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本站原創 錯嫁良緣之洗冤錄 第九十八章怪異的蘇沐風  
   
第九十八章怪異的蘇沐風

蘇府

蘇家定居於穹岳國除了京城外最繁華的星封城,這座宅子,不過是蘇家在京城建的別院而已,蘇家不愧為音樂大家,即使只是一座別院,亦裝飾的清雅脫俗,處處透露著一種風雅寧和的氣息。

卓晴一行被請進了大廳,淡淡的梨花木的清香沁人心脾,牆上掛著幾幅水墨畫,只是畫的不是山水,亦非人物,而是天下間最具盛名的樂器,空蕩蕩的廳捨裡,再無其他紛繁縟贅的雜物,整個大廳給人一種清高孤傲的感覺。

顧雲如往常一般,習慣性的環視周圍,在大廳中間走來走去,她以為這種所謂的大戶人家會讓他們等很久,沒想到他們才到一會,一道清如深泉的低吟悠然響起:「青姑娘。」

顧雲回頭看去,精銳的眼不禁微瞇,來人一襲白衣,步履輕盈,猶如一抹清風迎面吹來,俊美的面容,從容的舉止,還有那一雙沉靜深邃的眼,讓他能輕易俘獲所有人的視線,顧雲終於明白,卓晴為什麼會用「淡漠清冽」

來形容他,他就像一片雲霧,給人一種清冷飄忽,聚散無依,淡漠疏離的感覺。

卓晴大方點頭,笑道:「蘇公子,你的身體好點了嗎?」

蘇沐風微笑回道:「多謝姑娘,我沒事。」

顧雲犀利鋒芒的眼神,沒有幾個人能忽略,蘇沐風看向站在客廳中,盯著他看的女子,風度很好的朝她點點頭,只是唇角揚起的笑容淡的幾乎看不見。

這個人很有意思,你不會覺得他沒有禮貌,但是絕對不可能感受到他的熱情,卓晴笑道:「她是我妹妹,青末,這兩位是提刑府的官差。」

蘇沐風看向另一側的兩人,臉上並未露出驚訝或者不耐,只是平靜的問道:「幾位到訪有什麼事嗎?」

呂晉起身,拱手以禮,才禮貌的說道:「蘇公子,冒昧打擾,請您見諒,前幾個案子的死者都曾經是您的學生,所以我們有些問題想要詢問一下。」蘇沐風並不是朝廷中人,名聲卻是極好的,面對著這樣風度儒雅的人,誰都忍不住會尊敬吧!

蘇沐風輕輕點頭,回道:「二位不用客氣,請問吧。」

「公子給幾位小姐上最後一堂課的時候,她們有什麼奇異的地方嗎?」

「沒有。」蘇沐風回答的冷靜簡潔。

「公子給她們授琴多久了?」

「司小姐和李小姐各教授了三節課,郡主只教授了兩節課。」沉靜的臉色淡定從容,蘇沐風甚至配合的說道:「幾位需不需要蘇某教授過何人的名單,若是需要,明日一早我讓家丁送到提刑府。」

「這……」蘇沐風如此配合,呂晉倒有些不好意思起來。

「這正好!」顧雲清亮的聲音顯得有些逼人,一步步走近蘇沐風,顧雲冷聲問道:「作為她們的老師,你對她們的死,有什麼感覺?」

迎視顧雲,蘇沐風並沒有因為她不是衙門的人而迴避或者惱怒,臉上仍是那總淡淡的,沒有太多表情的漠然,回道:「很震驚,希望能盡快找到兇手。」

顧雲明眸微閃,這人的表情太過平靜,平靜到她幾乎看不出他在想什麼,或許她是遇到對手了,已經走到蘇沐面前,顧雲繼續發問:「你對兇手的殺人手法有什麼看法?」

「我並不知道兇手是如何殺人,沒有什麼看法。」蘇沐風語氣平緩,神情自然,回答每一個問題似乎都天衣無縫,顧雲繼續逼近,卓晴起身,想拉住顧雲,她今天似乎有些過分了。

卻不想卓晴一站起來,正好踩到顧雲的裙擺,顧雲只專注在蘇沐風身上,一時沒有留意,一個踉蹌就朝前面撲了過去,好在她反應快,立刻抓著蘇沐風的手穩住身形才不致於摔倒。

站直身子,顧雲抱歉的說道:「對不起。」

剛想收回手,卻發現手下的胳膊微顫抖著,抬眼看向蘇沐風,一直冷漠平靜的臉,顯示出了刻意隱藏的緊張與慌亂,顧雲微怔,她只是扶了他的手一下而已!?

卓晴剛想上前詢問她怎麼樣,卻見顧雲身子一軟,依靠在蘇沐風身上,低叫道:「我的腳好像扭傷了。」

這樣就扭傷了?!不可能!就算真的扭傷,顧雲也不可能賴在一個男人懷裡不起來,卓晴退後一步,靜觀其變。

顧雲能感覺到,當她軟到在他懷裡的時候,蘇沐風明顯一僵,將她推向一旁的木椅,力道也頗大,身聲音也顯得僵冷:「姑娘請坐。」

顧雲眸中厲光一閃,不僅身體完全還在他懷裡,手也放肆的環著他的腰,故作嬌嗔的叫道:「好痛,我走不動,你扶我過去吧。」

蘇沐風徹底無措了,修長的十指拔開顧雲環著他的手,臉色由一開始的漠然變得冷冽,這時,一道凌厲的低吼聲由門外傳來:「你們拉拉扯扯幹什麼?!」

朝低呵聲傳來的方向看去,一個三十來歲女子朝著他們大步行來,女子一襲暗藍長裙,髮絲結成一個高聳的雲鬃,上面別著幾支別緻的純銀長簪,嬌美的面容,清瘦高挑的身材,絕對是一個大美女,只是她眼眉間盡似惱怒之色,一雙鳳眸死死的瞪著顧雲,一副怒火中燒的樣子!

看清來人,蘇沐風恭敬的叫道:「馨姨。」

女子看也沒看他一眼,直接走向顧雲。「腳扭傷了是吧,我扶你。」話音未落,女子一把抓住顧雲的手臂,把她從蘇沐風身邊扯了過來,力道之大,讓顧雲眉頭微皺。

幾乎是被摔在了離蘇沐風最遠的木椅上坐下,顧雲不動神色的觀察著這位忽然冒出來的「馨姨」。

鳳眼冷冷的掃了一眼程航和呂晉,女子不耐的哼道:「你們還有什麼要問要說的,麻煩快一點,沐風還有很多其他事情要做!」

程航和呂晉對看一眼,又看看卓晴,卓晴對他們輕輕搖頭,這時,顧雲忽然站起身,朗然一笑,回道:「沒什麼要問的了,打擾兩位,告辭。」

說完顧雲朝著門外瀟灑走去,腳哪裡有半點扭傷的樣子……一行人出了蘇府,外面已是暮雲滿天,入目的嫣紅如夢似幻,美得讓人不忍移開視線,只是夕陽再美也是枉然,不久後的黑暮將淹沒它所有的光華。

伸了伸腰,程航挫敗的低歎道:「又白忙乎一個下午!」

「那倒不見得。」卓晴忽然不輕不重的丟出一句話,程航猛地回頭,看向卓晴,只見她與顧雲對視一眼,兩人皆淡笑不語,程航剛要開口問,呂晉手搭著他的肩膀,說道:「回去再說。」

***

回到提刑府,顧雲還沒坐下,程航已經急不可耐的追著她問:「蘇沐風有沒有問題啊?」他覺得青末身上有一種奇特的能力,似乎只是看,她就能從一個人的臉上分辨出一些什麼東西來,這太厲害了,如果她願意教他的話,他不介意叫一個看起來比自己小得多的女孩師傅!!

在木椅上悠然落座,顧雲拿起長桌上的水杯,又慢悠悠的拿起瓷壺,倒了一杯水,遞到卓晴面前,再慢悠悠的拿第二個水杯,程航等不及,直接端著瓷壺,給她倒上水,急道:「他到底有沒有問題?」

「有。」看在他這麼慇勤的份上,顧雲也沒有吊他胃口。

「他是兇手?」程航眼前倏地一亮,呂晉也是心下一怔,盯著顧雲看去。今天發生什麼事情了嗎?他們怎麼沒有看出什麼問題?

顧雲大方的搖頭:「不知道。」她只是說蘇沐風有問題,可沒說他是兇手啊!

程航與呂晉對看一眼,面面相覷,不是她說蘇沐風有問題得嘛?!

他們對雲,有些盲目崇拜了吧,卓晴失笑,問道:「他有什麼問題?」

杯中的水一飲而盡,把空杯遞到還抱著瓷壺不放的程航面前,顧雲聳聳肩,笑道:「他對女人的態度很奇怪,她那個阿姨也很奇怪!」

就這樣?!一邊給她倒水,程航一邊不給面子的笑道:「人家是謙謙君子,對忽然『投懷送抱』的女人自然是要保持距離的。」剛才她也太過了吧?!雖然蘇沐風確實風雅不凡,氣質幽然,她也用不著這麼心急啊!再則,她好歹也是夙將軍的人!相較之下,夙將軍冷傲不羈的男子氣抿比蘇沐風要來得吸引人吧,真不知道女人想什麼?!

冷眸白了程航一眼,顧雲沉聲問道:「他表現出了禮貌、疏離、侷促,甚至是厭惡都是可以理解的,但是他為什麼會恐慌?!這不奇怪嗎?」

恐慌,有這麼嚴重嗎?!他真的沒有看出來,程航努力的回想著蘇沐風的當時的神情,呂晉則是直接問道:「他恐慌又能說明什麼?」

顧雲不置可否的一笑:「不知道。」恐慌只能說明一種情緒,的確不能說明什麼。

看向卓晴,只見她握著杯子放在唇邊,也不喝,眉頭輕蹙,不知道在想些什麼,顧雲低聲問道:「你是不是想到了什麼?」

緩緩放下杯子,卓晴回道:「我記得,夕舞被襲擊的那天,她也是這樣和蘇沫風有過身體接觸,晚上就出事了。」

本來她並沒有注意,但是剛才顧雲說起身體接觸這件事,她也覺得蘇沐風對於別人的碰觸反應有些過激,尤其是女性!

卓晴話音才落,程航立刻站了起來,留下一句「我去查!」人影已經閃出了門外。

顧雲唇角輕揚,這人雖然有些急躁,行動力與求知慾倒很值得肯定!

雙手環在胸前,卓晴一臉的寒霜,冷哼道:「如果說兇手是他,那麼暈血症就是他在我面前的表演而已!」

輕拍卓晴因為氣惱而緊繃的肩,顧雲勸慰道:「也不是沒有可能,在提到三名死者的時候,他臉上沒有絲毫的愧疚、慌張或者說得意,都沒有,不是一個兇手應該表現出來的狀態,這只能說明,要不就是他的演技真的很高,要不就是,我們猜錯了!」

如果,她們沒有猜錯,那麼蘇沐風將會是她們的一大挑戰!

***

一個時辰後天已經完全黑了,書房裡點著幾盞油燈,三個人各據一方,翻看卷宗。

一道勁瘦的身影旋風般的衝進屋內,抱著瓷壺水杯,猛灌了好幾杯,程航才算緩過勁來,他的腿都快跑斷了!!

呂晉急道:「怎麼樣?」

胡亂的抹了一把汗,程航一邊喘著一邊欣喜的點頭回道:「據三位小姐的貼身丫鬟所言,她們遇害的前一天,確實都見過蘇沐風,而且都有或多或少的身體接觸。」

果然!!

卓晴打了一個響指,說道:「蘇沐風的學生,只有這幾位小姐遇險,或者正是這個原因!」

程航忽然想到了什麼,低叫道:「如果真的是這樣的話……他今晚的目標就是……」

三人直直的看著低著頭翻看卷宗的顧雲,只見她緩緩抬頭,明眸輕揚,滿臉興奮的笑道:「我!」

上篇:第九十七章空歡喜一場     下篇:第九十九章夜襲顧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