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凡人修仙傳 第三百零六章 危機  
   
第三百零六章 危機


難得是五妹給對方報信了,所以人提前跑了,或者有套?"中年女露出了擔心之色的說道.

"不會,若是對方真設下了陷井,早就在我們剛進來時就動了,那時的我們沒有任何防備."韓立搖了搖頭否定道.

其他人聽韓立如此一說,不禁松了口氣,但還是情不禁的向四周張望了一會兒,果然沒有任何異狀生.

"前輩,下面怎麼辦?要不要先撤退,等改日再行動?"老二遲疑著說道.

"先去找那王總管下手吧!若是他也不在,今日行動就先取消,立即撤回去."韓立冷冷的說道.

聽了韓立此話,蒙山四友互望了一眼後,都默默的點點頭.

韓立放出幾道法決將結界一收,人就率先向王府的另一側潛去,其他幾人則寸步不離的緊跟其後.

王總管的住處雖然不是小王爺這樣的樓,但也是一人獨占一處的三合小院.

當韓立等人到了附近時,其其一間屋內竟然微微亮著,似乎其還沒有入睡的樣.

韓立眉梢一挑,看來這次不會落空了.

想到這里,韓立沖其他人做了一個隱匿戒備的手勢,就立刻運用起學會的無名斂氣法決,整個人身上的靈氣,立刻消散的無影無蹤,就如同一個普通的凡人一樣.

接著韓立身形晃了幾晃,人就突然出現在了亮燈的那間屋的牆根處,並緊緊的附耳貼在其上.

因為那次王總管給韓立的感覺十分詭異,所以韓立沒有托大的放出神識去探聽屋內的消息,生怕被對方察覺.

可韓立僅僅聽了片刻時間,就臉色一變的倒飛了回來,並馬上隱匿在了一顆巨大的花樹之後.

這一幕,讓在附近注視著這一切的蒙山四友大感意外,但隨即耳邊都響起了韓立地聲音:

"小心一些,那個小王爺也在屋內.大家見機行事!"

這話立即讓幾人心中一凜,都不約而同的屏住了呼吸,小心的望著屋門,不敢出半點聲響.

"吱嚀"一聲,門開了.里面走出了一個身穿淡綠色錦袍的青年,正是那馨王府的小王爺.

只見他回頭輕聲和屋內之人說了幾句什麼話後,就幾步走到了院里,屋門則自動的關閉了.

隨後,屋紙窗上的光亮閃了幾下後.就徹底熄滅了.屋內之人要安歇的模樣.

韓立面無表情的注視著對方地一舉一動.讓他納悶的是,對方身上還是看不出有法力存在的樣.可是其出現後,給自己的淡淡危險感覺確實是存在的,應該是黑煞的弟.

也許因為還在自己府中的緣故,這位小王爺並沒有急著往回走,而是像個普通人一樣伸了伸懶腰,望了望天上地明月.突然歎了一口氣.

隨後,他竟在這小院中來回踱走了起來.一臉的愁容,似乎有什麼難題在身地樣.

看來一時半刻是不會離開了.這讓蒙山四友等的大為無奈!

現在出手當然不行,因為那位王總管就在旁邊屋中,稍一打斗自然就會驚醒了他,到時就會麻煩大了.

好地方法.當然還是等小王爺返回了住處,各個擊破的好.

好在幾人都是修仙之人,這點耐性還是有的,因此一個個隱匿的都非常好.始終沒有露出什麼破綻.

大約過了一頓飯地時間後,這位小王爺終于停止了踱步,走出了院.

讓埋伏的幾人心里一喜!

但是接下來的一幕,卻讓這幾人看的大感意外,但馬上就怒火沖天.

只見小王爺在剛走出院門地時候,突然耍弄幻術一樣的,不知從何處拿出了一套衣衫,飛的換了上去,轉眼間就成了一個渾身血紅的蒙面人,正是吩咐他們幾人劫殺韓立的那人模樣.

老者幾人雖然滿腔怒火,但也知道事關重大,強忍著沒有亂了分寸.現在他們幾人真正信服了韓立的話,知道並沒有找錯目標.

換了裝束的小王爺,渾身上下都散出了淡淡的煞氣和一身不弱的法力波動,有煉氣期十一層的模樣.他沒有返回自己的住處,而往空中拋出了一件血紅的長條狀法器,接著人閃了一下,就禦器飛天而去.

看到這一幕,韓立眼中寒光一閃.立刻傳音給其他四人:

"跟上他,不管他去什麼地方,在半路上

擒下."

聽到韓立吩咐的蒙山四友,迫不及待的紛紛禦器跟了上去.

而獨自留下來監視王總管的韓立,故意在原地多等了一會兒.

見屋內還沒有任何異狀,猶豫了一下後,他還是不放心的拋出神風舟,跟了過去.

韓立的神風舟度豈是蒙山四友幾人的法器可比的,片刻之後,韓立就沿著他們遺留的靈氣標記,追到了越京城外的一座荒廟的上空.

蒙山四友正在半空中,有些灰頭灰臉的急的團團轉圈,一副拿不定主意的樣.見了韓立後,立即驚喜的迎了上來.

"怎麼回事?"見到這一幕,韓立皺了下眉,緩緩的問道.

"我們追到這里,剛想要動手時,這鬼崽也不知道是不是現了我們,竟突然鑽進了這座破廟里.而這座廟被人設下了禁制,竟有陣法護住的模樣,我們硬闖了一下,結果稍吃了下虧,立刻退出不敢再去了,生怕里面還有其它埋伏."黑臉老者看出了韓立的不悅,急忙上前解釋道.

"陣法?"韓立聽了這話,同樣有大感頭痛.

對陣法一道,韓立同樣不精通.不過在這幾人的面前,他還是淡淡的說道:

"先讓我看下吧!"說完,他就打開天眼術仔細向下望去.

果然,在破廟的四周彌漫著靈氣的異常波動.但是韓立看清楚後,卻大松了一口氣.

這只是一個非常簡單的落石陣而已,是簡單的土屬性陣法之一.雖然對散修和煉氣期的修士來說有些辣手,但對韓立來說,雖然不知道具體的解法,但是這等級別的小陣法,只是用蠻力就可以輕易的破掉.

想到這里,韓立並不說話的往儲物袋中一摸,然後雙手同時一撒,頓時四頭高大的獸形傀儡出現在了身前.這讓吃過韓立傀儡術苦頭的黑臉老者等人,下意識的後退了幾步.

韓立沒有理會他們幾人的驚容,操縱著這幾頭傀儡獸同時把嘴一張,數道碗口粗的巨大光柱直直的射向了破廟的所在.

眼見光柱就要擊到了破廟,在其的上空突然浮現出一層薄薄的巨大光罩,呈半圓形,散著淡淡的黃光,將小廟完全籠罩在了其中.

光柱正好擊在了光罩上.

頓時黃色光罩如同微波蕩漾一樣,開始顫抖了起來,死死的頂住了光柱的攻擊.

可就在這時,韓立毫不遲疑的一揚手,一對"烏龍奪"脫手而出,並馬上漲得足有丈許大,狠狠的向下飛去,也擊在了光罩之上.

一陣清脆的破裂的聲傳來,光罩終于承受不住這接二連三的強大攻擊,徹底崩潰了.這個"落石陣",就此煙消云散了.

見到此幕的蒙山四友,倒吸了一口涼氣.

能單憑蠻力就將這陣法破掉,這代表了什麼,他們也不是完全不懂.

這說明韓立的攻勢力度,起碼要是陣法護罩力度的數倍之上可.否則一般的攻擊,就被陣法借助巧妙的禁制原理,給輕易的消解了開來.而他們幾人,可是剛剛在這陣法中都吃了一點苦頭的,不免將這落石陣高看了幾眼.

"下去,絕不能讓這個家伙跑掉了!"韓立面如寒霜的說道.

但此時的蒙山四友幾人對韓立都心服口服,立馬應聲的沖了下去.

可就在這時,在韓立等人的背後傳來了一聲譏笑聲.

"在找我嗎?這廟里只是本教的臨時據點,現在可是什麼人都沒有了!"

這聲音立刻將已沖了半截了的蒙山四友,驚得差點從法器上掉落下來,急忙扭頭一看,瞬時間臉上都變得面無血色.

只見在韓立等人後面的數十丈上空,那位他們正追蹤的小王正和另一位同樣打扮的瘦干之人站在那兒.他們身邊還有其他十幾名黑衣蒙面的人,一看就是和蒙山四友以前一樣,受控制的黑煞教外圍弟.

但是惹人矚目的,還是小王身後的一名光頭無眉的精壯大漢.

同樣的血紅衣衫,只是沒有掩蓋面容,正目露殺氣的望著他們,透露出一種嗜血的凶煞之像.

這人竟是和韓立一樣的築基期修士!

看到這里,蒙山四友同時有了一種要九死一生的感覺.



上篇:第一卷 七玄門風云 第三百五十六章 禍福相依     下篇:第一卷 七玄門風云 第三百五十七章 白池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