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本站原創 錯嫁良緣之洗冤錄 第一百零六章婚宴風雲(下)  
   
第一百零六章婚宴風雲(下)

「等等!」素手輕揚,嫣紅蓋頭幡然落地,一道清冷的女聲悠然響起。

新娘子當眾自揭蓋頭畢竟還是少數,而她素淨的臉上居然脂粉未施,臉上的疤痕更是絲毫未加掩飾,整個人看起來雖然不似一般新娘子那般嬌艷柔美,但是那絕美傾城的五官,清冽孤傲的氣質仍是讓在場的眾人倒吸了一口涼氣。

單禦嵐與卓晴比較相熟,也敬佩這個女子的智謀,微微拱手,單禦嵐問道:「夫人還有什麼事嗎?」

踏著緩慢卻沉穩的步伐,走到夙凌與單禦嵐中間,卓晴揚聲肅然問道:「夙將軍,單大人,還差最後一拜,這親就算成了!青靈斗膽,請二位寬限半刻鐘的時間,不知可否?」

夙凌與單禦嵐對視一眼,沒想到這女子竟然有這樣的要求,樓夕顏入獄的罪名是謀反,這可是要誅九族的不赦之罪!如果他們沒有成親,她或許還有逃跑的機會,今日一旦禮成,她再無脫身之路!簡直就是自尋死路啊但是面對著卓晴堅定而冷然的眸,他們實在沒什麼可說的,此時前來捉人,實在非他們所願,如是連這點要求都不答應,實在說不過!

兩人同時別過頭去,輕輕點頭。

他們默許了,卓晴走向微皺著眉凝視她的樓夕顏,緩緩伸出手,與他十指交握,以前都是他向她伸出手,今天她要與他牽手走完最重要的一段路!

「晴兒……」纖細的十指緊緊的扣住他的手,溫熱的掌心源源不斷的傳來暖意,樓夕顏沒有因為入獄波動的情緒卻在這一刻波瀾四起。

不等他說完話,卓晴輕揚唇角,眼中毅然堅持的光芒竟有些刺目,清亮的聲音響亮得在場的每一個人都能聽得清清楚楚:「我今天就是要成為你的妻子,不管你是高高在上的丞相,還是階下囚!!」

眾人怔怔的望著眼前的一身紅裙素顏的女子,或許很多人覺得她的做法很愚蠢,但是更多人對於這樣的女子,心中充滿著敬佩與感動,畢竟同富貴易,共患難難!!就連始終沒給卓晴好臉色看的樓穆海,在這一刻也終於露出了一絲笑容,這個女人,就膽識、堅貞而言,也算配得上他兒子了!

「禮官!」卓晴朗聲叫道。

禮官終於回過神來,大聲叫道:「夫妻對拜!」

一對新人,紅衣勝血,衣袂紛飛,對視的眼中,不再有其他人存在,沒有賓客,沒有聖旨,沒有紅綢蓋頭,沒有絲帶牽引,兩人就這樣看著對方,十指緊扣!

深深鞠下著一躬,隨著禮官大叫一聲:「禮成!」這個親算是結成了!

正廳裡本來鴉雀無聲的眾人發出了聽到聖旨後的第一聲歡呼!

走到禮桌前,卓晴拿出兩個空杯,斟滿酒,一杯遞給樓夕顏,一杯握在手中,伸出手勾住樓夕顏的手臂,卓晴身子微微前傾,在他耳邊輕聲說道:「喝了這杯交杯酒,我們今生今世榮辱與共,不離不棄!」

榮辱與共,不離不棄!

清淺的聲音,沒有如剛才那般刻意宣告,卻每一個字都沉沉的落入樓夕顏的心底,他知道,自己選的人不會讓他失望,卻不知她可以為他做到這種地步!

兩人眼眸相對,手腕相交,佳釀入喉,這便是一生的誓言。

緩緩收緊雙手,將她的手緊緊握在手心,樓夕顏溫潤的聲音低聲說道:「等我回家。」

「嗯!」用力點頭,這是他給她的承諾,他,會回家的。

兩人同時鬆開緊握的手,樓夕顏走向單禦嵐、夙凌,淺笑說道:「夙將軍、單大人,請吧。」就如同平日三人上朝偶遇那般自然隨性,這個男人,狼狽似乎永遠近不了他的身一般。

一行人離開了擠滿了人卻異常安靜的正廳,薛嫻心一路追了出去:「老爺……老爺!!」

「哥!」樓夕舞也跟到了門邊,唯有剛才堅持要嫁給樓夕顏,已經正式成為樓家女主人的卓晴,直直的站立在正廳中央,對著一干或不知所措,或等著看熱鬧的賓客微微行了一個禮,落落大方卻不容置疑的說道:「今日樓家適逢變故,婚宴到此為止吧,若將來還有機會,樓家必定再宴親朋!各位請回吧!景颯,送客!」

身為管家的景颯立刻上前一步,沉聲回道:「是,夫人。」

「各位請!」

相府不愧是相府,雖然遭此巨變,依舊沉穩不亂,家僕們各個面色平靜,井然有序的將人群請了出去。

人潮默默的往外退去,顧雲對身後的夙羽低聲說道:「你先回將軍府。」

看她不動如山的樣子,夙羽急道:「那你呢?」

「我有話和她說。」結婚結成這樣,晴雖然始終表現得很平靜,心裡只怕也不好受吧!

夙羽輕拉她的衣袖,低聲勸道:「這件案子的主審是大哥,亂賊又是二哥帶回來的,只怕相府的人不會歡迎你的,你還是先走吧!」她現在可是將軍府的人,待會被人扔出去就難看了!

拽回衣袖,顧雲有些不耐煩的回道:「不會的,你先回去。」

大廳門,人潮已經散的差不多了,夙羽也不好繼續留下去,只能低聲提醒道:「好吧,你自己小心。」青靈看起來也不像是不明白事理的人,他還是先回將軍府再說吧!

屋裡的人越來越少,白逸盯著站立在正廳中央一臉沉寂的卓晴,久久的看著,他身後的大漢低聲問道:「主子?」目前這種情況,主子似乎已經不適合繼續待在樓家!

掩下眼眸中的異彩,白逸輕輕點頭,隨著隨後的人潮一同出了正廳。

原來還熱鬧非凡的正廳,此時只剩下幾個家僕收拾著因人潮離開弄翻倒的物件,滿室的嫣紅,此時看起來是那麼的刺眼的諷刺,一臉愁容的薛嫻心走進正廳,終於忍不住低聲哭泣起來:「怎麼會發生這樣的事情!!老爺和夕顏都被下獄了,現在怎麼是好啊!」

樓夕舞走到卓晴身後,急道:「嫂子,接下來我們要怎麼辦啊?!」爹和哥不在,她和二娘都慌了神,現在看來,只有嫂子還算冷靜,她也只能寄希望與她了!

卓晴怔怔的站在正廳,冷眸直直的看著院外炙熱的陽光與耀目的紅綢,一句話也不說,薛嫻心本來就心慌,看卓晴站著發愣,劈頭蓋臉的就罵道:「你問她有什麼用!她懂什麼!沒背景沒人脈,這種時候,她能拿什麼主意!」

匆匆抹掉眼角的淚,薛嫻心在客廳裡走來走去,喃喃自語道:「我看,現在最好立刻進宮,向東太後求救才對!!」

樓夕舞擺拯手,回道:「大哥不在家,你沒有入宮令牌,怎麼求見姑母?!」沒有宮牌,她們就只能等著召見而已!!

「那……」神情慌亂的又繞了好幾圈,薛嫻心叫道:「那快去聯絡老爺以前的舊部,還有這些年夕顏一手帶出來的學生啊!」樓家在朝中還是有些勢力的吧!!

「景颯,墨白!!快快快!去把那些大人全都請到府上來!!」薛嫻心招呼著兩人去搬救兵,兩人對看一眼,眼光全都看向卓晴,他們似乎在等她的命令。

兩人皆是不動,薛嫻心尖銳的聲音叫道:「快去啊!還愣著幹什麼!!」這些個奴才,平時都被夕顏寵壞了!都什麼時候來,還人不清主子!

兩人依舊靜默著不動,薛嫻心還想發飆,顧雲終於忍不住說道:「去了也是白去,剛才的賓客之中,沒有樓老爺的舊部,樓夕顏的學生嗎?他們若會來相府,剛才又怎麼會走?樓夕顏入獄的罪名是謀反,這時候就是他們有心幫忙,也絕不敢明目張膽的在相府聚集!!」

晴現在應該已經在想對策了,這隻老母雞在嚷嚷下去,她非發飆不可!

顧雲說的自然是實情,薛嫻心也不是白癡,剛才急昏了頭,聽了她的分析,多少也知道不可為,但是被一個小姑娘反駁,面子上總是過不去。指著顧雲,薛嫻心大罵道:「你是將軍府的人,還留在著裡幹什麼,看我們笑話嗎?!那些亂賊都是將軍府的人抓回來的,我看就是你們串通賊人,陷害夕顏和老爺,現在還在這裡貓哭耗子?!滾!給我滾出去!!」

尖銳的嘶叫挑戰著卓晴的神經,終於一直沉默的卓晴低吼道:「夠了!」

薛嫻心微驚的好不容易閉上了嘴。

暗暗神吸了幾口氣,卓晴才冷靜的低聲說道:「你們已經累了一天了,先回去體息吧。」

「休息?」誰知她話音才落,薛嫻心再次尖叫起來:「現在你還有心情休息?!!我早就應該看出你不是什麼好東西!!你……」

「景颯。」輕揉太陽穴,卓晴任由她叫囂謾罵,只對景颯冷冷的說道:「把這個聒噪的女人丟到她該待著的地方,不要讓我再聽見到她的聲音!」

「是!」景颯微點頭,走到薛嫻心身側,大手拎著她的手臂,將她輕鬆的提出了正廳。

「你……你反了你!!放手,放手……青靈……你休想一手遮天!放手……」嘶吼聲越來越遠,卓晴的臉色卻沒有絲毫好轉,樓夕舞嚥了嚥口水,小心的說道:「嫂子,那……我也先回去了。」

「嗯。」輕輕點頭。

樓夕舞小跑出了正廳,不敢再煩她。

放下手輕揉眉心的手,臉色已經恢復如常,卓晴低聲交代道:「墨白,你去整理一份朝廷官員的關係表給我,把朝中五品以上的官員官職,所屬派別,與樓家的利益糾葛等等標注清楚,明日一早交給我,還有……相府能調配的人手全部抽調回來。」

「是。」看了一眼卓晴,墨白沒有說什麼,悄然推了出去。

終於,偌大的正廳只剩下卓晴和顧雲兩人。

卓晴走向旁邊的木椅,動作慢得好像快一點就軟到在地一般,好不容易在木椅上坐下,她眼神顯得有些木然,手雖然已經緊緊的握著木椅把上,顧雲還是能看到它們在顫動。

在她身側蹲下,顧雲輕聲問道:「晴,你沒事吧?」剛才拜堂的那一幕,看得她都有些心痛,原來晴對樓夕顏的愛,深已至此!這本來只人生中對歡悅的一天,結果卻是這樣!

握著卓晴冰冷的十指,顧雲想要安慰她,卻又不知道說些什麼!

久久,顧雲終於低聲,歎道:「我……去想辦法查一查西北亂賊到底出示了什麼對樓夕顏有致命打擊的證據。不要太擔心了,會沒事的!」隨後這句話,實在有些空洞無用,能幫樓夕顏洗涮冤屈,是唯一能幫助晴的辦法吧!

卓晴默默的坐在木椅上,屋外陽光刺目,熱浪滾滾,她卻覺得手腳冰冷,來到這個異世半年了,基本上,她都在做著自己喜歡做的事情,按照自己的脾性,自己的處事風格行事,對她來說,只不過是換了一個地方生活。

她能活得這麼自由、自如、自在,都是因為有夕顏在包容她,庇護她,她似乎也習慣了他這樣默默的付出和守護,當他就要被帶走的那一刻,她真的怕了,那種恐懼是她二十多年來沒有經歷過的,她害怕失去他,所以她要嫁給她!!

她不知道,這樣算不算得上是愛,她只知道,她願意與他同生共死,不離不棄。

她一直不願意正視這個封建體制下權力的重要與霸道,即使是在她幾乎溺水而亡的時候,她也沒用去正視它,但是這一刻,她無比的明白和需要它的力量!

夕顏,這一仗,我陪你一起打!

上篇:第一百零五章婚宴風雲(上)     下篇:第一百零七章可趁之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