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凡人修仙傳 第二百一十八章 缺陷與優勢  
   
第二百一十八章 缺陷與優勢


馬師兄說到這里,停了一下,臉上浮現出了遺憾之色,接著又說道:

"但可惜的是,這劍訣修煉深層後,有個無法忍受的缺陷.從第四層開始,以青元劍訣為功法來吐納天地靈氣時,每隔數日就會出現散功的奇怪現象,前幾日以此法決煉化的法力,竟會莫名奇妙的自行消散一部分.這讓人實在模不著頭腦!"

"第四層的劍訣,流失的度還不算可怕,只有十分之一的練法力會散去.略微辛苦一點的話,一般修士也能補回來!但如果邁進了第五層,第六層的話,那麼靈力的流失會變得恐怖,會以每層增加十分之一的度,讓辛辛苦苦煉出的法力,繼續擴大流失.也就是說,第五層的劍訣會流失十分之二的煉法力.第六層的則會流失十分之三.這樣一來,哪還有幾人敢修煉青元劍訣

"而且本門弟所修煉的青元劍決,以前高也不過是第六層.六層以上,就要求必須是結丹期修士能修煉.但看這種功法到了第六層,就已流失了近三分之一的靈力.這些高人們,哪還敢冒此奇險啊!萬一第七層以後的青元劍訣,還繼續加大靈力地流失.那他們這些高人豈不太冤枉了!"

"要知道,到了結丹期後的功法.每精進一層,都千難萬難!而這青元劍訣是難煉之極,讓他們花費了十幾年甚至數十年地時間,去冒此風險干這蠢事.讓誰,誰也不會做的!何況,這青元劍訣既殘缺不全.又不是仙家妙法!也沒有足夠大的動力,讓他們行此險事."

"但是,這劍訣的劍芒神通的確很實用,就這樣放棄又可惜了.于是,有的人就只修煉了前三層地青元劍訣,徹底將其當成功了輔助法門來用.這樣一來,既不用害怕散功,還可繼續使用劍芒的神通.當然,即使光修煉出劍芒神通,這也需要這些弟.花費四五年的時間單獨修煉此劍訣行."

韓立聽了小老頭的一番長篇大論後,直聽的目瞪口呆.等回過神來後.只覺得滿肚的不是滋味!

不是吧,他現在已經修成第四層劍訣了!照這麼說,如果以後還想繼續修煉青元劍訣,那麼修煉出來的法力,會無緣無故的丟失十分之一.而且隨著層次的加深,流失的法力還會再增加!

這還讓他怎麼修煉?

不過.既然話都說地如此明白了!那他說什麼也不會傻到,還將此劍決繼續修煉下去.青元劍訣的修煉,也就到此為止了.

韓立地這個決心下沒多久,小老頭下面說的話,又讓韓立心里一動,有點意外!

"這青元劍訣缺陷如此之大,但還是有它的獨到之處的.否則,當年也不會成為一派的鎮派法決."小老頭抿了抿嘴唇,突然感慨似的說道.

"我聽人言過,此劍訣雖然修煉起來奇慢無比.但這劍訣每煉成一層後,都能起到擴經展脈.深邃丹田地奇效.會讓修煉了劍訣的修士,其的法力要比同階的其他修士,要深厚上一些."

"不過具體能深厚多少?這就要看修煉成的劍訣層次了."

"但據當初那名,唯一將青元劍訣修煉到第六層的前輩弟講述,已練成第六層劍訣,築基後期的他,在法力上要比其他的修士多出了近三分之一.這些多出的法力,正好和當前用青元劍訣修煉出的法力流失比例一樣.如此巧合,這不能不說,此劍訣還真有幾分奧妙!"

小老頭似乎對這青元劍訣,研究地還真不少,越說興致越高起來.到後來,甚至大有吐沫橫飛,手舞足蹈之勢!讓韓立趕緊另提它事,硬將青元劍訣的事情就此揭過去,這讓這位馬師兄恢複了些常態.

對韓立來講,這劍訣再有什麼其他神妙,他也不會去修煉地.

要知道他本來資質就不行,再故意修煉這奇慢無比的殘缺法決,那他除非根本不想結丹,否則腦真是進水了!

就是那些正常的功法,韓立估計要是能再找到一些靈丹配方的話,也許此生結丹,也不是沒有那麼一丁點可能!

接下來,韓立在和小老頭聊了一會兒後,就告辭離去了.

現在他築基已成,自然不能再給對方看藥園了,所以回到原來住的茅屋,稍微收拾一下後,就飄然而去.

這時天

,正好是他去議事殿辦事的時機.

築基剛成的韓立,心里那股激動勁兒還未曾消退乾淨.一心只想把事情辦好後,就馬上開辟一處自己的洞府!

對此,韓立可期盼很久了!畢竟有了自己的地盤後,干什麼事情都不必再偷偷摸摸的了,可以光明正大的在自己的地方做任何事情.

韓立越想越興奮,不知不覺的禦器飛到了議事殿.

看守大門的兩名年青弟,顯然不認識韓立,但是韓立的築基期身份,這二人倒一目了然.如此一來,自然不敢因為韓立的年輕,就怠慢于他!

所以,這二人一齊上前一步,立即躬身施禮道:

"這位師叔,有什麼事需要晚輩們幫忙嗎?"

"師叔?"

韓立一聽此言,心里有些好笑.一年前要是見了這二位,他恐怕還得稱呼對方一聲師兄!如今,築基後身份大漲,馬上成了長輩了!這還真讓韓立有些不大習慣.

不過,看到年齡和自己差不多的人向自己問候施禮,感覺還真是不錯!

"鍾掌門在嗎?我有事要見一下!"韓立大模大樣的說道.

這兩名煉氣期弟,一聽韓立此言,不由得對望了一眼,然後右手的人答道:

"掌門去百機堂辦事去了,不過應該就回來了!要不,師叔先去堂廳稍候片刻?

韓立稍皺了下眉頭,但馬上就恢複了正常,以無所謂的口吻說道:

"好吧!既然這樣,我等下就是了!"

"好的!師叔這邊請!"

另一人也機靈的很,向後退了兩步,就給韓立帶起路來.

韓立跟著此人,穿過大廳,就被帶到了一間稍大些的堂屋內.此屋不光收拾的乾淨利落,還在四面牆壁上掛了一些筆墨書畫,顯出一派文雅書香的氣息.

"師叔先在這里歇息片刻,等掌門一回來後,弟就會立即稟明掌門的!"青年熟練的給韓立沏了一壺香茶後,就退了出去.

韓立看了看青年退走的身影,點了點頭,但又搖了搖頭!

他之所以先點頭,是覺得此青年無論眼色,舉止,無一不讓他大為滿意,絲毫瑕疵都挑不出來,看來是專門經過一番訓練後有這種出色的表現!

而他又搖頭,則是為這些低階弟感到有些悲哀!

一個修仙者不好好的閉門苦修功法,卻不得不象世俗間的凡人仆從一樣在此輪值看門,給人端茶送水,真是歎惜之極啊!

現在想想,當初要不是用一枚築基丹買通了葉性老者,恐怕他的境況也不會比此人好到哪里去.一樣也得該躬身的躬身,該卑辭的卑辭,說不定加不如意呢!

就在韓立在屋內品嘗著香茶,心里思緒萬千的時候,鍾大掌門不久就回來了.

當他從守門的弟那里聽說,有一位年青的築基期修士找他時,不禁略感驚訝.因為從守門弟的描述中看,他對這人陌生的很,並沒有從數百築基期弟中找到相似之人.

"二十五六歲年紀,皮膚有些黑,長相普通,這會是誰?"鍾靈道帶著三分驚愕,兩分好奇,匆匆的向韓立所在的客廳走去.

一進屋門,就看見一位身材中等,身穿黃楓谷服飾的青年,背對著他面向牆上的一副萬花圖,正看的津津有味!

不過,顯然鍾大掌門進屋的動靜,讓對方聽見了.所以此人立即轉過身來,沖他一躬身施禮道:

"掌門師兄!師弟韓立,給掌門見禮了!"

"韓立?"

鍾掌門一聽此名,覺得有些耳熟,似乎曾聽說過!可仔細看了對方一眼後,除了有點面善外,並未記起對方到底是何人啊.這讓他心里一陣的汗然,臉上不禁露出一絲尷尬之色.

"韓……韓師弟啊,請坐,不必客氣!師兄身為掌門,有些事忙,來遲了片刻,師弟不要見怪啊!"

鍾靈道,也是大風大浪不知見過多少的老狐狸,嘴里隨便的含糊幾句,就把認不出對方的尷尬氣氛,輕而易舉的花掉了.

韓立對這位鍾掌門認不出自己的事情,並沒驚訝!

要知道,當初韓立見此人時,那還是五年前的事情.那時的他,只是一位資質低劣的煉氣期弟,對方自然不會往心里去,別說對他留有什麼深刻印象了.若是對方真的一眼就認出他來,韓立反倒會大吃一驚!



上篇:第一卷 七玄門風云 第二百七十一章 大挪移令和古傳送陣     下篇:第一卷 七玄門風云 第二百七十二章 一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