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凡人修仙傳 第二百五十章 故人遇  
   
第二百五十章 故人遇


立願意遠離董萱兒,豐師兄和燕雨自然巴不得的如此

所以非但沒有阻止之意,那燕雨還非常熱心的給他一張玉簡.里面是燕翎堡的地形圖,可讓韓立節省些時間,直接就去目的地,而不用像暈了頭的蒼蠅一樣,到處亂撞.

而董萱兒本人,雖然對韓立突然放手不再約束自己,大感意外!但能獲自由可在眾多男修士中如魚得水一番,自然令她大喜.當然她還是用驚愕的眼神望了韓立幾眼,百思不解他這種舉動的用意.

"用意?哼,只不過不想背著個包袱而已,而且一人行動多自在的!"韓立走在燕翎堡的青石路上,倒背著雙手,非常悠哉的想道,並時不時的望向兩旁的店鋪.

這些都是出售符箓,煉器和煉丹原料的,也有那麼一兩間出售低階法器的,但店主卻多半是沒有法力的凡人.

這並不奇怪,整個燕翎堡面積非常的大,住在其內的人口也多達十幾萬.但是具有靈根可以修煉法術的只占了很少一部分,大部分都是普通的凡人.

這些原本應居住在世俗世界的凡人,一部分是沒有靈根,但血脈還是來自燕家的人,另一部分則是燕家弟的親眷之類,畢竟僅在燕家親族之間通婚的話,這還是非常不妥的,適當吸取一些血,可以讓燕家繼續保持壯大.

當然了保密,這些進了燕翎堡的凡人.一生都不可再走出此城,只能在此生老病死一生.雖然從此衣食無憂.但還是一件極其悲哀之事.

那些從外面遷進來地人還好,總算見識過了外面的花花世界,但從小就在堡內出生,卻沒有靈根地人,卻連看一眼外界的機會都不會有的.

但是當初凡人進入此堡時,倒沒有一個被強迫的!都是走投無路.或者深受了燕家大恩,而自願如此的.再加上燕翎堡戒備森嚴,有陣法籠罩,並且對私離城堡的凡人,一經現立即格殺地.所以至今還沒聽說過,有哪個凡人成功逃離過此地.

這些信息,當然不是韓立猜測出來的,而是那個地圖玉簡所附帶的一些小信息.因此,韓立頭腦中倒也對這燕翎堡有了個大概的印象.

而他現在就是往城堡內的一家茶樓而去.因為按照韓立的了解,修士們大多都對好茶非常的喜愛.茶樓幾乎都是所有修士必去的場所.韓立覺得那里也許能和其他修士碰上頭,加入一些小團體中.這可是很難得的交流機會.畢竟閉門造車還是不可取的!

在這條石街地盡頭,一個三岔路口處,就應該能看到茶樓的招牌了,韓立這樣想著,不禁加了腳步.

可是一側地某間店鋪內突然傳來了幾聲男女激烈的的爭執,接著伴隨著一個男人的怒吼.一個少*婦打扮的人,怒氣沖沖的從屋內走了出來,直接沖上了石街,正好和略感詫異地韓立,碰了個對面.

這少*婦容貌似乎非常秀麗的樣,所以韓立因為男人的通病,就漫不經心的瞅了一眼,結果等韓立看清楚少*婦的容顏後,身形頓時一怔,人竟然呆住了.

少*婦見到韓立這樣肆無忌憚的注視著自己.心里惱怒之極!

但她在城堡內也住了不短的時間了,雖然絲毫法力沒有.還是一眼就從服飾上,看出了韓立的修士身份.雖然因羞惱而沒留心韓立的相貌,只覺的仿佛有些眼熟,但還是強忍著怒氣,微微低下頭去生硬地說道:

"修士大人,能否讓小女過去,在下可是有夫之婦了!大人這樣注視著一個凡人小女,就不怕有失體統嗎?"

這句話說出去後,少*婦倒也沒有擔心之舉,因此燕翎堡內可是戒律森嚴,嚴禁修士們騷擾普通人的生活,違令者處罰極重!當然,普通人也要保持對修士們地絕對敬意,若有怠慢著,自可由修士們自由處置.

而且現在就在眾目睽睽的街道上,她也不怕對方有什麼不軌之舉.

可是少*婦低頭了半天,也沒見面前的修士,有何舉動.既沒有退讓的意思,也沒有開口訓斥于她.這讓她有些驚訝了,不禁想秀抬起,望了過去.

結果一張

笑,有種打上一拳沖動的臉孔出現在了眼前,這臉孔立刻把少*婦帶到了十年前的那個後院小路的夜晚,一個小氣無比的的師兄,和一個精靈古怪的少女,互相斗嘴的一幕,曆曆在目!

"師兄?"

"師妹!"

少*婦終于認出了這張一點變化都沒有的面容,而韓立在對方喚了自己一聲師兄後,也確定了這秀麗可餐的少*婦,竟然真是多年前那精靈古怪的小丫頭——墨彩環,墨大夫小的女兒,自己親口叫過的小師妹!

"你真是韓立師兄?"墨彩環先是驚愕萬分,隨即就百感交集的問道,但臉上還是不敢置信的模樣.

"我送你的縈香丸,還好用嗎?"韓立突然輕聲的說道.

"師……師兄,真的是你!"墨彩環一見韓立說出了當日送她禮物的名稱,再也無絲毫懷疑.可兩眼卻猛然間一紅,開始了抽泣,似乎受盡了莫大的委屈.

韓立這下,卻傻眼了!畢竟現在是在石街上,四周還有一些過往的的路人和幾個修士,這樣一位貌美之極的少*婦在自己身前哭哭啼啼的,豈不什麼樣的猜測都有了!

想到這里,韓立撓了撓腦勺,就硬著頭皮,對墨彩環說道:

"師妹,我們是不是換個地方再詳談一下!這里似乎不是講話之所."

"嗯!……我聽師兄的."墨彩環這暫停了哭泣之意,非常聽話的說道.

對方的這種表現,倒讓韓立有些意外了!畢竟他印象中的墨彩環可是一名小妖精似的女孩,突然如此溫柔聽話,還真讓他有些不適應.不過哪里比較安靜呢?韓立看了看街道的四周,有些郁悶的想道.

"到我家去吧!我娘也在那兒."墨彩環的情緒平靜一些後,突然開口說道.

"四師母也在燕翎堡?

韓立驚訝了!

看來墨府真的出了大事,否則身為墨府頭腦的嚴氏,不會輕易流落此地的.

"是的,師兄!我娘病了,而且很厲害!你一定要救救她啊!"墨彩環目中淚花一閃,苦苦的哀求道.

"好的,有什麼事,到了師娘那里再說吧,只要不是什麼疑難雜症,師兄還是能手到病除的!"韓立見墨彩環楚楚可憐的樣,自然就想起了當年她那無憂無慮的墨府生活,不由得心里一軟,嘴上安慰的說道.

"嗯!我相信師兄的話.當年二姐就說過,師兄的醫藥之術早在她之上了.這下我娘可有救了!"

墨彩環聽了韓立如此一說,這破泣為笑.那種嬌豔如花的樣,讓韓立看了也不禁為之失神,但好在立刻就清醒了過來,這避免了當場出丑.

"走,我家離這不遠,只要過了一條街道就到了.我娘見到師兄一定會很高興的!"墨彩環非常自然拉住了韓立的衣袖,領著他往前就走,一副興高采烈的樣,如同找到了主心骨一樣.

一位少*婦主動拉著一位男,在大街上行走,自然惹得附近之人,為之側目.但好在韓立一副修仙者的打扮,倒也沒誰敢當著二人的面說些不好聽的,至于遠離之後,議論些什麼,那可就不好說了!

"師妹,你和師母怎麼會來到這里的?墨府莫非出事了不成?"韓立和摸彩環並肩而行,並趁墨彩環不留意的時候,將衣袖輕輕的收了回來,不露聲色的問道.

"這話,說起來就長了!但墨府早就在七年前就毀了,驚蛟會也同時除名了!"墨彩環聞言,身微微一顫,臉色突然一黯的說道.

"那墨其她兩位師妹和師母呢?"雖然韓立早已猜得的差不多了,但還是歎了口氣,問起了其她人的情況.

"二娘,五娘死了,其她的人的情況我就不清楚.因為我和娘也是好不容易殺出來的.當時太亂了,大家只能分頭逃命去了!"墨彩環的聲音顫抖了起來,顯得極其痛苦.



上篇:第一卷 七玄門風云 第二百九十九章 各懷心思     下篇:第一卷 七玄門風云 第三百章 血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