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凡人修仙傳 第二百三十二章 大衍決  
   
第二百三十二章 大衍決


立聽了對方的言語後,並沒有開口說什麼.只是冒仍死死抓住對方的元神,低頭思量起來!

半晌之後,韓立抬,冷冷的說道:

"若我剛措手不及的被你元神入侵,不知下會不會放我一馬啊?下法力可比我這個築基的師弟強太多了,十有**我只能落個被你吞噬的下場."

韓立話里的不善之意流露無疑!

"我可以告訴你一個秘密,給你絕世的功法!"林師兄大懼起來,急忙元神傳音道.

"秘密,功法?難道就是你們千竹教的大衍決嗎?"

韓立淡淡的一句話,立即讓元神上的綠光,一下閃爍起來,並且結結巴巴的驚愕聲傳來:

"你怎麼知道此事的?你……你就是昨日偷窺的那人!"

這時林師兄,恍然大悟起來.

"好了,你既然知道我對你們的事情並非一無所知,那還是老老實實的告訴我一切吧!你不會希望我立即毀了你的元神吧!"韓立雖然說的輕描淡寫,但讓林師兄的元神,在手上好一陣的抖動.

"能有什麼說的,師弟不是昨日都聽的七七八八了嗎?"林師兄長歎了一口氣,幽幽的說道.

而這時,陣外的那些千竹教的人,見在傳過話之後,大陣內還是毫無反應!不禁惱羞成怒的讓眾多傀儡起了一輪的攻勢.大陣外再次熱鬧了起來,但陣內地卻仍然風平浪靜.除了能聽到點聲音和感受到些震動除外!

"師弟,這是什麼奇陣啊.竟能抵擋住這麼猛烈的攻擊,真不可思議!"見到這一幕地林師兄,把話一叉,故作訝然的說道.

"哼,你別管我這什麼陣法,也不要胡亂打叉.而且我對你們千竹教狗咬狗的事情.一點興趣都沒有.我想知道的只是,那個大衍決你是不是也知道一些功法,修煉了它會有什麼神通?你若想故意拖延時間的話,我立刻便毀了你."韓立一皺眉,聲音忽然一寒的說道.

接著手上地白光猛然一盛,手指微微一用力,頓時讓那林師兄的元神慘叫一聲,連呼不敢起來!

"這大衍決乃是本教開派祖師獨創的秘術,乃是專門強大神識,和修煉分神之術的秘法.也是我們千繡教使用傀儡的必修功法.只有修煉了此術,可以讓神識附在眾多傀儡上.操縱他們自如!否則,我等就是煉制的傀儡再多,若是無法同時操縱,那又有何用處?"嘗到了韓立手段的林師兄,不敢再拖拖拉拉,急忙一口氣說道.

"既然是千竹教的基本功法.那你又何必要再去圖謀它,而且似乎還有什麼半部之說,這是怎麼回事?"韓立不動聲色繼續問道.

"這也沒什麼好隱瞞的.大衍決雖然是我們千竹教的基礎功法,但也是本教地根本所在,不可能輕易傳給所有教眾.所以現在千竹教教徒修煉的大衍決,只是正本大衍決地第一層簡化版.雖然易修好練,但完全練成後,也遠不如正本大衍決第一層的威力.而正本的大衍決只有教中的高層可修煉到."

"像外面的這些人,都修煉成了前兩層的正本大衍決,能一次操縱近百余名機關傀儡!而我修煉成了第三層地功法.所以可控制三百多比他們勝一籌.是三層以後的大衍決,曆來只有教主和繼承教主之位的人有資格修煉!"

"當年千竹教生了叛亂.我父被現在的教主金南天給暗算了,連全本的大衍決都被他搶了去.而當時身為少教主的我,正在教外處理教務,得知此消息後,因為無法于其對抗,只好找個替身詐死而去,就不遠萬里的躲到了越國.那時,我雖然沒有全本的大衍決,但是因為身為教主的獨,倒也先知曉了前四層的功法,就將它們彙訂成一本大衍決地上冊."

"原本我就想在此地終老此生的,但誰知大衍決近期突然蠢蠢欲動地就要突破了第三層,這讓我複仇之心大起.就一時糊塗的,聯系了當年的一部分忠心的手下,想讓他們將後三層的口訣給偷盜出來,可沒想到的竟落了個如此的下場!不知他們是偷盜失敗被抓了,還是根本就是背叛了我!"

林師兄這次很詳細的緩緩道來.但說到後時,聲音中充滿了憤怒與不甘!

韓立冷冷的看著對方的元神泄著不滿,而沒做出什麼舉動.直到對方冷靜了一些後,不客氣的接著追問道:

"你所說的秘密又是什麼?"

"這……?我希望先

"哎呀!住手,我說,我這就說!"

林師兄的元神稍微猶豫了一下,似乎想要提什麼條件.但是韓立根本沒給他開口的機會,直接又給對方一個大苦頭吃,差點沒將林師兄元神給捏碎了.讓對方膽顫心驚的馬上改了口!

"別敬酒不吃吃罰酒!好在我沒聽完想知道的一切事情前,別給我提什麼條件."韓立的聲音冰冷刺骨.

林師兄一時間,徹底被韓立的狠辣手段給震住了,恐懼的急忙說道:

"其實這個秘密還是和大衍決有關,而且在千竹教高層之間早已流傳開了.只是誰也不知道真假罷了!不過家父還在時,曾偷偷對我而言,這個秘密應該有五六成的幾率是真有其事!"

"不知從何時開始,在我們千竹教曆屆高層中,就暗暗流出了這麼一條流言:凡是把大衍決修煉到了高層的人,其結丹要比普通修士輕松的多,容易突破修煉時的瓶頸.因為曆屆的教主及教主繼承人,其結丹成功的幾率實在高的出奇."他還是聲音一頓後,說出了這個秘密.

"能提高進入結丹期的幾率?"原本神情冷漠的韓立終于動容了!

"是的,只要師弟肯幫我找個軀體讓我奪舍重修,在下願意先把前四層的口決和師弟共享,然後你我二人聯手,再想方設法從那金姓賊手中奪得剩下的法決,然後共同結成金丹,豈不是哉!"他又開始鼓動口舌,誘惑起韓立來了.

韓立哼了一聲,沒有言語,而是再次低頭的苦想起來,讓林師兄的心一下坎坷不安了!

"只有五六成的把握,能增加結丹的概率嗎?"韓立突然仰,緊鎖雙眉的喃喃說道.

"師弟,五六成的幾率不小了,這畢竟是結成金丹的啊,應該試下是!"林師兄見此,慌忙又勸道.其實,當初他父親對他所說的並非是五六成的幾率,而是只有三成的可能性!但現在到了他嘴里,概率立刻翻了一番.

"這大衍決好修煉嗎?除了增加神識外,還可以增進功力嗎?還有,不知林師兄是什麼時候築基成功的,修煉這大衍決多久了?"韓立突然一揚眉,冷冷的問道.

"修煉度還行吧,功力似乎還可以增加那麼一點的……,築基成功,那是百余年前的事了,當時我二十余歲時!大衍決是從築基後,就開始修煉了.咦,師弟問這些事情作甚?"

林師兄沒想到,對方會忽然問了這麼一連串的問題出來.一呆之下,沒有防備的他,只好支支吾吾的回答了前兩個問題,倒對後兩個問題,回答的很清楚.

韓立臉色一緩,似乎很滿意對方的回答.但是他那只抓著林師兄元神的右手,忽突然間白光大放,接著五指使勁一合!頓時,手上的元神只來及出了一聲慘叫後,就變成了星光點點,徹底從這世間消失了.

"很不湊巧!我生平痛恨的就是別人對我奪舍了,這會讓我回想起一些不好的事情.而且,我雖然對大衍決很感興趣不假,但此法決修煉不易,而且還不能增進法力,我怎麼可能拿來當主功法修煉呢!"

"要知道,如果法力都沒修煉到築基期的頂峰,那我把大衍決修煉的再神妙,那能有什麼用?下資質倒是不錯,修煉了這大衍決近百余年,只不過第三層頂峰的樣,而法力也因為分心,也只徘徊在築基中期.魚與熊掌哪有這麼好兼得的?而且那些千竹教的曆代教主,能兩者兼顧的結成金丹,這也沒什麼稀奇.因為既然能成為一教之主的,想必也都是資質絕倫,萬中無一的修煉奇是.這樣一來,大衍決能增加結丹幾率的可信性,就低了!而在下自認絕對不是這絕世奇,對把大衍決和法力都修煉到高深處,可是一點信心都沒有的!"

"糟糕的是,下手里還沒有全本的大衍決功法,還要拉上我和人家一個教派的人對上,這不是自尋死路嗎?並且我即使放過你一馬,但誰又能保證,你不會記恨今日之事,而會在我背後下黑手呢!"

"下說說,有這麼多的理由.我怎麼可能,還放你呢!"韓立看了看,剛剛結束了一名築基期修士小命的右手,低聲自語道.



上篇:第一卷 七玄門風云 第二百八十四章 私語     下篇:第一卷 七玄門風云 第二百八十五章 冷漠與謠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