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本站原創 錯嫁良緣之洗冤錄 第一百零五章婚宴風雲(上)  
   
第一百零五章婚宴風雲(上)


花轎晃蕩了最少兩個小時,終於停了下來,好在轎子寬大,卓晴到沒有悶壞,就是被一路上的鞭炮聲和鐘鼓聲刺激得幾乎耳鳴,只聽見轎外一聲吆喝:「新娘子進門了!!」

轎簾也在此時被輕輕掀開,卓晴抬眼看去,樓夕顏臉上依舊帶著清爽的笑容朝她伸出手,絲毫未見疲乏之態,卓晴忽然有些佩服起他來!

卓晴伸出手,由他牽著下轎,相府門前一樣擠滿的人,本來恢宏大氣的門楣上,掛滿了大紅燈籠,隨處可見的紅綢,鞭炮留下的殘紅,將相府妝點得喜氣洋洋。

最耀目的,自然要數正門前一個大大的長方形火盆,火紅的木炭還在啪啪作響,卓晴暗歎,這不是讓她拖著長裙跨過去吧?!

「新郎新娘跨火盆,百年好合紅紅火火!」

果然!媒婆的吆喝宣告了他們的命運,好吧,跨就跨吧,好在她的嫁衣還不算繁複!應該能跳過去。

卓晴大方的抓起裙角,準備衝過去,一道清亮的調侃聲大聲的嚷嚷道:「不是應該新郎抱著新娘過火盆的嗎?這麼烈的火苗,可別燙傷了新娘子哦!」

卓晴側頭看去,古靈精怪的白逸對她眨巴了一下眼晴。

「是啊是啊」

「樓相抱夫人進去吧!!」

有人起哄,自然有人迎合,一時間,熱鬧的大門外,不管是老百姓還是達官貴人,全都跟著鬧騰起來。

放下手中裙擺,卓晴訕笑的看向樓夕顏,這可是群眾的呼聲哦!

樓夕顏大笑著拱手,在卓晴還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只覺得腳上一輕,已經被樓夕顏攔腰抱起,家僕們也趕緊上前,提起他的衣角,輕鬆的一躍,樓夕顏抱著她越過了火盆。

門外少不得又是一通叫好。卓晴輕靠在他胸前,還能感受到他笑的時候震動的胸腔,今天他似乎真的很開心,對於眾人的起哄他幾乎照單全收,平日裡淡淡的淺笑今日都化成了酣然的大笑,這樣的他,她還真有些不習慣,那種洋溢的興奮感讓她的心也暖暖的。

樓夕顏抱著她走向正廳旁的雅間,人群起哄著還想跟過來,薛嫻心趕緊攔住,笑道:「好了好了,要鬧新房還得等到晚上才行呢!辛苦大家了,都到前廳去吧,那裡準備了酒菜。」

這間雅間是樓夕顏為她準備的拜帖前的休息室,裡邊擺著各式的糕點和酒水,樓夕顏才將她放下地,卓晴立刻迫不急待的掀開蓋頭,扇起風來,這東西蓋幾個小時還真不是一般的難受!!

她這樣豪邁的舉動引得身後的丫鬟低低的笑了起來,樓夕顏倒是沒有說什麼,接過她手中的蓋頭放在一旁,牽著她走到矮幾前,溫柔的說道:「你歇會,吃點東西,一會拜堂的時候丫頭們會過來請你,要是太累了,就瞇一會。」

「嗯,好。」點點頭,她現在比較想睡一覺,一大早折騰到現在。

薛嫻心急急的趕過來,看到兩人還在閒聊,急道:「夕顏,你也快出去,外面還有很多賓客等著你招呼呢」想不到這些官員都來這麼早,真是的,忙的她恨不得多長出幾隻手腳來!!

緩緩起身,樓夕顏輕拍著她的臉頰,笑道:「我先出去了。」

看他今天格外亢奮的樣子,卓晴拉住他的手,說道:「你也要小心身體,不要喝太多酒!」外面那些人那麼愛起哄,他要是不節制一點,估計都不用等待拜堂,他就先倒了!

樓夕顏一臉認真的回道:「是,夫人。為夫一定謹記!!」

卓晴白了他一眼,樓夕顏大笑著出了雅間。

對桌上的糕點不感興趣,卓晴在旁邊的軟榻上躺著閉目養神,心裡奇道,顧雲去哪裡了?!

***

花轎走到丞相府前的時候,看那人潮洶湧的樣子,顧雲就決定離開了,晚上過來喝杯喜酒就好,她懶得再湊這個熱鬧了!

顧雲走回將軍府,在門口正好與夙羽迎面而過,顧雲並來沒打算理他,但是夙羽看見她時一臉驚訝:「你……你怎麼回來了?」

顧雲停下腳步,低哼道:「我不能回來嗎?」晴結婚又不是她結婚,她還不能開個小差啊看她臉色不太好,夙羽皺了皺眉,低聲問道:「是不是丞相府出了什麼事情?」

顧雲眼眸微瞇,夙羽今天很奇怪?!不動聲色的看著他,顧雲問道:「丞相府會出什麼事情?」

顧雲連著兩個問句,讓夙羽不知道她到底是知道還是不知道,只能訕訕笑道:「沒,沒有啊!我就順便問問!」如果她不知道,那他豈不是多嘴了!!

顧雲冷冷的盯著他,夙羽渾身不自在,抬腳就想出門去,一直纖手攔住了他的去路,顧雲逼問道:「你在慌什麼?」丞相府要出什麼事情,顯然夙羽知道,那就是與將軍府有關!!

「慌……我哪有慌!!開玩笑!」想起上次自己說謊被她一眼就識破了,夙羽嚥了嚥口水。

果然,他的故作鎮定還是讓顧雲看出了異常,心裡擔心卓晴會出什麼事情,顧雲急道:「發生了什麼事?!」

「我……我不知道!!」堅持的搖頭,夙羽背過身子,又朝著將軍府裡走去。他真是犯賤,沒事找事的去招惹這個難纏的女人!!

一把抓住夙羽的肩膀,顧雲那裡肯放過他,厲聲叫道:「說實話!」

夙凌挫敗的轉過身,哀歎道:「我真的不知道,今天一早大哥不是被宣入宮了嘛,剛才二哥也被火急火燎的招進宮去了。我聽說,二哥抓回來的那兩個亂賊頭目,入了京城之後,一口咬定……」

說道這裡,夙羽停頓了一下,迎著顧雲逼問的眼,拍拍腦袋,夙羽還是低聲說道:「當年與他們勾結,策劃黃金案的,正是樓相父子!」

「什麼?!」顧雲驚得抓著夙羽的手一震,這……這不可能吧!不是說她多麼相信樓夕顏父子的為人,而是圍剿亂賊的時候她也在場,當時確實有跡象表明,亂賊與朝中大臣有勾結,但不應該是樓夕顏父子才對!!樓穆海在圍剿亂賊這件事上,可以算的上功不可沒!

思索了一會,顧雲問道:「他們拿出了什麼證據?」

夙羽無奈的搖搖頭:「大哥和二哥都被招進宮了,我也不知道二哥帶回來什麼證據!」他會知道這件事,還是偷聽到前來傳旨的刑部官員和二哥說他押解回來的犯人一口咬定是樓相父子與他們勾結,讓二哥立刻入宮!

其實亂賊的口供並不是最重要的,樓夕顏身為一國之相,絕對不可能因為幾個小賊的口供就被打倒,最重要的是,他們拿出了什麼證據,還有,如果這是他們朝中的同黨刻意陷害,裡應外合!樓夕顏要面臨的壓力將更大!



顧雲放開夙羽,轉身出了將軍府,夙羽急著跟了上去:「你去哪?你可不能去告密啊!」這件事情到底是什麼情況他們也不清楚,一切都是他偷聽到了那麼一點點線索,如果一切都是一場誤會,她去胡說八道一番,豈不是要被人恥笑,如果事情真的與相府有關,她這樣通風報信,被查出來,罪名也不小顧雲厲眸微瞇,冷聲回道:「我自有分寸!」

心裡還是放心不下,夙羽跟著顧雲來到了相府。

***

相府外聚集的老百姓已經散得差不多了,相府內,都是前來觀禮的皇親國戚,各級官員,雖然沒有早上的時候人多,卻也一樣把相府擠得水洩不通了。

顧雲急著找卓晴休息的房間,遠遠的看見正廳處擠滿了圍觀的人,瞇眼看去,只見樓夕顏牽著卓晴一路往正廳走去。

顧雲推開眾人,好不容易走進了正廳,就聽見禮官大聲叫道:「新人拜堂!」

樓夕顏眼神清明,臉色卻已經有些泛紅,估計是喝了不少酒,在正廳站定,顧雲準備等他們拜了堂,再找晴說這件事情!

「一拜天地!」

禮官高亢的聲音長長的響起。

新人對著蒼天深深的鞠了一躬。

「二拜高堂!」

轉過身,高堂的位置上,一邊坐著樓穆海,一邊坐著青靈的大伯父。樓穆海臉上依舊看不住多少歡愉之情,但是好歹也是唯一的兒子大婚之日,即使這個兒媳婦他不喜歡,卻也沒刁難他們。

兩人對著雙方家長深深鞠了一躬。

「夫妻……」

話音才剛起,一道更為威嚴的男聲打斷了這最後一拜。

「聖旨到!」

眾人回頭看去,只見夙凌與單禦嵐一同前來,手中捧著明晃晃的聖旨,所有人都以為,是皇上未能親自前來,下旨祝賀樓相大婚,眾人紛紛放開一條道,讓二人順利進入前廳。

顧雲與身後的夙羽對看一眼,夙羽感覺搖搖頭,在她耳邊低聲說道:「稍安勿躁,先看看再說!!」

樓夕顏鳳眸微瞇,似乎已有所感,只是臉色依舊平靜,對著夙凌與單禦嵐微微拱手。

樓穆海豪氣的哈哈大笑,說道:「夙將軍,單大人,還以為二位趕不上這杯喜酒了呢!」他一向是敬佩夙家軍的,這次圍剿亂賊,得以與夙家軍並肩作戰,他一直覺得十分過癮!對夙凌的印象更是好上加好!

夙凌與單禦嵐臉色都有些僵,低笑道:「老將軍客氣了!」這杯喜酒只怕他們是喝不到了!!

輕咳一聲,單禦嵐朗聲說道:「樓相接旨。」

正廳中一干人等全部跪下,鐘鼓之聲也停了下來,人滿為患的正廳一瞬間變得異常的安靜。

單禦嵐拿著聖旨,久久,才朗聲宣讀道:「奉天承運,皇帝詔曰:西北亂賊全數圍剿,叛賊供認與樓氐父子結黨勾結,偷盜國庫,意圖謀反,今命提刑司單禦嵐、鎮國將軍夙凌共同審理此案,樓氏父子收監入獄,不得有誤,欽賜!」

收監入獄!!

這……怎麼可能?!

偌大的正廳再次陷入死寂一般的靜默之中,沒有人知道應該如何去反映,誰會想到盛極一時的樓夕顏,說入獄就入獄了?還是在他大婚之日!!皇上到底在想些什麼?!

顧雲心跳極快,對方到底出具了什麼證據?!讓燕弘添下旨將樓夕顏收監入獄!!

這一幕真的很戲劇性,穹岳的皇帝居然將樓夕顏下獄了!太好玩了。白逸黑眸微瞇,不著痕跡的打量著樓夕顏,相較於眾人凝重的臉色,他表現得異常的平靜,彷彿馬上要下獄的不是他一般!傳說樓夕顏沉穩自持,泰山崩於前依舊面不改色,今日看來所言不虛!還有夙凌,他今天也是第一次這麼近距離的見識這位聞名天下的戰神!

樓夕顏、夙凌這兩個男人絕對是燎越稱霸天下的一大障礙!

樓穆海回過神來,立刻暴怒道:「荒謬!這絕對是誣陷!!我立刻跟你們走,與那群亂賊當面對質!」樓家一門忠烈,豈容人詆毀!!

樓夕顏始終沉默不語,單禦嵐只能上前一步,做了一個請的姿勢,說道:「樓相,聖意難為,得罪了!」

「等等!」素手輕揚,嫣紅蓋頭幡然落地,一道清冷的女聲悠然響起。

上篇:第一百零四章接親     下篇:第一百零六章婚宴風雲(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