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凡人修仙傳 第一百八十三章 融靈符  
   
第一百八十三章 融靈符


韓立覺得嘴里有些苦,沒想到自己千小心,萬謹慎,還是被別人伏擊了,而且還是惡劣的情形,以一對多人!

此時,他所處的地方,是資料里稱為"一線天"的地帶,環境極為險惡,若不禦器飛行,整個地段就只有這一條小路,可通往中心區.

而小路的兩邊,則全是陡峭無比的險峰,即使是韓立這樣身懷世俗武功,輕身功夫不弱的人,也不敢輕易嘗試攀登!

至于禦器飛行直接從上空飛過,那不用提了,絕對是自殺的行為,是明目張膽的給人當靶襲擊.沒有必要,各派弟誰也不會干此蠢事!並且以往前輩們的慘痛經曆,也告訴了他們這一點,禦器飛行絕對是禁地內嚴禁的行為,否則就只有陳尸的下場.

韓立進入此地時,猶豫了好大一會兒,但終還是沒敢抄近路從山峰上飛過,所以只好老實的沿著小路,慢慢徒步而行.

當然,簽于此地的凶險,韓立加了十二分的小心,一路上,時刻把神經繃得緊緊的.但就是這樣,當他剛走出路口時,還沒來的及松口氣,沒有絲毫的預兆,就被這二位堵住了前後的退路.

韓立看到絡腮胡凶惡的表情,就知道此時再耍嘴皮,那是毫無用處!就先給身上釋放了個防禦水罩,接著又把飛天盾祭放出來,手中再扣上法器"金蚨母刃"和僅有的幾張初級高階符箓中的"土牢術".

絡腮胡和身後的那位,冷眼看著韓立的一舉一動,沒有絲毫想要阻止和搶攻的意思,看起來二人都信心滿滿的,自覺對收拾韓立有十足的把握,這顯得如此的從容.

這也難怪!僅身後的那人就已是十二層頂峰的樣,別說絡腮胡是十三層的功法了.他們面對韓立這個十一層菜鳥,自然覺得十拿九穩,小事一樁!

韓立見此,舔了舔略微干的嘴唇,暗自冷笑了起來.對方既然如此托大,他自然要充分利用了這一點了.

于是,不動聲色中,韓立的向一側移動了下身形,讓自己和這二人成犄角之勢,省得背腹受敵.果然這二人沒有趁此機會攻來.

面對踏入修仙界以來,所遇的強勁敵人,韓立倒不怎麼畏懼.

也是雖然竭力避免和他人打硬仗,但這並不代表對自己沒有絲毫信心.韓立自付雖然法力差了一大截,不利于打持久戰,但身上的頂級法器和符寶足以彌補這一切差距.

而且實在不行,他把"天雷"祭出,消滅其中一人,那不是輕而易舉的事.

只是他舍不舍得用,這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不過,韓立也有些疑惑,為何絡腮胡和天闕堡的人沒有厮殺起來,反而聯起手來,這對同一門派的師兄弟來說,倒也正常.但這二人,明明不是一個門派之人啊!

"小,你膽不小!在禁地外時,竟敢調侃于我,還和那個賤人眉來眼去,現在拿你這命賠罪吧!"絡腮胡凶神惡煞的說道.

然後此人一調頭,又對那天闕堡的人講道:

"嚴兄弟,這小和我有梁,交予我一人對付就行了,我要好好的招待招待此人.要讓他知道,修仙界不是那麼好混的!下輩得罪人前,先把眼睛擦亮了再說!"

天闕堡的人聽了,雙肩一聳,不在意的說道:

"隨你的便,我在一旁照應點就是了.不過,可別像上次那樣,陰溝里翻了船啊!否則,又欠下了一次救命的人情!"

"哈哈,那次絕對是個意外!現在對付這菜鳥,我拿出一半的實力,就綽綽有余了!"絡腮胡先是臉上一紅,但隨後把嘴一撇,輕蔑的說道.

"咳,你好自為之吧!我可不希望,有一天為此而聽到你的噩耗.畢竟多年的酒肉朋友了,再找一個脾氣相投的還真不太容易!"

天闕堡的人,把頭一搖,似乎對絡腮胡的自大,大感頭痛!不過,他也不認為眼前對手,會對自己老友構成什麼威脅.再說,他還在一旁注視著呢!

韓立在一旁,把二人絲毫不避諱的對話,聽得一清二楚.從中聽出了些門道來,也弄清楚了心中的疑惑.

這二人竟然原本就是朋友,而且還是那種關系不錯的樣.

這可辣手了!此二人肯定對聯手對敵比較默契,比普通人的臨時聯手可難應付多了.聽對方的口氣,似乎配合過還不止一次的樣!

韓立不禁大為郁悶!

"看來只有出雷霆手段,先重點解決一位,剩下的另一個就好辦多了!不過,這也太邪門了吧!原本就是各派弟隨機傳送的,可還能讓他們湊到一齊,傳送到一個地方.真是沒天理了!"韓立恨恨的想道,對這兩人竟有如此運氣,很是懷疑和憤憤不平起來!

韓立不知道,天闕堡那人心里,也在得意洋洋的想著此事.

此人,見絡腮胡,走向了韓立,就不由得思緒翻動,想到了和好友能聚集在一起的大功臣"融靈符".

"高階融靈符這東西還真是好用,只要在踏進禁地的前一刻,在自己和好友間同時使用此符箓,就可將二人的靈氣暫時聯結一起,被禁制傳動到了同一個地方.雖然聽人說,能成功的幾率只在五五之間,而且價錢還貴的出奇,遠在普通初級高階符之上.可他們畢竟成功了,並埋伏在此地,聯手干掉了數名從此經過的各派弟,大獲豐收!"

"再說,他嚴某人可不傻!花大價錢冒奇險來這禁地,可不是為了那多少人都虎視眈眈的靈藥,只是為了能光明正大的在此殺人奪寶,大撈一筆而已,還不會有任何後遺症.相信只要他們兩人聯手,而不去碰那些看起來紮手的高手,想必可以輕輕松松完成此目的.接著等差不多的時候,就收手找個地方一躲,一直待到時間到了時,就可安安全全從此走出去了!這真是個完美之極的計劃,也只有自己可想得出來!"天闕堡這人一想到出去後的美好前途,不禁飄飄欲然的自戀起來,心神自然沒放到即將生的大戰上.

這時,絡腮胡摘下一個綠皮口袋,獰笑著向韓立靠近了過來,似乎要出手的樣.

不過,不知是不是他那位好友的提醒起了作用,他在半路上還是使用了一張符箓,讓自己頂起了一個綠色光罩,加強了防護.

見此情景,韓立皺了一下眉頭,有些頭痛了!

他原本對靈獸山的手段頗為忌憚,准備利用這人的疏忽,先干掉此人的.可現在對方防護法術施出後,這可就不是一時半會兒可以做得到了.

當然如果將"天雷"祭出,這人就是有再多的手段也沒用,但那是一次性的消耗品,不到生死關頭,關鍵場合,韓立是不打算用的!

既然這人不行,韓立自然把主意打到了另一側的天闕堡弟身上.

看到那人正倒背雙手,抬頭望向天空,正思索什麼的樣,一點也留意到這里生的一切,韓立心中大喜,知道有機可乘!

接著,就不加思索的將手中的"土牢術"符箓,突然仍向了絡腮胡.

結果,符箓在半空中化為了一道黃光,激射到了對方的身上,竟在絡腮胡的防禦法術綠罩外,再形成了一個大些的黃色罩,將其牢牢困在了里面,無法再前進分毫.



上篇:第一卷 七玄門風云 第二百三十五章 韓立的心思     下篇:第一卷 七玄門風云 第二百三十六章 古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