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凡人修仙傳 第三百二十六章 血靈鑽  
   
第三百二十六章 血靈鑽


立沒有望向越皇怨毒的神情,目光停留在了其周身黯上.

一把金尺,一對紫色怪刃,一柄藍色長劍憑空漂浮在血光之內,正是宋蒙等人的法器.

此刻它們在血光中一動不動,看來失去了靈性.

韓立閃過若有所思的目光,看來這人的護體魔光專汙普通法器,他身上只有那對烏龍奪不懼此類邪功了.

而且,到現在只有這人獨自現身出來,看來那自稱黑煞教主的藍袍人,真死在了天雷下了.

想到這里,韓立心里一松.可絲毫沒有給對方喘息之機的意思,腦中神念一聲令下,身前的十余頭傀儡起了攻擊.各色的光矢和光柱接連不斷的宣泄而下,擊向了對方.

一側的宋蒙等人雖然因為心驚法器被奪,不敢再使用法器,但見韓立起攻擊後,就不約而同的掐訣念咒,各種法術符箓不停的扔向下面.他們很清楚,只有一鼓作氣的擊潰眼前後一名敵人,他們可以保住性命,從諸多同門慘死的噩夢中解脫出來.

下面的越皇見此,面無表情,但徒手在身前輕輕一劃,一面巨大血色光盾就擋在了身前,所有攻擊都被這面化形而出的巨盾輕易的接了下來.但越皇本身的血光越的單薄,甚至給人一種搖搖欲墜的感覺,這讓上面韓立等人的攻擊加猛烈了.

越皇冷哼了一聲,二話不說的往懷內一摸,一個墨綠小瓶出現在了手中.

他麻利的倒出了一顆龍眼大小的丹丸,這丹藥通體猩紅,散著撲鼻的血腥之氣,看起來實在不是什麼良藥.可越皇毫不猶豫的扔進了嘴中,瓶則隨手一拋,這一個瓶中竟然只裝了這一顆丹藥.

血色丹丸一下越皇的肚中,讓韓立震驚的事情出現了.

只見越皇臉上精神一振,隨即身上的血光重耀眼了起來.各種傷痕也已肉眼可見的度急消失.就在這短短一瞬間,韓立心目中地大敵又變得氣定神閑起來.仿佛原本消耗的法力,傷勢全都恢複到了韓立用天雷之前的情形.

"見鬼了,世上怎麼可能有這樣的事情!"

宋蒙見此情形,連手上已經成形的十幾根冰錐,都忘了扔出去,難以置信的不停喃喃道.

韓立也是震驚之極,他同樣不知對方服用的什麼東西.竟會有這種逆天的效果.

他看過地各種典籍上,可從來沒有提起過類似的情形!

"他服用的是修髓丹.這是一種只有修習了幾種特別的魔功,並願自損修為可煉制出來地救命丹藥.這種東西只能自己服用,對別人來說就是致命的毒丸."一聲清冷的聲音從陳巧倩身後傳來.韓立不禁微微一怔,而陳巧倩滿面驚喜的回過頭去.

"鍾師姐,你沒事了!"

"我很好,沒有什麼要緊!不過.眼見這個殺害劉師兄地妖人,我一定要殺他!"終于清醒過來的鍾衛娘,勉強沖陳巧倩一笑,接著神色一寒的說道.

"我們都想殺了他.關鍵是現在他也有同樣的想法,!"韓立聽了鍾衛娘地話後,頭也沒回的淡淡說道.

聽了韓立這話.鍾衛娘一愣的向下望去.結果臉色驟然難看起來.

下面地大敵越皇.竟在他們說話地時候將那面光盾收回了身體,身上地血光竟漲到了兩三丈之厚.血光中的那幾件奪取地法器,在血光中漸漸的消融.

各種法術和傀儡的攻擊,都被其擋在血光之外,而在此之前此人護體光芒只不過數尺而已,這人的修為已經遠勝之前了.

他抬冰冷的望了韓立等人一眼,突然伸出一只手臂向後憑空一抓,一顆火紅色的珠從身後的某處竄出,准確的落入了其手中.

看到此幕,韓立眼中異色一閃,就想到了那個死在自己天雷下的藍袍人.看來這珠就是此人遺留下來的,如今這"血凝五行丹"算是湊齊了,只要能殺了此獠,就能得到這對結丹大有益處的寶物.

"小,還有天雷嗎?若是有的話,我就站這里再

顆,看看是你的天雷厲害,還是我的護體魔功深厚心的將珠揣進了懷內,就望著韓立寒聲說道.

這句話一出口,空中的人都是一怔,不由的再望向了韓立.

韓立神色沒變,可心里卻暗哼一聲,平靜的回道:

"在下也很好奇,到底下是黑煞教主還是剛那人是.而且看情況下已經吸納了那人大半的修為!這世上竟有這種甘願為人做嫁衣的修士,韓某可有點不解了."

韓立不回答對方的提問,反而另提他話,很明顯露出了針鋒相對之意!

可越皇聽了卻露出了古怪的神情,既像是譏笑,但又像是惋惜之意.但隨後此人不知想到了什麼,面上煞氣漸盛,雙眉倒豎了起來.

韓立心中一凜,當即嘴唇微微一張,往其他幾人耳中輕輕傳音了幾句話,讓陳巧倩和宋蒙四人面露愕然之色.

韓立見此,冷漠的說道:

"我話已至此,信不信都由你們了!"

韓立這句話倒沒用傳音,因此就連下面的越皇都聽得一清二楚,讓其面上一寒,突然抬手一指,一道拇指粗的紅光一閃即逝,轉眼就到了韓立面前.

吃了一驚的韓立,雖然震驚這紅光如此之,但還是勉強將白磷盾和龜殼法器往身前重疊一檔,隨後身上青光一冒,一道青色的芒盾就出現在了身上.面對這不知底細的攻擊,韓立可不敢有絲毫大意.

"噗""噗"兩聲輕響傳來,韓立幾乎聞聲的同時,身體就下意識的猛然一側,接著右肩一熱,一陣劇痛傳來.

韓立臉色萬分難看的扭頭瞅去,只見右肩上鮮血直流,竟多出了一個手指粗的血洞出來.

舔了舔了有些干的上唇,望去.

一個同樣大小的細洞,出現在了重疊的白磷盾和龜殼法器上,它們同樣被那不起眼的紅光洞穿而過.至于身上的青元劍盾,沒起到絲毫作用,幾乎是一觸擊潰,早被那紅光消融的無影無蹤了.

看到這里,韓立的心直往下沉!

若不是他久習羅煙步,身手夠敏捷,就這一下他就被擊穿心髒而亡了.在這修仙界一不留神,誰都可能小命不保啊.

韓立越想,心里越是毛.

他雖然知道對方吸納了藍袍人大半的法力,肯定實力遠勝以前,但是厲害到這麼離譜的地步,這可大出乎意料啊.

韓立不知道,當其現在惶恐之極之際,下方的越皇見這一擊沒有殺死韓立,心里是驚愕之極.

別看他施展出的剛那招,看起來不費吹灰之力的樣.但實際上這招"血靈鑽",是其在平常修煉時,將體內的某些真元慢慢凝練壓縮數十倍,暗藏在體內好出其不意殺人用的,完全是一次性的攻擊.

不但凝練時痛苦不堪,而且練成一枚耗時極久,是他所修魔功的殺招之一.

以前他施展出來無往不利,根本沒有任何一名修士,逃得過此擊.可現在竟然只是輕傷了韓立,這讓他怎能不驚訝!

如今他體內的血靈鑽,也只剩下一枚而已了.是不是再試著攻擊韓立一次?這讓他有些猶豫了.

陳巧倩等人也目睹了剛的攻擊和望到了韓立負傷的情形,不禁臉色大變.

在不知不覺中,韓立已經成了這幾人的主心骨,他的意外負傷,讓其他人驚慌了起來.

"走!"韓立將目光從傷口處移開後,口中就毫不遲疑的吐道.

接著法力往腳下神風舟中狂注,人就一閃的禦器飛往了一側.

宋蒙,鍾衛娘等人聞言,互望了一眼後,緊跟韓立的後面一同飛遁而去.

越皇見此情形,先是一愣,但隨後就冷笑了起來.

他身形一閃的就到了半空總,接著就要飛起直追,但是眼前一花,十只形態各異的傀儡將其團團圍在了中間.



上篇:第一卷 七玄門風云 第三百七十五章 雙嬌     下篇:第一卷 七玄門風云 第三百七十六章 雪靈水和天火液