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凡人修仙傳 第二百九十五章 赴約  
   
第二百九十五章 赴約


和魔道有關?"

老道聽到韓立是黃楓谷修士,並未顯露太驚訝之色,這是他早已隱隱猜到的事情,七派之外的築基期修士實在太少了.但是,當其聽到自己要收的徒弟和王總管可能和魔道有牽連時,臉色頓時就綠了.

要知道魔道在越國修仙界的名聲,幾乎是血腥和殘忍的代名詞了.而他老道一個煉氣期小修士,自然是躲之不及了.

"前輩沒弄錯吧!那小王爺,我可是確實檢查過其身體的,其體內真的一點法力都沒有."老道心驚之後仔細一想,又有點難以相信了.

畢竟他和這位小王爺接觸了有一段時日,實在看不出對方有哪點像是傳聞中的魔道中人.

韓立聽了對方此言,並沒有說什麼廢話,只是神色平靜的簡單說道:

"這二人是不是魔道之人,你以後親自留意之下,自會現其異常之處,不需要我解釋什麼.我也不是要你對這二人采取什麼不利的舉動,只是稍微監視一二即可.另外,你可千萬不要做什麼試探的舉動,萬一對方知道了你知曉他們的身份後,恐怕你的性命難保啊!"

韓立後警告了老道一句.

白老道眼中的懷疑之色,在聽了韓立的這番話後馬上不見了,而露出了驚懼的神色.

在稍微遲疑了一會兒後,他張了張嘴巴,有些畏縮的說道:

"萬一這兩人現了我監視他們,要如何是好!貧道的法力低微,實在怕誤了前輩的大事!"

韓立聞言,皺了一下眉.

這老道看樣別下到了了,有點想要打退堂鼓.這可不行,看來還要再給點好處行.

想到這里,韓立將手往儲物袋中一摸,掏出了一件東西來,往桌面上輕輕一放.

"監視這二人,的確是有點風險.我這有一件合適的上階法器.就送與你防身之用吧.等此事結束後,這法器自然就正式歸你所有了."韓立指了指桌上閃著微弱光芒的紫色珠,對老道淡淡的說道.

"上階法器!"老道一聽此言,頓時精神一振.

可憐他平時囊中羞澀五無比,不要說上階法器,就是中階法器也沒能力購置一件啊!

"這是紫光珠,經法力注入後立即可展開一個光罩護住全身,相信煉氣期的普通修士,很少能打破此防護的.這應該足夠你應付絕大部分危險了."韓立神色不變地緩緩說道.

"這是防禦法器?"聽了了的詳細介紹後.老道眼中再次露出了火熱之色.

防禦法器在所有類型法器中,是少也是珍貴的.如果讓老道自己攢靈石來買這上階防禦法器,相信就算是終老此生,恐怕也無此機會了.

"好,此事貧道一定盡力."白老道臉上陰晴不定了好大會兒後,終于一咬牙答應了下來.

看來鳥為食亡,人為財死這句話.在修仙界同樣的適用啊!

韓立見老道應諾了下了這極大風險之事,臉上雖然露出了笑容.可心里還是有些感歎.

"這個靈記暫時放入你體內,這樣萬一出事的話.我也可以馬上找到你,說不定還能救你一命!另外在此事結束後,我會再送你一瓶黃龍丹作為酬勞."韓立在用同樣的手法,將一團靈氣標記打入了老道的體內後.軟硬兼施的說道.

老道見韓立此舉,微微一怔後,就故作不知韓立真正用意的,連聲稱謝.

韓立見老道如此地識趣.不禁笑了笑後,就起身告辭了.然後,就在老道的恭送下,悄然離開了王府.

他並沒有馬上返回秦宅的意圖,而是隨意找了一家茶樓,進去品茶靜思起來,開始思量近生的一切事情,看看有沒有什麼地方,自己做的不妥或有遺漏之處.

經常的對所做過的事情,進行反思和檢漏,這是韓立養成地一個習慣了.只有不斷的減少自身弱點和彌補不足之處,能讓韓立在步步危機地修仙界中,得以安然無恙至今.

于是,韓立在茶樓一坐就是大半日的時光,直到天色已漸漸暗了了下來,在店小二地異樣眼光中離開了此茶樓.

只叫了一杯茶水,就喝了大半日的茶客,小二還這是第一次見到,不禁在以後不斷向人吹噓此事,竟讓韓立無意中成了一些凡人口中的笑料,這倒是韓立根本沒曾想到過的丟人之事.

和蕭姓老者所說地約定時間,還沒有到.但韓立並不打算,真到了深夜過去.

他可不會這麼准時,還是早點到的好,以防對方玩什麼花樣.

走了一會兒路後,韓立突然皺起了下眉頭.

他感

蕭姓祖孫兩人的標記,並沒有在應該處在地東區方向自在了相反的西區,這讓韓立不禁有點惱怒.

冷哼了一聲後,韓立趁著附近無人的時候,將神風舟往天上一拋,整個人化為了一道白光,往感應到的方向飛馳而去.

說起來,這用靈氣感應追查人的法術,在築基期修士中是很常用的一種手段,只不過大多數人頂多只能感應到附近數十里就了不得了.而修煉了大衍決的韓立,卻可隱隱追查到方圓一百多里的范圍,實在是驚人之極.

這也讓韓立對練成大衍決第二層,期盼無比!

片刻之後,韓立站在神風舟上,冷冷的望著腳下數十丈處的一座不起眼的小院,院中只有三間不大的半舊房屋.

站在潔白如玉的小舟上,韓立並沒有冒然的降落到下面,而是靜靜的默然不語,似乎在考慮著什麼事情.

終于,韓立腳下輕輕一踩,小舟立即如流星般的從天而降.

但當離地面還有五六丈高的地方,法器突然停滯不動了,而韓立的身一動,輕輕從法器上一躍而下落到了小院中.同時他右手往空中一招,頓時小舟由大變小的飛入了韓立的手中.

整個過程,如行云流水般的乾淨利索,絲毫響動沒有出.

接著,韓立如同鬼魅般的站到了中間的屋前,並不慌不忙的將神識放了開來,來探測屋內的動靜.

韓立已清楚的感應到,兩個與自己隱隱相應的靈氣團,就在此屋中無疑.

果然韓立的神識剛探進屋中,就清楚聽到了少女的聲音.

"爺爺,我們這樣做會不會觸怒對方啊?若那個人真的找過來,准備好的說辭有用嗎?"少女的聲音充滿了擔心,看來韓立給她留下的強大印象,深刻之極.

"哼!你這傻丫頭,人家說憑著一點靈氣能找到我們,就真的能找到我們了?你爺爺吃過的鹽比你吃過的飯還要多.危言聳聽,故意恐嚇的事情,你爺爺可見多了!我可不太相信那人所說是真的.而且就算真有感應的法術,相隔這麼遠,築基期修士也不可能察覺到對.如果待在東區家里的話,就要真被這人尋到了."老者冷哼了一聲後,教訓了少女一頓.

"既然這樣的話,我們何不連夜離開越京,而只是搬到了西區來."少女還是不太服氣的反駁道.

"你懂啥?上面的話,只是爺爺的猜測而已!是不是真得如此,還是模棱兩可的事.若是猜對了,自然我們祖孫可以不用面對此人的要抰,又可到別處逍遙自在了.但對方畢竟是築基期修士,說不定真有這種探查極遠的追蹤法術.我們跑到了越京之外,萬一被對方堵上了,怎麼也無法圓說此話的.而在西區則不同了,隨便也可以找個借口能應付過去."老者似乎對那少女寵溺之極,只好詳細的給其解釋了一遍.

"嘻嘻,爺爺你可真狡猾啊!不過,我看這人好像不是那種做出卑劣之事的人,我們有必要如此躲著此人嗎?依我所說,干脆利用那本道書好好和對方交易一番,說不定還能撈到不少好處呢!反正這本道書太深奧了,對我們也沒什麼用."少女輕笑了兩聲後,不在意的說道.

"哼,世間險惡,那是你想的這麼如意!的確按常理說,大家光明正大的交易,沒有什麼好躲避對方的.但是你可曾想過,公平交易是在兩者地位實力相當時,可能存在的.一方強一方弱,哪有什麼公平可言."

"何況,那本道書對我們祖孫來說也許是個雞肋,但是到了此人的手上說不定就是寶了.而寶物到手後,立即殺人滅口的事情,你爺爺這一生中見過可不止一次了!讓我怎麼相信此人呢?畢竟我們祖孫和對方修為相差太遠了,滅了我們,根本不費對方吹灰之力."老者說著說著,聲音黯然了下來,顯然對自己命懸于他人之手的現實,無奈之極.

"爺爺,不用這麼灰心?你不是說了嗎,那個人雖然看著如此年輕,但說不定是個活了不知多少年的老妖怪呢!"少女見此,連忙出口安慰道.

可就在此時,屋外突然傳來了一句他們怕之人的冷冷聲音.

"怎麼!我就這麼像老妖怪嗎?"

在祖孫二人臉色大變中,原本緊閉的屋門突然無聲無息的開了,韓立不慌不忙的走了進來.

一進入屋內,韓立不客氣的坐在了主座之上,然後神色平靜之極的望著兩人不語.



上篇:第一卷 七玄門風云 第三百四十五章 小老頭與鍾聲     下篇:第一卷 七玄門風云 第三百四十六章 令狐老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