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凡人修仙傳 第二百八十章 接見  
   
第二百八十章 接見


老爺明見,咱們家的確不缺這點銀兩,但名聲可不能對面的婦人含笑的說道,完全一副賢妻的樣.

秦言見此,加的滿意!

這位三夫人跟自己這麼多年了,但是那股體貼的玲瓏心思,可是一點都沒有減少過,這讓他對其越的放心!

甚至平時一有事外出,就將秦宅的大小事情,都交予其一應處理,並且每次都令其極為的稱心.

"老爺,妾身已經派人將此人喚來了.夫君見過一面後,就由妾身來應付這等小事吧!"婦人接下來,繼續溫柔的說道.

秦言聞言,微微一笑,剛想開口說些什麼的時候,屋外就傳來了下人的稟告聲.

"老爺,秦平帶客人到了.是否現在就要召見?"

"叫秦平將人帶進來吧!"

秦言隨口吩咐完後,干脆閉上了嘴,沖三夫人歉意的笑了笑.

"遵命!"

下人應了一聲,就不在言語了.

而客廳外,走進了秦平及其身後的一位憨頭憨腦的青年.

此年輕男一邊走著,一邊左盼右顧的打量著客廳內的一切,似乎對房內的任何東西,都好奇無比的樣.

等二人走到了廳內時,秦平回稟了一聲,自動的退出了廳外.只剩下了青年一人,有些不安的面對著秦言夫婦.

秦言和三夫人見到青年那手足無措的樣,不禁相視會心的一笑,接著秦言輕咳嗽了一聲,就和顏悅色的對青年說道:

"聽說小兄弟有秦某長輩的書信,不知此事是否當真?可以將書信交予在下一觀嗎?"

青年也就是韓立,望了這位秦家之主一眼,露出了猶豫的樣,仿佛有些不確認的反問道:

"你真的是秦叔嗎?我爺爺可親口說了,只能將書信交予秦叔本人的!"

三夫人聽了韓立此話,微微一怔後.差點忍俊不住的笑出了聲.

在秦宅接客地大廳內,哪會有人敢大模大樣的冒充秦家之主啊?這位年輕人問的真是十分有趣!

而秦言聞聽了,呆了一呆,同樣露出了苦笑不得的神色.

他只好無奈的再說道:

"在下當然是貨真價實的秦宅主人,不過是不是下的秦叔,這還是要看過書信後,能確認的!"

秦言這幅吃癟的模樣,讓一旁看著地三夫人實在大感有趣.沒想到,在越京大名鼎鼎,幾乎無人不識的秦家之主.竟然被一位渾身土氣的年輕人給懷疑了,真是奇聞一件啊!

聽了秦言此話的韓立,臉上湧出似信非信的表情,終于拖拖拉拉的將那封被揉成了廢紙的書信,遞給了秦言.

早已不耐地秦言,強忍住一把將書信給搶過來的沖動,終于保持住風度地將此信接了過來.

不過他並沒有立即拆開書信.而是大有深意的望了一眼韓立,就忽然將書信放置了桌上.輕拍了兩下手掌.

"啪""啪"兩聲後,從廳外立即走進了一位滿頭白地青衫老者.

秦言二話不說的一指此書信.老者立即恭敬的上前將書信拿起,接著就把此書信對著斜射進廳內的日光端詳了一番,後雙手捧著地又將書信放回了桌上.

"沒有問題?"

吐出了這幾個字後,老者就一躬身的退了下去.一進一出全都無聲無息,就如同鬼魅一樣的存在.

放下心來的秦言,淡淡地斜視了一眼韓立,見這位一頭霧水的樣.不由得臉上帶出了笑容.

然後他並不解釋的,就將書信熟練的拆開,並抽出了信紙細看了起來.

一旁的三夫人見此,沖著韓立和藹的笑了一下,就端起身前的茶杯,想輕品上一口.

可是還沒等她剛端起時,正坐著看信的秦言"呼哧"一下,竟然站了起來,滿臉都是愕然之極的古怪神色.

"老爺,出了什麼事,難得這信是假的嗎?"吃了一驚的三夫人,慌忙將茶杯放下的詢問道,一副關心之極的樣.

"不是,這信的確是真的!而且還是對我大恩的一位長輩的來信."秦言的神色瞬間就恢複了正常,口氣很平靜的說道.

然後他沖著自己的愛妻遞了

事的眼神後,秦言重打量了一遍韓立.

"下叫韓立?"秦老爺試探的問了一句,雖然口氣還是和剛一樣,但是三夫人卻隱隱察覺到了不對勁之處!

正在這位婦人狐疑之際,韓立卻使勁的點頭道:

"不錯,我就是韓立!是不是像我爺爺說的那樣,我可以留在這里嗎?"

"呵呵!當然可以了.我小時候曾和家父見過化元伯父一次,沒想到今日還能見到他的後人,我自會把你當成親侄一樣看待的."秦言突然歡暢的放聲大笑起來,其聲音響亮的,讓附近的下人都聽得面面相覷,不知自家老爺為何在客廳內如此的高興.

"來!陪我到偏廳內說下化元伯父的近況?其他人誰也不准跟來,我要和韓賢侄好好的聊聊?"秦言一把拉住了韓立的胳膊,熱情萬分的說道.接著就拖著韓立往偏門走去,並阻止了三夫人想要跟上來的舉動.

這下讓本就大感吃驚的三夫人,加糊塗了!

只好眼睜睜的瞅著秦老爺和韓立,從偏門中出去了.而不敢不聽從吩咐的私自跟上前去.

此時的她,一頭的疑云!

韓立跟著秦言,來到了一處極為幽靜的偏廳內.

他二話不說的,將廳內的一個裝飾用古瓶轉動了一下,隨後就在一面牆壁上憑空出現了一間密室來.

秦言見此,毫不遲疑的走了進去.而韓立微笑了一下後,也尾隨進去了.

這密室不大,但五髒齊全!

不但有桌有椅,還有一個丈許高的檀木書架在屋內,顯得精致異常!

"下既然是李仙師派來的人,那也是修仙者了?剛在客廳內,秦某多有得罪,還望韓仙師不要怪罪?"秦言一將密室的屋門關好,就神色恭敬向韓立道歉道

"沒什麼,不知者不怪嘛!何況,這場戲還是要繼續演下去的."韓立隨意的在桌旁坐下後,不在意的說道.此時的他,整個人的神采為之一變,恢複了原有的灑脫氣息.

"多謝仙師的大度!"

那秦言聽了此話,卻加恭謹了,並始終的站在一旁,沒有露出絲毫不滿之意.

修仙者到底是什麼人,秦言實在太清楚不過了,這些根本就是活神仙一樣的神人!

何況,要不是那位李仙師的一手支持,他們秦家絕不會有今日的顯赫聲勢.于情于理,秦言都不敢有任何不敬之意.

"秦家主太也坐吧,不用太客氣了!你口中的李仙師其實就是家師,所以對秦家來講,我也不算什麼外人了."韓立含笑著又說道.

"不敢,在下是凡人一個,怎麼敢對仙師無禮,在下站在一旁聽韓仙師的吩咐就行了."秦言連連搖手的不肯坐下.這倒讓韓立若有所思的沉吟了一下後,就不再勉強對方了.

"不知韓仙師到此地,有何貴干?李仙師信中只是說明了下仙師的身份,具體何事情,信中卻絲毫沒提.秦某能否知道一二?"秦言小心翼翼的問出了心中關心的問題.

因為按照其父臨終前的交代,那位對秦家有大恩的李仙師,只有在秦家出現無法解決的危險時,會親自出現或者派人前來相助的.難得秦家又要遇到什麼大麻煩不成?

韓立望了一眼,秦家之主浮現的焦慮神色,想了一想後,就斟酌的說道:

"事情是這樣的,其實這涉及到了國外的修仙者.我們收到消息說……"

韓立神色如常的將魔道六宗有可能對秦家下手的事,用凡人能接受的說法,慢慢講述給了秦言聽.讓這位秦家老爺,一臉的震驚之色.

半晌之後,秦言有些口吃的問道:

"這……這麼說,有他國的修士要對我們這些凡人下手了?這……這可……如何是好"

這位秦家之主,一副手足無措的樣.

而韓立淡淡的一笑後,就平靜的安慰道:

"秦家主不用擔心,這次潛入越國的修士,法力都不會太高的.有在下坐鎮秦府,不會讓他們輕易得手的!"



上篇:第一卷 七玄門風云 第三百二十九章 滅敵     下篇:第一卷 七玄門風云 第三百三十章 煞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