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凡人修仙傳 第一百六十八章 惡斗(中)  
   
第一百六十八章 惡斗(中)


做完了這一切後,韓立放下心來,取出了的灰色小劍符寶,盤膝坐下來,開始施法,意圖在短時間內驅動符寶飛起攻敵.

就在這時,對面的"6師兄"終于在青蛟旗上聚集了足夠多的靈氣,起暴風驟雨般的攻擊.

只見他停止了揮舞旗,而把旗尖猛然沖韓立一指,頓時,十幾道半月形的青色風刃,爭先恐後的從旗尖上竄出,嗚嗚的沖向了韓立.

這些風刃的度太了,剛還在"6師兄"那邊,可眨眼間就已到了韓立的這頭.真不虧是風系法術,攻擊的度比其他屬性的法術,了一半還要多.

要不是,事先做好了防護的准備,韓立恐怕連反應的時間都沒有,就已被這些風刃斬成了十來截.

韓立心里正吃驚之時,風刃和外層的精鋼環生了激烈的碰撞,青色和黃色的光芒閃耀個不停,還出了"噗噗!"的切擊聲.

等光芒全都消失之時,原本光滑無比的鋼環外壁上,多了十幾道縱橫交錯的尺許長溝槽,整個法器已顯的破破爛爛.不過幸虧此法器在被攻擊時是不停轉動的,沒讓這些風刃攻擊到同一個部位,否則早已破環而入了.

這種結果,韓立和"6師兄"都感到了意外.

韓立是覺得,這鋼環法器的原本用途雖然並不是專門防禦的,但它可是貨真價實的上品法器,質地材料那是無話可說的.可沒想到只是些區區的風刃,就能把它切割的七零八落,幾乎就要徹底毀掉,這不禁讓他憂心忡忡,不知能否接下對方後續的攻勢.

"6師兄"則為愕然.這青蛟旗在頂級法器中可是大大有名,是他為了配合自身的靈根屬性,不知花費了多少心血,付出了多少代價弄到手的.

這法器,不但能毫不費力的瞬出風刃術等簡單法術,而且因為吸納了一定靈氣,讓所有從旗上出的風屬性攻擊都是經過增幅過的.所以剛的那些風刃,看起來只是簡單的初級下階法術,可實際上它們每一枚的威力,都足可以和中階的法術相媲美了.

就是說,剛的攻擊看似簡單,可實際上,是一下集中了十幾個中階法術的狂轟濫炸,可就這樣,竟然連外層的那個巨環也未曾擊破,這讓"6師兄"怎能不心中凜然,對韓立加的忌憚起來!

韓立和"6師兄"雖然都感到了對方的辣手,可雙方下面的舉動可大不一樣.

韓立因為還在設法驅動符寶,不願半途而廢,所以明知對方下面的進攻肯定會凌利無比,但也只有硬著頭皮苦撐下去.

而"6師兄"是心思過人,一見韓立從剛擺開的防禦架勢,到如今的攻擊結束,整個人一直坐在那里一動不動,就知道對方一定在准備殺手锏了,不是施展某個高階的法術攻擊,就是在驅使一個厲害的法器了.

因此他毫不遲疑,再次把靈力狂注入到了手中的大旗,把旗尖沖著韓立一陣猛點,向對面激射出一連串的青色風刃流.

這次的風刃體型較小,但是勝在持續不斷,連綿不絕,形成了一股長長的青色激流.氣勢驚人的奔湧過去,讓青光和黃光的再次產生了激烈的撞擊.

這一次,韓立身前的鋼環只維持了短短的片刻時間,就忽然出了一聲沉悶的轟鳴聲,黃光大散,那件上品的精鋼環終于壽終正寢,被密密麻麻的風刃給擊的粉碎.

沒有了阻礙的風刃激流,毫不客氣的長驅直入,卻被早已等待多時的另一件頂級法器玄鐵盾,給擋住了去路,接著又爆了烏光和青光的再次對撞.

玄鐵盾可和那鋼環法器大不一樣.

先,兩者的品階差了一級,這盾牌可是和青蛟旗同一等級的頂級法器,在修仙界也不是什麼人都能擁有的,是很罕見之物.而鋼環卻只是上品法器,雖不能說是大路貨色,人人都有,但是稍微有點身價的修仙者,還是有機會持有那麼一兩件的,因此只是略微稀少些罷了.

其次,這鐵盾雖然沒有一絲的攻擊力,但卻是專門的防禦法器,其防禦力可不是鋼環那樣模棱兩可的四不像可比的,不但堅厚結實,而且盾面上還附有幾種專門的防禦法術,讓其防禦性威力大增.

所以,看似瘋狂之極的數十,上百風刃組成的攻擊流,卻被飄在韓立面前的鐵盾給毫不費力的截了下來,就如同屹立在激流中的岩石一樣,散著黑色的冰冷烏光,紋絲不動,一副綽綽有余的樣.

"6師兄"見此,心里大怒,但表面上卻只是冷哼了一聲,他把雙手一抖,旗尖處的風刃不再往外冒了,但握住旗杆的雙手卻突白光大冒,讓其體內的靈力如同泄了口的洪水一樣,爭先恐後的湧入進了旗杆之內.

青蛟旗得到了如此龐大的靈力做後盾後,旗面上的青光加耀眼了,如同在黑夜里,升起了一只青色的太陽,讓人不敢直視.

而"6師兄",因為法力損失太大,臉色極為蒼白,但一臉的狠辣神色.看樣,他深知夜長夢多,准備出絕招拼命了.

隨著"6師兄"的一聲低吼,他雙手一用力,把青蛟旗"呼"的一下,拋向了半空中,然後手指飛的翻轉掐訣,接著用手指一點旗,大喝一聲.

"化蛟"

只見青蛟旗,光芒四射,青光盈盈,一瞬間竟成為了一只十幾丈長的青色巨蛟,栩栩如生,張牙舞爪,和旗面上繡的那只一模一樣.

"去","6師兄"一點遲疑也沒有,手指一揮,那青蛟立即張開巨口,惡狠狠的向韓立正面撲來,就聽"噹"的一聲震耳欲聾的巨響,那蛟一頭紮上了玄鐵盾上.

青光和黑光,光焰同時大漲,似乎一時間旗鼓相當.但沒多久,盾牌上的黑光迅的變弱下去,以肉眼可見的度,黯然無光.

眼看此盾,就要落個和前件法器一樣的下場時,卻從其後面出來一聲清冷的聲音.

"收"

鐵盾隨著此聲,馬上變小起來,並飛的後退.這樣一來,青蛟氣焰大長,尾隨其後猛追,大有把要把韓立和此盾一口全吞下的意思.

可就在這時,原本盤膝而坐的韓立身上,突然飛起了一道數丈長的灰濛濛光華,呈巨劍形狀,竟毫不示弱的一劍抵住了蛟,互相糾纏起來.

半空中,一會兒青光壓住了灰芒,一會兒灰芒又克制住了青光,一時半刻之間,不分上下.

而鐵盾,則恢複成了巴掌大小的原形後,落入到了韓立的手中,被他反手間收進了儲物袋,這時他全身的法力都要用來指揮符寶進行攻擊,再無余力祭出此盾牌了.

這一回符寶所化的灰芒,明顯比上回擊殺黃衣人時,不可同日而語,光從它所化的劍光中就可以看出,威力起碼大了三四倍還要多.

要知道,此符寶在那金光上人手中時,只能化為尺許長的灰芒,等到了韓立手中在練習驅物術時,這符寶則成了數尺長的光芒,但當韓立功力深入擊殺黃衣人時,被驅動的符寶又一度變為了丈許長的模樣.

到了如今,韓立的法力已有十一層了,再驅動此符寶時,則不但長度大變,有兩三丈之長,而且就連形態也隱隱呈現出了巨劍形狀,光華耀目,晶芒流動,變得氣勢驚人,讓人側目而視.若非如此,這符寶還真不一定能抵擋得了青蛟旗所化惡蛟的猛攻.

由此可見,符寶的威力不但取決于封印在其內的法寶威能大小,而且還和修仙者的法力精深程度大有關系,越是法力高深之人,越是能把符寶的威力揮的淋漓盡致.

真不知道,當自己築基成功後,再驅使這符寶時,此符寶又會呈現出什麼形態.韓立在指揮灰光與青蛟纏斗之時,不知為何,竟會分神的突奇想道.



上篇:第一卷 七玄門風云 第二百二十一章 天星宗與法陣     下篇:第一卷 七玄門風云 第二百二十二章 煉器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