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本站原創 錯嫁良緣之洗冤錄 第一百零二章悲慘的蘇沐風  
   
第一百零二章悲慘的蘇沐風

卓晴上前一步,微笑道:「蘇公子。」

蘇沐風依舊是那樣淡然的回以一笑,直言道:「你們想問什麼就問吧。」

卓晴也不再寒暄,問道:「你知道昨晚發生了什麼事情嗎?」

緩緩搖頭,蘇沐風坦然回道:「他們說,我昨晚襲擊了你,我就是那個竊心狂徒。」他說的很平靜,這種平靜讓人很驚訝,如果說你根本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卻忽然就被說成是殺人犯,就算再冷靜淡然的人,也應該要抗議吧!

卓晴不動聲色,繼續問道:「你自己覺得呢?」

「或許是吧,昨晚的事情,我沒有印象,但是我醒來的時候,在刑部大牢是不爭的事實。」這些年來,他經常不記得自己做過什麼,醒來的時候,不是在一些奇怪的地方,就是身上莫名出現傷痕,他自己也覺得自己有問題,只是不知道,原來他竟然就是那個殺人狂魔。

忽然想到什麼,蘇沐風有些焦急的看向顧雲,臉上也終於有了除平靜外的神色:「你們既然認定了我是兇手,那麼可以放了馨姨了嗎?」

「不行。」顧雲堅定的回道。

「為什麼?」兇手既然已經是他,馨姨就是無辜的!

顧雲低歎一聲,如實說道:「她早就知道,兇手是誰,卻執意頂罪,已經犯了包庇罪。」

「包庇罪?」蘇沐風沉吟了一會,背靠著石牆,輕輕低喃道:「好吧,起碼她不用死了。」

他臉上過於放鬆的神情讓卓晴感到一絲不安,急道:「你沒有什麼要說的了嗎?」雙重人格並不是他一個人的錯,他真的不打算為自己爭取了嗎?

「沒有,要如何定罪,隨你們吧。」說完,蘇沐風緩緩閉上眼晴,不願再與她們說下去。

他的回答,果然還是讓卓晴失望了。

兩人對看一眼,還是退出了監牢之外,卓晴昨晚就預感到事情或許會演變成今天這樣的局面,卻不曾想,蘇沐風居然願意對自己一無所知的罪責一併承擔,她真不知道是應該佩服他,還是應該罵他一頓。

在牢門沉默了很久,顧雲手搭上卓晴的肩膀,歎道:「我們先去找古月馨,弄清楚事情的緣由再說。」

「嗯。」也只能這樣了,蘇沐風這裡,只怕是不會給她們答案的。

掃了一眼卓晴纏著繃帶的手,顧雲擔心的問道:「你的手真的沒事?」

昨晚那驚險的一幕,不僅把樓夕顏嚇壞了,她也嚇出了一身冷汗!

晃晃靈活自如的手指、手腕,卓晴笑道:「有事我還會在這?」

顧雲聳聳肩:「也是。」樓夕顏應該比她還要緊張才是!畢竟再過幾天,就是他們婚禮的日子了,說來樓夕顏也算縱容晴的了,都快到大喜之日了,還容許她整天往外跑。

兩人一路閒聊,來到了關押古月馨的監牢,看到是她們,古月馨倒也沒有給她們臉色看,只是半坐在石床上,冷冷的問道:「你們來幹什麼?」

顧雲率先跨入獄中,不輕不重的緩緩說道:「來告訴你一個好消息,昨晚我們已經抓到了真兇,你可以不用……」

果然,顧雲話音未落,古月馨已經急得從石床上站了起來,盯著顧雲,急切的叫道:「你們抓了誰?」

「蘇沐風。」顧雲刻意說的緩慢而清晰。

「不。」古月馨衝向顧雲,顧雲靈活的一個閃身躲過了她的手,古月馨明顯已經慌了神,急道:「你們抓錯人了,沐風他不是兇手!!他是無辜的!」沐風這孩子,為什麼不走!!為什麼不走啊斜靠著靠門,卓晴冷冷的說道:「他不是兇手,誰是兇手?」

古月馨渾身一震,嘴長了又合上,合上又張開,幾次之後,彷彿渾身的力量都被抽空了一般,古月馨頹然的跌坐在地上,仍然說不出一個字來,她要如何去解釋呢?就算她說出來,又有多少人會相信她的話?!!

她果然是知道的!!卓晴肯定這一點,進入監牢,古月馨身邊蹲下,卓晴牽著她的手,輕聲問道:「那個和蘇沐風共用一個身體,在他受到女子碰觸後就會想要殺人的男子,他是誰?怎麼樣才能見到他?」

「你?」卓晴話音才落,古月馨立刻如遭電擊一般收回手,佈滿血絲的眼驚異的盯著卓晴,她怎麼可能知道……怎麼可能?!

她的反應鼓舞了卓晴,輕柔的一笑,卓晴繼續說道:「你不用覺得奇怪,我知道蘇沐風的身體裡,住了兩個截然不同的靈魂,人不是蘇沐風殺的,是另個一個人殺的,他是誰?他叫什麼名字,你見過他,對不對?」

眼神閃爍的低下頭,古月馨內心很是掙紮,她是否能相信眼前的女子呢?她是怎麼知道沐風的事情,沐風他到底怎麼樣了?!

看出她心中的彷徨,顧雲再次丟下了一句重話:「你不肯說,我們就幫不了蘇沐風。他必死無疑!」

古月馨驚得再次抬起來頭,眼眸在兩個奇異的女子間來回審視了好一會,終於,才彷彿下定了決心,幽幽的歎道:「這件事件,從一開始就是個錯誤!二十多年前,我二姐與沐風的父親蘇斬意一見鍾情,但是那時,蘇斬意早就已經有了正室和兩房小妾,奈何兩人情根深重,二姐不顧家人強烈反對,執意嫁入蘇家,成了蘇斬意的妾室。兩人感情確實很好,蘇斬意對二姐也呵護有加,不久後,就生下了沐風,蘇斬意在家時,正室和其他妾室自然不敢對二姐怎麼樣,但是蘇斬意總有出門的時候,那時總免不了些紛爭刁難。

二姐的悲劇也是沐風的悲劇就發生在沐風十歲那年。」

卓晴和顧雲對看一向,猜測她應該會將出實情,兩人隨性的在古月馨身邊盤腿而坐,靜靜的聽著她的說辭。

「那年蘇斬意入京,並不在家,正室娘家的幾個孩子到蘇府上玩樂,沐風從小就長大極其俊俏,那幾個孩子主動找他玩,誰知他自小就是那含羞冷漠的性格,他的不搭理惹惱了正室的小侄女,說什麼也要沐風陪她玩,拉扯間兩人雙雙滾在一起,衣衫也亂作一團,聽見喧鬧,丫頭們看見躺在地上的兩人,就慌忙叫來了正室。」

說到這裡,原來還一臉歎息的古月馨臉上忽然一變,口氣也略顯得憤懣起來:「看到大人們都來了,小姑娘死也不會承認是自己拉著沐風不放,哭鬧著硬說是沐風對她動手動腳意圖不軌,其他的幾個孩子也不敢說出真相,紛紛指責沐風,沐風百口莫辯,正室好不容易抓住一個理由,自然不會放過,要用家法,杖責五十!一個十歲的孩子,哪裡經得起杖責五十!!二姐求情了好久,正室仍是死咬著有辱門風不放,被打了十下,沐風已經快要暈厥,二姐只能趴在沐風身上,替他承受了另外四十下。二姐醫術雖然高明,身體確是極弱,撐了三天就去了,我趕到的時候,沐風一直昏迷不醒。一氣之下,我將沐風抱回了古月家。」

居然將人活活打死?!顧雲的手也不自覺的握成了拳頭,卓晴相對平靜許多,沉聲問道:「蘇沐風從那時開始,就有了雙重人格??」

眼看著自己的母親為了救他而死卻無能為力,這樣的刺激,促使他人格分裂也不是沒有可能。尤其這是他年幼的經歷,對他性格的形成會起到決定性作用!

疑惑的看了卓晴一眼,古月馨搖搖頭,繼續說道:「我們並不知道什麼是你所說的雙重人格,一開始只覺得這孩子很怪,早上的時候看起來和平時沒什麼兩樣,他甚至不記得我二姐是怎麼死的了,為了不讓他太難過,我們只能騙他說,二姐是病逝的。到了晚上,他就變成了另外一個人,他暴躁,陰狠、滿身戾氣,心中充滿怨恨,他找了所有古月家的武學典籍,拚命的練習,好幾次都差點走火入魔。沒辦法,家中的長老怕他把小命給折騰掉,開始教授他習武,白天和晚上的他,截然不同,為了分辨他們,白天的他我們叫他沐風,夜裡的他,我們叫他希風。就這樣過去了五年,這五年間,希風的武功越來越強,沐風的琴藝也越來越高,越往後,希風就很少出現了,我們還以為,這孩子的怪毛病好了,也因此,在蘇斬意求了六年之後,古月家終於同意,讓沐風回去。」

原來他叫希風!!雙重人格其實是比較普遍的人格分裂狀態,兩個人格都是獨立存在的,蘇沐風這個案例看來,他並不知道希風的存在,而希風則自詡為沐風的守護者?!

「後來只要有年輕女子接觸沐風,晚上希風就會出現將人殺死?!」

「嗯,在希風心中,那些對沐風拉拉扯扯的所謂的大家閨秀,全部都是做作的賤女人,全部都該死!」古月馨微閉著眼,她心中的痛苦自然不言而喻。明知道他有這樣的毛病,卻不能阻止他,幫助他,才會落得今天這樣的下場!

想到昨晚那雙連她都差點抗拒不了的眼眸,卓晴問道:「我想知道,他的催……他的幻術是誰教他的?」他的老師,必定是催眠大師才對,為什麼沒有早點發現並且幫助蘇沐風治療呢?!

說起這個,古月馨更是愁容滿面:「沐風其實不會幻術,會幻術的,是希風。古月家的族人,每一代中間,都有一個人天生就有銀灰色的眸子,他們的幻術是天賦,這一代,居然出現在希風身上,不知道是緣還是孽!」

天生的?!天啊!居然還有這種事!

古月馨忽然抓住顧雲和卓晴的手,這個一直以來都驕傲無比的女人,此時已經淚眼迷離:「我知道,不管是沐風還是希風,在你們看來,都是同一個人,他就是殺人兇手,但是在我看來,他們都很可憐,尤其是沐風,他或許根本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你們能不能幫幫他吧!!」

哽咽的哭聲聽得兩人都有所動容,尤其是剛才看過渾身上下被鎖鏈牢牢捆綁,卻還能笑得淡然的蘇沐風,她們又豈會不想幫他呢?但是這裡不是現代,可以給他做個精神鑒定,確實他屬於精神分裂,或許還可以免於一死,在這個時代,會有人相信嗎?就算相信了,畢竟他殺的都是達官顯貴之女,沒有會放過他!

顧雲和卓晴同時陷入了沉思。

上篇:第一百零一章真兇落網     下篇:第一百零三章婚禮的前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