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凡人修仙傳 第二百五十一章 毀滅  
   
第二百五十一章 毀滅


立看見墨彩環如此摸樣,知道現在不是追問事情原委再提此事了.就這樣,墨彩環領著他,到了隔壁街的一間小店鋪前停了下來.

"這里?"韓立有點愕然,用詢問的目光望了墨彩環一眼.

"是的,這里就是了!我和娘做了一點小生意,只是想掙些靈石好給娘買些丹藥壓制下傷病.墨彩環臉色一紅,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然後,帶頭走了進去.

韓立見此笑了笑,也沒說什麼的,跟著進去了.

"娘,你看我帶誰來了?"

韓立剛一踏進店門,就聽見墨彩環獻寶一樣的聲音!接著又傳來了另一個韓立熟悉,但有些蒼老的婦人聲.

"還能有誰來?自從你柱大叔死了以後,也只有隔壁的香蓮嬸會來看我們了!"

沒錯這聲音正是嚴氏的嗓音,雖然比以前沙啞了許多!

"不是,是師兄來了,我在堡內遇見了師兄了!"墨彩環,興奮的叫嚷著.

"師兄?你幾位師兄不是早就過世了嗎!你這孩莫非神智不清了."嚴氏明顯有些擔心了起來.

這時,韓立已看清了店內的情況.

一個六七丈的小屋,數節木櫃台,上面整整齊齊的擺著數打低級符箓,還有些不值錢的原料.還有扇木門通往了內屋,櫃台後則有一名婦人正躺在一把竹制太師椅上,有些擔心的望著身前地墨彩環.

正是那近十年沒見過的嚴氏!

只是此時地她.面容蒼老了許多,還帶有一臉的病容.只能從眉目間還能看出當初的美婦人影.

韓立的進來,自然引起了嚴氏的注意,只是當其看清楚了韓立其人時,整個人先是一呆,不由得就想要站起身來.但是很顯然,這不是重病在身的她能夠辦到地事情.只直起了一半的身,人又再次的倒了下去,一旁的墨彩環見此,急忙伸手將其扶住了.

"你是韓立?"嚴氏吃力的喘了幾口氣後,和墨彩環一樣的吃驚不小,只是其驚愕之余,卻隱隱透出了一絲企盼的喜色.

韓立自然知道,對方心里在想些什麼,但稍一遲疑後,還是幾步走了過去.略一施禮說道.

"四師母好!"

"你……你還肯認我這個師母?不記恨當年的事了!"嚴氏聽見韓立稱呼其"四師母"後,臉上喜色閃過.但還有些不敢相信的說道.

"當年之事,我和墨師之間誰是誰非,這個暫且不說,但是墨師和我之間的師徒名分,這可是貨真價實地,所以這聲師母.我還是應該稱呼一聲的."韓立神色平靜地說道.

"至于,後來解藥的問題,就不用提了!我不是好好的站在這里嗎?"韓立不在意的說道.的確以他現在築基期修士的身份,自然無需再記恨幾個世俗之人,和嚴氏這幾位師母地利害糾葛,當然不會再放進眼內了.

"是啊,以你的智,想必在修仙界過的很不錯吧!不像我和你幾位師母,都成了喪家之犬了……咳……"嚴氏剛感慨了幾句,就臉色猛然血紅一片.一陣的咳嗽起來.

"娘,你沒事吧!師兄……"墨彩環驚慌了起來.急忙輕撫著嚴氏的胸口,望向韓立的目光充滿了哀求之意.

"我來看看吧!"

韓立實在架不住墨彩環的哀怨目光,輕歎了一聲,就一伸手,握住了嚴氏手腕處的脈搏.但片刻之後,就神色自如的放開了,然後說道:

"沒什麼,只是當年的舊傷作了,再加上這幾年似乎沒休息好,過于勞心勞力所致!"

"那好治嗎?"墨彩環,焦慮地問道.

"放心,若是十年前對這些舊傷,我還真有些辣手!但是現在根本就是小事一樁!"韓立安慰的說道,然後儲物袋中摸出了一個針盒,對嚴氏施展了一套針灸之術.讓嚴氏立即不再咳嗽了!

"以後,每日服用一粒,十幾天後,就會徹底痊愈了!"韓立又摸出了一個小瓶,遞給了嚴氏,自信地說道.

嚴氏覺得全身上下無一不舒服,多年的病荷竟然真的一去不複返了,此時的她猶如煥了春

,貌似年輕了數歲.現在接過瓶後,她是覺得知說些什麼是好?

"韓立……"但是嚴氏的感激之詞,只是起了個頭,就被韓立出口打斷了.

"現在可否告知,當年到底生了什麼事,以及你們怎麼到了燕翎堡之事?"韓立對此還是想弄清楚的.

嚴氏聽了,臉上浮現了悲痛之色,緩緩說起了當年之事!

原來,當初韓立替墨府除去了獨霸山莊的歐陽飛天後,的確讓早已有准備的驚蛟會撿了個大便宜,占去了多半的地盤和利益.但是嵐州另一霸主五色門的反應可著實不慢,也將剩下的一小半利益吞吃了下去.這樣一來,嵐州就形成了雙雄並立之勢!

但既然三國平衡之勢已破,自然一山就不容二虎了!

結果,墨府率領的驚蛟會和五色門一接上手,覺她們實在做錯了一件事後!實在不該讓歐陽飛天就這麼死去啊!這五色門的實力,可遠遠出了表面上所展現出來的力量,竟然一戰就將驚蛟會打得大敗.

隨後,驚蛟會就被連根拔起了,墨府也遭到了對方大批高手的阻擊.無奈之下眾女只好突圍逃命,結果二夫人李氏和五夫人王氏在突圍中喪命,其她之人一沖出包圍之後,馬上分頭躲逃.

嚴氏帶著墨彩環,一路被追殺,眼看就要母女共喪命之時,一位自稱燕柱的中年人救下了嚴氏,並在征得母女二人的同意後,將她們帶入了燕翎堡,成為了移居燕家堡的凡人.

燕柱只是燕翎堡的一名煉氣期的低階弟,能力有限,但對嚴氏母女非常的不錯.

嚴氏為了報答相救之恩,干脆在一年後,改嫁給了此人.而墨彩環因為越豔麗動人,為了怕招惹麻煩,燕柱干脆對外宣布墨彩環乃是寡居不詳之人,早在外面成過親了,克死了丈夫進的堡內的.如此一來,墨彩環什麼時候有了心上人了,什麼時候讓她真成親,再給她正名.

就這樣,嚴氏母女倒真在堡內住了兩年安穩的日,但可惜的是,燕柱在某次執行家族任務時,不幸出了意外,葬身在了外面.這下嚴氏母女又成了無依靠之人了,出堡是不可能的,只好獨自在燕翎堡內繼續相依為名,並用上面撫恤的靈石,辦置了這個小店鋪,一直慘淡經營著.

若是這樣下去,店鋪收入雖然不多,但總算能夠給嚴氏看病購藥,一直壓制住傷勢.但是前段時間,原本一直供應低級符箓給她們家的批店鋪,突然同時不向她們供貨了,讓嚴氏的小店陷入了倒閉的危機.

嚴氏是何等之人啊,立刻就看出了其中的問題.略一分析後,就找出了背後搗鬼之人.

原來是住在附近的某位修士,看上兩人經常從他門前經過的墨彩環,竟然不顧及墨彩環的克夫傳聞,提出了要納墨彩環為妾的要求.嚴氏自然不會答應,結果讓這位修士大人,惱怒之極的離去.

于是,這背後搗鬼之人,自然就呼之欲出了!

而韓立今天在街上碰見墨彩環時,正好是墨彩環,再去找供貨商,與其大吵了一場的時候.

嚴氏詳盡的徐徐道來,墨彩環則不時的補充兩句.韓立就已經事情的原委了解的差不多了!不過,當聽到墨彩環被人強逼要被納妾時,不由得輕笑了兩聲.

沒想到,當年的小妖精竟然還有人搶著想要啊!不過,別說這小妖精這些年沒見,還真的長成了大妖精了,簡直迷死人不償命的類型啊!

"韓立,你經過這麼多年的修煉,功法想必也精進到了九層以上了吧!"嚴氏重打量了韓立一遍後,客氣的問道.她在燕翎堡住了這些年,即使無法修煉,但一些修仙界的常識,還是知道不少的.

"還行吧!師母是想讓我解決那名修士的糾纏吧,此人可是個麻煩吧?"韓立微微一笑後,直截了當的說道.

嚴氏聽了,有些尷尬,還有些如負重托!聽韓立的口氣,似乎願意幫忙.



上篇:第一卷 七玄門風云 第三百章 血咒     下篇:第一卷 七玄門風云 第三百零一章 驅毒,解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