經過她眼中的東西,她都能過目不忘加以分析?太可怕了!不可思議!

「這樣並不能說明他就是兇手。」沙啞的男聲不置可否的冷哼,似乎認為顧雲說的並不是重點。

轉身與靜立在門邊的敖天冰眸相對,顧雲挑眉,他這算是挑釁?一步步朝他走近,近到兩人幾乎貼在一起,顧雲冷聲笑道:「但是可以說明他有可疑!而且他家裡有一樣東西,讓我進一步猜測,他就是兇手。」

顧雲幾乎只到他的胸口,但是她的靠近,竟讓他有一種壓迫感,不自覺的後退了一步,對嬌嬈的臉不感興趣的他,居然覺得她嬌美的臉如此炫目……卓晴微微瞇眼,敖天的臉上劃過的那一抹驚艷,是因為雲嗎?!

「是什麼東西?」程航可沒注意到那邊暗潮洶湧,只急於知道答案。

雖然敖天已經後退一步了,但是兩人的距離還是有些近,她想幹什麼?

!敖天還在猜測顧雲的意圖,顧雲已經半蹲下身子,對著程航和呂晉笑道:「你們不覺得這個門栓很眼熟?」

程航趕緊跑了過去,蹲下來看了一會,眼前一亮:「這個門栓和吳小姐房間的門栓是一樣的。」

「在仔細看看。」顧雲滿意的點點頭,孺子可教!!

仔細的查驗之後,程航奇道:「有淺淺的凹槽?」是的,很淺,不仔細看的話還看不出來。

「為了能讓現場看起來像密室,他必須把門拴放下來,所以他在自己家裡做了無數次的演練,以便做到萬無一失,他算準了門會被撞開,所以他選擇開凹槽固定繩索的位置,正好就是門栓斷裂的位置。」一邊說著,顧雲已經從呂晉手中拿過玉珮,掛著吊繩,玉珮一下一下的蕩漾著,凝視著江欣渙散的眼,顧雲寒聲說道:「江欣,你還有什麼話要說?」

兇案現場的玉珮在他的房裡出現,他還有什麼可以說的?深吸一口氣,江欣終於從慌亂中恢復了一點神智,不解的問道:「從房間裡出來以後,我明明已經把玉珮捧碎了,為什麼還有一塊?」玉珮砸碎之後,與血衣一同燒了,他真的不明白,為什麼還會完好無損的出現在這裡!?

「因為你拿走的那塊,並不是吳小姐原來送你的那一塊,而是她自己的那塊。她買下的,是一對定情用的鴛鴦戲水玉珮,即使她將一塊送給了她的情人,也應該還有一塊,但是我們找遍了她的房間,也沒有發現,這說明,那塊玉珮被兇手拿走了,兇手為什麼要拿走吳小姐身上的東西呢?因為兇手以為,那塊玉珮是他的!所以順手撿走了。會撿走玉珮,又能讓吳小姐不知不覺總喝下被下了藥的酒,也只有那個情夫了。我說的有什麼錯漏嗎?江欣!」

聽完她的話,江欣自嘲的笑了起來,原來玉珮是一對,他以為那天拿走了是自己掉在現場的證據,卻不知,拿走的居然是他殺人的證據?!冥冥中自有定數!手捂著臉,江欣蹲坐在地上。

他這算是認罪了!!呂晉沉聲問道:「其他三位小姐都是你殺的?你為什麼要殺她們?」

蹲在地上久久的不說話,再次抬頭的時候,年輕的臉上已經是淚流滿面:「她們不是我殺的,其實我也不想殺絮兒,我們倆是真心相愛的!我與她本來說好了,等我有了一點成績,就去向吳大人求親,請他把絮兒許配給我,誰知武家忽然要求完婚,她又堅持要我馬上去和吳大人求親,不然就說出我與她早有肌膚之親的事情……這件事如果讓武家知道了,一定不會放過我,而且那時候,我真的不知道她已經懷孕了!!不然我也不會……」

「就算你知道她懷孕也依然會殺了她,因為你最愛的人是你自己,她阻礙了你的前程,就必須死!」江欣聲音哽咽得泣不成聲,卓晴卻絲毫不為所動,親手殺了人,他還有什麼資格來哭泣,訴說他們的愛情?他根本配不上吳絮這朵清純堅定的桔梗花!

「不!」低呵一聲,泛紅的眼如受傷的野獸般,盯著卓晴嘶吼道:「我們是相愛的。」

卓晴毫不留情的冷笑道:「你若真的愛她,又怎麼下得了手?為了掩飾你殺人的事實,甚至選擇了這麼殘忍的方式將她殺死!!這就是你所謂的愛?!」

這樣的相愛未免廉價齷齪了點!

***

提刑府一行人坐在書房的長桌旁,久久的沒有人說話,沒有破案的輕鬆,幾個人都一副眉頭深鎖的樣子。

半趴在長桌上,程航吶吶的歎道:「好不容易有了線索,以為終於破了案,結果居然是空歡喜一場!」

顧雲白了他一眼,笑罵道:「起碼這仵案子破了,也算為吳絮討回了公道,事情總是一件一件去解決的,好高鶩遠只會一事無成!我讓你找的卷宗找了嗎?」

說起這個,程航有來了精神,急道:「找到了,不去找還真沒注意到,原來在最近的六年內,穹岳境內,發生這樣的竊心案,並不止一件兩件,只是都不是這樣的連環兇案,有些破案了,兇徒已經伏法,有些還沒有破案的,也已經是成年舊案啊,現在數一數,居然有十三件之多!」他可是找個十來個衙役,調閱了一個晚上卷宗才找到的!!

卓晴原來還懶懶撐著腮幫,聽了他的話,也打氣精神,問道:「死者都是女性?全部是密室殺人,竊心失血而亡?臉上是否都顯現驚恐神情?」雖然是都是竊心案,卻也不一定就是用一個人所為啊!

「嗯,都是女子。密室殺人的只有兩起,但是都是竊心失血而亡的,卷宗沒有記載死者的神情!」宗卷都是從各地報上來的,仵作的記載和驗屍方式也不同,很難統一。

顧雲食指輕敲桌面,蹙眉問道:「還有什麼共同之處?」

「有。」雖然說有,但是程航的臉上並沒什麼興奮之色:「其中三名女子,當時也在和蘇沐風學琴,或許是巧合吧。」

卓晴和呂晉都是一副失望的表情,顧雲問道:「蘇沐風是誰?」沒聽他們提過?

卓晴訕訕解釋道:「穹岳最有名的琴師,是一個淡漠清冽的男人,教授過很多名門望族之後,這次的三名死者,都是他的學生。但是上次我親眼所見,他有暈血症,而且不像假裝的。」

她相信晴的判斷,但是天下間沒有這麼多的巧合,任何事情都需要查證!!顧雲瀟灑起身,笑道:「既然他有疑點,不管他是不是真的有暈血症,我們都應該會會他,不是嗎?」

上篇:第九十六章兇手現行     下篇:第九十八章怪異的蘇沐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