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凡人修仙傳 第一卷 七玄門風云 第八十章 遇敵  
   
第一卷 七玄門風云 第八十章 遇敵


這個令牌乃是王門主的貼身信物,持有它就可暫時向長老以下的弟號施令,而這個胖是王門主的貼身親信,聽說還是比較近的表親,所以王門主如果有什麼口信,命令,都是通過此人來傳達的.

不久前,這人被王門主匆匆賜下這面令牌,來此地憑令請李長老上山議事.但這胖傳完了命令後,覺得從落日峰下來再馬上趕回去,有些太辛苦了,便依仗自己的寵信,硬要留在李宅歇息一會,再返回峰上.

李長老無奈之下,只好答應他,而自己則不敢怠慢,帶著張袖兒和其他幾名弟,匆匆趕去了落日峰.

結果沒多久,山上就生了大變,這胖膽小無比,自然不願獨自回去了.

而院里的人,則是住在附近的七玄門中幫眾的家屬,他們大多不會什麼武功,因此混亂聲一起,這些人都驚慌失措起來,不知如何是好?

幸虧馬榮頗有主見,他連忙請求厲飛雨留下的二十余名手下幫忙,把這些人集中一塊兒,都收攏了起來,以防在黑夜中亂跑,遭遇什麼不測.

因為這里比較偏僻,是在個山坳里修建的房屋,所以雖然聽到報警之聲和喊殺聲,但對外面生的具體事情,這里的人卻毫不了解.

所以馬榮忙完這一切後,就打算派些人去外面打聽下消息.這個絲毫武功不會的胖,卻在此時又冒了出來,他不但阻止了探查敵情的舉動,還依仗令牌一舉奪走馬榮對這些外刃堂弟的指揮權,然後就打算緊縮在這里,掩耳盜鈴般的什麼事都不做.

馬榮可深知了解敵情的重要性,他幾次和對方爭執,可都被這個怕死到極點的胖,用王門主的令牌硬給壓了下來,甚至連馬榮自己親自去探查也不允許,看來他把馬榮也當成了自己保命的一件護身工具.

就這樣,馬榮在客廳內急得如同熱鍋上的螞蟻一樣團團亂轉,卻拿這什麼都不懂的胖毫無辦法,要知道在七玄門不聽上命,擅自行動的罪名可是很大,輕則會廢棄武功趕出山門,重則會性命難保,受刀斬之刑.因次他明知外面生了驚天動地的大事,很可能本門到了生死攸關的地步,卻也在此動彈不得.

就在馬榮恨不得一掌打死眼前這個所謂上級時,韓立和厲飛雨卻絲毫不知這里生的一切,還再往這里急趕來.

這一路上,他們遇見敵蹤,能避則避,能閃則閃,盡量掩藏自己的行跡,直到離李長老的住處只有一里多地時,被一伙青衣人迎頭碰見,無法再隱匿身形,終于和敵人有了第一次的正面接觸.

現在這十幾名持鋼刀的青衣人,從四面八方包圍了上來,把他們困在了中間.

從行走間的步法上看,其中大部分衣袖上繡有一道白線的人,武功差;而兩名衣袖上繡有兩道白線的人,則武功高了許多;但高的,還是那名繡有三道白線,臉上有道傷疤的人,他顯然是這群人的頭目.

為的那名刀疤客也在仔細打量著自己手下困住的這幾人,他心里感到有些奇怪.

這也難怪,在這幾人中,厲飛雨現在披頭散,又髒又破,看起來好似山上的伙夫;而韓立則兩眼無神,皮膚黝黑,像個不會武功的莊家漢;唯一能給他們帶來壓力的,就是身材高大,頭戴斗笠,身上還血跡斑斑的曲魂了.

這三個不倫不類的人站在一起,就算是自認江湖老手的這名頭目,也有些納悶了.

他沖幾位手下打了個戒備的眼色,然後高聲沖著對面喊道:"不管你們是什麼人,七玄門現在已經完了,你們投降吧,可饒你們不死!"

韓立笑了一下,轉臉對厲飛雨說道:"誰動手?你還是曲魂?"

厲飛雨一聽,眼睛凶光一閃,厲聲說道:"這幾人從服飾上看,應是斷水門的低級弟,我被野狼幫的人追殺了這麼長的時間,先讓我在他們身上出口惡氣吧!並且他們的武器,我正好合用."

說完,他人已長虹般的竄了出去,瞬間就沖到了離他近的青衣人面前.

那人大吃一驚,剛想舞動鋼刀,卻忽覺手中一輕,刀已到了對面敵人的手中,他急忙倉皇後退,然而已遲了,一道白光在眼前閃過後,他就身兩離了.

厲飛雨這一連串的動作,乾淨利索,如閃電,讓其余的斷水門弟人尚未能反應過來,就已奪刀殺了人.

剩下的人臉色開始大變,特別是為的刀疤客,因為他武功高出其他人一大截,所以他的心沉得也厲害.他很清楚,自己遇到了不得了的高手,根本不是他們這些人所能夠抗衡的,因此他很果斷的命令道:

"全部撤退,能跑一個是一個,信號,叫高手來增援!"

這句話提醒了其他的青衣人,他們轟的一下,由原本圍攏的架勢,改為了四散奔逃,朝著四面八方竄了出去,有些人邊跑還邊把手伸到了懷里,看來是去掏那所謂的信號.

一個繡有兩道白線的青衣人跑得,幾個起落就已逃出了數丈之外.

他心中暗喜,正覺得自己逃生有望,卻忽覺後頸一涼,一截半寸長的劍尖,從喉結出竄了出來,然後又馬上消失的無影無蹤,他不禁駭然,想放聲大叫,卻覺得全身如同抽干了一般,變得軟綿綿的,使不上絲毫的力氣,接著眼睜睜的看著自己的身徐徐倒下,仰面癱軟到了地上,再也動彈不得了.

這時他明白過來,自己竟然被人從身後來了個一劍穿喉.

這名青衣人心里很不甘心,他明明逃得那麼遠,怎麼反而死的這麼?

他費力的把頭顱扭向一邊,終于看到了臨死前的後一幕:一個黑影,忽隱忽現的出現在一名逃得遠的青衣人背後,輕飄飄的一劍後,黑影微微一晃,又消失了,然後馬上在另一名的同門後出現了,又同樣的白光閃過,此時上一名被一劍穿喉後的同門,他的身體和自己一樣倒在了草地上,並從喉部呼呼的往外冒著鮮血.

看完這一切後,這名青衣人微笑著從容死去,因為他知道自己並不會孤單,很就有許多人下來陪他,那個鬼魅一樣的黑影,不會放過他們中的任何一人的.



上篇:第一卷 七玄門風云 第一百四十九章 雜務     下篇:第三卷 第一百九十三章 敵友之分(求月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