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凡人修仙傳 第一百一十二章 暗信  
   
第一百一十二章 暗信


"四妹這一說,這姓韓的毛頭小,還真有幾分能耐!"二夫人李氏輕皺著眉尖,徐徐說道.

"其實別的不說,他的定力倒比前次的冒牌貨強了許多,我記得那個姓吳的公哥,見了我一面後,被我的天狐**癡迷了一整天恢複了正常.而這個姓韓的,則只是開始時有些神迷,但立刻就清醒過來,可見其精神力過人,非等閑之輩!"三夫人猶豫了一下,歎了口氣,還是說出了自己的心里話.

這句話一出,三人之間靜了下來,每個人都若有所思,似乎都有什麼話不好張口說出.

過了一會兒,嚴氏苦笑了一下,終于主動的先開口說道:"此人如此的厲害,就不知對我們墨府來說,是禍是福?"

"取出暗信來,大家一看不就明白了!"嚴氏的話音未落,冷豔少*婦五夫人的聲音,從屋外冷冷的接上口,並且人也慢慢走了進來.

"我已察看過了,方圓二百米內絕沒有外人,並那些警衛崗哨又加強了一倍!"五夫人毫無表情的說道.

嚴氏低頭想了一下,終于開了口.

"你們想必都記的夫君臨走時說的話.他離開以後,若是叫人捎帶的書信是明信並無暗信,則說明他安然無事,我們盡可放心.若所帶的書信中標明了還藏有暗信,則十有**會有不妙的消息傳來,讓我們做好心理准備.至于這信……"

"我們都看到了,這信上的確標明了還藏有暗信.不管是好消息還是噩耗,這都是我們早晚要面對的,還是取出真信來看一下吧."三夫人的聲音也不再嬌媚了,反而充滿了傷痛.

"好吧!大家既然都做好准備,那我們就讓暗信顯形吧!"嚴氏果斷的說道.

她不再遲疑,把附近桌上的一個茶杯輕拿到了跟前,並端起水壺,倒進了半杯涼水進去.接著又把自己手上的那枚龍形戒指,輕擰了幾下,竟把戒指擰成了兩半,露出了夾層內暗藏的白色藥粉.

嚴氏把藥粉小心的倒進茶杯內,然後把目光瞅向其她幾人.

二夫人李氏在嚴氏的注視下,先站起身來.

她輕巧的來到桌前,略一抬手,潔白的手指上竟也帶了一個同樣的戒指.

李氏從戒指中也取出了不少藥粉,倒進了茶杯內.只是她的藥粉的顏色是紅的,看起來和嚴氏的不大一樣.

接著三夫人,五夫人,挨個作出了相同的舉動,她們也都有一個龍形戒指,里面暗藏的藥粉分別是黃色和黑色的.

嚴氏等所有人都做完了自己應該做的事後,就拿起茶杯輕輕搖晃起來,結果杯內原本五顏六色的液體,竟在輕輕晃動中變得清澈透明.

"好了,現形水已調配完畢.二姐,你心巧手靈!這書信塗抹的事,還是由姐姐來做的好!"嚴氏謙虛的對二夫人說道.

李氏聽了嚴氏的話,微微一笑,也不推辭,就接過藥水和書信,低頭工作起來.

接下來的一段時間,除了李氏在往書信上擦抹藥水外,其她的人都默不作聲,讓屋內氣氛顯得越緊張起來.

"完成了,信紙全都抹了一遍.接下來應該五妹幫忙了,用內功烘干一下吧!"李氏直起了身,擦了擦額上的香汗,對五夫人笑著說道.

冷豔少*婦點點頭,麻利接過已濕漉漉的信紙.

她隨後伸出另一只手,略一運功,讓手掌出淡淡的炎熱,然後又把信紙放在手掌上方兩三寸高的地方停止不動,就這樣慢慢烘烤起來.

沒有多久,書信就完全干透了,信上的黑色墨跡已蕩然無存,反而現出了一些紅色的淡淡字跡,這就是墨大夫耗費心機想讓韓立帶給妻女的信件——暗信.

韓立並不知道自己走後屋內生的一切,他此時正為眼前的小妖精,而大感頭痛!

這位墨三小姐竟然在半路之上,明目張膽的向他討要起,所謂的師兄見面禮.

"師妹想要些什麼禮物?"韓立無奈之下,只好捏著鼻,准備滿足對方的要求.

"有什麼珠寶飾,好玩的或有趣的東西都行,我並不很挑剔哦!實在不行的話,給個七八千兩銀,那也馬馬虎虎,那也算你過關!"墨彩環眨著烏黑的大眼,天真無邪的說道.

"七八千兩銀?"韓立一聽差點沒跌倒在地上."這位小妖精還真是獅大開口,一點也不怕生!"

"自己身上滿打滿算,也沒有這麼多銀.而且就算有,也不可能真給她,她還真把自己當成冤大頭了!"韓立心里這樣想著,臉上神情雖然未變,但看女孩的眼神卻帶出了這麼一點意思出來.

墨彩環也是機靈頭頂,一眼就看出了幾分韓立的心思.

她把小嘴一撇,故意咋呼呼的驚叫道:"韓師兄,你不會什麼禮物也不給初次見面的可愛師妹吧!要知道,那個前年來的吳公,可一見面就給人家一萬多兩的銀票做零花呢!"

韓立一聽,這個氣啊!那是姓吳的圖你們家財色兼收!我可一點也沒這種想法,而且現在還被你爹種了陰毒,隨時都可能小命不保呢!

韓立一氣之下,干脆不動聲色的仰望天空,一動不動.他想看看這位小妖精,如何能從自己身上占了大便宜!

墨彩環見韓立這位土里土氣的黑小,竟然裝瘋賣傻的一言不,一點不理會自己,心里不禁有些急了!

自從一年前,她從那位冒牌貨身上,詐取了一大筆私房錢後,就夜夜做夢都想再有這麼一個送上門的大竹杠讓自己狠敲.

如今好不容易再次有了機會,可這位看起來應是父親真弟的家伙卻軟硬不吃,而且臉皮也比城牆還厚,怎麼硬對自己這麼可愛的女孩耍愣賣傻,一點同情心都沒有!沒看自己都演的眼淚出來了嗎!可還無動于衷,真氣死人了!



上篇:第一卷 七玄門風云 第一百七十三章 聚集     下篇:第一卷 七玄門風云 第一百七十四章 李師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