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凡人修仙傳 第一百八十七章 黃雀"封岳"  
   
第一百八十七章 黃雀"封岳"


白衣女見自己的法器生效了,擋住了韓立的金刃,臉上露出了自得的神情.

"我說怎麼會不自量力的跳出來呢!原來自持有件頂級法器啊!"她譏笑著說道,但手上可沒遲疑半刻,又翻手亮出了顆粉紅色的水晶球,把它祭了出去,停在了自己頭頂之上.

"不好,這水晶球能侵蝕別人法器,師弟阻止她,我的法器就是這樣全毀壞的."黃衫女臉色大變,慌忙提醒道.

韓立心里咯噔一下,不見思索的一抬手,將剛剛扣在手中的銀鉤扔了出去,化為了一道銀光,向女的水晶球飛去.

白衣女嘴角微微一撇,十指掐了個奇怪的手印,往頭頂上的水晶球打出了一道紅光.

結果吸入了法決的水晶球立即紅光大冒,自動旋轉起來,並噴射一道道的粉紅色液體,形成了一塊以圓球為中心的液態云團,雖然只有丈許大,但把女的上空遮蔽成了紅彤彤的一片.

韓立猶豫了下,沒敢讓銀鉤輕易射進紅色液體內,而是操縱著它一低頭,直接奔向了下方的白衣女.

同時他又把另一件上品法器——青索,也悄悄祭了出去,讓其如同靈蛇一般的詭異,緊貼著地面無聲無息的潛行過去.

"疾!"

白衣女突然一指水晶球,液態云團立即分離出了一小塊,向下飛去,一下將從下面經過的白光包容在了其內,並讓其減顯出了銀鉤原形!

看到這一幕,韓立心里大急,干脆心一橫,不管這銀鉤了,而是讓隨後趕到的青索,詭秘的一下把白衣女纏個結結實實,連同護罩帶人都暫時包成了個大粽.白衣女雖然法寶眾多,但也一時手忙腳亂,無法立刻掙脫.

而這時韓立,毫不遲疑的把符寶"金光磚"掏了出來!

雖然對青索能困住對方多久,心里一點底沒有,但如今也只能冒險一試了,希望可以在對方破困而出前,就用符寶擊殺掉對方.

那位黃衫女,雖然人長的普通,但倒也有幾分聰明!即使沒有法器和大威力符箓了,但也不停用一些火球或冰錐之類的小法術,不停的擊打著困住銀鉤的液團,和那面小鏡,希望能把韓立的幾件法器解救出來,好增加取勝之機.

但可惜的是,這些攻擊根本如同隔靴搔癢一樣,沒什麼效果.

"哼,區區的上品法器,就能困住我嗎?我馬上就讓你知道自己的愚蠢!"雖然被困在了青索之內,白衣女仍驕橫無比的說道.

韓立懶得接對方的話了,他托起了"金光磚"符寶,做好了再次被狂吸法力的准備.

可就在這時,白衣女身後的密林里,一道駭人的巨大靈氣突然爆了出來.

韓立一怔,尚未反應過來怎麼回事時,一道耀眼刺目的黃芒,就閃電般的從樹林內疾射而來,竟一下將韓立的青索,女的護罩,連白衣女本人,一起穿了個透心涼,讓白衣女慘叫聲都尚未出,就橫尸在了原地.

韓立見此先是一驚,但隨即想到了什麼,身形馬上就要躥出,但已遲了.

一個藍色身影已流星趕月一樣,閃了幾閃,就到了女的尸身旁,並一把扯下了她腰間的儲物袋,然後哈哈大笑起來,露出了滿臉的狂喜之色.

見自己遲了一步,韓立懊惱的歎了一口氣,但為了小命著想,還是強打起了精神,冷眼注視著此人的一舉一動.

來人是位滿臉疤痕的中年人,雙眼細長,鷹勾鼻,一身的煞氣,讓人一見就不禁打了個冷顫,就想敬而遠之,看其功法竟已是十三層的頂峰,讓韓立的心越沉重!

"封岳,你是天闕堡的狂人封岳!"

沒想到,藍衣人尚未開口,黃衫女就驚恐的叫出了口,臉上的神情,似乎遇見了什麼可怕的妖魔一樣!遠比被白衣女追殺時還要害怕的多.

"嘿嘿!沒想到,小丫頭還認識本大爺,老老實實的站在那里,等大爺我看看收獲如何後,再處置你們!"藍衣人只斜撇了黃衫女一眼,就當著二人的面,低頭探查起手上的儲物袋來.

韓立摸了摸鼻,淡淡的望著此人,目光閃爍不定.雖然不知來人是何大來頭?但對這位師姐的大驚小怪,他大為的不滿!

對韓立來說,不管來人是誰,自己的陣腳都不能亂,敵人越是強大,越是要保持冷靜!

他看了一眼已經脫困的法器,就一伸手,將金刃與銀鉤招了回來.

金刃還好,和原來一樣嶄,但銀鉤的模樣卻讓韓立嚇了一跳!原來銀光閃閃的法器,已經變得鏽跡斑斑,坑坑哇哇,如同成了殘刃,已靈氣大失,不堪大用了!

這時韓立知道,黃衫女所說的毀掉法器是什麼意思,那水晶球噴出的粉紅色液體好歹毒啊!誰的法器碰上,恐怕都要退避三尺!

感慨後的他,又被藍衣人身前的耀眼黃光吸引住了.

這是一把造型古怪的帶柄小刀,刀柄足有一尺長,刀刃卻只有三四寸的樣,通體晶瑩透徹,釋放著刺目的黃芒.

就是這樣一件怪模怪樣的東西,一舉擊殺了白衣女.

韓立死死盯著此物,神色漸漸陰沉了下來,滿臉的烏云壓頂,嘴巴是閉得緊緊的.但"符寶"這兩個字眼,卻在他心頭不停的閃過.

從小刀的威力,近似光芒化的外表,那驚人的靈氣爆,無一不證實了此物的確是和他的"金光磚"一樣,是件具有法寶威能的符寶.

這個現,讓韓立一嘴的苦澀!

他抬頭望了望混黃的天空,雖然看不出現在是什麼時辰,但肯定已是第二日的早上了.他在懷疑,自己是不是運氣都在第一日耗光了,所以在第二日的一早,就走了這麼的大黴運!

先碰上了個本門師姐,硬拉自己當擋箭牌,硬與掩月宗的多寶女對上了,結果人家頂級法器厲害無比,差點讓他應付不了!

現在又來個什麼狂人封岳,不但法力遠勝自己,竟也有符寶在身,如此一來,其比奪寶女還要厲害三分!這可讓他如何脫身啊?

他可不認為這位狂人,會因為心情大好,而放過自己二人一馬,看來只能拼命一搏了!

韓立正想著呢,對面的封岳終于探查完了儲物袋,微帶喜色的抬起了頭,看來收獲是不少了!

他獰笑一下,正想沖著韓立二人說些什麼,卻一眼望見了掉落地上的小鏡及水晶球,眼中貪婪之色一閃,用手一招,想把兩件法器吸入手上.

但可惜的是,尚未等兩件法器飛起,一枚小小的火球從遠處飛來,打斷了收取法器的舉動,逼的他不得不後退一步,一揮手,放出了個同樣的火球將其擊毀.這讓封岳心中大怒,臉上凶厲之色畢露!

這個火球正是韓立所放,見識到了小鏡和水晶球的威力後,他怎會讓它們落入到對頭的手上.而黃衫女卻被韓立的舉動嚇了一跳,幾乎要叫出聲來!

封岳緩緩望向韓立,滿臉的疤痕開始扭動起來,如同一個個活動的蚯蚓一樣,讓人不寒而栗.他猙獰打量著韓立片刻後,突然張口說道:

"你們想怎麼死!是被我一刀刀活刮了死,還是用大火把肉一寸寸烤熟了死?"

黃衫女聽了,身一抖,臉色蒼白無比,再也無法抑止心中的害怕,不禁偷偷向左右掃了一眼,打起了其他的主意.

"我想你死!"韓立微笑著回答道,笑得非常的自然,開朗!



上篇:第一卷 七玄門風云 第二百三十八章 于坤的可怕     下篇:第一百八十八章 惡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