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凡人修仙傳 第二百五十七章 血祭與豔麗男子  
   
第二百五十七章 血祭與豔麗男子


家老祖和儒生等了一會兒,鬼靈門少主和燕如嫣走進

"既然我們燕家已經答應了歸附貴門,少門主還有什麼指教嗎?"燕家老祖這次開口明顯比上次溫和多了,顯然是忌諱到了燕家以後就是鬼靈門一份的事情.

"燕前輩何必如此見外,既然我和如嫣小姐互下了生死咒,這也算是定下婚約了!燕前輩以後就稱呼在下王蟬即可,不必叫什麼少門主!"王蟬輕施一禮後,盡顯優雅之風的說道.

"這怎麼行,你和嫣兒一日未曾完婚,在下怎可少門主如此無禮,畢竟現在的燕家也即將是鬼靈門的一員了."燕家老祖面無表情的撚了撚下巴的短須,搖搖頭反對道.

鬼靈門少主聽燕家老祖如此一說,知道對方對自己的戒心還未曾去除乾淨,就不再勉強的笑了笑,另開口說道:

"其實王蟬這次叫如焉小姐帶在下,再和老祖見上一面,是想問一下老祖是准備如何履行約定,畢竟五天後我們六宗就將正式進攻越國了,到時燕家若不及時撤離此地,恐怕就有些麻煩了."

"這點請少門主放心,我們燕家雖然看起來族人似乎不少,但實際上有些血緣太遠的外圍族人,和沒有法力在身的普通人,我們就會放棄掉的,畢竟將所有族人都一口氣轉移走,實在有些不現實!這點燕家還是很清楚的!"這次儒生搶先說道.

"燕家能壯士扼腕,這樣晚輩就放心了.畢竟燕家太多人一齊行動的話,不可能瞞過七派的耳目,到時走漏了風聲就不妙了!這位是燕家有名的百密無漏玄夜先生吧,在下可是久仰大名了!"鬼靈門少主面具後的雙目,打量了一眼儒生,輕笑一聲說道.

儒生見對方一眼就叫出了自己的名字和外號,心里不禁一凜.但臉上,還是神色自若的含笑面對對方.

晚輩找老祖可不僅為了此事,而是想知道燕家是打算如何處置現在堡中的二百多名築基修士啊.他們可有不少是七派的中堅弟!而燕家又必須在兩天內立即遷走,到時被這些人撞見了恐怕大大不妥吧!"鬼靈門少主不動神色地說道,但話里的意思,卻讓燕家老祖和儒生臉色一變.

"少門主的意思……"燕家老祖有些陰沉的說道.

"這樣吧,修煉血靈**需要修士的魂魄進行血祭,能順利開始修煉.倒不如把堡內的這些修士,全部用我鬼靈門的陰火大陣把他們的肉身煉化,只留下魂魄好給如嫣妹進行築基如何?這麼多築基修士的凝厚魂魄,想必一定能讓小姐把血靈**第一層輕易地修煉成."鬼靈門少主輕描淡寫的提出了一個歹毒無比的建議.聽得對面的儒生和燕家老祖,心里都升起了一股寒意.

"不行,七派的人也就算了!其他各國的修士,可是接了我們給嫣兒挑選雙修道侶的邀請,會這麼多人彙集在此地地.我們燕家絕不能做出這種觸犯眾怒的事情!"儒生心驚之後,急忙開口說道,生怕燕家老祖真地答應對方的建議.

"玄夜.你不用急!我還沒老糊塗到這種地步!"燕家老祖陰著臉,沖著儒生一擺手說道.

然後又對鬼靈門少主寒聲道:

少門主出地可真是好主意啊!我們如果真這樣做了.恐怕天下雖大,但再也無我們燕家容身之地了.燕家是不會對堡內受邀修士主動出手的.但是七派的修士我可以派人將他們聚集在一處,至于如何處置他們以及能否拿下這麼多人,就全看貴門的能耐了."

儒生聽到燕家老祖如此一說,松了一口氣.連聲地稱是.

而鬼靈門少主聞聽此言,目中閃過一絲不悅之色,有些不滿的緩緩開口道:

"這些修士的魂魄可是拿來給如嫣小姐血祭用的,收益地可是你們燕家的人.燕家卻絲毫力都不願出,這太說不過去了吧!"

燕家老祖聽了此話,微微一怔.但老奸巨猾的他,馬上神色不變的說道:

"可是嫣兒不久就要嫁給少門主,成為少主夫人了.人都要是你的了,下出力,似乎也是天經地義的事情!當然,等我們燕家正式歸附鬼靈門之後,自然不會再對七派之人手下留情的.但這次七派弟,不管怎麼說還是我們邀來的.燕家若主動出手,肯定會在他國修士心目中落下個不堪的名聲.當然若就這樣放走他們,也的確

當.所以還是由少門主的人出手好,這樣我們燕修士能辯解一番.並且我想,憑借少門主身邊的兩大結丹期修士,不可能連數十名築基期弟,都擒不下來吧?"

鬼靈門少主聞言,深深的望了燕家老祖一眼,低頭思量了起來.半晌後他抬起頭來,望了一眼始終未開口的燕如嫣,淡淡的說道:

"既然老祖如此一說,那我們鬼靈門就來當這次惡人好了.這些修士的魂魄就當是王蟬給如焉小姐的聘禮吧!"

"哈哈!少主的聘禮老夫就代嫣兒在將來收下了.嫣兒給少主見過一禮,少門主的聘禮可是非同小可啊!"燕家老祖見不用燕家對堡內修士出手,臉上露出了一絲笑容.

"多謝少主的心意,如嫣銘記在心了!"絕色少女婉約的走前幾步,輕施一禮,口吐芬芳的說道.臉上那種似羞非羞的嬌豔神情,看的鬼靈門少主兩眼不由得閃過一絲異樣的神情.

"如嫣小姐能早日修煉血靈**,對王某也是一件好事,就不必如此客氣了."

"請老祖想好後,把七派修士聚集的地點告訴一聲晚輩,然後靜等佳音就是了.現在,王蟬就先告退了."鬼靈門少主風度翩翩的客氣幾句,然後向岳家老祖一躬身,人就告辭離去了.

而廳內的燕家老祖和儒生卻大有深意的互望了一眼……

……

韓立現在感到頭痛,而且非常的頭痛.

而這一切,都源自面前正對峙著三位熟人和一位陌生人.

熟人就是燕雨和豐師兄,還有幾乎半躺在另一位陌生人懷內的董萱兒.而陌生人,則是一位長的豔麗無比的男.

"豔麗"

韓立一看清楚這男的面容時,這兩個字眼立即套在這名男身上.

這男長的實在太漂亮和中性化了,毫無疑問對男女的殺傷力,都是一樣的強大之極.若不是其身穿男服飾,就是將其當成個大美人,想必也不會讓人感到驚訝的.但讓人驚愕的是,這人雖然生的如此特殊,但是一舉一動之間,竟沒讓人感到絲毫不妥之處,一切都是那麼的協調和得體.

如果平常的時候,燕雨和豐師兄想必也不會對這樣的男生出什麼惡感.但是如今,他們全都雙目噴火的死死盯著這身穿紫衣的男修士不放.

不光是因為董萱兒正被其半抱著,主要的還是董萱兒正癡癡望著陌生人的絕美臉孔,一臉神情迷醉的樣.

韓立左右看了一下,眉頭緊皺,同時心里破口大罵起來.他只不過在聚會後,想抄下近路返回客棧而已.怎麼想到,在這麼偏僻的小巷里,也能碰到這麼一場爭風吃醋的好戲來.

如今,他就是想躲也無法躲得掉了!

畢竟那位紅拂師伯在臨走前叮囑過他,要好好管束一下董萱兒.若是沒見到,自可把董萱兒的荒唐行為當作不知.但是如今面對面的撞見了,若是一點都不問,似乎怎麼也說不過去啊!

何況這兩位徹底成了董萱兒裙下之臣的家伙,一見他出現先是一愣,接著竟滿心歡喜的跑過來,急忙讓他把董萱兒從那男修士身邊帶離開.

因為怎麼看,韓立的危險性都比這豔麗異常的男,小到可以忽略的地步了.看來,他們把韓立當成了後一顆救命草了.

韓立一邊聽著已徹底打翻了醋壇的二人滿腹牢騷,一邊仔細打量著豔麗男及董萱兒的迷醉神情.

據這二位講,他們今日下午正陪董萱兒去幾家有名的店鋪買些原料和符箓時,誰知在一家店中正好碰上了這人.

結果董萱兒一見此人,立刻如同犯了花癡一樣,竟主動糾纏上對方,甚至動作越來越過火,直看的這兩位也是同樣的火氣大升.讓他們差點吐血的是,這人見董萱兒纏上來,竟也毫不客氣的馬上就接納了,甚至要把董萱兒帶走.

如此一來,這兩位怎麼會同意,就在這條小小巷中將這男堵住,讓其把董萱兒給留下.

可這男冷笑一聲後,說只要董萱兒自己願意他絕不會阻攔分毫,這話一下將這二位可憐兮兮的撩在這里了.因為怎麼看董萱兒的神情,都是其主動對這男投懷送抱的.



上篇:第一卷 七玄門風云 第三百零五章 後手     下篇:第一卷 七玄門風云 第三百零六章 危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