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凡人修仙傳 第二百五十八章 迷魂  
   
第二百五十八章 迷魂


立將事情經過弄得差不多清楚的時候,也從對面現之處.

先,他竟無法從對方絕美姿容上,確定對方的大概年齡.

從對方光滑嬌嫩的皮膚上說,是二十來歲吧.可是對方的眼神舉止卻又像三四十歲的樣,說是三四十歲的樣,可對方眉目間隱隱流露出的那種輕浮樣,又像是浮誇公哥一樣的家伙.

不過對方只是築基中期的水平,這倒是一眼就看的出來.這也是韓立敢留在此地的原因,否則若是築基後期的水准,韓立就要考慮是否還要插手這樣狗血的事情了.

第二,他已經出現在此地了,可是董萱兒只是冷漠的掃了他一眼後,便仍回頭迷戀的望向豔麗男,仿佛他竟是一位陌生人一樣,這可有些不對勁啊!

"你是什麼人,難道也是這位姑娘的愛慕者嗎?我田某可事先說清楚了,除非這位姑娘自願離去,否則誰也別想把這位美人從我懷里搶走?"豔麗男見韓立相貌毫不起眼,還只是築基初期的修為,眼中不禁露出輕蔑之色,再輕拍了一下董萱兒的香肩後,便滿不在乎的說道.

韓立見對方如此輕視自己,臉上卻沒有任何懊惱之色,而是在董萱兒和豔麗男之間,反複打量幾眼後,突然沉聲喝道:

"下是什麼人,竟然用**之法對我們七派的修士下手,膽也太大了點吧!"

一聽韓立此言,豔麗男臉色微變,但隨即就恢複了正常,並且神情自如的說道:

"你胡言亂語什麼,我和這位姑娘可是情投意合在一起的,你們若再不讓開,就別怪田某手下無情了!"

而一旁同樣聽見韓立言語的燕雨及豐師兄,這恍然大悟,立即氣勢洶洶的從兩側將豔麗男包圍住了.並且大怒道:

"我說董師妹,怎麼如同著了魔一樣的突然不理我們二人了,原來是你小竟用邪法迷惑了她,點給我將法術解開,否則被怪豐某的紫光不客氣了!"

"就是,我也看出了一點不對勁,董姑娘怎麼會無緣無故的跟你一個陌生人離去,原來竟是個妖人!燕某非得替董姑娘教訓你一下不可!"

豐師兄和燕雨說著,就分別掏出了一個紫色鈸形法器和一杆短槍一樣的法器.大有就要出手地意思.

豔麗男面對一個築基初期和一個築基中期修士的威脅,臉上卻罩上了一層寒意,冷冷的說道:

"不自量力!"

韓立此時卻在心里升起一些不妥的感覺,下意識的覺得這豔麗男非常的危險,于是腦急轉之下,猛然往董萱兒的耳邊大喝傳音道:

"董萱兒!看你做的好事?就不怕紅拂師伯圈禁于你嗎?"

韓立的傳音,燕雨和豐師兄絲毫沒有察覺.但豔麗男卻似乎感應到了什麼,瞪了一眼韓立後.急忙低頭望向董萱兒.

可是這時地的董萱兒,臉上現出驚駭之色.猛一掙紮竟然從豔麗的男的懷內逃離了開來,並退後了幾步.接著,其臉上又露出了幾分的困惑之色,似乎大夢方醒的樣.

燕雨和豐師兄見此.全都大喜.

但望見豔麗男臉色難看的還要向董萱兒走過去時,則不加思索地立刻上前把董萱兒和豔麗男隔離了開來,哪還肯讓好不容易清醒過來的薰萱兒再中對方地邪法啊.

薰萱兒的神智完全清醒了過來,可是似乎想到了什麼極其可怕之事.連望也不敢再望豔麗男一眼,就慌慌張張地沖韓立跑來.然後幾步就躲在了韓立身後,徹底斷開了豔麗男的惱怒目光.

此時的她身不停的哆嗦著,一臉地恐懼之色,哪還有絲毫刁蠻的模樣.

豔麗男的臉色有些青,他用惡毒的目光掃視了擋在其身前地燕雨及豐師兄兩人,後再死死的望了一眼韓立.

看到這三人全都一臉戒備之色的盯著自己,知道今日想要再將董萱兒奪回去,恐怕是不可能之事了.

因為董萱兒神智已恢複了,到時這三人略纏住自己一段時間,就足夠

夭夭了.而且一打斗起來,招來其他修士的可能性不想在此地被人認出來.

但是他從小到大,何曾有過到嘴中的肥肉再被奪走的時候.

想到這里,此人美豔的臉孔微微扭曲了一下,然後森然的說道:

"今日的事不算完,你們三個人的樣,田某算是記住了.你們好自為之吧!"

說完,豔麗男身上五色光芒一閃,接著化為了一道霞光飛射向了遠處,只留下了韓立幾人在原地大眼瞪小眼了!

……

在韓立下榻的風悅客棧里,韓立和燕雨等三人,正聆聽著董萱兒講述被豔麗男迷惑住的情形.

"……不知為什麼,我和這人的眼睛一對視之後,立刻就感覺腦袋轟的一下,什麼也不願去想了,只想拼命的要討好他,願為他做任何的事情,就好像……好像他是我命中注定的主人一樣,心里根本興不起任何反抗之意.可是,我明明第一次見這個人,怎麼會這樣?我可不願做任何人的奴隸!"董萱兒講著講著,臉色蒼白的越厲害,顯然剛被那豔麗男連身心都制住的感覺,讓她第一次感到了比死還可怕的恐怖.

而韓立則和其他兩位臉色極其難看的互望了一眼,一時之間全都沒有言語.這豔麗的男的**術也未免太厲害了吧,若是將這等法術向他們三人施展的話,他們可如何抵擋得了啊!

"大家不必擔心,我看對方的迷心術雖然厲害,對我們三人應該無效對!"韓立沉思了一會兒,緩緩開口道.

"怎麼,韓師弟有何高見嗎?"豐師兄聽韓立如此一說,精神一振的問道.

"很明顯,對方的迷術若真可以對我們男施展的話,你們認為以對方臨走時看我們的怨恨眼神,他會放過我們不使用嗎?或者就是對方法力不足,剩余的法力不足讓其再施展了.不過,看對方面對我們三人時有恃無恐的表情,實在不像法力不足的樣,所以我還是認為第一種可能性大."韓立平靜的解釋道.

聽了這話,豐師兄和燕雨同時舒了一口氣,既然對方只可能對女施展這種厲害之極的迷術,那他二人可就不怕了.硬拼法力和法器,他二人可還沒什麼懼意的."

"韓師兄!若是我們女修士碰上此人,豈不肯定要被控制終生嗎?我可不願意啊!"董萱兒臉色慘白之極,說著說著,幾乎要哭出聲來.是次把"韓師兄"三個字,叫得哀怨之極.

韓立聽了無語,自己可不是對方的裙下之臣,就是尋求保護,似乎也不應該找自己對啊!

韓立卻不知,自從他將董萱兒從那心神被制的可怕處境中解救出來後,薰萱兒就下意識的對韓立起了幾分依賴之心.一見身處危境中,自然而然的向他做出了這般哀求的模樣.

韓立還沒來及做出什麼回應.另兩人,則酸意沖天的拍著胸脯紛紛表示,要在這幾天內近身保護好董萱兒,絕不會讓那妖人再次得手的.

薰萱兒聽他們如此一說,心里倒還真的安心了一些.

畢竟有兩個築基期修士保護自己,似乎還真的沒什麼大問題了.這次的被對方控制住,也只是在她一點提防沒有的情況下得手的,下次她可不會讓對方如此輕易的就能控制自己.

于是,恢複了點精神的董萱兒,不久又和這二位嬉笑成了一片,並將自身的狐媚揮到了極點,把這二位給迷的差點就不知道東西南北了.

韓立見此,有些哭笑不得.

說起來,這位董萱兒的功法其實和那豔麗男的迷術,倒是有異曲同工之妙,只是前者沒有後者這麼霸道而已.

不過,她的狐媚之術肯定也是一種非常高級的迷術了.能在無聲無息中,就將被其所惑的男迷惑到如此身心全歸的地步,依韓立所見,一點也不比那豔麗男的迷術差到哪里去啊!同樣的危險之極啊!



上篇:第一卷 七玄門風云 第三百零六章 危機     下篇:第一卷 七玄門風云 第三百零七章 血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