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凡人修仙傳 第一百一十五章 驚變  
   
第一百一十五章 驚變


剛走到二樓,燕歌還未敲門,屋內就傳出了嚴氏的聲音.

"是韓立和燕歌嗎?"

"是的,四師娘!"燕歌急忙停下腳步,恭敬的答道.

"燕歌,你先回去,讓韓立一人進屋即可."嚴氏淡淡的聲音傳來,那種清冷的味道讓韓立心中不禁一動.

"遵命"燕歌顯然很尊敬嚴氏,對她的命令一點遲疑都沒有,向韓立笑了一下後,就悄然的退下二樓,樓上只剩下韓立一人待在了屋外.

韓立冷冷的看著屋門,並沒有馬上推門進去,而是放開了自己的靈識,去感觸屋內的情況,他可不希望自己一進去,就被滿屋的伏兵給亂刃砍死,還是小心點的為妙!

屋內很安靜,人數也不多,只有嚴氏等寥寥數人的呼吸和心跳聲,看來並沒有不應該出的人在里面,這就讓韓立放心了許多.

于是他上前輕敲了兩下門,就推開屋門向里望了一眼,就打算進去.結果屋內的情景讓韓立臉色大變,原本邁出的步竟硬生生的停在了半空中.

屋還是他昨夜里來過的那間屋,里面的桌椅,裝飾也全都和原來一模一樣,唯一不同,就是幾位美婦的穿著打扮.嚴氏等幾位麗婦人此時全都穿白掛素,一身的縞素孝服,端坐在幾張椅上,正冷眼直盯著他不放.

韓立的臉色有些白,不過他並不是害怕,而是被死去的墨大夫給氣的.

很明顯他又讓墨大夫那老狐狸給擺了一大道,那封書信看來真的像他猜測的那樣,里面另有玄機,而這些母老虎們已從中知道了墨大夫的死訊,看來正在這里等自己這位殺夫凶手自動上門呢!

韓立深吸了一口氣,臉色就恢複了正常,接著大步走進屋內毫不客氣的找了一張單椅,大模大樣的坐在了婦人們的對面,然後一言不的看著她們,打算看這些女流之輩倒底怎麼處置自己.

顯然韓立的這種肆無忌憚,准備扯破臉皮的做法,大出乎了嚴氏等人意料之外,讓她們亂了陣腳,各自的表情各不相同.

二夫人李氏臉色青,顯然是被韓立這個昨日還一口一個"師母",今天就敢明目張膽直視自己等人的晚輩給氣的,要知道她出身書香門第,講究長幼輩分之分,可如今碰到韓立這個不尊師重道的家伙,怎能不氣的抖.

三夫人劉氏則與李氏大不相同,她不但沒有生氣,反而頗有興趣的回視起韓立來,不過憑她那驚人的魅力,倒讓韓立不敢往她那里緊瞧,只是從她臉上一掃而過.

嚴氏倒和冷豔的王氏表現的差不多,她不動聲色的冷冷頂著韓立,目光中充滿了凍結一切的寒意.

"你膽很大啊,我夫君的關門弟!"在雙方對視了一盞茶的功夫後,嚴氏終于開了口,只是她話里的譏諷之意,每個人都能聽的明明白白.

"幾位師母,你們想知道些什麼或想說些什麼,就直接說吧,我不想聽廢話,也不想說廢話!"韓立面無表情的說道.

韓立很清楚,如果比和一位婦人斗嘴糟糕的事,那就是同時要和幾位婦人進行舌戰,與其費力的去分辨事實,倒還不如開門見山的直本問題的核心,韓立這樣認為的.

而且對方沒有刀光劍影的埋伏高手在屋內,這就說明了這些婦人還沒有現在就對自己出手的打算,看來要麼是有什麼顧忌,要麼就有求于自己.既然這樣,那就不用和她們太客氣了,反正墨大夫的死,也是咎由自取,他可沒什麼可慚愧的.

"你……"即使是嚴氏這樣見識過各種陣仗的人,也被韓立這句硬崩嘣的語氣給嗝的差點說不出話來.

"好,我來問你!我夫君是不是死在了你這逆徒手上!"二夫人再忍不住,秀美的雙目幾乎要噴出火來,身上的書卷之氣蕩然無存,只剩下一臉的怨恨之意.

"二姐"嚴氏皺著眉頭,輕喊了一聲,似乎想阻止二夫人這種讓雙方立即翻臉的提問.

"這位李氏倒坦率的很,直接就把關鍵的問題擺到了桌面上."韓立暗自冷笑了一下想道.

"可以說死在我手上,也可以說是自殺的!"韓立淡淡的說道.

這句話一出口,讓對面包括嚴氏在內的婦人們一愣,她們以為韓立要麼一口否認,要麼會肆無忌憚的索性承認,怎麼倒說出了一句摸不著頭腦的話來.

二夫人李氏愣了一下,但隨即就勃然大怒,顯然是認為韓立再戲耍她們.

"你胡說什麼,分明是你下手害的."李氏渾身顫抖的說道.

"你怎麼知道一定是我害死的,你親眼看見了?"韓立不再客氣的反問道.他可很清楚,那封信可是在墨大夫本人遇害前寫的,自然不能十分肯定他就是死在自己手上,估計信中留給他這些妻室的也只是些推測之言,因此韓立能毫無顧忌的駁斥.

"你既然這麼說,那就把我夫君的遇害經過,給我們婦道人家講述一遍吧.若是真和你無關,我們也不會故意冤枉你的."一直冷豔無語的五夫人王氏,突然間在此開口說話.(



上篇:第一卷 七玄門風云 第一百七十五章 清虛門     下篇:第一卷 七玄門風云 第一百七十六章 賭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