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凡人修仙傳 第一百九十一章 異心與孤零  
   
第一百九十一章 異心與孤零


中心區的西邊,某個生產珍稀草藥的凹地里.三名修仙者正奮力的和一頭三眼火狼搏斗著,一名巨劍門裝束的中年人驅使著青色的巨劍,擋住了火狼大部分的攻勢,而另一名黃衫老者和一名灰色道袍的青年,則一左一右的從側面輔助攻擊.

沒多久,這巨劍門的弟在硬拼著受了一記大火球後,一劍斬下了此妖獸的狼,然後收回巨劍,仰天大笑起來.

"蒙兄真是法力高深啊,連這三眼火狼都能一劍擊斃!不愧為巨劍門的高徒……"黃衫老者見此情景,立即屁顛顛的跑了過來,阿諛奉承之詞連綿不斷,臉上還絲毫都不紅上一下.

若是韓立在此就會認出,這老者正是當初力邀他組成什麼弱者聯盟的向之禮,但當初跟他在一起的那個同門少年卻不在此,看來是傳送時走散了.

"嘿嘿!要不是向兄和李道長在一旁協助,在下怎會如此輕易得手!"手持巨劍的黑衣中年人,倒也謙虛的很.

"蒙兄何必客氣!能除此妖獸,蒙兄居功偉,這是無可厚非的!"另一個青年道士,雖然年紀不大,但口氣不卑不亢,實在老練之極.

黑衣中年人聞言,臉上笑意一閃,但立即又謙虛了幾句.

"說起來,其他那些還在打打殺殺的家伙,還真傻啊!假如知道我等三個不同門派的人,竟然能齊心合力的一同除妖采藥,不知會不會把他們驚得下巴都掉了!"黑衣人話題突然一轉,說出了這麼一句話來.

"可不是嗎!這可全靠向兄的一力促成啊!若不是向兄給我等分析的明白透徹,恐怕我和蒙兄二人還在斗得你死我活呢!"道士也連聲點頭稱是.

"不敢,不敢!兩位都是絕頂聰明之人,在下只是實話實說罷了!大家本來就沒有必要,為了根本沒可能落入我等手里的東西,而白白賠上了自己的性命.有這個互相厮殺的時間,大家把中心區之外的珍稀藥材,全都一掃而空多好!而且大家齊心出手,對付這些妖獸還不是小菜一碟!"向之禮嘻嘻一笑,油嘴滑舌的連聲推辭道.

其他二人一聽此言,又是一頓熱火朝天的互相吹捧.

"好了,我等點動手采"火龍草"吧!大家一人一份把它們平分了!"還是黑衣人先按奈不住的說道,聲音中透露出了急切之意,說完,人就向火狼尸體後的幾株紅色小草走.

向之禮和道士一聽,大有深意的互相笑視了一眼,就都滿口應允著走了過去.

而二人都未現,黑衣人背向他們二人的臉上,突然露出了一絲陰厲的神情,但隨即就消逝不見了.

……

中心區的南邊,一個到處是黃沙的地方,有一男一女兩名掩月宗的弟,正在某片不大的地方,到處用冰錐術不停的刺戳著沙地,似乎在尋覓著什麼.

可是,半天之後,仍毫無所獲.

"這賤人,倒底藏那兒去了!找到她以後,我一定把她的眼珠挖出來!"那名女弟本長的千嬌百媚,貌美如花,但是一張嘴卻是陰狠毒辣之極的話語,讓男人聽了背後直冒涼氣.

"師妹,還是算了吧!離師門約定的時間差不多了,再不走,就要遲了!"男弟有些懦弱的說道,看情形似乎很害怕這位師妹.

"哼!都怪你這個廢物,連個功法十層的小丫頭都看不住,竟讓她在我們眼皮底下溜走了!傳了出去,還不讓人笑話死了我和姐姐掩月雙嬌的名聲!真是的,師門怎麼會讓你這樣的窩囊廢,當我的修煉道侶!"女不聽男的話還好,一聽了之後,立即滿面怒氣的指著男弟的鼻訓斥了一頓,說的那男弟滿臉通紅,但又無可奈何的樣.

不過說歸說,女弟看了看天空的明暗度,還是不敢真再尋下去,畢竟耽誤了師門的大事,即使她身份特殊,靠山夠大,但也是非同小可的事情.

但是就這樣灰溜溜的離開此地,這女還是有些不甘心,幾經躊躇後,她一咬銀牙,取出一張藍色的符箓.

看著這張符箓,她陰笑了一下,猛然把符箓往身後一拋,然後人就竄了出去,直到了數十丈遠的地方,停下腳步回頭觀望.

而那名男弟見此,暗暗叫苦不迭,但絲毫不敢怠慢的緊跟在了其後.

這時,符箓已化為了一片數十丈大小的巨型黑云,將此地的天空遮掩的嚴嚴實實,接著附近的天氣驟然下降,變得奇寒無比.

沒有多久,從烏云中,由緩到急的掉下了無數根亮晶晶的大冰錐,不一會兒,就將這一小片地方,插得密密麻麻,就如同仙人掌上的刺一稠密.

一盞茶的工夫後,烏云漸漸散去.此時,整個沙地已晶瑩一片.

女弟睜大了眼睛,掃視了幾乎無立足之地的沙地後,卻絲毫異樣都沒現.

她恨恨的臉色一沉,沒有好氣的吆喝了男弟一聲,就悻悻的帶頭離開了此地.而他的所謂修煉伴侶,自然也緊跟而去.

已離開的掩月宗女沒注意到,在遍地都是冰錐的某沙地角落里,滲出了絲絲殷紅色的液體,只是太輕淡了些,所以逃過了那女弟的眼睛.

半刻鍾之後,當殷紅有了擴大的趨勢時,這里的黃沙忽然鼓起了一個圓形的小包,並且越來越高大,越來越明顯.

到後,沙包一陣的猛烈翻騰,竟從里面滾出了一名綠衫女,其肩頭插著一枚細長的冰錐,鮮血直流,已塗滿半邊身.手上則緊抓著一塊黃色絲帕,上面光芒閃動,似乎不是凡品.

慢慢拿爬起身來的女,看了看肩頭的傷處,秀眉緊鎖.

她抬起另一只手,輕抓起了冰錐的後半部分,銀牙一咬,竟將冰錐給拔了出來,痛得女嬌哼了一聲,一雙秀目流出了淚水,並且傷口處咕嚕嚕的往外鮮血直冒.

她顧不得擦拭臉上的淚痕,不敢絲毫耽擱,在一陣手忙腳亂後,從儲物袋中掏出了個花瓷瓶,並倒出了些黃色的藥粉在傷口處,鮮血立即停止了湧出.

做完這一切,綠衫女曲膝環抱著坐在了沙地上,一動不動.片刻之後,她竟突然雙手掩面的嗚嗚哭泣起來.但因為害怕引來其他人,此女把哭聲放的極低.

一頓飯的時間過去了,這靈獸山的女弟終于停止了哭泣,她抬起頭看看了空無一人的沙地,情不自禁的打了個寒戰!

她咬了咬嘴唇,又艱難的站了起來,猶豫了半天後,認准了方向,跌跌撞撞向中心區走去.這時,其秀麗可人的臉上還掛有淡淡的淚痕,但同時卻兼有著與此不相符的倔強神情.

這女,竟是賣給韓立"金竺筆"的那位少女.只是負傷後的她,一個人走在靜悄悄的沙地上,顯的楚楚可憐,極惹人憐愛.

片刻之後,少女按著傷口身影,漸漸消失在了黃沙之中.



上篇:第一卷 七玄門風云 第二百四十二章 制符     下篇:第一卷 七玄門風云 第二百四十三章 藥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