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凡人修仙傳 第二百六十八章 白蜘蛛  
   
第二百六十八章 白蜘蛛


是一個四通八達的鍾乳洞,雖然不知道到底會有多大絕對不會太小的樣.

韓立托起塊月光石四處查看了一番後,得出了如此的結論.

在隧道崩潰,石土掉落下的一瞬間,韓立飛的撐開了防護罩,結果雖然在一連串的大地晃動中,被深埋在了地下,但總算有了喘氣緩手的余地.

不過地形在顫動時變化太大,韓立也不知自己身在何處,無法辨認方向.無奈之下,只好放出了身邊的幾只蜥蜴傀儡獸,讓它們往幾個方向同時挖去,希望能找到一條出路.

此時他大大後悔,當日為何沒先學會土遁術,否則只要略一施法自然就可在土中穿梭自如了.如今還得跟在傀儡獸開出的通道後,慢慢趴伏前進.

至于用法器開路的念頭,韓立只是一閃而過,絕不會真的去用.

在摸不清方向和所處位置的情況下,隨便揮霍浪費法力實在不是一件明智的事情,況且土石里使用法器,實在危險之極!一個操作不當,就會再次陷入塌崩之中.

就這樣,韓立每次都先控制幾名傀儡獸,把一定范圍內都先探查一遍,然後挑選出有可能是生路的方向前進.如此一連枯燥爬行了數個時辰後,終于來到了這不知名的鍾乳洞中,這讓韓立一直繃緊的心,徹底松了下來.

劫後余生的感覺還真是好啊!

韓立回頭望了望自己爬出來的洞穴,心知肯定還有其他人同樣在隧道塌崩中保住了小命.但能否從泥石堆中找出條生路,那就不好說了!

因為在一個密不透風的地方,即使是築基期的修士,恐怕也堅持不了太久的.煉氣期的弟是凶多吉少了!

不過,韓立慶幸之余還是有些納悶!

怎麼他們剛進入了隧道不久,就生了隧道崩塌和地震的事情.難道是魔道之人搞得鬼?韓立覺得十有**這猜測是真的.

……

在地表靈,魔道眾人正大舉破壞著靈礦洞口,把山洞內的一切都用法器砸地稀巴爛.

而在靈礦上的高空中,黃衫老者正對紅衣少女惋惜的說道:

"憐師妹.有些大題小做了吧!只為了一些喪家之犬何必動用一張撼地符呢,那可是非常稀有的中級符箓啊!"

"哼!想從我憐飛花面前跑掉,哪有這麼容易的事!雖說掃蕩此地的靈石礦只是附帶的任務而已,但真讓他們順順當當的跑出此地,還是讓我有種不舒服的感覺!"紅衣少女撇撇嘴,無所謂地說道.

黃衣老者聞言,有些哭笑不得!

為這麼一個理由,就浪費一張稀有符箓,實在太玩笑了!但誰讓人家是魔焰門門主的獨女呢!咳.自己一個天煞宗護法,還是少管人家閑事吧.

想到這里,老者俘只好閉嘴不言了.

沒多久,將靈礦一切徹底摧毀乾淨的這批魔道之人,飛離了此地,漸漸不見了蹤影.

一日後,七派隱藏在離此地頗遠的一個巨大藥材培植園.被同一批人偷襲了!所有即將入藥煉丹的藥草都被洗劫一空,就連那些幼苗也被青陽魔火一把火燒得一干二淨!

這件事立即揪住了七派上層的心.相比之下.韓立所待的靈石礦也被偷襲,倒變得無足輕重了.畢竟靈礦被毀.只要花些時間就可以恢複了,但那些被搶走和燒掉地靈草,可不是數十年內能再長出來的.

七派高層火冒三丈地專門派出了高手前去追殺,誰知在半路上反被對方接應的人.伏擊了一把,又吃了一個小虧.

如此接連吃癟,七派自然不肯忍氣吞聲!自覺恢複了些許實力地他們和六宗的第二波大規模戰事,再次拉開了序幕.

……

地下韓立皺緊了眉頭.終于認准了一個有流風吹動的洞口,就讓兩只傀儡獸在前面探路,自己跟著走了過去.

一連穿走了數十個洞穴後,鍾乳洞的空間越來越大,大地幾乎能裝下百十個人而毫無問題了.同樣流風也越來越強勁了起來,這讓韓立略安心一些,畢竟有風就代表著有通道可通往地表.

當韓立剛跨入一個的洞穴時,迎面碰見了六七人,竟是宣樂,呂天蒙等修士,鍾吾竟然也在其中.

他們見到韓立及其

兩只傀儡獸,也是微微一愣.

但隨後宣樂笑了笑想說些什麼時,突然一聲淒厲的慘叫聲從另一側地方向傳來,讓所有人臉色一變,露出了吃驚之色.

宣樂和呂天蒙互望了一眼,也顧不得詢問韓立什麼,立即沿著聲音傳來之處步尋去.當然各種防禦法術及法器,全都該施展的施展,該戒備的戒備,無人敢馬虎分毫.

韓立見此,猶豫了一下.後還是取出了白磷盾,慢慢跟了過去.不過沒有在身上施展防禦法術,倒是輕身術和禦風決同時施加了身上.他一向認為,在狹窄的地方,度可比防禦加的重要.

當他們一行人連穿過三四個大洞穴,來到了一個巨大的鍾乳洞中時,頓時被眼前的一幕嚇了一跳.

在洞穴的中間,一頭數丈長的晶瑩白蜘蛛,正用巨大的獠牙啃咬著一具血肉模糊的尸體,尸體上的破爛白衣飾,表明此人是從活埋中逃生的一位掩月宗弟,在尸體附近還丟棄著三四件爛兮兮的法器.

但惹人注目的是,在蜘蛛的身後一堆堆的靈石原礦中,簇擁著一座古樸之極的六角傳送陣,在傳送陣一側有一具五色骸骨盤膝打坐,離地三尺漂浮著,手上則捧著一枚藍燦燦的令牌,散著淡淡的光輝.

"這是什麼?"

一名煉氣期修士咽了口唾沫後,干巴巴的問道.誰也不知他說的是怪異蜘蛛,傳送陣還是骸骨及令牌?自然也沒人回答他.

也許此人的聲音驚動了蜘蛛,此怪獸停止了啃咬,而抬用冰冷的目光望向了剛踏入洞穴的一行人.

這讓韓立等修士心中一凜,急忙戒備起來.

可這怪獸望了片刻後,就低頭繼續撕咬起尸體來,對眾人一副視若無睹的樣,這讓所有人面面相覷!

"去死吧!"

一名掩月宗弟可能見同門死在這蜘蛛口中,起了兔死狐悲之感了,突然一揚手放出了一道火紅的鏢形法器,向蜘蛛激射而去.

這讓呂天蒙等老成之人,嚇了一跳,暗罵此人太冒失了.

"砰"的一聲脆響,那飛鏢擊在了絲毫沒躲的蜘蛛頭部,竟被反彈了開來,連一絲痕跡都沒在此蟲獸上留下,而那個鏢尖卻已微微彎曲了.:|如此地步,太誇張了吧!

"一齊動手!"

宣樂狠狠瞪了一眼那位冒失的同門,但不得不呼喚一齊出手,因為那蜘蛛已經停止了進食,慢悠悠的向他們爬了過來.

此話一出,十幾件法器一齊祭出,變化出了各種神威同時向巨蜘蛛擊去,韓立也祭出了金刃.

頓時這白蜘蛛身上被攻擊的各色光芒齊放,一時間將蜘蛛的身形都掩在了強光之內,似乎將其擊斃就在瞬間而已.但劈劈啪啪的一陣亂響後,所有攻擊的法器光芒急減弱,甚至有五六件等階較低的法器,直接就靈性全無的掉落在了地上.

韓立等修士見此,大驚失色,不約而同的撤回了法器細瞧.

結果頂階的法器還好,未有大的損傷,上階的則出現了不輕的殘缺,至于掉落地上的肯定是等階低的法器了.而重顯出身形的白蜘蛛,渾身上下絲毫未見傷痕,仍不緊不慢的向他們爬來.

"撤!"

呂天蒙和宣樂對視了一眼後,不約而同的說道.

雖然他們對那傳送陣和令牌都起了點想法.但和這樣的妖獸硬拼,就是能殺死那代價也極為驚人,還是返回地表為重要些.

可就在此時,白蜘蛛一張嘴,一股白花花的液體直噴向眾人中間.

在見過這怪獸的厲害後,誰還敢傻乎乎的接此不明液體,都不約而同的往兩旁一閃.

"不好"韓立腦中靈光一閃,想起了什麼,不由的失聲叫道.

讓其他修士微微一怔,有些不明所以.

結果那液體突然在途中化為了一張巨網,直撲向了洞口並粘在了其上,竟一下就將眾人進來時的入口給封死了.

其他修士面色一變,此時他們現,此鍾乳洞似乎就只有這一個入口啊!



上篇:第一卷 七玄門風云 第三百一十六章 失蹤     下篇:第一卷 七玄門風云 第三百一十七章 四象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