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凡人修仙傳 第二百七十六章 出手  
   
第二百七十六章 出手


好友?莫非就是道友尋覓靈藥想要救命的人?"韓立問道,可心里卻暗暗高興.他正苦愁沒有將話題引到那位陣法師身上的話題,見此良機自然不肯放過了.

齊云霄見韓立如此一問,怔了一怔,有些遲疑起來.

但隨後他又想起了什麼,就下了決心似的點點頭,說道:

"前輩所言不錯,這靈茶的確是在下那位摯友所制.說起來,這還多虧了前輩那株千年靈草做藥引,保住了性命.不過,如今雖然性命無憂了,但傷勢還是遲遲無法痊愈.所以……所以晚輩正想厚顏問下前輩是否還有年久的靈草?即使千年靈草沒有,七八百年的也能讓晚輩好友大有痊愈的希望.在下還願意用各種陣旗交換靈草."

說完此話,齊云霄滿是是期盼之色,全神的注視著韓立.

韓立聽了齊云霄此言,有些意外之外,心中卻大舒了一口氣.對方既然還有求于自己,那看來請對方修複傳送陣,應該是水到渠成的事了.可是面上自然還是要做出些為難的表情,讓對方承自己的人情是!

想到這里,韓立做出了沉吟的神色,好大一會兒後,很勉強的說道:

"靈草,在下手中的確還有一點.但是這些,在下是打算煉制一爐丹藥用的,實在是……"

韓立下面的話雖然沒說完,但滿臉的躊躇神情早就告訴了齊云霄此事的為難.

畢竟一爐上好的丹藥,對一位修士意味著什麼,對方應該很明白是.

而齊云霄一聽到韓立身上果真還有靈草,頓時露出狂喜之色.但是聽到後面的言語後,就變的極度焦慮起來,甚至不等韓立說完,就馬上用半哀求的語氣說道:

"晚輩知道讓韓前輩將靈草讓出,是有點強人所難,但是在下眼見摯友整日同痛苦的模樣.實在是痛心疾!只要前輩肯將這靈草割讓,在下願將所有布陣法器讓前輩任意挑選,即使全部拿去,晚輩也絕無怨言."

韓立聽到對方說出這番話來,心里大為心動.

這齊云霄的其他布陣法器,即使不如"顛倒五行陣"如此的變態,但想必也是難得一見地精品.若是多弄幾套在手的話,肯定會讓自身的防護增長不少的.何況有些陣法的攻擊性也極為強的,若是能將強敵困入其中的話.也是一種殺敵的犀利手段.

不過,此趟韓立的目標主要是想讓對方修複下那破損傳送陣,若是拿取了布陣法器恐怕就不好再提此事了,否則定給對方留下貪得無厭地印象.韓立現在可不想和這二人交惡.

韓立掂量了一下後,就打算拒絕對方的這種交換,而另提傳送陣的事.可這時,外面突然傳來了一聲年輕女氣急敗壞的喊聲.

"齊少爺.不好了!我家小姐出事了!去救救我家小姐吧!"

這女的聲音一傳入屋中,齊云霄立即臉色大變.

他急忙起身往外就走.甚至連和韓立這位客人打聲招呼都顧不得了.而那個一旁站立的掌櫃,也同樣驚慌失色的跑了出去.

韓立地雙眉動了一下.臉上神色未變,但心里卻有些疑惑了,就雙手一背的慢慢走了出去.

屋外地空地上,齊云霄和掌櫃.正神情緊張的聽一名十**歲地女說些什麼.

這女皮膚白皙,相貌俏麗,一邊講述著什麼事情,一邊滿臉的焦慮.但當看見韓立這個陌生人從屋內走出來時.她吃驚的馬上閉上了嘴,眼中閃過警惕的神色.

韓立見此,不在意地一笑,就站在了原地,沒有再走過去了.

但是那齊云霄,一轉臉望見韓立後,卻猶如抓到了救命草一樣,飛一樣的沖到了韓立身前,並且神情激動的哀求道:

"前輩,在下好友在被一伙心懷惡意的修士給困在了某處,現在只有前輩可以相救了.只要前輩肯出手,晚輩必定重禮相謝!"

"齊道友能否說地詳細一些,難得這位姑娘口中的小姐,就是你那位精通陣法的摯友?"韓立皺了下眉頭,有些意外的緩緩問道.

"正是!前輩所用的那套顛倒五行陣布陣法器,就是在下和邢姑娘一齊合力制出來的!"齊云霄眼巴巴的瞅著韓立,慌忙說道.

而那位俏麗女現,憑她煉氣期五層的修為根本看不出韓立的修為深淺,讓她驚愕的張開小嘴,有些畏懼的望著韓立.

可韓立卻轉向那女,沉聲說道:

"這位姑娘,能否將經過再講述一遍,

道此事的原委!"

韓立雖然知道現在是施恩的佳時機,但也要弄明白敵人的數量和實力,可不想人沒有救出來,反而把他自己也給搭了進去.

"……哦!事情是這樣的,今日我和小姐到附近的……"這俏麗的女,見韓立開口問她,不禁有些心慌的將事情經過又重述了一遍.

原來這姑娘口中的小姐,前兩日用于調制靈茶的上好茶葉已經沒了.就按照以往的習慣,到離此不遠的碧云山去收集一些去.可在那山上竟碰見了一群同樣煉氣期的男修士,主仆二人見有這麼多的修仙者出現,已經覺得有些不妥,就打算馬上下山回去.

可誰知,這群修士中有一人曾見過此女給某個小家族布置過陣法,認出了她的陣法師身份.頓時此人就將此事告訴了同伙,結果這群人立刻產生了歹意,准備將這女生擒活捉了,然後逼其傳授陣法心得給他們.

可是這位小姐倒也機靈異常,沒等對方動手,就帶著身旁的丫鬟搶先一步逃離了此山,原路返回.但逃到一半時,她就現這些人仍窮追不舍,並有越來越近的趨勢,如此下去一定會被他們追上活捉的.

于是被逼無奈的她,只好用隨身所帶的一套陣旗,匆忙在一片樹林中設下了個簡單陣法,先護住了自己.然後就讓這丫鬟,在敵人到來前搶先離開到此處向齊云霄求救來了.

韓立一邊聽對方的講述,一邊沉吟不語著.

聽這女所講,敵人只是七八位煉氣期修仙者而已,看來沒什麼可顧慮的,這個忙自己一定要幫了.

想到這里,韓立就點點頭說道:

"姑娘一會兒指點下路徑吧,我們現在就走!"

說完,韓立就在齊云霄感激的目光中,一甩衣袖,一個白色的小舟就由小變大的出現在了眼前.

"全都上來吧!救人如救火.雖然此法器小了些,但飛行極,載個四五人還是沒有問題的."韓立身一晃,站在了小船的前端後,回頭對其他人是說道.

齊云霄和年輕女這恍然大悟的一齊跳上了小舟.當那掌櫃的也想上來時,齊云霄卻阻止了他,並說道:

"林叔,你的修為太低!去了的話,恐怕會有什麼危險,還是留在這里吧!我們救了人就會馬上趕回來的!"

掌櫃的聞言,面帶猶豫之色.但知道齊云霄的確是為他好,只好有些不情願的留了下來.

于是,韓立等人驅使著小舟,化為了一道白光,消失在了天際的盡頭.

神風舟一路向南急飛,在韓立的全力駕馭下,其度之,讓那二人有些張目結舌,不大會兒的功夫就飛到了布陣困守的樹林上空.

此時樹林外的一側,那七八人還未曾離去,正指揮著各種法器猛攻個不停,眼看已將遮蓋樹林的那一層薄薄青光給削弱的岌岌可危了.

齊云霄見此,兩眼一紅的就要立即跳下,但卻被韓立一把給拉住了,並沖他淡淡的說道:

"不要急!看這幾人使用的法器都很不錯,看樣都應該是某修仙家族的人.他們既然知道了這位姑娘是位陣法師,恐怕即使這次擊退了他們,以後還會糾纏不清的.不如,我幫你們一了百了的給清除乾淨吧!"

齊云霄一聽這些人以後還會糾纏不清,心里惱怒之下就不由自主的點了點頭.

韓立見此,微然一笑,然後望了望下面還茫然不知的這幾名修士,眼中寒光一閃.

他兩手突然同時一揚,頓時兩道黑光和六道金光脫手而出,眨眼之間就到了這幾人身前.然後在這些修士驚恐的目光中,圍著他們那麼輕輕一繞,連護盾都未曾開啟的他們就紛紛栽倒在了地上,竟被韓立瞬間同時擊殺了.

齊云霄和那丫鬟駭然的望著這一幕,他(她)雖然知道煉氣期修仙者肯定遠不是築基期修士的對手,但也萬萬沒想到,韓立竟如此輕松的秒殺了幾人.要知道,這些人中修為高的都已經基礎功法十一二層的樣了.而齊云霄自己,也只不過九層而已.

韓立沒有理會這二人的敬畏神色,而禦器飛落了下來.

尚未等神風舟完全落地,齊云霄就急不可耐先一躍而出,並慌忙向樹林內沖去,嘴中還緊張之極的不停喊道:

"音兒."



上篇:第一卷 七玄門風云 第三百二十四章 黑煞教主     下篇:第一卷 七玄門風云 第三百二十五章 詭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