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凡人修仙傳 第二百九十一章 蕭家  
   
第二百九十一章 蕭家


位俊美的小王爺自然不知韓立此時的所想,而是溫文位舊識的秦家弟攀談了起來,讓其中的兩名小姐臉蛋紅撲撲的,一看就是芳心蕩漾的模樣.

韓立見此,暗中冷笑了一下.

這位小王爺可是大有問題的,要是這些秦家女真的對其投懷送抱,絕對不會有什麼好果吃.

就算被這位小王爺連皮帶骨給吞了,韓立也不會覺得有什麼奇怪的!

過了一小會兒,馨王向秦言等兩人道聲謙,就帶著小王爺往下一桌應酬去了.這讓那幾位和小王爺相談正歡的秦家弟和華姓老者的一對孫,孫女,不禁有些失望.

而韓立卻趁人不注意的時候,凝望了小王爺的背影一眼,眼中閃過沉吟的目光.

宴會終于在一個多時辰後結束了.

已盡興的賓客們,紛紛開始向馨王父告辭了.

秦言也帶著韓立等人,夾在其中的說出了告別的話語,直接就出了馨王府大門.

可就是在秦老爺剛想和韓立上來時的那輛馬車時,韓立突然開口問了一句,讓秦言愕然的話來.

"秦叔,那兩人是什麼人?能說給我聽下嗎!"

韓立雖然說的客氣,但是秦老爺可不敢怠慢,急忙轉臉瞧去,並且嘴中說道:

"韓賢侄說的是哪兩人啊?咦,這不是蕭家的老爺嘛!他可是越京城內有名的閑云酒樓的東主,為人十分的低調,秦某和其可不太熟.至于他身邊的年輕人很眼生,應該是他的一位孫吧!"

秦言看到了韓立所瞅的老少二人後,臉上露出了驚訝之色,不知韓立為何對這兩人產生了興趣.

"哦,這樣啊!秦叔你先走一步吧!我走一會兒,就晚點回府了."韓立若有所思的點點頭,隨口的說道.

然後,不等秦言說些什麼.就緩緩繞向府牆一側地小路走去.

秦言有些愣愣的望了望韓立的背影,再看了看遠處那蕭家老爺躲躲閃閃望向這邊的目光,心里有點疑惑.

但是他想了一想後,就果斷的上了馬車,命令駕車的心腹開車走人.

于是,秦家的幾輛馬車就此離開了馨王府的前門,往東區秦宅趕去.

而那幾位秦家少爺和小姐,根本沒現韓立的失蹤,還在後兩輛馬車上議論著今天在馨王府地所見所聞.

他們興奮無比!覺得雖然沒有結成仙緣.但這絕對是回去以後向其他同伴炫耀的資本.

而這時的韓立,走了大約一盞茶的時間後,終于沿著馨王府的高大府牆,來到了王府的後門處.

此時的高大後門大門緊閉,一個人影都沒有.

韓立笑了笑,覺得正好,省得再使用什麼隱藏行跡地法術了.

他整個人就大模大樣的站在後門口.閑著無聊地抬頭仰望著的天空.

一會兒地工夫,韓立就有些呆呆的出神了.仿佛在想著什麼事情.

突然,韓立感到了有人畏畏縮縮的從遠處走了過來了.這把頭低下,冷冷的望了一眼.

只見那蕭家老爺和那位男裝少女,從王府地另一側繞了過來.看見韓立時老者身形一滯,露出了遲疑的表情.而那位少女則一臉的好奇神色,一點懼意都沒有.

老者也許想通了什麼,馬上神色平靜了下來,邁開大步走了過來.少女跟在了其後.

"晚輩蕭振,多謝前輩在王府內手下留情!若有冒犯之處,晚輩願意向前輩謝罪."

走到了韓立面前後,這位蕭老爺還是一點看不出韓立的修為深淺,心里震驚之下對韓立加地敬畏了,故開口前就搶先施了一禮,恭敬的賠罪道.

韓立神色不變的承受了對方這一禮,淡淡的說道:

"你不在靈氣充沛的地方閉關苦修,為何出現在越京城內?難得留戀這世俗的紅塵榮華,不願意再修煉了嗎?"

韓立不管三七二十一,先給這老者扣上一個大帽再說,這樣可在氣勢上輕易的壓倒對方,讓後面的事情好辦一些.

"前輩誤會了.晚輩因為年紀太大,築基基本上無望了,乃是家族指派的負責世俗財

事,並非是私自滯留在世俗界不歸的."青袍老者話,心里卻是一松,神色略安的回答道.

"你是哪一家的弟?"韓立沒有輕易放口,追問道.

這祖孫兩人的底細,韓立自然要摸一摸了.若是幾個有名的修仙大族,韓立也不願輕易的招惹.不過,蕭姓好像沒有什麼很出名的修仙大族啊!

聽了韓立此問,老者猶豫了一下,回頭望了望身側的少女,還是老實的回答道:

"晚輩是允州封河澗蕭家的人!"

"封河澗蕭家?"韓立皺了皺眉,仔細想了想,確定自己肯定沒有聽說過這個名字.

"前輩不用多想了,晚輩所在的蕭家只是個小家族,前輩沒聽說過這是很正常的事情."蕭老爺臉色一暗,自嘲的說道.

韓立聽到這里有點意外,重打量了蕭老爺幾眼後,神色不變的慢條斯理問道:

"你說的如的痛,就不怕我沒了忌憚,立刻翻臉滅了你二人嗎?"

韓立這麼一說,老者倒沒麼樣.可那少女卻如同踩了尾巴的小貓一樣,馬上神色一緊的將一只手慌忙伸到了腰間,那里鼓鼓囊囊的,不用問肯定是藏著儲物袋了.

但是隨後,少女就看到自己祖父和韓立都沒有真要動手的樣,就臉色一紅的將手收了回來,並手足無措的不知放在何處好,樣顯得可愛之極!

老者見此,憐愛之極的再望了少女一眼,就苦笑著回頭向韓立說道:

"在下雖然無法看出下的修為深淺,但是您肯定是築基後的前輩,這一點在下還是很清楚的."

"晚輩可不相信,身上能有什麼法器,丹藥之類的寶物,可以讓前輩這樣功法大成的修士貪圖的."

"若前輩真是這種人,晚輩也無話可說了.憑在下的這點修為法力,就是想跑或者反抗也是無濟于事的,還不如束手就擒讓前輩如願呢,省的遷怒整個家族!晚輩只想請前輩手下留情,放過在下的孫女一馬,她可是晚輩唯一的骨血了."

老者後幾句話,說的蒼涼之極,讓少女聽了驚怒之極,急忙不忿的連連說道:

"爺爺,不用怕!若是他真想對我們下手的話,我們就和拼了,我不會怕他呢!"

韓立聽了蕭老爺和少女的話,開始時一怔,但隨即細端詳了兩人一番後,心中就又好氣又好笑起來.

別看這位老爺說的悲悲切切,一副舍己就義的樣,可韓立並未從其眼中看出絲毫的求死之意.就是其外放的法力波動,也是蓄勢待的樣,哪有一點束手就擒的意思!

分明打的是,萬一真要殺人奪寶,他就會立刻拼死相爭的主意.

而那個少女就有趣了.

話雖然說的氣憤填膺,可是一雙黑如寶石的眼珠,卻趁韓立不注意時,滴溜溜的轉個不停,不時露出了幾分狡黠的眼神.

可是這小姑娘不知道的是,練成了第一層"大衍決"的韓立,其神識比一般的築基期修士都強大的多,她這點小動作全都落入了韓立的掌握之中.

韓立暗想:

"恐怕這二人說的什麼"封河澗蕭家",也是隨口一說而已.有沒有這個家族,他可是深表懷疑!"

于是,韓立的臉上露出了似笑非笑的神情,一言不的直瞅著這二位不語.

既沒有說兩人可以走了,也沒有立即翻臉要動手的樣,竟將這老少二人一時涼在了這里.

一開始老,者和少女兩人還能保持著悲壯的表情.

但隨著時間一點點的流逝,和韓立懶洋洋的表情,無動于衷的注視目光,蕭姓老者和少女終于面面相覷起來.

"你身為前輩,到底打算要怎麼樣啊?"少女終于忍不住了.她顧不得老者的眼神制止,一下跳到了韓立的面前,一手掐腰一手指著韓立大聲問道,滿臉都是委屈的神色.



上篇:第一卷 七玄門風云 第三百四十章 圈套     下篇:第一卷 七玄門風云 第三百四十一章 狼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